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田贵媳

第34章 收破烂的

方行到安安的身边,“这个糖是三叔公的独门活儿,如果脖子不舒服吃上一个就会好上很多的。”

“真的,三叔公爷爷,这是你做的,你很厉害哦。”许家安一脸认真地赞着。

“安安。你喜欢这个,不觉得很辣吗?”三叔公问。

“辣啊,不过很好吃。”然后眼睛从身后的众人身上转了一圈,怎么大家好像都不喜欢。

“你以前吃过吗?”

“吃过,不过味道没这个好。”

“哦?”

“我娘说我是底子寒凉,要常常吃一些姜什么的,可以去寒,所以家里都会有一些姜做的东西,有时会有这个,有时会有姜糕子,子姜,腌姜,姜茶,我还会用姜洗澡呢?”说完许家安自己也觉得自己过份地笑了。一个头痛的问题,这个身体是不是像以前一样都是一个寒寒来的,如果是,现在就得开始准备多一点姜在家,不然到时会要命的。

二叔公点了点头。

“那你喜欢吗?”三叔公问。

“我喜欢姜,吃了就不会咳嗽了,脖子也不痒了。”许家安认真地点头。

“叔公爷爷,如果安安想吃这个,是不是找叔公爷爷就好了。”许家安说着一脸的讨好,还拉着两位老人的手,晃了起来。

“如果叔公爷爷有事找安安做呢?”

嘟着嘴,许家安认真地计算了一下,“好吧,如果事情不难的话,安安可以答应。”

两位老人,笑了,点头,“是,想吃就找爷爷吧!”

“哦,耶,以后有糖吃了。”说在还在院子里转了两圈。

方华到院子就是看到许家安一个疯小孩满院子的跑,其他人一面无奈地看着。

方华上前很是恭敬地向两位老人问过早安,脸色臭臭地站地一边,然后就看到他的手下,拿着东西进院子了。

随着方华和手下的进场,带着瓜子,抱着小孩,拎着板凳的来看热闹的看客们也进场了。

只见一大堆什么给方华的人随手或丢或扔的堆放到方行的院子里,江子奕从屋里走了出来,在众人的注视下,上前检查着,破旧带补丁衣服两件,裤子两条都是男装,床板子两块,缺角,还有蛀虫,床架子一个(一张床应该有两个,一边一个,将板子架起),看出因为受潮,开始腐烂,被子两张,满是补丁一股霉味,铁锅一只,有了一个铜钱大的洞,锈迹点点,木盘一个,漏水的,砂锅一个,缺了一个耳朵,刀子一把,说是刀子,其实是铁片一块,没握刀的地方,刀口也绣了,碗四个,个个有缺口,盘只三只,缺边,少角的,筷子七只,长短不一。。。。。。。

许家安看着眼前的一堆垃圾,终于知道方华的职业了——收破烂的。

如果不是收破烂的,他从什么地方找到这些极品?

看客们,看见那一堆极品,小声地讨论开了,“怎么都是烂东西?”

“那个能用么?”

“留下也没了吧!”

“喂,真的是李烈的东西?”

“不知道哦,我又没有到过他家。”

“一个大男人用的东西会有多精致?”

“参不多了吧!”

“也是,不然也不用借钱了。”

。。。。。。

江子奕由头将东西看了一遍,拿起两件衣服和裤子,和那个缺了一个耳朵的锅,放在一边,然后对着方行说,“方叔,只有这两样是原本的东西。”说着就往后退,站到后面去。

原本站在一边看着方华丢东西的方行已经气得不行,握着拳头,就想冲上去打方华一顿。

方华臭着脸看着。打手们在方华身后装着凶作着势。

“行儿。”二叔公不大的声音响起了。

“是,二叔公。”方行忍着退了下去。

“小华,昨天,我说过什么?”二叔公对着方华轻声地问。

“是,回叔公,记得,所以孙儿将那天在李烈家中拿走的东西都原封不动地拿回来了。”方华对着二叔公恭敬的,半弯腰地着重咬着原封不动四个字说。

“好,我问你,有人说见你拿了皮毛,现在呢?床架子不是一对的吗?你家这样的特别,架床只用一个,李烈是个猎人,家中不会只有一把破刀的吧?我去过他家,有水缸,还有桌子,凳子,粮食虽然不多,也总会有一些,是不是还没有拿齐,漏了?”

方华一脸的不甘,向手下给了一个眼色,“是的,等一下就会拿过来了。”

几个手下下去跑了一趟,搬来了一尺来长的皮子,给他一扔还飞了一院子的毛,一个半旧的看上去还算结实的床架子,一把旧菜刀,其中一把还缺了一个小口,看上去还能切东西就是了,一把有锯齿的柴刀,也不知道上一手用它砍什么?一个边上缺了一点边的水缸,方北很机灵地往里面倒了点水,算是个好东西,竟然不漏。

因为方北这一倒,方华的脸色就变得更臭了。

一张推着会摇,但是不会散架的桌子,两张高低脚的凳子,一小袋玉米面掺和豆面的杂粮,大约五斤。平常一般是三成玉米七成豆面,这一袋子,看来掺了个八九成是跑不掉的了。

“安安,你看,还缺什么?”二叔公问许家安。

“回二叔公爷爷,还缺十个鸡蛋,两个布袋,两只箩子,一只篮子,一把结实的绳子,两双草鞋,鞋子是新的,两把柴,还有盐油酱的罐子,一只铲子,一只勺子,两只调羹,两块抹布,。。。。。。”许家安伸着小手,数一样出一个指头。

“你!”方华气了,脸涨红了。

“鸡蛋是方叔给的,李叔是猎人,要进山的,没布袋,没箩子,怎样装东西,篮子是家里装菜的,鞋子是我母亲新做了,柴是子奕和我捡着准备做饭的。还有那个家没有盐油酱这几样东西的,你家煮菜都不用铲子,那用什么的。。。。。。”每一样许家安都找出一个出现的原因。小嘴发出清脆轻快的声音,数着。

其实刚刚二叔公这样问许家安,也就是变相告诉许家安,院子的东西,是不会换了。

讨论又开始了!

“就是啊,每家都有的东西,虽然是小东西,但是也要拿回来才行。”

“对啊,要拿回来。”

“快点啦,其他都拿了,也不差这一点了吧?”

。。。。。。

随缘小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