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妇

第44章 宝物买卖(1)

次日上午,天气晴朗。

吴晟风和贾玉昆兄弟,坐在枇杷林间,冯明和冯善去院子里打了些熟透的杏子下来,洗净摆在小桌上,他们静静等着林安来访。

昨下午,林安说了今天上午要来找他们玩。沙济真兄弟俩已去西头迎接他们。

他们心中明白,黄永着了“古玉印”的道儿,心中已在打那东西的主意。

“他们会不会找个高手来鉴定呀?”贾玉林有点担忧地问。

贾玉昆坐在把椅子上,起身摸了下弟弟的头,笑道:“怕啥?先生都说了有他在呢。”

他的胆子越来越大。在这世上要成事,没有胆量和智谋不行,有了它们,假的能做成真,真的能变成假。

“嘿嘿。”吴晟风觉得象在玩游戏戏一样,好笑地说:“我现在愁的是,这一身男儿打扮什么时候才脱得下来。”

贾玉昆已渐显成熟,看一眼晟风,说::“这冤业遇上了,只有等。先保住园子的平安,然后等过几年,女大十八变,他认不出你时,你就解脱了。”

贾玉林拿起一粒杏子,咬了一口,有点酸,他眼睛半眯了一下说:“哇。这个没熟透,虽然有点酸,不过酸得来劲。”

看玉林酸得眯眼咂唇的样子,吴晟风伸手到桌上,选择了个颜色泛青的啃了一口,果然酸得来劲,也酸得眼睛一眯。笑道:“我的妈呀。冯明他们打杏子时没长眼吗。”

“哈哈。你俩人不是喜欢吃味道刺激的东西吗?”贾玉昆手上也拿了把扇子,看他俩酸得可爱,用扇子指着他们大笑。

“切。”吴晟风冲他吐个舌头。

“来了!”

贾玉林指着从西头跑来的沙济阿说。

果然,沙济阿跑过来站到吴晟风背后,报告道:“他们来了,和我哥走在后面点,我先跑过来给你们报信。”

“各就各位。”

吴晟风说罢,半躺在椅子架着二郞腿儿,一幅纨绔子弟的模样。沙济阿在他背后毕恭毕敬地给他轻轻捶着背儿。

贾玉昆兄弟忙在自己椅子上坐好,一个吃杏子,一个斯文地摇着扇。

“少爷。林爷他们来了。”沙济真扮演接待大使,陪着他们过来,远远地冲枇杷林里叫道。

贾玉昆连忙收起扇子,起身向远处过来的人行礼,叫道:“林兄,你好。我们在这等你一会了。”

“玉昆贤弟好。”林风带着个人过来。黄永今天没一起来。

吴晟风心中大喜,黄永没来,更好。

“快请坐。”贾玉昆热情地把林安迎进自己坐的椅子里,又端起杏子请他吃。“林兄,尝尝我们刚打下来的新杏子,有的虽然有点酸,不过很新鲜爽口。我表弟和弟弟都喜欢吃得很呢。”

林安一听是酸果,还没吃,脸上已经酸成一团的样子,连忙摇手道:“贤弟不知,我最怕吃酸果。”

跟他一路的人,着一身普通布衣,垂手站在他身后。看上去他年纪有三十好几,长得精瘦,个子有点偏矮,脸上一对豹眼滴溜溜地跟着主人直转。

“林兄,这位朋友是……”

贾玉昆把果子端到他面前,做了个请尝的表情。

那人笑着摇摇头,不出声。

沙济真从旁边拿起个凳儿,放到那人身说:“你请坐呀。”

那人面色略不好意思地看了眼林安,然后坐在凳上,眼睛一直不离开林安。

“林爷,你们好坐。小的去给大家端热茶上来。”沙济真点头哈腰的说着,向院子里面跑去。

“几位贤弟,我明人不说暗话。我表兄喜好收藏,昨日你们地里挖到的东西,虽不是很值钱,但他十分有兴趣。只因他家里有事,要外出几天,所以托我来帮他同你们商量商量,看你们能否把那东西出手,反正晟风贤弟不喜欢古玩。”林安脸色温和地看着吴晟风。

吴晟风吐了粒杏核出来,侧过身看着林安,笑道:“林兄,我还没考虑好卖不卖呢。风水这东西,我比你们谁都更信。”

说到古玩,宝物。和林安同来的人,身子略动。

“你们那位教课的代先生好象很懂古玩这行。碰巧我有个亲戚也极懂这行。昨晚听我们说了你家的事,他今天特地跑来见识。不知几位贤弟,可否如了我这亲戚的心意?”林安笑着说。

明明是找了个行家来鉴定宝物的真假,偏要说是有个亲戚好奇怪跑来见识见识。

嘿嘿。吴晟风心里暗暗好笑。就怕你不找个行家来见识。你越找人来看,说明黄永越信这东西。看眼前这人的模样,不象皇宫里的人,倒象代先生在古玩街的朋友那类人。

“表弟。你看这事能不能大方一点,满足一下林兄亲戚的心意?”贾玉昆微躬着身对椅子里的晟风说。

吴晟风,用一只手指挖了下耳朵,脸上奸笑道:“看可以,不过别看着看着就把我的宝物给拿跑了。”

林安连忙摇手表示:“那怎么会。你当我是蛮横不讲理的人呀。在没有与你谈成交易前,我们保证只看,不会动歪脑筋拿走。”

他这话外有话,好象说的是自己与黄永不是同类人,不象黄永那样蛮横无理,大家尽可以放心。

“好吧。认识林兄这么久来,你跟你表兄是不同的人,看在你的份上,满足下你亲戚的好奇心吧。”吴晟风乖张地说。“沙济阿,你去院子里叫个人,去我屋里把东西拿出来吧。”

“是。”

沙济阿大步向院子里跑去。

“热茶来了。”沙济真托着茶盘上来,与沙济阿迎面擦肩,兄弟俩交会个眼神。

沙济真把茶盘放在小桌上,倒好几杯茶,说道:“林爷,你可是贵人多福。我们院里这花茶,可是我家少爷自产自用的物资。不信,你品品看,味道如何。”

林安双唇咂了一下,一脸欢喜道:“你们家尽出自己的特产。菜作得好吃,果酒酿得香醇,这茶一定也是格外清新。”

说着端起一个小杯,慢慢饮来。

沙济真端起一杯递到林安亲戚面前,他接过去,一口喝了,赞道:“你们自产自制的茶,竟能作得这么好。我还是头回喝到这么喝的花茶。”

“果然是自家的特产花茶。喝进口里,满腹芳香甘醇,感觉清心醒神。”林安比较爱茗茶,对茶道颇为精通。

贾玉昆赞道:“林兄,真乃茶中真人。这茶可是不外卖的。你要喜欢,等会走时,我给表弟说,送一些你。”

林安眼里惊喜欢道:“不如卖一些给我吧。我好多带一些回去。”

他心里想,人家送也不过半斤或者一斤。可又不好说多要点的话。

“你喜欢我家的花茶?”吴晟风听了他这话,心中来劲,脸上绽光。“既是知己,好茶当然赠知音。林兄别说买的话,等会我让下人给你包几斤,也不宜太多,放久了没泡完会走味。以后每到出茶时,我就给你留几斤,保证你时常有喝的。”

“那不好吧。几斤,可要好大片茶地才制得出来。”他不好意思地说。

吴家那点茶地,他早看在眼里。人家产得也不多的。

“没事没事。我们天天喝年年喝,都麻木了,没当它是多大的宝物。”吴晟风不以为然地说。

“是呀。我表弟有时还把这茶送给下人呢。”贾玉昆解说道。

这么好的茶,还分给下人?他们真是天长日久泡好茶,已经没把它当回事了。

“好吧。恭敬不如从命。”林安也就不客气了。

“宝物来了。”沙济阿抱着那青铜盒子,和代先生从后门出来,把它放在桌上。

晒星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