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石记

第113章 屠戮(下)

李朝歌亦是笑道:“本来很好。”

城中的另两位长老,站在那座青色大山之上,飞到刘米楠身旁。

刘米楠眯着眼,缓缓道:“阁下何人,不知为何要救走那两个女娃?”

“唉……”李朝歌伸了个懒腰,“好多年没出来走动,无意间撞见你们这些后辈,于是手痒了,出手玩一玩。没想到,多年不走动,这把老骨头已经不中用啦。”

说完,他摇摇头,一副无奈的样子。

刘米楠顿觉眼前的这个少年神秘莫测起来。若是一般的还虚之境修士站在他面前,相差两个境界,他一眼就能看出对方的深浅。

但李朝歌经历三年前的那场大变,早已不可以常理度之。在这三个玄婴之境老者的感应中,李朝歌浑身散发着一股炽烈的神秘气息,偏偏这种气息他们闻所未闻。另外李朝歌脚踩长戟,御空而行,全然是一副元灵期以上高手的风范。加上他们自己做贼心虚,对上这个少年,顿时觉得气势弱了许多。

刘米楠和颜悦色道:“阁下如此雅兴,真是难得。不过,这样贸然插手别人门派的事物,似乎不好吧?”

李朝歌笑了笑,道:“本来我知道是青谷魔门在你们背后,亦是不想管这件事情的,但是,你刚刚将我的居所毁坏,还让和我一起居住了许多天的邻居死伤殆尽。所以,我现在很不开心。”

刘米楠微微色变,目中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他不知道这个少年对于他们的事情还知道多少,试探问道:“那么阁下的意思是。”

李朝歌的目光,在三位老者的面上一一扫过,一个字一个字,冷冷道:“我要——你们死!”

三个老者顿时大怒。

他们在灵蝉门身居高位多年,****惯了,别人见了他们,就是大声说话都不敢,这个少年虽然神秘,却竟然说出如此荒唐的话语。

刘米楠身旁的两个老者,当即出手,足下大山消失不见。

那是因为大山的速度太快,已很难让人的思感跟上。

他哈哈大笑一声,一团蓝色火焰破体而出,向着那座大山卷去。

“轰!——”

数百丈高的大山被火焰一卷,熊熊燃烧起来,眨眼之间,就变小了一圈。但那大山亦在这么一瞬间的功夫里,实实轰中了李朝歌。

“蓬!——”“噗!——”

李朝歌随着长戟向后抛去,口中吐出一大口鲜血。

又是一团火焰冲出,将那大山挡了一挡,李朝歌当即将长戟的方向调转,向着远空遁去。

远远地,传来李朝歌的声音:“若非功力被人封禁,你们几个晚辈,岂会是我的对手!”

“不过是纸糊的老虎!”刘米楠见状大喜,越过那两位长老,当先向李朝歌追去,同时口中发出一声惊人的尖啸。

在爆炸中心的四周,无数的修士随着这声尖啸显出身形。一个个的元灵期修士在天空飞行,带领身下狂奔的修士,向李朝歌逃去的方向追去。

这是刘米楠为了一举包围捉拿李朝歌等人,所埋伏下的人手,只因青牛神通广大,将那几个人一起带走远遁,现在只能派来追剿李朝歌,以壮声势。

高速飞行的李朝歌,一连打出数团蓝色火焰,挡下身后连续不断到来的攻击。同时抹了下嘴角的鲜血。

他亦有些无奈。

自三年前的那场大变,他的修为虽从聚灵后期,跨越化精境,达到了还虚之境后期,一下子将修炼的时间缩短了数十年,但实际上,亦是有着许多弊端。

无可置疑,异火的威力十分强大,并且这种异火在李朝歌修炼的时候,能够自动将天地中的火元素吸收到体内,凝结成火精,再将火精汇聚到丹田的异火金丹中,极度凝聚,壮大异火。

他隐隐感觉到,当异火金丹强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是他从还虚之境跨越到元灵之境的时刻。

但是全身的真气化为异火的弊端,便是他自此就再也无法施展出《出云十三剑》上面的剑诀。因为剑诀发动需要剑元,剑元却是由真元转化而来。如今他没有真元,剑气没了来源,各种威力强大的剑诀亦是无法施展。

同时,受真气支撑的佛道至宝浮罗塔,威力亦是大打折扣,远不如前。

如今的他,除了诡异的异火和阴鬼道中的妖鬼大军,竟然没有什么比较实用的对敌手段。

他思量至此,身后三人见一直无法阻住他,极有默契地同时出手,三人合力催动大山,大山生生涨大一倍,向着李朝歌当头压来。

城墙已经遥遥在望。

李朝歌一手撑起,整个手掌被蓝色的火焰所笼罩。那威如渊岳的大山,竟然被李朝歌一手抵住。

刘米楠冷哼一声,只手扬起,一道紫色光圈向李朝歌斩去。

后者咬了咬牙,从怀中取出浮罗塔。

一时之间,佛光浩浩。

刘米楠亦是老江湖,一见这件佛道至宝,就知其威力不凡。他心中大喜,心道杀了这个少年,宝物不是予取予夺。

“轰!——”

轰然巨响,卖相极佳的浮罗塔,竟不敌紫色光圈,倒飞回去。

李朝歌一手接住浮罗塔,面上隐隐现出一阵潮红,抵住大山的手臂,亦是歪了一歪。

在双方相持的这么一会儿功夫里,三位老者已经不知不觉出了清泉城。

李朝歌忽地一声长啸,悄无声息中,他的身旁出现一头身高丈余的黑色巨蛛。

那巨蛛横亘虚空,不用李朝歌吩咐,体内早已爆射出一道黑色蛛影,向上方的大山狠狠撞去。

“轰!——”

整个虚空,似乎都因此震动起来。

三位玄婴后期老者所催持的大山,这一撞之下,轰然崩碎。转瞬之间,气劲消散,一直以来威势无两的大山,消失无踪。

在文蛛出现的同时,李朝歌冒着蓝色火焰的那只手,抓向了堪堪斩到他腰间的紫色光圈。

刘米楠色变,连忙不停变换印诀,催动着那道紫色光圈。光圈之中,忽地暴涨起一道豪光,向着李朝歌斩去。

李朝歌看着在不远处顿住的三位老者,忽地笑了。哪里还有一分败逃的狼狈。他的身周蒙起一层蓝色的烟蕴,紫色光芒斩在上面,纷纷消弭。李朝歌再一用力,手中抓着的那团紫色光圈,便在熊熊的蓝色火焰下,消失不见。

刘米楠色变,那件紫金圈,可是他煞费苦心,去海外寻找了很多年,才找到的一团紫金石炼制而成的宝物,竟被这少年一捏之下,便消弭不见。

他忽地不由自主地战栗起来。

灵蝉门,三位长老的手下姗姗来迟,三十多个元灵期的修士隐隐将李朝歌围住。下方的数百修士,亦是散成一个圆,将上方的李朝歌包围。

李朝歌露出一个冷笑,身旁的文蛛点点头,消失不见。

三年了,文蛛如今的实力,已隐隐向着地级迈进,所以如果没有极为紧急的事情,他基本不会再打扰这个得力手下。

“留下刘米楠,其余的人,一个不留。”

随着李朝歌的话,在场的修士身旁,裂开一个个的空洞。——他的修为,已足够他心念一动之间,在周围三里范围内,随意将妖魔召唤出来。

刘米楠顿时面如死灰。

“元灵境的修士,向我们聚拢,其余的人,速速离去!”

但是一开始的胜券在握,使他错误地让元灵期的修士分散开,如今已然悔之不及。

一声声的惨叫从四面八方传来,数不清的气息强横冷酷的妖魔,出现在虚空中,大地上。

那些修士,无一不被妖魔们吸干精气,化为齑粉。

“青牛!”

长戟被他收起来的同时,青牛出现在李朝歌身下。载着他,朝三位长老追去。

刘米楠修为亦是了得,一连斩杀三头元灵之境的妖魔,代价却是,他和另外两位长老,却被冲散。

青牛载着李朝歌,向刘米楠带来的长老之一飞去。

那长老不愧是玄婴之境的修士,生死关头,猛地转过身,身上骤然一道强光闪烁,大吼一声,化为一个光团,狠狠撞向李朝歌。

青牛顿住身形。李朝歌一抬手,丹田中那颗异火形成的金丹,骤然发动,迸射出一道道的蓝色气韵,眨眼间就将他的经脉充满。他的身周衣袍猎猎作响,鼓胀起来。在那光团撞来的同时,推出一掌。

“轰!轰!轰!——”

声势无比惊人的长老,只是一个回合,刹那间便被蓝色的火焰焚遍全身,眨眼间,便被烧成了灰烬。

李朝歌伸手一招,剩余的蓝色火焰回到他的手掌上,从皮肤渗入经脉。

这一招,是李朝歌自创的一招,取名叫做天火掌。

区别于随便发出的异火,天火掌中,含有他从《出云十三剑》中,领悟的一些剑道运用剑元的技巧。

他毫不停留,飞身向着第二位长老掠去。

“青牛,我出手,对方连一个元婴都留不下来,这个你来对付吧!”

青牛颔首,李朝歌跃下青牛背,脚下已多了一把长戟。同时,青牛化作一道黑虹,射向第二名长老。

“蓬!——”

第二名长老,被那道黑虹斩成了两半。大蓬血雨飞洒天际,这玄婴后期强者的血肉,乃是妖魔十分渴望的东西,他们不由分说,扑了上去。

青牛回到李朝歌身边,张开了口,一团被一圈黑气禁锢着的蒙蒙土黄色光芒飞了出来。

李朝歌接住那团土黄色光芒。

自产生这副体质以后,他就能够自行“生产”异火,新“生产”的异火,是火精经过上千倍的凝结,才能形成的,火精本已经是极度凝结的火元素,再将火精凝结上千倍,异火的奇异,由此可想。

不过,李朝歌现今面临的一个问题便是,每次出手消耗的异火,都是一个十分庞大的数量,即使能够回收多余的异火,但经过一次剧烈的比斗,他好辛苦积攒几个月的异火,就要消耗一空。

这亦是他一直舍不得使用最最原始的那团异火的原因,本源异火是货真价实的异火,而现在李朝歌每日使用的异火,却是丹田中的某种力量,仿照异火的特殊形态,“生产”出来的“伪异火”。

孰优孰劣,由此可知。

他将那团元婴揉搓几下,元婴这修道的产物,是天地宇宙平衡之道的典范,其中的五行元素,精纯而且平衡。

所以炼化一颗元婴所获得的火精,是一个十分惊人的量。

他将火元素抽取出来,吞入腹中。剩下的一团混沌,递给了青牛。后者并不谦让,亦是将其吞入腹中。

司空异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