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武龙盘

神武龙盘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4章 贺客盈门(上)〖求收藏〗

天堑山之战结束后,武易的声望达到了颠峰,数千上万的武家子弟,无论旁系直系皆以身为武家子弟为荣,武易已经成为了传奇,任何关于他的事,都会被人津津乐道。

武擎天心甘情愿的向长老会辞去家族族长之位,成为家族中有名无权,默默守护家族的第一位太上长老,而整个长老会也以最快的速度,推举出武纵海为新任族长,武氏山庄立庄在即,武纵海接任族长的典礼也极其低调的举行,仅有连同长老会、家族内执事等寥寥数十人肃然在一旁观礼。

当武纵海将被炼成人丹的武擎日呈于执法堂,以族长之名,历数武擎日十几宗罪名革出家族祖谱后,将整个家族狠狠的震慑住,即使少数心中还有野心的旁系族人也从头凉到了脚,心中下定了决心,只要武易还在世一日,就绝不会有任何窥伺族长之位的念头。

武易的强横在整个鸣剑岛足以让人绝望,不仅本身还处于后天境界却能灭杀先天强者,更拥有七头先天凶兽,这样恐怖的实力,就算真正的天境霸主来了,也要退避三舍。

眨眼间,一个月的时间已经悄然流逝。

天堑山上,绣着武字的一道道旌旗飞扬,偌大的天堑山顶峰在短短的一个月内,已经天翻地覆的大变样,那占据了顶峰上几乎三分之二的广场被改成了一个大校场,峰顶修砌出一个仿佛小型城池一样的高大城墙,将整个武氏山庄团团围住,原本的天堑山本就易守难攻,而现在,若没有天境以上的修为,想要攻破武氏山庄,简直就是妄想。

原来属于鸣剑门的大多数建筑也被推倒重建,那座鸣剑门最为重要的万法阁大塔虽未推倒,内部也大变样,塔名则变成了“易塔”,成为武易独属的居所,也成为了日后所有武家子弟们最渴望的一见的圣塔!

易塔几乎处于天堑山的正中央,在塔顶可以俯瞰整个武氏山庄,是整个山庄的标志!

此时,宛若羊肠小道的天堑山上,绵延着大量或是身着绸缎武袍剑意隐现,或是肌肉盘虬血气磅礴的武者正成群结队的向峰顶朝圣般涌去,这其中不乏相貌景致的大家小姐,英气逼人的女武者。

家族中的十几位长老纷纷出动,或是站在山庄入口迎客,或是指挥着丫鬟仆人,忙得一塌糊涂。

山庄里偌大的校场也摆满了宴席,众多武家子弟扎着堆兴奋的讨论着,时不时惊讶的发现进入校场的人中,有许多都是名震一方的武道高手,这些平日里即使面对他们这些武家旁系子弟亦是高傲异常的武者这时居然满脸笑容的向他们点头致意,一个个既是欣喜又是自豪。

“啊,那不是凡洲城最霸道的家族文家族长吗,他怎么也来了,这人一向标榜清高,又依仗着后天八层的实力,在凡洲城就算我们这些武家的子弟也不放在眼里,现在居然满脸赔笑的来贺礼?”大校场中,正和同族兄弟聊天的年轻武家子弟突然惊讶的指着不远处正向一位长老赔笑着恭敬呈上一大箱礼物的老者诧异的道。

“奇哥,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前一个月,称霸我们羽东城的风家和西门家简直好象疯了一样,拼命的四处搜刮天地奇珍,以前这两大家族仗着咱们只是家族的旁支,根本不将我们放在眼里,结果突然之间态度大变,风家和西门家族的族长长老先后登门道歉,赠送了不少珍贵的天材地宝,还主动把城外一个小型的碎铁矿让了出来,你是没看到两个家族的族长脸上的表情,精彩极了,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巴结,惟恐我们向主脉告状。”

“那也不算什么,我们万虎城的雷家,你们应该知道,雷家的势力几乎比当初的咱们武家也不逊色多少了,号称第五大家族,当初就连主脉也不愿多招惹这个家族,三年前我父亲的一个小妾被雷家的嫡传第三代雷吼杀了,我父亲可是咱们家族旁系一支的家主啊,雷家竟不放在眼里,父亲告到主脉来,主脉却不愿出头,结果咱们这一支的人都只能敢怒不敢言,生生咽下了这口气,结果,一个月前,雷家族长亲自把雷吼捆来,任由我父亲处置,还送上了一千枚下品灵石作为赔礼,只言哪怕杀了雷吼,只要我父亲不告到主脉来,就绝无怨言。”

“不错,以前咱们武氏家族号称鸣剑岛四大最强家族之一,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除了四岛上最大的四雄城外,在其他的城镇里,咱们武氏家族根本就不占优,甚至大多数都处于劣势,我们这些支系旁系的武家人根本就享受不到家族的福荫,哪像现在,现在我们才真正感受到了家族的强大和威慑力,只要易哥儿还在一天,谁敢妄动?”

“是啊,是啊,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看一眼易哥儿,若能侥幸得到他的指点,说不定日后我还有成就先天小霸主的希望呢!”

“哈哈,寒表哥,这恐怕很难很难,易哥儿哪有那么多时间啊,我相信很快他恐怕就要离开鸣剑岛,踏上诸神大陆了,毕竟咱们鸣剑岛的空间太小了,哪里能容得下他这头翻江倒海的天龙啊,要得到他的指点只怕是奢望了。”

“东鹰哥说的对,易哥儿的年龄虽然比我们还小好多,不过刚满十六岁,可是成就却根本不是我们所能想象的,虽然还未突破先天,但寻常的先天小霸主都恐怕不是他的对手,连先天凶兽都要臣服,有了先天凶兽,天境霸主之下,谁敢对易哥儿不敬?就算甲器宗的宗主都要礼让三分,依我看,哪怕是咱们家族一百八十年前失踪,号称家族第一天骄的武寻道先祖也远不及他,咱们家族只会越来越强,说不定过几年,连甲器宗都要臣服,一统鸣剑岛。”

“没有错,我们都要沾易哥儿的光,现在在鸣剑岛任何一个地方,只要亮出我们武家子弟的身份,谁敢不敬?巴结都来不及,不过我们也不能自傲,我们现在得到的一切都是沾了易哥儿的光,否则,还不是和以前一样,出了四雄城,武家子弟的威慑力就小了十倍,只能夹着尾巴做人!这次立庄大典结束,我就回去苦修,身为易哥儿的同宗,怎么也不能在他脸上抹黑,让别人心里都瞧不起我们。”

……

同样的讨论遍及整个大校场所有的武家子弟围拢的圈子中,一个个年轻的少年,青年们,既为自己身为武易的同宗而自豪,又下定决心努力修炼,不能给光芒万丈的武易丢脸。

山顶的武家山庄宴客大堂门前,武纵海一身雪白长袍,满面微笑的招呼着不断前来的贺客,山庄大门前,两名中气十足的小厮一声接一声的高声唱偌:

“龙堂城贺家家主到……”

“东门城于家家主到……”

……

“甲器宗大长老许君魁,五长老风玉龙,六长老侯先集到……”

当听到山庄门前传出的长长唱偌声时,武纵海急忙对身边的几名家主告了个罪迎了上去。

“许长老,风长老,侯长老,大驾光临,纵海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哈哈哈哈,纵海族长多礼了,在下论及与武易小兄弟的交情,也算是半个自家人,纵海族长无需顾及我们师兄弟,今日是贵庄立庄大典,宗主闭关未出,只能让君魁代甲器宗前来拜贺,纵海族长不要怪罪才是!”许君魁不敢托大,急忙上前一步,大笑着拱手道。

“纵横族长,恭喜恭喜啊……”

“恭喜纵海族长立庄大喜!”

风玉龙和侯先集也急忙拱手笑吟吟的道。

“呵呵,同喜同喜,于宗主闭关自然是大事,若是因为我武家立庄扰乱了,反到要让纵海心下不安了,有三位贵客前来,本庄已是蓬壁生辉,诸位远到而来,只怕赶路也乏了,还是请先到宴客大堂正席就坐吧!”

“纵海族长,这是本宗一点心意贺礼,还请收下!”许君魁微笑着点了点头,向身旁招了招手,紧随这三位先天小霸主而来的几十位甲器宗弟子里最前面一位急忙走了上来,恭恭敬敬的将一张烫金贺帖呈给了许君魁。

“诸位太客气了,里面请!”武纵海笑吟吟的接过后,只是不经意间瞥过贺帖内一角的内容就心中巨震:“黄挺山灵石矿一座!”

一座灵石矿,这样的大礼,简直太骇人了,而这仅仅只是贺礼的一部分,还有更多他没有看到的,这样一份贺礼,就算甲器宗家大业大,送起来也要心痛吧!即使武纵海今天已经收过太多太多的大礼,已经被震撼的麻木了,见到甲器宗大礼的一小部分,依然心头震动不已!

武家直脉的数百名丫鬟,仆从,井井有条的被族长夫人秦颖指挥着,流水般将无数的山珍美味呈上数百张上千张桌席,从可容纳数十席的宴客大堂延续向外,直到整个山庄的演武大广场都摆满了席位,山庄人头涌动,此时,武家山庄云集的数千贺客,几乎人人皆是武者,人人都是一城一县豪门贵客。

当甲器宗的许君魁,风玉龙,侯先集三位先天小霸主,以及数十位甲器宗弟子落坐后,气氛立时达到了高潮,一时间,整个宴客大堂内马屁如云,众多在常人眼中高高在上的武者,豪门公子,家主等等无不满面喜色的阿谀如潮。

武家的宴客大堂已经足够大了,可是依然远远无法安置下近千张桌席,宴客大堂外直到大演武校场内,人声鼎沸,这些人身份不够高,势力不够大,实力不够强,入不了宴客大堂,更无法直接对武纵海这位族长大拍马屁,于是便对山庄内的丫鬟仆人,也纷纷慷慨解囊,大力拉拢。

开裆圣堂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