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妇

第6章 “美”的忽悠(上)

屋外的春光十分美好。

可和珅家书房内,却传来先生战战兢兢的教读声:“一箪食,一豆羹,得之则生,弗得则死……”

此时他的心里寒伧悲凉。解释这句话时,他鼻腔里带着酸酸的尾音:“一碗饭,一碗汤,得到它便可以活下去,失去它就要死亡。”

悲楚间,他双眼发红,只差泪水扑涌出来。直后悔自己先前吟诗不分场合,不加思量。明知道她敏感多疑,心胸狭隘,偏在她面前酸酸文雅,惹来这般惊恐和凄伤。恨自己,满腹学识,不得不为这五斗米而折腰。

和珅双手挤着脸,大大的眼睛看着先生一手拿书,一手拿着戒尺惶惶不安地样子。脑子里思付着先生平日对自己的好,捉摸着如何帮他解除这个危机。

和琳坐在和珅旁边,用心地听先生讲读,口里小声跟着先生念读。

……

“大少爷。冯小姐他们来了。”

刘全神神秘秘地走进来冲和珅小声说道。少爷在读书,此时不该来搅,可是冯小姐他们是稀客,又是第一次来和家。

和珅向先生示个意暂停。先生此时没有心情教学,正愁没机会怠工,就有气无力地道:“既有客访,你请他们进来坐坐。课间休息两刻鈡吧。”

刘全兴高采烈地引着他们进来。想不到,与冯小姐昨天才认识,今天就登门来访。如月小姐和大少爷很投缘,冯明冯善那两小子和自己也很合得来。正是,人生难得一知己。

昨天如月回家后,灵魂就苦思冥想,到底在哪听过“和珅”的名儿,直恨自己从前没用心读书,对历史满脑糊涂。不过她电视看得多,虽然没想起和珅是谁,可乾隆让她反应过,和珅肯定是乾隆时期的历史人物,还应该是个大人物。

如月与和珅本来就一见如故。听静香说和珅家里日子不太好过,如月很想来和家看看情况。今天一早就缠着冯明他们来和家。

冯善抱着如月,冯明手上拿了个线盒。昨天他们在桃花岭把刘全的风筝线盒玩坏了,现在他们专程来赔线盒。

第一次有客来访,和珅从冯善手中抱过如月往书桌上一放,高兴地招呼:“刘全快给如月妹妹拿点零食来。”

冯明和刘全两人正在把线盒推来推去。刘全不好意思收,家里虽穷,可这东西不值几个钱。听少爷叫他找零食,冯明趁势把线盒塞进他手,刘全只得收了线盒去找零食。

和琳看到如月,笑着轻轻拉起如月的手摇晃,表示打招呼。

“这满屋的墨宝和画儿都是大少爷作的吗?大少爷真是年少才高。”冯明背着手参观书房里的东西,啧啧称赞道。

“有的是先生的大作。我还在向先生学习的过程中呢。”和珅不好意思地回答。

如月进来时,虽在大人怀抱里,但眼里早将满屋的书画尽收眼底。看来这和珅年纪小,读书倒是很用功。

“这画像是谁画的呀?画得挺像。”冯明指着墙上挂着的和珅画像问。

“那是大少爷七岁生日时,先生送他的。先生对我们少爷很好。”刘全拿了把花生米进来,这还是他从厨房里偷的一把,是夫人煲美容汤的材料,现在家里零食管得很紧,连炒豆都没得了。

和珅接过花生米,一粒一粒地喂如月吃,同时留意着她别噎着。

这花生米在如月家是极平常的东西,但和珅喂她吃,她觉得格外的香。她边嚼着花儿米,边留意着四周。

“你们家先生怎么了?”冯善进来时看先生哀声叹气地出去。

刘全听到冯善的问题,忙半笑着小声回答:“中午吃饭时,先生吃了炒蛋后,皱着眉,文诌谄地吟了句:‘鸡蛋无盐真淡蛋。’大少爷正在吃猪大肠,又顺口接了句:‘猪肠未切好长肠。’本来他二人经常吟诗接对,可继母疑心病重以为他们在取笑自己,心里十分不悦,将筷子一摔,恶狠狠地瞪了先生一眼,饭还未吃完就走了。先生看夫人这个样子,心里就慌了,过几天月底,怕拿不到教书费。拿不到月饷,先生那一家大小不就要挨饿了?所以,他心里恐慌,哀怨满腹。”

“你家夫人这样小器?”冯善明白过来,很同情先生。“不就是先生和大少爷作了个对联嘛?”

“你们家夫人喜欢什么东西,不如买点她喜欢的东西哄哄她吧。”冯明精灵地说。

“她呀,成天就喜欢对着镜子照来照去……”刘全看看门外,小声地说。“都是些男人,谁敢送她胭脂水粉?再贵重点的又买不起。”

如月心中一动。对女人,没有人比她更了解。和家夫人再厉害,也只是个女人,女人都有女人的毛病,又那么臭美,还怕没法哄她?

屋里和珅的画像的确画得栩栩如生。那先生的画技真的高明。

如月的灵魂清楚记得,现代里梦园房地产公司搞了一次人像漫画活动,吸引了很多女人来参加,个个都喜欢被画得年轻漂亮。这不就是现成一忽悠人的法子?

看这和珅虽然脸上笑着,但眉头锁着忧郁。真是可怜。

如月嚼着他喂过来的花生米,笑咪咪地说:“和珅哥哥,先生拿不到钱,关你什么事?”

“先生对我们很好。他拿不到钱,以后就不来教我读书,我就没有老师了。”他表情很犯难。

“我给你出个主意,你们可以‘刺一刺’。”如月说话的发音吐词偶有不清晰。把‘试一试’吐成‘刺一刺’。不过大家能明白。

大家乐了起来。这四岁的小毛丫,居然有招帮先生解困?

晒星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