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宫美人劫

第156章 无辜殇璃

弘历闻声大恸,“我会的,我一定会”,“三哥你不会死的,不会死的、”

弘时闻弘历答应,心下安心许多,自抬起手来紧抓着我的手臂,“姨娘”

闻声我自疼道,“弘时、”

弘时闻声,痛苦的一个呻.吟,“对不住,我又让皇阿玛和额娘伤心了.”

闻声我自道,“弘时,别说这些傻话,你不会有事的”,“我这就去找大夫、”

我说话间要冲出人群去,却不想被弘时紧紧抓住不放,不知是不是失血过多,他齿间微弱,“姨娘”,“咱们好好说会话,你别走”

“姨娘一定要答应我,好生帮劝劝我额娘,不必为我太伤心,玉儿走了我其实早该走,若不是放心不下我早该去陪她。”

话至此处只见弘时的面色瞬间由蜡黄变得煞白,我和弘历惊呼,“弘时”,“三哥”

弘时宛若不听,虚弱道,“若我还能见着我皇阿玛最后一面就好了!”

弘历闻声,呆滞中用尽身上所有的力气,抱起弘时道,“三哥,三哥你忍忍我们这就进宫去”,“我带你去见皇阿玛”

弘时自沉在弘历怀中,齿间以听不清他说的什么,“好”,“你带我去见皇阿玛”,“去见额、、、娘!”

弘历抱着弘时的身子疾走在人群中,身子感受到了弘时垂下的手臂,双眸的热泪挡住了自己的去处,待弘历落下眼泪才真正看清弘时紧闭双眸的脸颊,那样苍白无力。

“三哥”“三哥”弘历急叫几声弘时,却再也听不到弘时的任何声音。

人群中的张琪之与墨瞳使出全身解数自冲出了重围。一个狠戾使出,刀鞘入眼噌噌的几声闷响,为数不多的黑衣人全部被放倒。

张琪之与墨瞳被杀红了眼,浑身血渍,就连墨瞳的眉间也是血但是这个弱女子就这样目光独具,眼冒寒光的立在张琪之身旁。

张琪之自快步向弘时走去,只手试了试弘时脖颈间的动脉,眉间一暗自知无力回天。

一手挡住弘历呆滞的身影,“我们先收拾一下,去找老狐狸去算账。”

弘历闻声一愣,呆滞的神情终于有了色彩,自恨道,“我们该怎么做?”

张琪之闻声不语,自一剑刺进倒地不起的一名痛苦呻.吟的黑衣人的手臂,剑入手臂黑衣人疼得直叫,张琪之抓紧刀柄,怒道,“说,你们待会要在哪里碰面?”

黑衣人闻声不语,自在地上打滚,张琪之见状手中的力道重了又重,“说是不说?”

黑衣人终是受不住这样的痛楚,哀声道,“城东城隍庙”

城东城隍庙

破旧的城隍庙,宛若刚刚被地震过一样,四处坍塌露骨,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让人藏身,零散的稻草四处堆放看样子应该是又小叫花子晚上来这边过夜。

张琪之,墨瞳,弘历自一身夜行衣,下巴以下虽然已被遮住但是为了更形象些,自在身上沾满了鲜血,就连脸上也不例外。

三人行至城隍庙假装黑衣人去向静王爷交差,领头的张琪之本就一身江湖气质,自进了破庙抱拳道,“王爷”

一直背对着人大门的静亲王闻声缓缓转过身来,声音极具浑厚,“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张琪之闻声俯首,回道,“事情一切顺利,可是,眼下就只剩我们三人了、”

静亲王闻声自嘴角溢出一抹诡笑,“顺利就好”

只是这话刚出,只见静王爷忽的从腰间抽出软剑向张琪之三人挥去,一早防了一手的张琪之见状,手疾眼快,身手又极具敏捷无形,一下子窜到了静王爷的身后,还未等反应过来一只锃亮的匕首正散着寒光抵在静王爷的喉间,“王爷说的没错,顺利就好!”

静王爷一时落入他手,惊呼道,“谁?”

弘历闻声低吼,“狗奴才,还我三哥三嫂的命来、”

弘历说话间就要挥刀向静亲王砍去,张琪之见状赶忙拦道,“四阿哥?”

弘历闻声一愣,自收了收了手扯下面上的黑巾,向静王爷骂道,“睁开你的狗眼看看,爷的命不是你说取就能取的。”

张琪之见弘历为了弘时之事随时会绷不住,忙道,“四阿哥,还是将他交给皇上处置,四阿哥莫要失了分寸。”

弘历闻声自起身让开了路,张琪之见状将匕首抵在静王爷脖颈间不撒手一路威逼着向庙外挪去。

张琪之一行人压着静王爷出了破庙,只听静王爷不死心道,“放开我,我可以答应将你收入我的门下,待日后大事成功,你必将成大器。”

张琪之见静王爷临死前还要垂死挣扎,自喝道,“闭嘴”

静王爷见张琪之不理会他这一套,自蹙额慢慢行进,就在四人相互提防走出城隍庙不足数米。

迎面而来的王勇正挟持芙蕖在手,“放了我主子,否则我就杀了她。”

弘历眸中一紧,刚想说话,只见张琪之怒火中烧,沉道,“不自量力”

话至此处只见张琪之长臂一挥,一只短小的刺镖从他袖中飞了出去直中王勇喉间。

王勇瞬间到底不起,芙蕖自逃脱魔掌向弘历他们靠拢过来,“王爷,你快告诉我,永珂在哪?”

静王爷见芙蕖上来就问起永珂,怒骂道,“那个畜生出卖我,我早该弄死他、”

张琪之闻声心中大震,不想他会如此心狠连自己的儿子也不放过,只见芙蕖怒捶静王道,“你杀了他?他是你的亲生儿子”

静王爷道,“那又怎样,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他出卖我就该死”

芙蕖闻声自泣不成声,恨和怨只汇成一个字,“你、、”

静王爷见芙蕖怒视自己,冷哼一声,不以为然道,“哼,别这么看我,若是我知道那畜生在哪,一定会亲手杀了他。”

芙蕖闻声不解,“你什么意思?”

静王爷道,“他不在我手中,但是你放心,我的人是不会放过他的。”

芙蕖闻声在想多问,许是张琪之怕两人在争执下去会真的争出永珂的下落来,自将匕首的力道重了重,“快走,别在这里废话。”

张家别院

当胤禛和胤祥带着一对人马来到张家别院时,满地的尸体和被鲜血染红的地砖让二人一时无法招架。

胤禛二人的第一反应大概就是兰轩和弘历怎么样了?

张家的后花园内,有一座规模不大不小的假山,其中一座山石被张琪之凿成了密室,他和弘历临行前,怕我和裕和他们出现意外,自将我们藏身于此。

燃着红烛的密室内,早已停止心跳的弘时一脸安祥的躺在羊毛毯上,仿佛世间悲痛一时间再也不用走心,所以他的摸样很安息。

胆小的裕和看着我和裕老爷子面色沉重,在看看地上躺着的人浑身是血,自怯怯的靠在我怀中,“姑姑”

裕和的身子靠近我时将头埋入我的身前,见状,我自安慰道,“裕和别怕,没事了、”

裕和闻声,自抬头望着我道,“咱们什么时候出去?”

闻言我自柔声道,“快了”

一旁的裕老爷子看着倚在我怀中的孙女,眸中盛满疼惜,见状我自向裕老爷子道,“爹,让您受惊了、”

裕老爷子虽然是我不过数月的义父,但是他对我的关心绝不亚于姐姐,他闻声向我看来,许是看到我手臂上的擦伤眸中一沉,“我没事,你受伤了?”,“我来给你包一下、”

话至此处我自将手臂递给裕老爷子,谁知就在此时密室外碎碎的脚步声阵阵传来,我自惊道,“有人”

我起身向猫眼处望去,只见密室外熙熙攘攘的队伍,均是盔甲加身和带刀的侍卫。

见状我自心中微楞,莫不是接应我们的人来了?

正细想会是谁,只见一脸沉色的胤禛和胤祥大步而来,自吩咐侍卫什么,只见侍卫呼啦啦散开一大片。

见状我自迫不及待打开密室的大门,“四爷”,“四爷”

胤禛闻声寻来,见我自假山内而出,一脸惊讶许是见我满身血渍担忧道,“兰轩,你受伤了?”

看到胤禛不知为何酸涩的滋味一时堵在喉咙处,“我没有”

胤禛自检查我没有多大的伤势,方才安心,自向假山处看了看,问道,“里面还有谁?”

闻声我自心中一紧,我该怎么跟他说呢?他虽然嘴上说从此不愿意在提起弘时,只当他死了就好。

可是眼下弘时真的就这样躺在那里,我若是告诉他他能接受的了吗??

正细想,胤禛紧道,“怎么了?”,许是半响不见弘历出来,复道,“弘历呢?”

闻声我自道,“弘历和张琪之一起去了城隍庙,应该就快回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父子天性的心有灵犀,只见胤禛深看着我的每一个眼神,许是见我眸中过于酸痛,自不顾一切向假山处走去,见状我自紧紧抓住他的手臂。

想制止他不要进去,不要亲眼看到弘时可是我却说不出口,最终妥协说出口时泪流满面,“是,是弘时”

胤禛闻声一怔,我自哽咽道,“他为了救弘历被杀手,刺穿了胸膛。”

胤禛身子一颤,呼吸变得急促不安,自反应过来神情都有些呆滞。

胤禛迈着沉重的步伐踏进密室,待他来在弘时身边看到弘时被鲜血染满的衣裳再也扛不住这样的打击,促蹲在弘时身旁眸中的暗沉好似吹了灯的黑夜。

他呆滞的看着静躺着一动不动的弘时,立在一处的胤祥满脸疼惜和担忧自向我看了看,却始终无语相对。

良久只听胤禛道,“他为什么会在这?”

闻言我自回道,“这些人狼子野心,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竟然逼迫弘时与他们合作,弘时不答应,他们就杀了玉儿,劫走了卿儿、”

“弘时因为不放心弘历,尾随他们至白娇河又至张家别院,当时情况紧急,弘时就替弘历挡了这一箭。”

胤禛听到我的解释,握紧的拳头发生咯吱咯吱的声响,那响声好似他心碎时发出的声响一样令人心痛。

我和胤祥静等胤禛的悲伤,不一会胤禛才道,“弘历他们去城隍庙做什么?”

我道,“这些黑衣人结束我们之后要去城隍庙复命,所以张琪之就带着弘历和墨瞳去擒王了。”

“去了多久??”

“半个时辰之多、”

胤禛听到我说半个时辰,身子一怔,见状太过了解胤禛的胤祥忙道,“我这就派人去接应他们”

待胤祥走出密室,一直沉默如他的永珂从一旁的小板凳上噌的起身,立在胤禛身旁时,一直小手竟然抚摸在胤禛的脸颊上,他的安慰不但没有起到作用,倒让胤禛身子开始猛烈的颤抖和抽泣。

弘时是弘历和弘昼出生前的十年间,雍王府里唯一成活的孩子,胤禛对他的重视和宠爱不言而喻,只可惜他严苛的爱戴方式却使他唯一付出一切心血的孩子叛逆到极致,甚至不惜利用自己的叔伯来打击的父亲。

雍正四年,弘时催兵刺杀弘历事发,若不是这一次胤禛是绝不会把他放出宫去,将他贬为庶人。

我见胤禛如此伤心的摸样,心中哀恸不已这样的无辜殇璃,我却不知怎么去安慰他、、

风信子的寓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