拣择

拣择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章 004画皮

“小风飕飕飕飕的刮着,嗫嚅着走到窗边偷偷向里面望去,只见一青面獠牙的女鬼脸色碧绿,舌头吐出老长……”

“啊……”一阵凄厉的惨叫声在一处偏僻的院落响起,四五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花容错乱紧紧抱在一起,因为恐惧本来桃花一般的粉嫩小脸早已经失去了血色。

“咦,我这还没说完呢,那床上铺着一张人皮,正是……”奶声奶气的声音兀自带着童音,几分不借几分犹豫疑惑的开口,声音听起来稚嫩极了。

“啊……”一阵颤抖的声音传来,几个小姑娘两股战战闭着眼睛紧紧抱成一团,有那胆子大的姑娘颤抖着声音开口道:“主子,不要不要,不要讲下去了……”

“咦,不是你们吵着要听故事的吗?”

“奴……婢,奴婢们……”

“啊,救命啊……”

一阵清风徐来,紧紧抱在一起的几个小丫头下意识的惨叫一声,奔着大门的方向飞一般的掠走了,惹的一地柳絮随风起舞。

“切,没有胆子还要听鬼故事,下回想听我还懒得讲了呢,白白浪费了蒲松龄这段《画皮》,啧啧,那女鬼,呃,好像也挺吓人的哦!”

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小小的人儿坐在院子里的桃树上晃荡着两条短短小腿的眼睛叽里咕噜的转动着,四处巡视了一圈没有发现目标人物,人小鬼大的小家伙最终撇撇嘴无奈的叹了口气。

“愚哉世人!明明妖也而以为美。迷哉愚人!明明忠也而以为妄。然爱人之色而渔之,妻亦将食人之唾而甘之矣。天道好还,但愚而迷者不悟耳。哀哉!”

这样老气横秋的一段话居然是从一个刚刚两岁的女娃嘴里说出来的,幸好此间偏僻无人,不然看到这白白净净有一双漂亮大眼睛的小姑娘天真可爱的外表下却隐藏着一副成人的思维怕是真要把她当成妖怪才是。

这是一个十分有趣的场景,奶声奶气声音还未褪的小孩子一副悲天悯人的作态在那感叹世人,如果要是让外面那些老夫子看到怕是要惊叹一句——姑娘大才,只是可惜,凡事都有两面性,她不可告人的秘密让她在这陌生的地方无论做什么事都提起十二分的小心,所幸,这幅特殊的场景也只能留给寂寞了。

“这天下间男儿都是薄情寡义的人,那陈氏待王生多好,他在书斋里面藏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陈氏作为妻子不但不闹居然还为他隐瞒,等到那女鬼的身份暴露王生作为男人居然胆小怕事的躲了起来让妻子去看那女鬼……可恨可叹,这世间的女子怎就这般不懂得爱惜自己,那王生既然贪恋美色陈氏又何必受辱去救他?”

这小小的人儿自然就是莫名其妙穿越的苏青木,如今已经从一个小小的女婴长到了两岁,只是,这里的环境……

苏青木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周围的精致,无奈的叹了口气,这处院落是皇宫里一处破败的院子,听说是以前一位妃子的住所,只是不知为何那妃子突然逝去这里竟然荒芜了,如今这无人问津的偏僻院落却成了苏青木往来消遣的地方,只是偶尔有那路过的小宫女看她一个孩子在这里喜欢来逗弄她,一来二去和那些小宫女混熟了,苏青木也喜欢给他们讲讲以前的故事。

这两年里,苏青木几乎大部分的时间除了睡觉就是在迷茫,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莫名其妙来到这个世界的,很多事情像是一团迷雾包裹着她,让她这个成人的灵魂住在一个婴儿的身体里本就是一件折磨人的事情,如今身世的谜团更是困扰着她,让她无数个夜晚从噩梦中惊醒。

那一身凤冠霞帔飞蛾扑火般冲到火海里的女人,那些抹了毒的箭矢,那些黑衣人,那个胖的流油的胖子……还有那个白白胖胖一路护送她到这里的正太,突然一切都失踪了,她从丞相府里住了一天莫名其妙就被人送到了皇宫成为了青圜的七公主。

原本这一切都是美好的,在宫中她有一个得宠的“母妃”——俞妃,哦,不,如今已经是俞贵妃了。

这天下间都知晓青圜国主膝下有六个皇子,物以稀为贵,七公主江琢的出生自然让没有女儿的皇帝陛下江乐山高兴极了,而母以子贵,俞妃自然就如愿以偿的坐上了贵妃的宝座。

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很美好,俞贵妃一时间成了宫中最得宠的妃子,风头压过了皇后还有几位正红的女子,一时间风头无人能及。

而带来这一切的七公主江琢也就是苏青木却是活的战战兢兢,莫名奇妙被掉包送来皇宫她没有一刻的安稳,随时都怕自己小命不保,虽然俞贵妃事后将知晓内情的人都处理过了,可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苏青木总觉得自己那个漂亮的母妃看向自己的目光不善。

特别是半年前俞贵妃莫名其妙的洒了一杯茶在皇帝身上,一怒之下皇帝江乐山有半年没有来过俞贵妃宫中,苏青木更是觉得那便宜母妃对待自己不似从前,这也是为何才两岁的她就偷偷溜出宫跑到这荒芜的院落躲避喧嚣的原因之一。

叹了口气,两年的时光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举起白皙的小手在眼前,高高仰着头透过手指的缝隙可以看到天空高悬的太阳。

眯着眼睛专注的望着天空,手指轻轻晃动,四月的暖阳照在脸上很舒服,“这里的太阳和那里的似乎是一样的啊,可我怎么就到了这里呢?”莫名其妙的嘟囔了一句,最终化成一声哀怨的叹息,这两年里这样莫名其妙的话她不知道说了多少次,可每一次都没有人能够回答她。

两年的时间,苏青木早已经无奈的接受了在一个小小孩童的身体里的事实,虽然那个母妃待她很是诡异,可她如今毕竟顶着一个公主的名分,暂时抛开自己那扑所迷离假公主的身份,一个女娃想来在宫中也是安全的吧,苏青木自我安慰的想着。

听说,丞相甫劲升的公子甫禅是个极聪明的孩子,刚刚两岁就已经认识了许多字,市井间传言这是个神童,连宫中的小宫女太监都说那丞相家的公子是个聪明的孩子。

丞相甫劲升的夫人是俞贵妃的胞姐,两家向来走得极近,加上一个是当朝重臣一个又是**贵妃,所以丞相府和俞贵妃的关系密切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只是,听说两年前甫丞相的妻子余氏生产时难产差点丧命,救活后人大病了一场时而疯疯癫癫,所以,迄今为止苏青木都没有机会再见到那一家子人。

她当然知道如今甫丞相府里那位神童甫禅才是皇室的正统血脉,当日她甚至看到过被匆匆抱出皇宫的七皇子,她更加清楚余氏为何会突然疯掉,因为按照计划换掉七皇子的不该是她这个来历不明的人。

想想这些事情苏青木一个头两个大,恨不得自己真的是两岁的孩子天真无邪的,至少她不用去想这般纠结的问题。

“十先生?”记得那个胖子叫他十先生,好像还很惧怕他的样子,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怎样的秘密?

百思不得其解,甩甩头干脆不想了,苏青木就是这样,偶尔会较真,可更多时候却是心大的可以,不然以她一个成人的灵魂困在一个小孩子的身体里怕是早就疯了,不过她好像玩的还挺开心的。

一个人的日子终究是无聊的,来到这个世界上第一个见到的就是他,自然那个人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内心深处苏青木甚至把他当做了亲人,唯一的亲人。

“小正太啊小正太,你到底去了哪里呢?”撅起嘴巴苏青木一时间有些悲伤,虽然一共才相处了半个月的时间左右,可那个白白胖胖正太一样的人物却不知不觉间被她当成亲人一般,一路上护送她从青圜的边境来到皇宫,那个人将她保护的如同自己的爱人一样。

爱人?

怎么会想到这个词汇呢?

皱皱眉头,每次想到那个人,似乎他对自己的态度好的无可挑剔,无聊的日子里苏青木一次次回想,她是可以感受到那人对待自己的善意,他那种专注的只对自己温柔的眼神让苏青木下意识有一种想要依靠的感觉,可不知为何,他总觉得那人似乎是在透过自己看着别人一般。

难道是我这个身体的母亲?

苏青木天马行空的八卦着,不知为何,突然想到那一个傍晚飞蛾扑火的女人,还有那一日嘴边咸涩的液体,或许,小正太只是负责把我送到这里而已。

抬起左边手腕看着上面浅浅的灰色痕迹苏青木有点儿淡淡的哀伤,手腕上有一个淡淡的痕迹像是一颗小草的样子,是那天小正太离开之前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涂上去的,苏青木尝试过很多办法都没能把那痕迹去掉,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只是如今那痕迹却成了唯一证明小正太和她有关系的证据了,夜深人静一个人孤独的时候苏青木很怀念被小正太抱在怀里赶路的日子。

来到这个世界两年,两年的时间里苏青木像是在读故事一样看着周遭形形色色的人,皇帝、贵妃、太监、宫女、暗杀、狸猫换太子……

以往那些只能在电视里看到的场景如今一股脑的都出现在自己身边让她有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多少个午夜梦回之际苏青木狠狠的掐自己的胳膊想要证明这一切都是虚妄的,可遗憾的是,留给她的只是胳膊上的瘀伤和心灵上的痛楚,偶尔还夹杂着伺候自己的宫女被处罚的哭号。

第一次来到这偏僻的院落时她给那个好奇的小宫女讲了自己那个世界里《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故事本身没有太多意义,苏青木只是想用这些证明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自己那个世界有电脑、有飞机、有小说、有一切先进的这个世界的人想都无法想象的东西。

今天,她再一次讲起了《聊斋志异》也只是想提醒自己,其实,自己也不过是一个成人的灵魂住在江琢身体里的“画皮”而已。

一浊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