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爱卿们一起

和爱卿们一起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4章 遗传真可怕

且说朕等人从虚国逃出来直奔九瑕国,中途有一片山林,山峦叠嶂、草木葱茏,入口竖着‘野兽出没、禁止入内’的石碑。这种情况当然是绕道而行,可几人走得匆忙,没带食物和水,不抄近路快些到九瑕国的境内,我们只怕撑不过两天。朕依次看过丞相、国师和冷爱卿三人,估量着他们仨斗不斗得过野兽,一只老虎应该不在话下,两只老虎嘛……就难说了,你们没听过那首歌吗?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滴快、跑滴快~说明两只老虎跑的很快,想虎口脱险不容易啊!

各种利害关系权衡比较之下,朕决定冒险入林,直走到晌午也没见有啥野兽出现,会不会总没人进来,那只野兽长期吃不到人,无奈之下搬家了?

“阿霆、寒君,你们不觉得这里有古怪吗?”丞相突然驻足不前,站在原地向四周张望。

国师赞同地点头道:“一点声音都没有。”

冷爱卿手腕一抖,从袖子里落下一柄匕首,他将匕首交给朕,低声道:“若有不测,请陛下自己小心。”

“你们这样太吓人了,是不是真有凶猛无比的野兽啊?”朕弱弱地问了句。能让他们三个同时这般紧张,那野兽定是比晴王还难对付。

山林里寂静无声,对哦,无声,山林里怎么会一点声音都没有?没有鸟叫、没有虫鸣、没有草动,什么都没有!朕死死攥着匕首,手心里全是汗,这片林子怎么跟墓地似的,啊呸呸呸,不不不,不是墓地,说不定有妖怪,朕小时候丞相讲的鬼怪故事里,记得就有这样的妖怪,它妖气太盛,一切生灵都会从它身边逃开,所以那只妖怪住的地方,就是这样死一般沉寂。

“国、国师……你、你能看到妖气不?”朕一开口竟发现紧张到舌头打结。国师既是会炼丹,那捉妖怎么也应该会一点吧!

“不会哟~我只对炼丹感兴趣而已。你问问小岚,他小时候对妖怪情有独钟!”国师一脸奸笑看向丞相,‘情有独钟’的语气特别值得人玩味,难道丞相小时候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朕早就怀疑丞相和妖怪有渊源,看来他真有可能不是人!思及此,朕向冷爱卿的身边靠了靠。

“你还真有妄想症怎么着?我小时候是特别想当捉妖师,不过后来放弃了。再说那是因为年纪小好奇,哪个小孩不喜欢听鬼怪故事?谁不想做除魔勇士?”朕不想!可是丞相用恐怖地眼神盯着朕,朕不敢说~

这么说来,丞相也有天真幼稚的小时候,呃……完全想象不出来!

“为什么放弃?如果不放弃,就算现在有妖怪咱们也能对付。哎~如果朕是去西天取经的那个唐三就好了,一路上的妖怪,不是都被他给吃了嘛!”朕幻想着我们‘师徒’四人,踏上茫茫征途,走过十万八千里,密林中,国师慌忙跑向丞相,大叫‘大师兄,不好了,师父把妖怪吃了,没吃饱!’

“你看的是哪国的西游记?”国师好奇地问。冷爱卿憋着笑,眼角都憋出泪花来了。

“快走吧,天黑前一定要走出去。”丞相推了一把国师,怪他都这种时候了还有心情开玩笑。

是哦~这可是妖怪山林,太阳下山,妖怪用餐!四个人不敢再作耽搁,闷头赶路,他们个个练过功夫,走起来轻巧,朕就惨了,深一脚浅一脚,哎哟一下,哇呀一声,走走绊绊,成了累赘。于是……天黑了!

丞相责怪地瞪了朕一眼,最终还是开口道:“前面有水声,过去休息一下。”

本来累死累活干了一个月杂工一分钱没领到就叫朕够郁闷的了,现在还要在这妖怪山林里拼命赶路,朕是皇帝,落到如此地步够可怜的了,你们有没有同情心哇?

拨开一片丈高的草丛,前面果然是一条小溪,丞相和国师去找些野果好充饥,冷爱卿去拾柴,朕留在小溪边等他们。朕蹲到溪边,用手捧起溪水喝了两口,心里念叨着‘妖怪别来、妖怪别来、等丞相他们回来你再来!’,岂料抬头时,对上一双精亮的眼睛,双方都是一愕,接着惊慌,然后大叫‘妈呀!’最后朕昏了过去。呵呵~一切都是做梦,对,不是真的!朕是天子,妖怪都不敢接近天子的,朕怎么会碰上妖怪呢?哈哈……好痒,什么东西在朕脸上扫来扫去,朕眼皮动了动,睁开眼一看,哦,跟梦里的妖怪一样,尖尖的毛耳朵、毛爪子、还有正在扫朕脸的毛尾巴,哏儿~朕再次昏迷!这次由扫脸变成拍脸,朕不醒都不成,轻点、轻点!朕的脸快被你拍肿了~大胆妖怪,朕你也敢打!

“你是从哪个山搬来的?”妖怪说话了!

朕爬起身,警惕地盯着它,这什么妖怪?除了耳朵、爪子和尾巴,跟人没啥差别,没进化好?

“这里住不了其它动物,你还是快走吧!”这妖怪的声音蛮好听的,看起来也没什么恶意,不像是要吃人的样子。它不吃朕,朕倒是饿得想吃它,不知这是什么动物变的,肉太少太瘦,恐怕一只不够朕吃啊~

“我饿了,有吃的吗?”HO~父皇、母后~儿臣对不起你们!堂堂焱国的君主,竟然因为肚子饿向妖怪要吃的。

妖怪用爪子指指一块石头,上面放着几个苹果,一见吃的,朕的肚子响得比打雷声还大,管它妖不妖的,填饱肚子再说。

“喂,妖怪,这林子里就你一个妖住?”嘴里塞满苹果,朕靠在石头上跟妖怪拉家常。

“妖怪?什么是妖怪?”哟嗬~妖怪自己不知道自己是妖怪?

“就是说你是什么动物?”朕瞄瞄它蓬松的尾巴,长度够做一条围脖的,看起来很暖和!

“哦!我是狐狸!你哪?我猜是猫,对吗?”朕恨不得把妖怪那张天真的笑脸打成猪头,你才猫妖,你全家都是猫妖!

“我是人!”朕控制再控制,才没把手里的苹果朝它的脸砸去。对付妖怪也不能浪费食物,等朕的爱卿们来救朕,哼哼,砍了它的尾巴做围脖~

“哦,我知道!人就是——”妖怪还没说完,一支飞镖破空而来,妖怪一抱头,趴在地上,飞镖擦过它的爪子,划出一道血痕,妖怪一见自己流血,晕过去了……

唉~妖怪当成这样不要紧吗?怎么还晕血呢?你不吃人也就算了,别这么胆小好不好?

飞镖自然是冷爱卿射的,估计他也没想到妖怪这么菜,提起全部真气准备应战,结果对手不给力,国师跑上前察看妖怪情况,嘴里还叨咕着‘让我看看是什么妖怪~!’,看清后秀眉一拧,手支下巴做回忆状‘像!真像’,丞相最后一个走上近前,看到妖怪的同时脸上闪过一丝异样的神色。

现在妖怪自己晕倒了,而且它看起来根本没啥威胁,大家也累了,干脆就不管它,坐下休息。想来是这妖怪出来摘苹果,在小溪边取水时撞见朕,不料朕吓得昏过去,它就留下想把朕弄醒,还把苹果给朕吃了。如果再把它杀死,朕不就太残忍了嘛~换个角度来说,妖怪也是动物,九洲国际动物保护协会要是知道了,会影响朕的政治形象滴!朕扯下一片衣料,把它的爪子包扎好,它的爪子软绵绵的,连个锋利的指甲都没长,不过这林子里一没动物,二没危险,它个吃苹果的妖怪要锋利的指甲也没用。朕惋惜地叹气,围脖的事就算了,流点小血都能晕倒,要是把它尾巴砍掉,它还不直接挂了。

冷爱卿点起一堆篝火,大家围着火堆各自吃着东西,冷爱卿摘到几个梨子,朕管他要,他说不能分梨,国师掏出几颗仙丹,朕管他要,他说死也不给朕吃,丞相两手空空,他说他边摘边吃,没往回带。朕眼光又瞟向妖怪……烤一烤应该能吃~

妖怪身子一震,醒了过来,先看看受伤的爪子,确定没流血,才爬起来看向我们,看到冷爱卿后混身直抖,这一镖把它吓坏了,但眼光瞄到丞相后它的眼睛立刻瞪得溜圆,冲口而出:“爷爷?”它这一叫,国师一颗仙丹卡在嗓子里憋得他直捶胸,冷爱卿也停下啃梨的动作怪异地看着丞相。朕就说嘛,丞相和妖怪是亲戚,怎么样?说中了吧!

妖怪高兴得四脚并用扑向丞相,别人也不敢拦,真是丞相的孙子,那咱还算是一家人了。

丞相眼疾手快,一手撑在妖怪的脑门上,拉开了与妖怪的距离,不过没下杀手。

“小狐狸,你家谁的额头上有个红色的心型胎记?”开口的竟是国师。

“我爹,爷爷真的是爷爷!”妖怪大喜过望,拼命向前扑,可惜它没丞相力气大,脑袋都快挤扁了也近不得丞相的身。

国师一拍脑门,叹道:“还真是它。这世界未免太小了。”

“喂,谁给我解释下成不?”朕心急火燎地问。

妖怪边奋力向前扑,边笑嘻嘻地解释道:“我爹爹十年前出远门,一只黑豹要吃他,多亏有位恩公把他救下,爹说恩公是他的再生父母,爹的爹不就是爷爷吗?爷爷和爹形容的一模一样,真是太好了!”

国师在旁边捧着肚子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听了妖怪的解释朕只觉得哭笑不得好不?

“爹说了,如果有一天再遇到恩公,一定要报答他老人家,虽然爹不在了,但我一定会孝顺爷爷您的。”这妖怪虽然弱,倒挺重恩情。

“你爹呢?”丞相终于开口。

“死了。”妖怪神色一暗,小声回道。

丞相闻言放下手,妖怪顺势扑进他怀里,笑得像个婴儿。

“他怎么死的?”丞相接着问。按说一个妖怪能活很久很久,这林子里又有吃有喝,怎么说死就死了呢?连朕都很好奇。

“吃水果的时候,让果核卡住,噎死的。”要不是妖怪的眼圈儿红红的显得楚楚可怜,朕非笑喷了不可,冷爱卿也是憋得脸红脖子粗。

“可惜啊,可惜。我还记得当年面对张开血盆大口的黑豹时,你爹吓瘫在树下,眼泪哗哗流成河的样子,没想到他过得了别人那关,过不了自己那关。若是他泉下有知应该感到欣慰,你和你爹如出一辙。”国师个演技派,刚才笑出来的眼泪现在充当上悲伤的泪水,说话的语气还特别诚恳。

有你这么安慰妖的么?它爹当年的怂样您就别提了!

这妖怪也听不出好赖话,以为国师在夸它,跟着呵呵傻笑,朕算长见识了,这么二的妖怪真是闻所未闻。

艾西陛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