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黄金手

第79章 葡萄美酒夜光杯

“晓莉,你过来!”

吴晓莉的母亲突然对她招了招手,吴晓莉回头看了一眼李阳,这才慢慢的走到母亲的身边,两人低声在那交流着什么,不过其他人都听不到。

“沈浩,把你准备的寿礼拿出来吧!”

坐在一旁,一个四十多岁显得很是贵气的女人突然说了一句,沈浩看了看李阳,又看了一眼吴晓莉,这才回身从一个袋子里拿出个盒子来。

李阳有些惊愕,心里的火气慢慢的升了上来,刚才沈浩看他的时候眼神中带着明显的挑衅,很浓很浓。

李阳很是莫名其妙,他和沈浩今天是第一次见面,一上来这沈浩就对他表现出了很大的敌意,不过李阳也明白,沈浩的这些敌意都是吴晓莉给他带来的,想起吴晓莉刚才暧昧的表现李阳再次苦笑,红颜祸水啊。

沈浩拿着盒子,再次挑衅的看了一眼李阳后慢慢走到刘雪松的前面,这沈浩虽然是对着刘雪松,可却是先对何老躬身行礼,一旁的几个人谁都没有为沈浩的行为说什么。

不过李阳倒是发现,刘雪松的眼神中隐隐闪过道不快,但是一闪而逝,若不是李阳一直注意着他们,恐怕也不会发现。

“唐朝有一文学大家叫王翰,字子羽,王子羽留下了首千古绝唱的《凉州词》,这首诗更被明代大家王世贞推为唐代七绝的压卷之作!”

沈浩拿着盒子,并没有打开,而是慢慢的说起了唐诗,说到这里扬了扬手上的盒子,还摇晃了下脑袋,继续说道:“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沈浩,你说这首唐诗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手上的东西和这首诗有关?”

吴晓莉藏不住好奇心,忍不住问了一句,沈浩的脸上立即露出股得意,慢慢的点着头,道:“不错,我手上这份礼物是从陕西很不容易淘换来的,正是这首诗里所提到的夜光杯,唐朝夜光杯!”

沈浩边说边打开盒子,盒子里面摆放着两只比普通高脚杯小点的白玉酒杯,一眼看过去就很靓丽大方,显得高贵典雅,给人种清爽古朴的感觉。

“刘爷爷,这是孙辈沈浩特意为您寻找来的葡萄美酒夜光杯,祝您老人家老人家生活之树常青,生命之水长流,寿诞快乐,春辉永绽!”

李阳眉头猛然抖动了一下,沈浩不愧是个文化人,送上一份礼物都能搞出这么多名堂来,要是李阳自己肯定是办不到。

沈浩慢慢拿起一只夜光杯,这只白玉制作的夜光杯表面圆滑滋润,质地细腻,是白玉中不错的精品。

李阳眼睛猛然一大,眼神落在拿起的夜光杯口的地方,那里有几点鲜红的血色,直接影响了整个杯子的美观。

这几天,李阳可是研究了不少的古玉资料,对这些东西已经不在陌生,不过在这个杯子上看到这抹红色让他很是意外,这个杯子从肉眼来看,绝对是上乘的白玉杯。

李阳悄悄运起特殊能力,马上杯子里的一切全都暴露在李阳的脑海里,看着这表面只有一层淡黄色光芒的夜光杯,李阳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李阳笑的声音不大,但在这没人说话的屋子里还是很明显的,众人的目光立即集中在了李阳的身上,沈浩脸上现出丝恼怒,眼睛一转又变成了笑容。

“李先生,你笑什么?莫不是对这对夜光杯有什么别的看法?”

几个老人也饶有兴趣的看着李阳,特别是何老,总感觉他的眼神中带有一种别样的神采。

李阳立即摇摇头,道:“没,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有些好奇而已,沈先生还请见谅?”

沈浩拿着一对赝品当寿礼,无论是刘老还是何老可都是这方面的行家,恐怕他们已经看出来了,这个沈浩这次肯定丢大人了。

通过特殊能力,李阳已经把这夜光杯看的透透彻彻,整个就是一现代的高仿品,玉也不是真正的白玉,而是用很普通的和田青白玉化学反应后作的假,这种夜光杯可以说价值很低,当作工艺品的话一百块钱就能买一对。

“哦,李先生好奇什么?小弟或许能给李先生解释解释!”

沈浩继续问道,大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趋势,沈浩这种顺杆子爬又不饶人的态度也惹恼了李阳,本来李阳还不打算现在给他揭出来,既然沈浩自己送上门,那李阳不在客气。

“也没什么,就是好奇这杯口上的红点,这么美丽洁白的夜光杯,上边有这些红点太影响美观了吧!”李阳脸上带着一点微笑,轻声问道。

沈浩的眼中闪过道轻蔑,脸上更得意了,对着李阳说道:“李先生好奇的是这个?看来李先生是不懂古玩里面的东西了,这些红点看似瑕疵其实不然,这些红点其实更增加了这对夜光杯的价值,没有这些红点这对夜光杯还有很多人不敢当真,可有了这些红点它的价值就立即可以翻上几倍!”

李阳呆呆的看着沈浩,眼神中有些古怪,这沈浩把别人当成了傻子,殊不知道他自己才是最大的傻子。

见李阳满脸发呆的样子,沈浩更加得意了,愈加的卖力的给李阳解释道:“这些红点其实就是‘血泌’,这对夜光杯是从地下出来的,严格说起来算是陪葬品,不过已经经过了很多年的盘玩,现在是正当的古玩!”

沈浩怕这曾经是陪葬品让刘老感觉晦气,急忙又解释了一句,其实很多的古玩都是陪葬品挖掘出来的,特别是这古玉更多,故宫里面都有不少古墓挖掘出的古董,这些真正的收藏家是不会在意这些的。

见刘老没有什么在意的表情,沈浩继续说道:“泌是出土古玉的一大特征,血泌更是其中最难得的一种,凡是有血泌的东西都是和贴身下葬的东西,都是最好最值钱的东西,所以这些红点非但没有影响整个白玉杯的价值,还更加证明了这对白玉杯高贵的身份!”

李阳眼中突然闪过道谐趣,说道:“沈先生,什么是血泌?血泌又是怎么形成的?”

见李阳发问,沈浩再次闪过道轻蔑。

沈浩拿起夜光杯,指着杯口对李阳说道:“泌其实是被地下的水,土等东西锈出来的,血泌呢指的是玉器在墓中与人的血液混在一起,长时间下这些血液被泌入了玉中,这就是血泌,血泌的形成有非常难的条件,说出来你也不会懂!”

李阳点了点头,也指着那夜光杯的杯口,道:“既然是墓中与人的血液混在一起才出现的血泌,那为什么会出现在杯口?难道这么大的杯子是放在墓中人的身子下面不成?”

沈浩猛然一呆,李阳这个问题还真让他不好回答,而他之前也从没想到过这个问题。

倒是刘老,何老还有赵老他们互相看了一眼,都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就奇怪了,根据沈先生的解释,血泌必须与墓中人贴身放置才有可能出现,这杯子的血泌既然出现在杯口,那肯定是杯口位置和人体接触。但是这杯子若说放身子底下的话,不说能不能被压坏,这么大一个东西肯定硌人啊,谁也不会用这么硌人的东西放在先人的身体下面吧?先人要是睡不好不来托梦责怪了?”

众人都轻笑了一声,李阳的问题虽然古怪但是很实在,墓葬陪葬品都是后人放置的,当然要给祖先一个舒服的安葬环境。

李阳不去看那沈浩难看的脸色,继续说道:“若说放在身子上面,不说它能不能被血泌到,单单杯口向下来放也不对啊,更何况那样被血泌的话也不会单单只泌到杯口这么一点,沈先生你说是不是啊?”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沈浩脸色很难看,李阳的问题他还真的回答不了,不懂在这他也不敢装懂,沈浩明白眼前有几个人都是行家。

李阳笑了笑,又说道:“沈先生有一点说的的确没错,这血泌非常的难得,很不容易被泌上去,能不能有血泌一般来讲玉器的摆放位置最为关键,很多都是压在墓葬人身下的玉佩,玉璜等,或者是含在嘴里的玉含蝉以及肛门里的玉塞,也有少数带在手上的玉扳指。可沈先生您这一对呢,怎么说呢,这么大个的东西能出现血泌,那真的是非常的难得,简直可以说是国宝一级的宝物了!”

李阳说完,吴晓莉首先笑了起来,刘老他们虽然都没说话,但脸上都露出了丝笑容,李阳这话说的已经很直白了,就差没直接说出这是假货来了。

沈浩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李阳话中的意思他很明白,可沈浩又不知道怎么去反驳,而且沈浩的心里还有种不好的预感,这对大价钱买来的东西还真有可能是有问题的,刘老他们没反对李阳的话就是最好的证明。

同时,沈浩对李阳更加的恼怒了,李阳后面说出的话绝对不是一个不懂的人能够说出来的,沈浩慢慢明白他是掉进了李阳下的套里,一步一步的跌了进来,现在想出都出不去了。

小小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