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徊

第100章 冷衙门

吴国王宫内,宛凝宫。赵佳在几个月前终于结束了让她痛苦不堪的礼仪学习,学完礼仪,她看上去确实文静了许多,除了偶尔还悄悄跑出宫外游玩,不过至少懂得带上护卫了。在父王母后面前的举止也娴静了许多,让两个人放心不少。

吴王和王后两个当年并不想把赵佳送进山中学艺。可惜,送长公主进山是吴国成立几百年来,一直传承下来的一个规矩。

赵佳拜入的煌明剑宗,和吴国王室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

皇帝本人的次子和长女六岁起都要进煌明剑宗修行,不过区别是,除非皇长子死亡或者被废,否则二皇子永世都不会出山,会一直在宗门中修炼下去。而长公主则会在修炼到十七八岁的时候出山,由王室选择一个良配,长公主成亲后会负责掌管煌明剑宗在吴国世俗界的力量,直到下一代的长公主来接手。

皇室先辈如此安排煞费苦心,从作用上看,几百年来保持了皇位的平稳交接,兄弟萧墙的事件也比较少。

煌明剑宗和吴国皇室,一明一暗,几乎是互为表里的关系。而王室掌控的官方力量,和长公主掌控的宗门世俗力量,又是一明一暗,两种力量相互扶助,但同时也有相互制衡监督的意思。

王位是世袭的,长公主执掌的势力却不传给儿子,而是交接给下一代长公主,这种安排是为了避免外戚做大。

吴王和王后狠下心逼迫赵佳练习礼仪,其实是在为她的出嫁做准备,这个女儿性子太野,从小就在山门中修炼,偶尔回家一趟,父母欣喜之余也缺了管教,现在不磨一磨,担心她将来不会为人处事,和夫婿的感情不和。

赵佳哪里知道这些,表面上收敛了一些,其实背地里依然故我,回到宛凝宫,把大门一关,立刻旧态复萌。

“去——把人靶拿出来!”赵佳吩咐道。

“是,公主。”

宫女们飞快地拖出一个木头假人,立在院子里,木人身上还像模像样地套着衣服。

一道红光从赵佳的腰间盘旋而出,绕着木人飞旋了几圈,木人顿时化作了漫天的木片。

“不知公主为什么又生气了,这回的木人好可怜,被毁得好彻底。”宫女们肚子里暗自嘀咕着,心中哀叹,今天晚上又要熬夜扎木人了。

“哼!臭杨云,居然跑到大陈去,害得我在东吴城像个傻子一样等着,还偷偷跑去贡院看榜,可恶之极!”赵佳连连挥剑,恨不得把木头全部削成一小片一小片的才解恨。

软红剑似乎感应到了主人心中的怒火,突然吐出一道鲜红的剑芒,嗤的一声,凌空击中一块木片,顿时将其爆成了一团碎屑。

赵佳呆住了,这——这是剑芒呀,自己竟然不知不觉地突破到引气期啦?

×××

建立筹海使司的事情成为定局,吏部也没有为难,很快就发出批文,同时通过邸报将筹海使司成立的消息正式通报全国。吏部尚书相当大方地给了杨云一批空白告身,让他自己去委任官吏。一付随他怎么折腾,这边完全放手不管的架势。

杨云也不客气,拿着告身就开始拉人。可惜虽然是空白告身,委任的人也得有正式功名,而且品级不能相差太多,最高可以提拔一品,否则吏部还是可以将任命驳回。

杨云的这个筹海使司在东吴城中无人看好,有正式功名的人在哪里混不到一个官做,何必到这个看上去像闹剧一样的筹海使司冒险。

杨云是大陈探花不假,但这只表明他文章写得好,并不能证明他在海事上也能搞出一番名堂。

何况筹海使司可是要出海的,茫茫大海,哪个当官的肯拿自己的老命去冒险?

忙碌了七八天,除了招募到一些司吏,正式官员就拉到一个叫做焦源的,这个焦源举人出身,混了几十年才是一个八品笔帖式,还是在一个清水衙门里,家里老婆孩子一堆,在官员中实在窘迫不堪。所以他牙一咬进了筹海使司这个最冷的衙门,被杨云任命为七品的主事。

杨云上书要求把筹海使司衙门建在凤鸣府,他上书的理由是东吴城的码头已经没有空余的地方,将来开辟出新的航路时甚为不便。京城中知道这件事情的人,纷纷都笑着说,杨大探花在东吴城忽悠不到人,打算回到地方去,继续接着忽悠。

吴王和吏部很快批复同意,对众人的嘲笑杨云不以为意,别人觉得他傻,他还不想留在东吴城呢,这里高官太多,总有施展不开手脚的感觉,还是凤鸣府好,而且离家又近。

在新任主事焦源的建议下,杨云拜访了一趟当朝太尉薛明义。

薛明义是朝中除了太师和左右相之外官职最高的人,不过他主管军事,所以上次在御书房讨论杨云的职位安排时没有在场。

杨云找薛明义的目的,是听焦源说,只要走通薛太尉的路子,就能搞到水师战船。焦源虽然混地落魄,可是毕竟在东吴城摸爬滚打了几十年,这些门道比杨云清楚多了。

杨云想出海,当然是水师的海战船最合适,船身坚固、耐风浪,而且有强大的武备。

薛太尉掌管全国的军队,他听到杨云表明来意后,笑着说:“杨使司你这可是找错人了,筹海使司的事情我是支持的,可是军船不能挪作私用,这个忙老夫可不敢帮啊。”

“在下并不是要用现役的,那些退役或者临近退役的军船,据在下所知,颇有一些卖给了私人,不过想买这种船,都要军中有人才行,难道军中还有人能大过薛太尉去?您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薛太尉一听,知道杨云明白其中的道道,不好糊弄。所谓私人不能拥有战船的规定,其实这些年来早已名存实亡。颇有些水师军将,将好好的战船报废,然后相对低价卖给那些跑海的商人,反正水师的战船自然有朝廷给补足,这种事情从上到下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那些都是下面的人搞出来的事情,老夫略有所查,正打算狠狠管纠一番。”薛太尉推得一干二净。

“我们筹海使司也是朝廷的衙门,用几艘战船是名正言顺之事,老太尉就算不给在下面子,也得给吴王陛下面子呀,杨某此举可是奉了上喻的。”杨云抬出吴王,一番软磨硬泡,最后还是搞到了薛太尉的一张帖子,兴冲冲地走了。

“这个杨云,还真想出海,真是初生牛犊啊。”薛太尉感叹一声,他对杨云倒没什么恶意,毕竟文武有别,杨云风头再足,也威胁不了他的位子。而且杨云在大陈殿试的文章流传甚广,里面要求陈皇重视武备,居安思危的意见,其实放在吴国也是适用的。

吴王在看到那篇文章的次日,就召见了薛太尉,询问了一番全国的兵事,并且有意在明年的国库支出中,增大拨给军方的份额,这件事情要是能成,还算是沾了杨云的光呢。

在吴国朝野上下关注、轻视、怀疑、抵触的目光中,杨云一直忙到了五月底,终于把一堆繁琐的事情处理妥当,带着唯一的一名属官焦源,和七八个司吏,乘坐海船离开东吴城,去凤鸣府正式建立他的筹海使司衙门去了。

杨云一走,关于筹海使司的事情就渐渐淡了下来,京中普遍认为杨云干了一件蠢事,好不容易名扬天下,吴王也青眼有加,不趁着这个时候留在都城,进一步加强圣眷,反而跑到外地去。这人一走茶就凉,等吴王对他的兴趣减淡,筹海使司又搞不出什么名堂,恐怕就是他这个官当到头的时候,不少人都等着到时候狠狠参他一本。

猖狂的少年人,总是要得到教训之后,才能明白官场中的一些道理。

笛沃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