深宫美人劫

第38章 心结

鸿雁高飞,不知道外头现在是个什么状况??

张琪之我倒是不担心,他毕竟是张廷玉的义子,即使以不再官场,可是人人见了总要礼让几分。

倒是裕和他们,一老一少的又不善与人交谈着实让人忧心。

我在这紫禁城里人人羡慕,只怕裕和他们不会这么想?

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为了我做什么傻事?

正坐立不安,一声“姑姑”让我大吃一惊??莫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我神情懒怠的望向门外,却不想,裕和带着极度委屈的已经小跑进了屋子,她见到我有些惊诧,本来活泼的小丫头一时间眸中充满泪水、

她冲着我委屈道,“姑姑”,此时此刻仿佛是亲人间久别重逢,我将她拥入怀中,激动的泪眼婆弥:“裕和??”。

裕和紧抱着我说道,“姑姑我终于见到你了”,闻她这样说我心里更不是滋味,问道,“你和爷爷好不好??”、

裕和道,“我和爷爷好,只是爷爷很担心姑姑”。

我和老人家萍水相逢,他能如此待我是我此生修来的福气。

我回道,“告诉爷爷姑姑也担心他,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和爷爷,姑姑一定尽快和你们去团聚的,好吗??”,裕和很乖巧,即使因为我委屈不已,可是却在我面前表现的很大度,我帮她拭去眼泪。她便露出甜美的笑容给我,如此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安慰及了、

而一旁的张琪之从进门开始,便一直盯着我看仿佛两个月不见,他好似不认识我了。

但是我知道他眼眸中为我充满了怜惜,我能跟他说什么?

我该告诉他我想离开这?而连累他在被胤禛计较更何况胤禛现在是皇帝?谁能斗得过他呢??

我不知从何说起,但是我知道他一定为了我做了许多事,我衷心道,“谢谢你”,张琪之闻言一抹苦笑,他笑的若有若无可是落在我心里仿佛千斤重,他未开口多说我只好问道,“你们怎么进来的??”。

张琪之见我这样问,回道,“是义父带我们来的”。

原来是张廷玉,想来他一定在张廷玉面前说了不少好话、自己欠他的又多了许多。

我问道,“你们都好吗??”,张琪之闻言叹息道,“我们能有什么事呢??”,“只是你??”。

他上下打量着我,或许觉得我这身衣裳在这紫禁城中不符合?又或许我这样做他很满意,没再说下去,转移话题说道,“思念的事情,不要总放在心上了”,“一切都会过去的”。

思念?闻言心里微微痛了一下,我回道,“我知道了”。

张琪之见我这样说,顿了顿有些欲言又止,最后说道,“和义父说好了不多待,我们这就回去了”。

这么快??我心里极不愿意,裕和舍不得的拉着我手委屈道,“姑姑”。

看着她在看看张琪之,他们都是我最在乎的人,即使在宫里见面没有什么不对,可是始终要避讳胤禛的,我只好安慰裕和说道,“裕和要好好听话,回去之后要帮姑姑好好照顾爷爷知道吗??”。

裕和见我这样说,乖巧道,“姑姑也好好听话,要早点回来教裕和读书写字”,闻言,心里酸酸的,这样的短暂的相聚是要告诉我以后相见更加难了??

我哽咽道,“知道了”,张琪之眉头轻蹙与我四目相对时面色少有的难看,或许他比我明白,这样的相见,以后不知道还不会有。

“我们回去了”,他说完这话牵起裕和的手便要走,我心中不舍又有些抗拒这命运,言道,“等一下”。

张琪之闻言回身望向我,我却不敢说出我想离开的实话,哽咽道,“好自珍重”。

他闻言回了我一抹笑,浅浅的浅的好似微风伏在水面上,连波纹都未曾起的说道“我会的”。

他说完这话提步离去,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我一时间再也忍不住,泪流满面。

雍正二年三月,年羹尧在青海打了胜丈,被封为一等公,岳锺琪三等公,发帑金二十万犒军,年羹尧打了胜丈,四爷的开心当然是不言而喻的,而对年氏一族更是百般宠爱,四爷在历史上从不寻性,但是光是这个月就翻了年妃三次牌子,而年羹尧的家里人如若生病四爷也是亲自关慰,想着年氏如今风光,日后苍凉的下场,又庆幸自己现在的选择是对的……

巧儿从外面端着红缎盘子,里面大概是些金银首饰,我问,“是什么???”。巧儿回道,“皇后娘娘说这些都是宫里眼下最受用的首饰所以让奴才拿给格格”,巧儿将首饰放在我面前,当真琳琅满目,目不暇接,只是为什么?我的心在忧伤?

她在伤心什么呢??我问道,“怎么没请姐姐进来坐呢?”,巧儿回道,“皇后娘娘说怕是格格歇着了,下回再来陪格格聊天”。

自我入宫起姐姐一直对我无微不至,只是亲昵不似从前了,也不知道之前的伤到底痛了谁?

我正伤心,巧儿以起身给胤禄请安,“王爷吉祥”,胤禄见巧儿一向乖巧很欣慰,挥手示意道,“起来吧”。

胤禄见我在一旁坐着也不说话,对着我道,“几日不见,我来看看你”,说着他坐在我对面,我道,“多谢”。

他许是看的出我心有不悦,关心到,“怎么了???”。

我不知如何开口,他竟看了眼首饰就猜的那么准,说道,“皇嫂送的??”,我有些心神据疲,“嗯”,了一声不再回话。

他见我如此落寞,随手拿起一串流苏把玩着说道,“之前那件事我们都有不对,只是兰轩?”,“有些事做起来迫不得已,所以受折磨的也不只有你自己”。

他叹道,“你无法想象自十三哥事出之后我们几个过得是什么样的日子,若是我们不还击,如今我们只怕自由都是奢侈的,恐怕连命也不见得剩下”。

他说的句句属实,我也知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滋味不好受,我回答道,“我知道所以我没有怨怪任何人”。

胤禄闻言欣慰道,“既然如此,你就该帮皇嫂把心结打开”,姐姐的心结??

我不懂的看着胤禄,胤禄回道,“你不在的这些年,皇嫂一直为了你自我惩罚,身子也大不如前,若是你能劝得了她让她好好遵从医嘱,想来这病也能好的差不多了”。

我这才明白,原来姐姐对我的愧是自我惩罚,我有些不忍心,正想说话,胤禄问道,“还有,昨天张琪之来过对吗??”。

我微楞?张廷玉是个办事谨慎之人,这样的事情一般不会让外人知道,我惊道,“你怎么知道的???”。

胤禄回道,“我在长街远远地看见他向西暖阁这边来,身边还带着个小姑娘,所以我一直守在门外”,“兰轩你们以后?还是少见面的好”。

我微楞,他一直守在外面??我心中感激之余,又觉得自己开始抗拒,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要要抑制我所有的一切??

胤禄又说道,“即使现在皇兄不知道,但是宫里处处是眼睛,你认为能瞒多久??”。

我有些微怒道,“我不想呆在这?”。

胤禄见我如此,又说道,“我知道你的心思不在这,可是你现在就是在宫里,即使不想面对还是要面对的”。

面度??为什么人人要我面对?而你们却不能面对现实呢??我道,“我的朋友和亲人你们都不能接受,既然如此又何苦要困我一生?”。

胤禄见我怒气上头,安慰道,“我好心提醒你,倒是把你惹生气了,是我不对,别气了”。

我不想再理他,胤禄摇头轻叹道,“我说千万句话,只是希望你能好好的,你懂吗??”。

他说完这句话提步离去,许是也恼我如此倔强不给他留情面,可是我的心也需要情面,为什么你们都不为我设身处地的着想呢???

时隔两日也不见胤禄来,不知道是不是还在为我那天的事情生气??

有心找他解释,可是又不想踏出这屋子半步,只盼着他能不跟我一般见识就好,否则当真是我不对了。

正在练字想着能让我自己的心可以静下来,却不想被人扰了兴致。

“姨娘”,听着不抬头就知道是谁,出了弘昼在在这里不守规律还能有谁,能有这个活宝在身边我还是很愿意的,我道“在这呢”,他笑着在堂外走到我的书桌前说道“姨娘,歇会吧”。

见他如此笑意盈盈的,我道,"你这会子不在上学,怎么到我这里来了”,“姨娘,我想出宫一趟,您帮我跟阿玛求个情,准了我吧”,我一听这岂是弘昼自己的梦想,我何尝不视它为我毕生所想。

只是弘昼是皇子,这样大咧咧的要出宫还是头一个,我忙问“你想出宫??你出宫做什么”。

“姨娘,我知道宫外有个去处那里什么物件都有,姨娘要是准了我,待弘昼回宫,定不会让姨娘白帮弘昼一场的”。

听着他的话,想到历史上的他可是出了名的会玩会闹,不成想倒是真的,我道“弘昼,你该把心收收了”。

弘昼闻言撒娇道,“姨娘,在宫里,有三哥,和四哥帮助皇阿玛处理政务,弘昼自知比不了的哥哥们的能力,姨娘就帮我一回吧”。

听着他的话,我心中才明白,他糊涂海造,只是为了掩人耳目。

其实是不想与弘历他们争夺皇位罢了,我看着他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答应,弘昼就已经扯着我的胳膊说道“姨娘最疼弘昼了,就答应了吧,好不好”。

我看着他说道“弘昼,你要明白生在帝王家的诸多无奈,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像你这样胡闹,你要知道,你阿玛对你的宠爱”。

弘昼听着我的话,回道,“弘昼明白,不会做出出格的事情的,有些事即使弘昼不说,姨娘想必也是明白的”。

我心中大喜,弘昼今年才十三岁,但是已经看透那么多,真的很欣慰,“姨娘答应你就是了,但是出宫不许胡闹,若是做了越矩的事情姨娘也保不了你”,“只不过????”?

我有些想让他帮我帮胤祥找来帮他的,却不想他捷足先登道,“皇阿玛说,今晚要到姨娘这来用膳,这不就是好时机?”。

我微楞??胤禛要来?我心中有些不自在的给了他一个微笑,他见状开心的打千道“多谢姨娘成全”。

晚膳时间到了,胤禛,胤祥,胤禄,弘历,弘昼一拥而入,落坐后,弘昼看着我示意我帮他说话,我微笑了笑回应了他,只是心中也没有底气?毕竟我两现在的关系不如从前,再者说这是我进宫后第一个主动要和他搭讪,却是有些不习惯,我正思忖这话该如何说出口。

只听胤禛道“今日难得这么全的人,大家就随意些”,说着亲自给我布菜,柔声道,“多吃点”,这样的举动不是第一次,以前的尴尬比起现在却是少了许多,我微点头谢恩时。

弘昼以开口道“皇阿玛,儿子想求您件事,恳请皇阿玛成全”,胤禛微微一愣,看着他冷问道“什么事情,说吧”,弘昼得了胤禛的恩准,心情大好回道,“明日,弘昼想随十三叔出宫一趟”。

胤禛闻言,一贯谨慎惯了的看着十三问道“出宫,所谓何事”。

见胤祥大概回不了话,我忙说道,“之前在宫外,亏了裕和他们一家照顾我,如今我人在宫里,但是很挂念他们,所以想让弘昼帮我去给他们道谢,送些日常家用的东西给他们做补偿”。

我头一回主动搭话,又说的是正事,所以胤禛很认真的听着,倒是胤祥和胤禄彼此对视有些诧异的向我看了过来,胤禛闻言回道,“也好,弘昼出了宫,好好帮你姨娘答谢人家”,弘昼闻言心满意足道,“是,皇阿玛,弘昼明白”。

用过晚膳,大家各自回府,独留下我和胤禛时总免不了有些尴尬和紧张,

正在暗自伤神,胤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我的身后,“想什么呢”。

他的语气很温柔,可是我却不知道为什么很抗拒与他这样近距离的接触,我一惊忙退了退身子,躬身回礼道,”没什么,天色不早了,皇上回去就寝吧”。

他闻言有些失落,眸中盛满探究的眼神盯着我看,良久他一声叹息回道,

“我回去了,你也早点歇着”。

他提步离去,沉重的脚步和疲惫的身影仿佛在折射出一种预示,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的任性和自私造成的对吗??我到底该怎么做?才能不再彼此折磨??

风信子的寓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