拣择

拣择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6章 016逾越

“站住!”

满心欢喜的俞贵妃带着一脸的悲伤哀戚准备离开这是非之地,不料身后一个威严的声音冷冰冰的响起让她瞬间止住了前行的脚步。

“皇后娘娘,恕臣妾失礼,琢儿身体不适妹妹这就要带她去看太医,难道娘娘竟不允许吗?”转身把孩子交到宫女的手上俞贵妃转头不甘示弱的开口,声音里隐隐有几分怒火。

嘴角牵起一丝冷笑的弧度,凌灵暗自嘲讽,这俞贵妃能爬到今天的位置果然不是个善茬,说话都给自己下套,如果自己不允许她带着孩子去看太医岂不是不顾七公主的死活罔顾了一国之母的名头,可要是让这俞贵妃就这么离开了,自己皇后的脸面往哪里放。

“呈瑞,你去,带着七公主去坤宁宫,记得把所有的太医都叫上,务必看好七公主。”

“奴才遵命。”呈瑞恭敬的应了一声随即快步来到棠梨宫那小太监的面前,冷冷的扫了一眼那个胆怯的小太监,一把抢过七公主头也不回奔着坤宁宫的方向赶去。

小福子下意识的被那呈瑞的目光吓到了,对方品秩比他高又是皇**中的人,他一个棠梨宫的端茶小太监怎么敢跟人家对着干,苦着脸看向自己主子希望主子能护着他些。

“皇后娘娘这是何意?”事情快到她根本来不及阻止七公主已经被人抱走了,俞贵妃压制着自己的怒气淡淡的开口,虽然言语上恭敬可是声音却是冷冷的。

“七公主身体不适,本宫作为皇后自然要多操心,妹妹你多心了。”

“哦!”轻笑了一声俞贵妃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如此,妹妹倒是要多谢姐姐了。”故意加重了姐姐两个字,俞贵妃笑的灿烂。

脸上始终是淡淡的和善笑意,只是袖子里紧握的双手却是出卖了她真实的心意,今天的事情有些出乎意料,谁也没料到那个孩子会受伤,凌灵心有不甘的想着,难道就这么放过了这个挑拨离间的女人?

想到恒儿这几日对她的疏远,凌灵心中好一阵气恼。

突然瞥到俞贵妃发边有些颓败的大红牡丹花,心里一阵冷笑,加重力气抓了一下容妃的手腕,状似不经意的抬脚狠狠的踩在了那多刚刚还在她头上娇羞绽放的牡丹花。

容妃吃痛之下却不敢呼痛,本以为没有成功让俞贵妃难看皇后娘娘心里不喜,想来是把自己当成了出气筒,容妃暗自咬牙忍耐着手臂上的一波一波强烈的痛楚,想来皇后娘娘心里十分不悦还是不要触她眉头的好。

低眉顺眼间突然瞥到皇后娘娘脚下碾碎的粉色牡丹花,难道娘娘竟是恨自己没有办好今天的事情不成?

已经得罪了俞贵妃,如果再得罪皇后娘娘,自己以后在这宫中的日子还怎么过?

心中慌乱,容妃抬头想要解释几句慌乱间没有注意到皇后娘娘眼神的暗示,突然对上娘娘那凌厉的目光心中一紧到了嘴边辩解的话语就又重新吞到了肚子里。

“娘娘如果没事,妹妹就先行告辞了,琢儿身体不适妹妹作为母妃要去照料。”俞贵妃此时已经完全镇定下来,在她看来皇后娘娘设计好的一出闹剧已经无形中解决了,倒是要多亏那个机灵的孩子,自己那么用身体憋住她她都没有挣扎,一时间俞贵妃心里好不愧疚,倒是觉得以往自己对那孩子过于疏忽严厉了。

毕竟是姐姐的亲骨肉,自己的孩子还在外面,似乎真的有些不应该吧。

那边厢俞贵妃在心里忏悔的时候容妃也在心里忏悔,只是她忏悔的却是不应该这般轻容易的上了皇后的贼船,明显感受到手臂上的痛楚加大了几分,容妃何曾受到过这般痛楚,强行忍耐着抬头看向对面的俞贵妃,眼里竟有求饶的意味,她想好了,如果俞贵妃肯不计较自己这一次的过失,她倒宁愿离这个喜怒无常的皇后远一点儿,靠近俞贵妃暂时寻得帮助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宫里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一切以利益为重。

“妹妹知礼懂分寸,照顾公主尽心尽力,没有逾越这个是最好的。”故意加重了逾越两个字,凌灵手上的力道再次加重了几分,她发誓,如果容妃再这么不堪大用她倒是情愿换个顺手的棋子用,这个宫里从来都不缺女人,缺乏的却是机会,而她作为皇后,有的就是给人机会的权力。

不经意间瞥到俞贵妃发边的牡丹花,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皇后娘娘脚下那朵已经归为沉寂的粉色花骨朵,像是被人触碰到了心事一般容妃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猛地惊醒看向俞贵妃的眼神骤然变得灼热起来。

“宫闱禁忌,深红色只允许皇后娘娘佩戴,贵妃姐姐发髻边的牡丹花,如果妹妹没有看错,应该是深红**?”淡淡的声音压抑不住兴奋响起,容妃开口的瞬间很明显的感受到小臂上那只一直紧紧抓住自己的手变得温柔起来,心里一喜暗自高兴,自己果然猜对了皇后娘娘的心意。

那边皇后和容妃正得意的当口俞贵妃已经料到不妥快速的摘了鬓角的牡丹,“回娘娘的话,这是琢儿孝顺给臣妾戴上的,虽是红色却也不是什么深红色,臣妾遵娘娘为六宫之主不敢有一点儿逾越,请娘娘明察。”嘴里说的谦卑,故意做低了姿态,俞贵妃知道,这一条逾越的毛病可大可小,光是这一条就已经可以为人诟病要了自己的小命,所以此时更加谦卑谨慎。

可惜,皇后娘娘处心积虑要寻她晦气,虽不至于要了她的姓名可又怎么会轻易放过了她。

“妹妹,不是姐姐不心疼你,姐姐掌管**多少双眼睛在看着,姐姐也知道如今这**有人仗着皇上的宠爱做些逾越的事情是常有的,可她有本事做就别让人捉到把柄,不然姐姐掌管着六宫总要服人……”一副悲天悯人的形象凌灵温婉的站在那里颇有一国之母的慈爱风范,只是从她口中说出的话似乎并没有她表现的那么和善。

套了一圈近乎,凌灵只是不想让人诟病她这位皇后没有容人之量而已,眼看火候差不多了,话锋一转,凌灵慢悠悠的开口道:“宫中违犯了宫规是要受罚的,容妃,依照宫规,逾越是个什么罪名啊?”

被皇后再次点到名字,容妃闭上眼睛在心里暗叹了一声,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想要退也已经来不及了,谁让她自己好傻不傻的误入了这潭浑水呢。

“回娘娘的话,宫中逾越礼制者,轻则杖责,中则冷宫,重则处死。逾越五品为轻,七品为中,九品为重。逾越妃者一律冷宫,逾越皇上、太后、皇后者一律处死!”宫规是每个入宫的人都要熟透于心的,此时容妃不假思索的娓娓道来却是越来越心惊,按照宫规这俞贵妃逾越了皇后可是要处死的,难道自己竟真的这么倒霉搅合到这种争斗里面?

俞贵妃安静的跪在地上这片刻的功夫额头上一级泌出汗珠,她是清楚逾越的宫规的,只是平日里只要没有大错并没有会把小错放在心上,今天自己不过戴了一朵大红的牡丹,按理说这并不是什么过错,可如果皇后娘娘真的抓住不放自己却也难逃干系。

尤其是今天七公主受伤,皇后娘娘跌倒,如果仔细论起来,按自己一个管教不严没有好好教导公主的罪名自己也是跑不了,心中打定了主意,凭借自己的身份顶多被训斥几句最多禁足了事,还没听说过有哪一位贵妃仅仅因为戴了朵颜色鲜艳的花就被处死的,除非是皇帝为了政治考虑有意为之,如今自己背后有家族还有丞相,且自己身居高位,最重要的是这位皇后虽然得到皇上的尊重却也并不受宠爱,俞贵妃不信皇后真敢重罚她。

“俞贵妃,你可知罪?”凌灵的声音高高在上即威严又空灵,似乎带着一股子说不出的空灵味道,想要悲天悯人却又难掩喜悦,一时间竟显得荒谬至极。

俞贵妃安静的跪在那这个时候生死攸关可不敢有一丝一毫想笑,仔细斟酌了一下言语恭敬开口,“臣妾一时间心系孩儿不曾注意分寸,还望娘娘看在小公主的份上恕罪。”

并不说自己逾越的过错只说自己并不注意分寸,俞贵妃是打死不肯承认逾越这种大错的,那多大红的牡丹早已在她手中**碎裂,即使是证据也没有了,她已经想好了最坏的打算,即使是真想要置她于死地单单凭借皇后娘娘身边的几个奴才也做不得准。

如果她坚持佩戴的是锈红而不是深红,谁敢把一位诞下龙嗣的贵妃轻易处死。

“念在妹妹初次犯错,既然逾越是因为心系小公主本宫也不重罚,大庭广众之下贵妃被杖责也有失雅观,呈祥?”凌灵在心里冷笑一下怎么会不明白俞贵妃的小心思,虽然没有和她争论这事但也不肯错失了名头。

“奴才在。”

“伺候贵妃十鞭子,以儆效尤!”

一浊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