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爱卿们一起

第36章 朕是弼马温

说来也怪,冥王再没找朕谈过谋杀丞相的事,大军就这样一路开回沛狄国,既然不杀,就是要做苦力喽?下井挖煤、开山采石、修城筑垒、取土盖墓……都很辛苦的样子~井塌了怎么办?山崩了怎么办?城倒了怎么办?殉葬了怎么办?不行、不行,朕必须争取表现的机会,安排到比较轻松的岗位,如果有人问,朕一定要告诉他们朕会刷马桶!(吐槽君:陛下,这点丑事还记着哪?)

沛狄国一直是九国中最神秘的一个国家,他们原是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后来定居于焱国东边的平原,开国的皇帝传说并不是出自游牧民族,没人知道他从什么地方来,只知道他一出现就迅速聚拢四散的牧民,很快便建立起一个国家。由于国家建立的速度惊人,体制成熟、军事给力,其他几国根本没机会干预。你也可以说它是突然冒出来的一个强国,不过他们很少与外界来往,只参加盟会,既不向其他国家派遣使臣,也不接待别国使者,所以各国对他们的了解非常有限。没想到,从建国到如今,他们仅用三代人的时间和力量,就组建了一只十万人的军队,发展的速度简直到变态的地步。当然~他们厉害,朕也不差,要不他们怎么会被焱国的军队打回老家呢?哦嘿嘿嘿~

“叫什么名字?”

“毕马”

“你哪?”

“成风”

“今天起你们负责在军营里洗马,不许偷懒,不许逃跑,一旦发现你们逃跑,格杀勿论!”

朕双手合十向天空拜拜,感谢老天爷没把我们分到采石场或煤井去,洗马还比洗马桶要好,但也不如朕的名字取的好,毕马、毕马、弼马温!和马儿们混熟了,逃跑比较方便,天助朕也~

“你别想着逃跑了,小心格杀勿论~”丞相手里握着马刷在朕眼前晃了晃,他又是怎么看出朕想逃跑的?不治治他的读心术,朕就不用有什么隐私了~够呛!

“没信心?”这倒怪了,丞相也有过不去的坎?

“是小心!”丞相把马刷扔给朕,“快干活~”

朕说!咱这都当了战俘了朕凭啥还要受你指使?你等下辈子的,朕撒泼打滚也得让阎王老子答应朕投胎做你的长辈、你的克星、你的恶梦!腹诽归腹诽,手上的活还得照干~

“啊——”朕在敌国军营劳动第一天,就被马踢啦……

各国的军队,都是战时召集,修战解散归田,沛狄国却不同,重要城市常设军营,朕和丞相就是被安排在‘地狱城’的军营里干活,而这地狱城是沛狄国边境要塞,易守难攻,还有重兵把守,无论是靠自己逃出去,还是等盟军来救,都难呐!怪不得丞相说别想逃跑~凡事小心!

向军头请了假,丞相背着朕回到我们两人一间的营房,说是营房,就是用薄木板拼的一个四处露风的小屋,屋里只有一张随时会散架的木板床,上面铺着草席,被子是用稻草编的,歹命啊,这待遇跟奴隶差不多,罢了,睡草席总好过卷草席。

“大哥,你说这地狱城是用什么石料造的?怎么全是黑色的?看着就怪渗人的,才住一天我就感觉精神压抑,呼吸困难,莫不是真到了阴间吧?呜呜~可怜我这花季少男哦!”朕极力控制住木板床上打滚耍赖的冲动,一是怕扯动后背的伤处,二是担心床塌掉。

“什么阴间,是沛狄国特有的黑月石,这种石头坚硬如铁,用它修筑的城墙等于是铁壁,而且耐火,若有人强行攻城,只会碰得头破血流。不过也因为这种石头难采,沛狄国仅有四处要塞的城池是用它建造的,不宜强攻,只可智取!”丞相用手指点点脑袋,声音压得很低。

“听天由命吧~”什么智取?那也要朕有智才行,计策没有,要命一条!

“量你也想不出办法,你老实点别闯祸就行,记住四个字,淡定、低调!”丞相的表情不像在建议,而像是警告。

朕在心中反复默念这四个字,因为朕和它们没缘份,突然想要拉近距离也要给双方一点时间,淡定~低调!……念了几遍了?糟糕~睡着了!朕睁开眼从墙缝往外看,天色很暗,应该是傍晚了,肚子里传来抗议声,朕爬起来在地上捡一些稻草,编了根草绳系在肚子上,听说女人减肥时为了吃的少都这样勒着,但愿管用,朕可不想饿得失控半夜冲进马厩生吃马肉,明天被人当妖怪捉起来烧死。但朕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所以当丞相端着馒头回来时,正看到朕在啃我们的稻草被。

“吃饭吧,我再晚回来一会儿恐怕这营房都没了。”丞相揶揄道。

But~看在他把自己那份馒头让给朕三分之二的份上,朕就不计较他的态度问题了!

结果两个人的活儿,都是丞相干的,朕的心里嘛,确实有点小愧疚,但是谁让朕弱不禁风又手无缚鸡之力呢~

“大哥,累坏了吧?嘿嘿~来,小弟给你捶肩!”朕很狗腿滴蹭到丞相身边,企图弥补朕心中的小愧疚,刚伸出手就被丞相拍落。

“得得得,歇着吧你!”丞相显然不吃朕这套,赶苍蝇似的把朕赶到一边,拍拍草枕头,躺下睡觉。怎么说现在也是难兄难弟,朕一片好心他还不领情?哼~咒你明天早上腰酸背痛腿抽筋,不吃盖中盖连马刷都拿不动!

沛狄国的夜晚很冷,朕翻来覆去好一阵,还是冻得睡不着,丞相有武功自然可以运用内力为自己抗寒,朕这单薄的小身板哪受得了。

“大哥?大哥……你睡了没?大哥?”朕连叫丞相几声都没回音,HOHO~他运功时身体散发着热气,朕可不能浪费这么好的资源,靠近~靠近~再靠近~直蹭到他身边,往上一靠~

“哎哟”、“哗啦”、“吧叽”、“嗷~”,一系列的响动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极为突兀,有寻夜的士兵跑来推门一看,又放心地关上门走了。

“都怪你,踢我干什么?现在床塌了,只能睡地板!”朕可是结结实实和地面来了次亲密接触,混身骨头都要摔散架了,抱怨几句算轻的,掐死丞相,才解恨!

“你不靠我我能踢你吗?这是练武之人的本能。”丞相说得理所当然,敢情朕是咎由自取了?

“我不靠你我要冻死了!这是人体生存的本能”光他有理,朕就没理了?

“谁让你不学无术,教你练武你就装病,不劳而获的人,可耻!”丞相扯过稻草被盖在身上,床虽然塌了,木板铺在地上还能躺,朕气不打一处来,皇上练什么武功?皇上武功天下无敌还要护卫干什么?为了增加国民就业率朕不得不装病逃课!上哪里找朕这般用心良苦,爱护百姓的好皇帝去?打着探照灯都未必找得到哟~

但是被子凭啥给他?朕抢~他夺!朕再抢~他再夺!‘刺啦’——咳!被子碎了~

“大哥!请记住,战俘兄弟的阶级感情是最珍贵的,我们决不能在困境中让任何事分裂或动摇我们深厚的情谊,床铺会有的~被子也会有的!杀了我,就不会再有了~唉~行了、行了,踢一脚就行了,还踢?五下、五下,最多踢五下,不能再多了!哎呀……”

托着混身的酸痛醒来,已是隔天一早,人果然不能做坏事,就是心里想想都要受罚,昨天诅咒丞相的症状今天在朕身上全部应验了!坐着睡了一夜,腰也酸、背也痛,站起来腿就抽筋~解药……可是军营里会有盖中盖吗?

吃完早饭,朕决定唱唱歌,做做操,疏解一下郁闷的心情,锻炼一下僵硬的筋骨。大家记不记得朕好比什么来着?——长于悬崖绝壁上的一棵劲松!越是身处逆境当中,越要迎头而上~唱什么呢?还是唱朕最爱的那首……太阳天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糟糟糟,你为什么放弃逃跑了?跑也跑不掉~那就不用跑~爱学习~爱劳动~将来要为敌人立功劳~(吐槽君:陛下,不逃跑和判国是两回事,请您考虑清楚!)

艾西陛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