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荆斩棘

披荆斩棘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5章 升级了

第四十三章:升级了

刘老头和她婆子昨天晚上刚赶着牛车从省城他儿子家住了几天回来,他一共就这么一个儿子,平日小时候都宝贝的不得了,也算得这小子有本事,长大后原本在省城一家绸缎庄当伙计,平日工作表现都不错,就被东家看中,当了上门女婿。

原本这二老也是千百个不愿意,可是一想,人家东家也就这么一个闺女,又没个儿子,以后这个绸缎庄还不都靠我儿子在外面撑着,那不就等于是他们家的吗?

夫妻俩偷偷一合计,也就从不愿意到愿意。

这不刚吃完早饭,拿着扫帚想扫一下院子,隔壁的春香娘就过来串门子。

“嫂子和大哥这可是昨晚上刚回来?”

春香娘看他们两个点头又道:“你们可不知就你们离开这些天村里又出了多大的事。”

夫妻两个被她这么一吊,都是提起精神,刘老头婆娘放下扫帚,端了个椅子给她坐,自个在老头旁边也坐下,兴趣十足的想要听听她叙述这几天没在这个村里头,又有什么新闻。

春香娘今早上可是特地留心着隔壁的动静,昨晚上就看到隔壁有光亮,也就知道这两口子回来了,所以一早上就来堵门,喂好了鸡,拍拍手就上门来了。

春香娘对这两老都有兴趣知道她提起的话茬,又看他们好奇的目光投来,倍感满足。

“你们不知道,刘坚家里头可又买了辆崭新的马车。”

“什么,他们家买马车了?!”刘老头婆子一个惊呼出声,她可真没瞧出来啊,这刘坚平日里也没瞧出有这钱,虽然他山上后院养了好几百只兔子,她是知道的,可买马车他是哪里来的钱?

要知道,这回为什么赶着到省城去儿子家住几天,刘老头婆子可是有些私心的,前段时间,她看着刘坚家的日子越过越好,心里就泛活,就话里话外头透着这个意思给刘坚听。

当时刘坚反应也没咋的,她也摸不准是个什么情况。

她就想着,你不是要借吗?我也不明说,我赶着咱家车往城里儿子家住上一阵,看你怎么个借,倒时候再要借,我就明着涨价,不然,在这个村,你找谁家去借,全村也就他们家里有一辆的牛车,最后还不找来她家啊。

可是现在一听隔壁春香娘这么一说,她的算盘岂不是白打?

而且以后这刘坚是不是再也不会上她家来借车,她连十文钱都赚不到?好歹一年也借上个百次有余,合计下来,也要二两多的银子,细细算来,这可也是一笔不小的钱。

刘老头婆娘这时心里那个悔啊,都没处和人去说。

春香娘自然知道这一下子来,这刘老头家可是少赚不少的钱,可她也不是为这事来的,前话已经讲到这,她就要接着她的后话来说了。

“可不,你可知道他们家又出了什么事?”春香娘看着刘老头放下茶杯看她。

他旁边的刘婆子一听这话茬,眼睛一亮,看来是还有戏啰,又从刚才萎靡不振的怨恨中提起精神来。热情地抓了把城里带来的瓜子,塞到春香娘手上,使劲的抬起她的双下巴示意,牙齿不太灵光挪动着她嘴里的枣糕,还没咽下就急着示意她快点的往下说。

春香她娘故意直起身子来,摆了摆她的腰身,清了嗓子道,凑近带着神秘兮兮的眼神小声道:“是知晓……”

她就又不往下说了,故作神秘的探回身来,端正坐直,巧笑的侧着脸捂着嘴,神情又摆着十足端庄闲雅起来,看看他们两个的反应。

刘婆子缓过神来接着春香娘那没说完的话问:“难道是这丫头又有什么事?”

事情是这样的,这事刚过没几天,可巧有一位云游的和尚正好路经此地,到了彪虎家,向彪虎的娘讨水喝,闲聊之际,彪虎的娘让他给她儿子看看面相。

彪虎娘虽然给她儿子取了个响亮的名字,可是彪虎这孩子从娘胎里生下来就一直带着病,从小就多病多灾的,常年的总躺在床上不常下地,因为病了嘛!

彪虎的娘也是可疼她孩子的,从小就照顾着他长大,到也这几年的要比起之前刚生下之时好上许多了,但从医问药的还是没断过。

彪虎的爹也一直在外头给人当镖师的能挣上给他儿子看病的钱,不然这家光靠地里的活计,恐怕是这些年来是维持不下去的。

彪虎的娘领着老和尚到儿子的屋,老和尚看先看了这娃的面相,就开使皱起眉,一脸严肃的坐在那观其面相,喋喋不休的在那嘴里念道。

彪虎娘紧张地站在一旁听他说,老道总结几十年的学道经历,就说是这跟本就不是什么病。

老和尚捻着下巴下的白须,掐指又算了,最后又走到外面,往这村周围看,抬头,两面靠大山,转头遥望那连绵不绝的群山,一眼望不到头,阻隔了前行的道路,如果要路径此地,还必须要绕开这群山从另一个方向走。

如果不是他化缘走到此,路上也没问人,他是绝对不会到此的,这是个不通前方的死地,透着股怪异……

老和尚捋着胡须想着。

转头见那彪虎的娘一脸紧张的望着他,叹了口气就对彪虎的娘道:“看你儿子面色无光,硬堂发黑,怕因是有什么……”

老道的话还没说完,彪虎的娘就有些个脚软了,再看他刚才眉头深锁,她就有些怕了。

老和尚好心的劝着,慢悠悠地道:“你先莫要着急,带老衲为你儿先做上一场法式,再给你一枚太上老君金佛像下开过光的护生符,就可保你儿今后无病无灾,不然……”

彪虎的娘听了哪还有不答应的,立即起身给这老道下跪磕头,让他一定的要救救自个的这宝贝儿子,这可是她唯一的儿子。

这些年来,生下她的儿子后就再没怀过,也可能今后就没有了,她岂能不重视起来。

把这老道奉为上宾的请回屋里,请他施法救人。

春香的娘说到这里,刘老头夫妻两个对了个眼神,又同时转头瞧她,同声道:“难道说,知晓真的是妖物?是灾星?”

说完这话的老两口,似乎全身发毛般,抖抖身,搓着手,像是身上突然真的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般。

其实他们的儿子早就不让他们和着家人走动,这下好了,真的会不会沾上什么不吉啊。

“当时彪虎的娘也没细问,直想着先让老和尚救他们的儿子,……”

“不过事后,又经过别人上门问了情况,彪虎娘与他们一说,大家这么的一分析,可不就是印证了他们以前的传言,甚至还有了得道高僧的印证,这里不祥啊,更有说的厉害的,说是知晓前世就肯定是一个大妖物,否则谁家的孩子会在那是侯出身,扫帚星可不就是凶星吗?……”

春香的娘喋喋不休地在一旁说。

刘老头他们两个老的也皱起眉回忆道:“自从她娘生下她后,当年我就记得发了一次大水,淹死好多人,又过几年大旱,全年颗粒无收。……”

春香的娘立马拍了下她的大腿,道:“对啊,这可不就是全是她生下来后的事!”

自此这对老夫妻对这个说法就大致的相信了,民间本就一直都有扫把星一说,它是不吉的象征,往往它的出现则伴随战乱,天灾。

如果真要依号入座的话,还真全都对上号,再加上是妖物转世就显得更有凭有据了。

……

简少郡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