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大清

祸害大清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7章 (下) 大功告成

(PS:第二更送到,新人难,求点,求票,求收藏。)

“好了,事出有因,老子赦你无罪,起来吧。”尚老汉奸不耐烦的挥挥手,说道:“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禀报给老子,不许有半点隐瞒。”

“父王,这事让孩儿来说吧。”尚之信接过话头,轻描淡写的说道:“其实事情也很简单,今年朝廷加紧了削弱吴三桂实力的步伐,又是收权又是减饷的,吴三桂老东西受不了了,担心朝廷卸磨杀驴,兔死狗烹,就打起了自请撤藩用王位买一个终身平安的主意。”

“这么说来,吴三桂老东西是真心想自请撤藩了?”尚老汉奸担心的问道:”还有他打算怎么撤藩?真是那个缓缓撤藩的法子?“

“不错。”尚之信点头,说道:“就象卢一峰说的一样,吴三桂老东西撤藩,就是想用那个缓缓撤藩的法子,摆脱朝廷对他的猜忌,还有就是解决撤藩后的将士安置问题。至于他让卢一峰来劝父王和他一起上表请求撤藩,就是没安什么好心了。”

“吴三桂老东西没安什么好心?”尚老汉奸警惕的问道。

“当然是拖父王你下水。”尚之信阴阴的说道:“他派人来劝你撤藩,同时又故意让孔四贞和孔四贞背后的人知道这件事,这么一来,父王你如果同意撤藩,等于就是和他站在了统一战线,不管是向朝廷要求加军饷,还是和朝廷谈判撤藩的具体时间,都是把父王你绑到他吴三桂老东西的战车上,与他同进共退!父王你不跟他走不行,不按他布置的走也行了。”

“原来如此!”尚老汉奸恍然大悟的吼叫起来,“搞了半天,吴三桂老东西是打这个缺德主意!老子差点就上他当了!”

“说起来,父王你让卢一峰给吴三桂老东西带话,说是让吴三桂先和朝廷谈撤藩条件,然后依法效仿,是谁给你出馊主意写的?”尚之信冷笑说道:“父王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卢一峰直接把这个口信带给了吴三桂,带给了孔四贞那个臭婊子,会有什么后果?朝廷一看你准备效仿吴三桂缓缓撤藩,在军饷和撤藩善后的问题上,会不会牺牲我们广东的利益给吴三桂,树立吴三桂这么一个撤藩的榜样?”

“他娘的,幸亏卢一峰是老子们的人!”尚老汉奸出了一身冷汗,赶紧回头恶狠狠瞪一眼金光,瞪得金光把脑袋一缩,连大气都不敢出上一口。

“算了,还好没出大事,这件事就当不存在吧。卢一峰对我们尚家忠心耿耿,出去是不会乱说话。”一向看金光不顺眼的尚之信难得大发一次慈悲,挥了挥手就把事情放过。

“对,对,卢一峰,这件事你做得很对,幸亏你马上向之信报了信,否则麻烦就大了。”尚老汉奸连连点头,极其难得的夸奖了卢大县令几句。末了,尚老汉奸又向儿子问道:“之信,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是不是该严词拒绝吴三桂那个老东西,断了他的念想?”

“父王,你是不是疯了?”尚之信皱着眉头叫嚷起来,“这种事能拒绝吗?吴三桂邀请你联名上表撤藩,还故意把消息泄露给了朝廷,父王你一口拒绝,皇上怎么看你?朝廷怎么看你?现在皇上和朝廷摆明了是想削弱吴三桂,你还想跳出来招皇上和朝廷猜忌?给吴三桂老东西挡枪眼?”

尚老汉奸呆了一呆,仔细一想也是——吴三桂都自请撤藩了,自己还拒绝吴三桂的邀请,坚决不肯撤藩,以康小麻子和朝廷上那帮大佬的小心眼,还不得把自己给恨死啊?

“那怎么办?”尚老汉奸拍起了脑门,为难说道:“这答应是被吴三桂老东西绑架,不答应是招来皇上和朝廷猜忌,进退两难,我们具体该怎么应对?置之不理,就当没发生过这件事?”

“吴三桂老东西已经把孔四贞婊子拉下了水,置之不理是肯定不行了。”尚之信摇头,“在这件事上保持沉默,等于就是暧昧,暧昧就是代表着父王你不肯撤藩,朝廷照样会对父王产生猜忌。”

“娘的!这下可真是难办了!”尚老汉奸咬牙切齿起来,“吴三桂,你这个老东西果然是老子命里的对头,故意坑老子啊!”

“父王,现在我们只有一个办法了。”尚之信见时机已到,乘机说道:“拉吴三桂一把,帮这个老东西度过这个难关,然后让这个老东西继续当我们的挡箭牌去,我们的日子才能更好过点。”

“拉吴三桂老东西一把,帮他过什么难关?”尚老汉奸瞪起了眼睛,粗气吹得硬胡子都飘了起来。

“行了吧,我的父王,你和吴三桂老东西那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暂时放在一旁行不行?”尚之信不耐烦的说道:“再说了,孩儿要你现在拉他一把,也是为了拉我们自己一把,更是为了日后推吴三桂老东西一把,让他跌得更惨,到时候有的是你出气的机会,顺带着还可以浑水摸鱼给我们广东拉点好处。否则的话,父王你现在就算不拉他这一把,他也跌不到那里去,我们不但没有了浑水摸鱼的机会,反而可能招来更大的麻烦。”

尚老汉奸咬牙切齿半天,终于还是无力的坐下,恶狠狠问道:“说吧,老子现在应该怎么拉吴三桂那老东西一把?将来又怎么推他一把?让他死无葬身之地!还有,我们如果现在不拉吴三桂一把,怎么就会招来更多的麻烦了?”

“很简单。”尚之信振振有辞的说道:“眼下吴三桂生出自请撤藩念头,主要是因为朝廷把他逼得太紧了,又是收权又是削饷的,差不多都快把他的脖子给勒断气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如果对吴三桂的处境置之不理,那么吴三桂老东西如果真的和朝廷达成了撤藩协议,那么我们就被动了。到时候吴三桂老东西成了朝廷忠臣,耿继茂那边又有台湾郑经在一旁虎视耽耽,朝廷对他们下手的可能性不大,我们岂不是就成了朝廷的眼中钉、肉中刺?”

尚老汉奸缓缓点头,觉得儿子说得十分有理——吴三桂如果撤了藩,交出了兵权政权,朝廷自然就不会猜忌他,耿继茂的福建对朝廷来说又相对重要一些,自己的广东自然而然的就要成为朝廷的眼中钉肉中刺了。盘算许久后,尚老汉奸终于又点头说道:“不错,现在不能让吴三桂倒,他倒了,我们广东的日子就难过了。你说吧,我们具体该怎么办?”

“父王总算是开窍了,为了我们广东,和吴三桂那些烂事是该放放了。”尚之信嘲讽老爸一句,又说道:“其实我们也用不着太辛苦,只要父王给朝廷上一道奏表,要朝廷给我们广东军队加饷五成就行了。至于理由嘛,台湾郑逆骚扰广东沿海,为保境安民计,不得不请求朝廷加饷铸造武器打造战船,借以清剿台湾郑逆。”

“为什么要这么做?”尚老汉奸追问道:“说详细点。”

“因为……。”尚之信本想自己回答,却忽然忘了事前与卢大县令共同商量的说词。

还好,恰好咱们记忆力和随机应变能力都不错的卢大县令就在现场,赶紧接着说道:“世子爷,你累了,让卑职代为禀承王爷吧。王爷,其实这么做的原因也很简单,下官在平西王府卧底的时候,知道吴三桂在朝廷里有着很多的人脉和很强的实力,很多朝廷官员实际上都是站在吴三桂一边的。世子爷认为,王爷你如果上了这道奏疏,向朝廷要求给广东军队加饷,那么不管能不能求下这笔军饷,吴三桂就有了对付朝廷要求削饷的说词,也有了和朝廷谈判的筹码,再加上吴三桂老东西本身所拥有的人脉和势力,摆脱眼下的困境就很容易了。”

说到这,卢大县令奸笑起来,“这么一来,吴三桂老东西自然也就消弭削藩的念头,继续成为王爷和朝廷之间的缓冲墙,继续让吴三桂老东西站在前面,替王爷抵挡来自朝廷里那些奸臣佞贼的明枪暗箭。”

“主意倒是不错。”尚老汉奸沉吟道:“可是这么一来,老子不就成了出头鸟了?朝廷还不得疑心老子是故意帮吴三桂老东西的忙啊?”

“这点更简单了。”尚之信笑了起来,说道:“父王你忘了,加饷撤藩是吴三桂提出的策略,这点孔四贞已经知道了,也肯定秘密禀报给了皇上和朝廷了,父王你上这道表,皇上和朝廷肯定认为你已经是动心了,欢喜还来不及,怎么还会疑心你?而到了事后,等这件事的风头过了,父王你再悄悄告吴三桂老东西一个刁状,就说你是中了吴三桂老东西的计,准备用求饷撤藩这个法子撤藩,结果却被吴三桂老东西给卖了,你发现上当主动向朝廷坦白——这么一来,皇上和朝廷还不得把吴三桂老东西给恨死啊?吴三桂老东西再想这一招来骗朝廷,朝廷还会相信他吗?”

“妙计,就这么办!”尚老汉奸终于被儿子和卢大县令的联手蛊惑打动,一拍大腿喜道:“先拉吴三桂老东西一把,等过了这个风头再把他卖了,让他继续给老子当挡箭牌,让朝廷更加猜忌他,将来也好让他死得更惨!期间还可以乘机捞一把好处,一举三得!”

“金师爷,还楞着干什么?赶紧给老子准备文房四宝,老子要上表朝廷,请朝廷给老子的广东军队加饷!”

吴老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