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石记

第197章 金螭印信

回到远量院,已是月上中天之时,他关上房门,便盘坐于床上,先是静静呆坐一阵,想一些不着边际的问题,然后才闭目凝神,将神识沉入丹田之中。

白日收入的那只火鹰,此时几乎只有异火金丹的十分之一大,漂浮在异火金丹之外,从表面上,隐约可以看清火鹰的轮廓,只不过这轮廓被扭曲了。

“大魔,你传我法诀收入这火鹰,那现在该怎么办?”李朝歌可以感受到,异火金丹正在吸收着火鹰的火焰气息,不过那速度十分缓慢,若是将整个火鹰吸干,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

大魔的声音自大魔精华中传出,道:“你莫不是以为,我比你更有办法处置这头火鹰吧?”

听大魔这话,李朝歌不由无言,他叹了口气道:“白白收了这么一个厉害的火鹰,却只能够当一个补充火元素的后备。”他看着眼前漂浮的圆球,摇摇头,却忽然心中一动。

“收……收……”

他的目中忽地亮了起来,道:“我的实力差不多是在玄婴巅峰,而这火鹰的实力是离化巅峰,按照《驭兽天斋经》的说法,如果措施得当,收服这火鹰,应当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大魔笑道:“嘿嘿,可惜,本魔君只会收入火鹰的方法,却没有如何放出这火鸟的本事。”

李朝歌见其说得轻巧,不由诚恳道:“大魔前辈不知有何要求,尽管提出来,我都尽量去满足。”

大魔淡淡笑道:“我若是说需要一个躯壳,你能够满足吗?”

大魔这不咸不淡抛出来的一句话,却令李朝歌顿时沉默,大魔在他的丹田呆得时间已经不短,几乎知道他所有的秘密。而有许多秘密,却本该只有他一个人才知道的。

李朝歌缓缓道:“你有办法从我的体内离开?”

“办法自然多得是,只是我知道你不肯,一直没提罢了。”这大魔说话间,还带着一股落寞的味道。谁能够想到,当年不可一世的绝世凶魔,如今竟要仰人鼻息,看人脸色。

“我真的没有办法将这金鸟变为圆形,还是你自己想办法吧。”

李朝歌飞近了金鹰所化的圆球,在其上,一共有十六道火红色的丝线与异火金丹相联,他知道,这定是异火金丹能够将金鹰束缚的关键。他突然奇想,如果将这一十六道火红丝线给斩断,将会发生什么?——尽管他很好奇,但他却不敢尝试,生怕会因此惹来麻烦。

若是一个人在野外也便罢了,可此时在金螭峰上,一个麻烦的背后很可能是许许多多的麻烦。

他的神识回到识海之中,开始默默回想起《驭兽天斋经》,自在岩浆之下见到火獠时,李朝歌便萌生了开始认真修炼《驭兽天斋经》的想法。

自小看过许多书籍的李朝歌知道,在地层之下,存在着很大一片区域的岩浆,目前为止,还没有过有人下到岩浆最底层的记录。过去李朝歌一直以为,岩浆如此高温的所在,根本不可能有生物的存在,可是直到今天,他才发现,那下面竟存在着一个复杂的生物系统。

因而,他准备多收捕一些岩浆之下的火兽,一来地底的岩浆都是相通的,他在地表到了哪里,火兽在岩浆下面也可以跟到哪里。二来,也正好用自己的手下,防备之后其他火兽的骚扰。

他每回想一段《驭兽天斋经》,识海之中就出现一段文字,半个时辰后,他终于将其全部回忆完。之后他稍微休息了一下,便开始回忆《兽语》。

纳兰当初之所以能将一个日薄西山的驭兽斋给齐活,一方面固然因为她本身实力出色,但更重要的一点,却是她掌握着大量的兽语。尽管李朝歌不知道,她一个堂堂的盘云派宗主之女,是怎样学会这么多的兽语,可他明白,那才是她在云梦山成功的关键。

《兽语》太过庞杂,这部书的回忆,花费了他足足三个时辰的时间,再度于记忆之中浏览一遍,仍旧令李朝歌对那个时代惊奇不已。

“开饭啦……”张院主的声音在外响起。

李朝歌整理整理识海中的记忆,来日方长,他不急于这么一会儿的时间。

当院外的声音渐渐减小,张院主的脚步亦在逐渐远去后,李朝歌才从房中出来,向着院外走去。

经历之前三日在岩浆之下的修行,虽然伪异火的层次提升有限,但其本身的容量却有了明显的扩大,大概在半成左右,这是一个令他意外的收获。不过短期内,他并不打算再去,否则有些太奇怪了一些。

在即将离开院门的时候,那一日拜师,将李朝歌带上山的弟子正向院内走进,见到李朝歌,他大喜道:“李朝歌师弟,李朝歌师弟!”

李朝歌驻足,不知这人找自己有什么事情。

那人来到李朝歌身前,笑道:“当日匆匆带你上山,还未自我介绍,在下周晨,也是出自我们远量院,现在在阁主手下当差。”

“原来是周师兄,也怪朝歌不懂礼数,当日没有询问师兄名姓出身。”顿了顿,李朝歌道:“不知周师兄这般急匆匆来找朝歌,有什么事情?”

周晨笑道:“今日早上,武江旭阁主的一纸调令,已经将李朝歌师弟调入我金螭阁金螭院!以剑阁名字命名的院,向来是各剑阁的第一大院,一直以来入院的第一个规矩,就是没有十万门派贡献,休想进入其中。这一次让李朝歌师弟入院,可是金螭院历史上的首例呢!”

相对于周晨的满面笑意,李朝歌就显得平淡很多,他淡淡笑道:“不知金螭院在哪里?可要我立即搬过去么?”

周晨笑摇摇头道:“武江旭阁主知道你刚熟悉这里的环境没有几天,因此特许你留在远量院,何时愿意何时搬到峰顶大殿旁边的金螭院。”

“哦,对了。”周晨说着,从腰间的辟宇袋取出一个精致的金龙状符箓,道:“这是金螭阁特有印信金螭符,得贴身携带,凭借此信,院主能与各弟子在五千里范围内传讯,一旦得到传讯,各弟子便要立即赶到院主指定所在,不得有误。”

拿过那枚一看便不是凡品的符箓,李朝歌疑惑道:“金螭院院主是谁?”

“便是阁主武江旭。”顿了顿,周晨朝着李朝歌微微颔首道:“刚刚见李朝歌师弟向外走,应当是有事情吧,那么不打扰了,周晨这就回去复命。”说着,他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李朝歌用手摩挲着金龙状的金螭符箓,看着周晨的呻吟渐渐消失,目中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Ps:求一求明天的推荐票啊,谢谢大家了……

司空异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