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武龙盘

神武龙盘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2章 保命底牌(下)〖求推荐〗

红袍使惊诧的发现,武易仿佛没有发现他在故意无礼刁难似的,竟然带着一丝欣喜之色拱手称谢,似乎为自己能和甲器宗的人住在一起高兴,心中不由的越发轻视武易:“连自己被刁难了都不清楚,果然只是一个走了狗屎运的小子!”

“大人,既然如此,我和武易就先行告退,不打搅您修炼了。”许君魁心中也极为不虞,可是看武易脸上露出的欣喜之色,仿佛不明白这其中的沟壑,准备脱口的话又变成了告辞,暗自思索着,究竟要不要告诉武易。

“去吧,嗯,许长老,整个八岛所有该来的先天都已经到齐了,明日一早宗主就会召集所有人,告知我们此次发出召集令的原由,你们甲器宗要做好准备,这一次恐怕有一场恶战!”红袍使忽然面色凝重起来,低声对许君魁道。

许君魁暗惊不已,连红袍使这位十二使之首都说是一场恶战,恐怕这次就真会面临极为险恶的场面了,心思不由沉重了起来,招呼武易匆匆出了门。

红袍使狭长的眼睛半眯半合的盯着武易远去的背影,暗暗思索着:“这小子到底是真不懂老夫的刁难,还是隐忍不发?若是隐忍不发,这个叫武易的少年就太可怕了些,如果真是连老夫的刁难都未听出,那不过是一个走了狗屎运的蠢材,虽然能指挥几头凶兽,不过如今他凶兽都未带在身旁,何不在进入那里后……”

“哼,想那么多干什么,鸣剑岛是块膏腴之地,这次好不容易出现了机会,无论如何也要插上一手,不管这个叫武易的少年是隐忍不发,还是一时运气,没有凶兽在身旁,进了那里,只要稍微动一下手脚,必定死无葬身之地,届时,鸣剑岛之事就能光明正大的插上了一手了,连甲器宗也不能多说什么!”

整个凝碧崖壮观无比,五座高耸的山峰顶层一片郁郁葱葱的碧绿,整体的凝碧崖指的并非一座山峰的顶峰,而是五座山峰加起来的顶峰,五座山峰两两之间相距数千米,然而,在几千米高的山峰顶层之间,却不知被哪一位有着通天手段的超级强者硬是架设起绿英石悬桥。

五座山峰悬崖上,横七竖八的架设着整整六条悬空如同绿宝石一样的绿英石桥,使得五峰旭日宗弟子不必下山再上山,也能做到快速聚集到一座山峰。

也正因此,才有了旭日宗凝碧崖之称。

比凝碧崖更神奇,更难以想象的建筑,武易也曾在前世里一些上古甚至远古遗留下的宗派遗址中见过残恒,因此,到不觉得什么,只是微微有些感叹,显然,这样的手段如果出自旭日宗,那么开创旭日宗的祖师,必定是一位极度了不起的超级强者。

走在一千多米的绿英石桥上,若是向下望去,则一片深渊,让人不寒而栗。

从红袍使透露的只言片语中醒悟过来的许君魁,迟疑了片刻,四下张望一番,发现碧绿的石桥前后并没有人在侧,低声对身旁的武易道:“武易,今天就委屈你和本宗住在一起了,明日我再去红袍使大人那里探探口风,请他将以前鸣剑门的玄火宫安排给您……”

“许大哥,不必了,这点小小的刁难,又算得了什么,不过,红袍使难道曾和鸣剑门有什么瓜葛?否则何必来为难我?”武易挑了挑眉,断然道。

许君魁呆了呆,随即猛的反应了过来,低声道:“武易,你……你已经知道了?”

武易默默点了点头。

许君魁心中没来由的升出几分欣慰,仿佛是看到自己的子侄已经长大了一样,暗叹:“原以为武易在父亲被鸣剑门抓住后,暴怒的杀上天堑峰,还是少年心性,热血却不理智,不能隐忍,我没想到这只不过是因为他的亲人是逆鳞,触之必怒,所以才如此冲动,现在看来,只要不涉及他的亲人,他的心性甚至不次于修炼了百年的武者。”

想了想,许君魁有些不太确定的道:“红袍使与我的关系也也并非有多密切,只不过在一起论过几次武,他是不是和当初的鸣剑门有什么深厚的关系,我不是太清楚,不过,可以确定一点,他刁难你,绝非是因为黑袍副使,因为黑袍副使还没有那个资格,能请动红袍使!”

“武易,二师弟,怎么样,在旭日城淘到什么宝贝没有?”不多时,火红一片的明火宫已经到了,刚一进门,正和几位甲器宗长老讨论着什么的宗主于毒爽朗的大笑着调侃道。

见到爽朗的于毒,武易也不由的露出了几分笑意,摇了摇头:“于大哥说笑了,若是那么容易就能淘到宝,大家也不必拼死拼活的进入各种危险的禁地冒险了,只要每天待在旭日城等着淘宝就足够了。”

“哈哈哈哈,看来武易你运气可不怎么好,不过也没有什么,我已经打听到这次旭日宗召集八岛高手可是准备了极为丰厚的奖赏,甚至地元级的天材地宝都有一些,明天宗主第一火皇召集所有门派和家族,不仅会告诉我们此行的任务,奖励的分额也会提前拿出来划分,你就等着明天装大量的天材地宝吧!”

“哦,有这样的好事?连奖赏都提前发下来?”武易眼睛一亮,疑声道。

“不错,旭日宗每一次任务都会提前发下奖赏,这些奖赏拿到手后,要是还有人出工不出力,旭日宗可就有话说了,这也是旭日宗逼迫大家效死力的一个手段。”侯先集在一旁讽声道。

……

夜!

明火宫后殿一室内。

功运九转后,武易缓缓收功,睁开双目,透过头顶的透明琉璃瓦,发现天空已经是星光点点,宫殿外寂静一片,除了偶尔一队旭日宗弟子巡逻的轻微脚步声,再无余声。

从空间袋里摄出从蓝衫公子也就是第五火皇之子身上的空间戒指,意念直接沉入已经无主的空间戒指内,粗略的在这个百来个立方的空间戒指里扫视一眼,蓦然一怔。

蓝衫公子的空间戒指内,除了堆积成一座小山的上万块下品灵石和数百枚中品灵石外,其他的杂物一大堆,甚至还有不少人元级的天材地宝,剑器,秘籍一类的东西,可是这些东西,武易根本就不在意。

摄出十枚巴掌大的半透明玉牌,小心翼翼的拿在手中打量着,武易眸子里满是不可思议之色,脸颊上布满了愕然的神情。

“这……不会是前世传说中的技符吧?”

玉牌内布满了密密麻麻头发丝一样,不同色彩的真元丝,每一块玉牌内,都封存着数以千计,细若游丝的精粹真元,丝状的精粹真元简直比最复杂的电路板还要复杂。

越看越像的武易眼睛越来越亮:“好家伙,肯定是技符,那个第五火皇之子实在对我太好了,即使临死也不愿浪费一枚,否则,我的麻烦就大了,说不定我没有防备下,还会让他上演大逆转呢!”

越看越喜的武易笑得眉眼都开了,恨不得高声狠狠赞叹一番蓝衫公子的慷慨。

“这十枚技符绝对是第五火皇耗费了巨大心血炼制的,没想到,现在却便宜了我,唔,有了这十枚技符,就算面对天境霸主,我也有逃命的把握了!”

技符,其实就是修为达到天境以上的强者,消耗极大的代价,甚至还会伤及元气所精心炼制的一种武器,将自身某一项绝学封存在一枚玉牌内,使用者只需要催动玉牌,就能发挥出堪比封存武技者全力一击的力量。

哪怕每一枚技符只能用一次,可是对于修为较底的武者来说,绝对是一种非常厉害的保命底牌,玉牌里封存的武技可以是攻击类武技,也可以是防御,辅助类的武技,但是,无论是哪一种,能让天境以上强者封存的,必定是他的一门绝学!

迫不及待的将十枚技符先后贴在眉心,以精神感应一番后,武易笑得越发灿烂了:“十枚都是攻击技符,这样的大礼,来的太及时了,天境以下的武者,面对技符,那就是一个渣,不死也重伤!”

喜悦的将十枚技符收入空间袋,又将空间戒指内其余的灵石,天材地宝收好后,随意翻了翻几本秘籍,发现全都是地级后天武技后,彻底失去了兴趣,丢回了空间戒指,珍宝般从中摄出逼得他杀人夺宝的罪魁祸首——两指粗形如小剑的黑色金属片!

说是金属片,实际上形如粗制滥造小剑的黑色破片材质似金非金,哪怕以武易那博杂的眼界也无法看出这枚形如小剑的黑色破片究竟是什么材质。

武易逼出一缕已经精纯到了极点,质量上甚至可以和寻常先天武者的真元一比高下的内气探入黑色小剑形破片内,黑色破片没有任何反应。

武易不惊反喜,这越发证明了自己的猜测,深深呼出一口浊气,划破指尖,任由鲜血滴下,将整个黑色破片细细的涂抹完全后,从牙床上一跃而起,落到旁边一处灯盏旁,食中二指夹住黑色破片,内气循环,布满了指尖。

将指尖的黑色小剑形黑色破片放到灯盏的火苗上翻覆烤了起来。

渐渐的,被涂抹上了鲜血的黑色破片表面的黑色逐渐退去,露出一缕银色光泽,武易压抑住越来越沉重的呼吸,眼睛瞪得圆滚滚的,死死盯着正在逐渐退去黑色的小剑形破片,激动的差点儿大叫出声。

就算武易前世研究过无数的遗府和遗址,曾经也在手中把玩过不少的天地之宝,甚至于玄黄之宝,可是,那些都不是属于他的,辛苦研究遗府与遗址,只不过白白为他人做嫁衣而已。

“是它,真的是它!”当黑色小剑形破片完全退去了让人一看就没有了兴趣的黑色,露出了极度光泽的银色以及小剑上那一个月牙形痕迹后,武易狠狠的一挥手,无声的咧嘴大笑。

灼热的甚至能将金属都融化的目光死死瞪着银色小剑,低笑着:“月神剑,真的是这件宝物,玄黄之宝,传说中的玄黄之宝,但是,这都不算什么,这是组合宝物,一件月神剑只是下品玄黄之宝,可是一套完整的月神剑,就直接跃升为无限接近宇宙至宝的最颠峰玄黄之宝,前世这东西,引起了诸神大陆数个门派惨被灭门,不知多少武者因此而死,最后还是落入了五大圣地之一,现在却提前被我拿到了手,第五火皇啊,您老人家可真是生了个好儿子呀,实在太慷慨了,一见面就给我带来了十枚技符,一柄极品玄黄之宝的组件,我该怎么感谢您呢?”

在手中爱不释手的把玩了许久,武易蓦然一惊,苦恼了起来:“刚才只顾着高兴,到忘了月神剑我现在拿在手里也没用啊,一套九剑,九柄月神剑,我只得到了一柄,在没有凑齐一套之前,对我的实力提升没有丝毫作用,反而到成了烫手山芋,玄黄之宝呀,即使旭日宗也不可能拥有,要是泄露出去了,即使我再强十倍也是个死字,唔,这个空间戒指也不能留在手里,谁知道第五火皇会不会凭此找到我,必须要尽快处理掉!”

疾步走到左旁的窗户前,打开一个缝隙,看了一眼窗户下深不见底的深渊,武易屈指一弹,将蓝衫公子的空间戒指抛出了窗外。

明火宫恰好建立在西南山峰的边缘上,武易所居住的宫殿一室,正好侧对深渊,如此到方便了他抛掉空间戒指。

捏着手中银亮的玄黄之宝——月神剑,武易深深的蹙起了眉头:“现在拿在手中是烫手的山芋,于我的实力提升又没有任何好处,难不成真要满天下去寻找其他八柄月神剑?这根本就是大海捞针,绝难找到,晤,再好的东西拿在手里,不能转化为实力,那也只不过是一件好看的花瓶,没有任何作用,为了这件对我没有任何好处的事,我冒险杀掉了第五火皇之子,如果不是意外收获了十枚技符,就真是亏大了!”

武易已经完全从初获玄皇之宝的极度喜悦中彻底冷静了下来,摩挲着手中堪称鸡肋的月神剑,无奈的摇了摇头,将月神剑收入空间袋,准备留待日后寻找机会把它转化为真正的实力。

忽然,武易的精神不经意间扫视到空间袋角落中一件物品时,愣住了,继尔喜上眉梢,眼睛大亮,懊恼的一拍后脑勺:“我怎么把它给忘了,有了它,即使不能让我修为立刻爆增,也能大幅度提升我的修炼速度呀!”

开裆圣堂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