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攻略(《锦心似玉》原著)

庶女攻略(《锦心似玉》原著)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3章 启程

正月十八,岁煞西。宜破土、修坟、修造、招赘、出行、求财、求医,忌嫁娶、上梁、安、分居、纳采。

天刚刚亮,罗府大门皆开,领头一辆翠盖珠缨八宝车,随后两辆朱轮华盖车,然后是二十几辆黑漆平头车紧随其后,里三层外三层的由护卫护着,得得得马蹄车,骨碌碌轮子声,喧阗着朝东面的驿道奔去。

整个余杭城都被惊醒了。更有早起赶街的人三三两两地在一旁看热闹。

“瞧,是罗家的马车……”

“真是气派!”

“刚过完年,这是去哪里?”

“听说是去燕京看女儿女婿的!”

十一娘端坐在马车里,听不见外面的议论,手拢在衣袖里,指尖轻轻划过宝石冰冷却光滑如镜的切割面,心里却似翻腾的江水般无法平静。

那是一颗鸽蛋大小的蓝宝石。

是昨天晚上她去向五姨娘告别时五姨娘送给她的。

“我屋里只有大太太赏的那些东西了,那都是有账册可寻,动不得。只有这蓝宝石,是我刚去福建的时候大老爷给我的,别人都不知道……你这次去燕京,千里迢迢,我又不能跟在你身边,这个你收好了,有什么事也可换些银两防身。一路上要听大太太的话,不可惹她生气,要和五小姐好好相处,不可起争执。凡事要忍让……万事要小心……”说到最后,眼泪已是如雨般落下,“我也想明白了。我这里你少来些,只有大太太喜欢,你才有好前程……我这一生,也就求你有个好归宿了……”

真的是想明白了?

恐怕只是不得已吧!

想到这里,十一娘已觉得鼻子微酸。

五姨娘早就失宠了,自己病的时候,私房钱用得也差不多了,这颗蓝宝石,估计是她留给自己防身保命的……

“姨娘放心,母亲这几年对我很大方,还新打了头面首饰,我手头不缺钱……这个您留着吧!”

自己占据了这具身体已是心虚,又怎么能要她的东西!

五姨娘却执意要给她:“……你这两年虽然不常来见我,可每到端午、八月十五、春节都来给我请安,从来没有落下,见到我,也只有欢喜没有烦恼。我就是再傻,心里也明白,你是怕我们太亲昵让人心里不舒服……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是什么也不跟我说……”她哭得如雨打梨花,“你大了,有自己的主意了。你既然不说,我也不问。你这一走,也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再见……我只想跟你说一句心里话。你别管我,不管出了什么事,你都要活着。只要活着,才不枉我拼死拼活地把你生下来……你才有好日子过。”

就像有什么东西突然投到心里,荡起一圈又一圈的波浪,把她的坚硬壁垒震碎,那些藏在心底的情绪倾泻而出……她的眼泪毫无征兆地涌出来。

五姨娘有些笨拙地给她擦眼泪:“别哭,别哭。这东西放在我这里没什么用处了。只要我乖乖听话,大太太不会对我怎样的。你不同,你出门在外,没个依靠的人……大太太赏的,都是明面上的东西,你有这个防身,说不定就能保你一命。你要是不拿去,我怎么能安心……快收好了,别让人看见了……”

十一娘怔怔地呆坐在马车里,想着五姨娘塞给自己蓝石宝时的情景,心里五味俱杂,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她只知道,自己欠五姨娘太多……

琥珀望着沉默不语的十一娘,心乱如麻。

昨天中午,许妈妈突然来告诉她们,滨菊也可以跟着一起去!

当时屋里就一片欢腾。

她至今还记得十一小姐的笑容——不是那种让人如沐春风般温和的笑容,而是像雨后初霁的天空一样的笑容,干净、清澈、澄明。

火石电光中,她突然明白。

原来,这才是十一小姐发自内心的笑容。

她的心微微被刺痛。

只有在信得过的人面前,十一小姐才会这样吧!

所以许妈妈传完话,她主动送许妈妈出门,想避开屋里即将来临的欢快。

谁知道,走出了绿筠楼,许妈妈却拉了她的手,笑盈盈地打量了她良久。望了她良久,说了一句让她心惊肉跳的话:“琥珀长大了,变漂亮了。可也要记住,你有今天,是受了谁的恩典才是!”

许妈妈不会无缘无故地说出这样一番话来的。

她想着,背脊就有些发冷。

谁也不知道燕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大太太带她们去的真正用意?要是万一大太太和小姐之间……里外不是人且不说,出了什么事,恐怕她就是那个背黑锅的倒霉蛋了!

马车里静悄悄的,外面马车急驰的声音清楚地传进来,十一小姐闭着眼睛在养神,她却觉得很压抑。

******

马车行了一个多时辰后缓缓地停下,太太身边的一位姓江的妈妈来问十一娘:“小姐可要如厕?”

十一娘撩了帘子,看到路旁有个简陋的茶寮,茶寮四周已被罗家的护院团团围住,几个五大三粗的婆子正用玄色的粗布围帐把那茶寮周围围起来。

“地方寒酸,可再要如厕,要到一个时辰以后,小姐还是将就些吧!”那江妈妈劝着十一娘。

十一娘就看见大太太由许妈妈掺着下了马车朝茶寮走去。

“多谢妈妈!”十一娘笑着向江妈妈道了谢,然后戴了帷帽,由琥珀扶着下了车。

她刚下车,坐在她前面马车上的五娘也由紫薇扶着下了车。

两人隔着白纱帷帽相视一笑,朝茶寮走去。

那茶寮分成立两部分,外面是用竹篾搭了个棚子,里面是一间小小的屋子。

两人站在棚子里等了一会,大太太由许妈妈扶着走了出来,看见五娘和十一娘都规规矩矩地戴着帷帽,她微微点了点头,笑道:“路上不比家里,你们都要担待着点。”

两人曲膝行礼应了“是”。

大太太上了马车,十一娘让五娘先去,等五娘出来,她才进去。

那屋子里面分前后两间,前面是个小小的茶室,后面是灶台,一个红漆马桶就放在人家的茶室中央。

十一娘强忍着不适解决了生理问题,然后走出茶室等琥珀出来,两人重新上了马车。

不一会,茶寮那边就传来叽叽喳喳轻笑声,十一娘撩了车帘,就看见后面马车上坐着的杜鹃、杜薇还有五娘的小丫鬟灼桃、穗儿等人说说笑笑地进了茶寮。

有点像高速公路的服务站……

十一娘嘴角微翘,笑了起来。

就听见江妈妈的声音:“姑娘们,小心让人看笑话。”

小丫鬟们或是吐了吐舌头,或是做了个鬼脸,到底是安静下来。

这样大约停了半柱香的时间,马车才重新启动。

过了晌午,她们的马车到了杭州府,却没有进城,绕城往北,到了码头。

那里早有一艘三桅红漆大帆船在那里等,管事们已经用围帐围好了一条通道,派了粗使的婆子站在搭好的红漆船梯上准备服侍她们上船。

马车停在通道前一片早已清空的空地上,有个三旬男子带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和一个二十出头的英俊小伙子上前给大太太请安,大太太隔着马车的帘子和他们说了几句,老者就和那小伙子恭敬地远远退下。

琥珀在十一娘身后解释:“中年人姓陶,是罗家在杭州城里的总管,头发花白的是牛大总管——他在杭州府开了一个小小的绸布店,在罗家的总店拿货。每年端午、中秋、春节都会去给大太太请安,跟在他身后的是他的小儿子牛锦,打理牛家的那个绸布店。”

人都走了,茶却不凉。这样看来,这位牛大总管还真是个能人……

十一娘微微点头,撩着马车的帘子继续往外望。

就看见两个轿夫抬了顶锡皂盖皂帏的轿子朝这边走来,轿边跟着个四旬的精干婆子,轿前轿后还有七、八个穿皂衣的衙役。

琥珀笑道:“是杭州知府周大人的夫人。”

她的话音刚落,十一娘就看见大太太由许妈妈扶着下了马车,朝那轿子迎了上去,那轿旁的婆子看了,就低低和轿里的人说了两句,轿子停了下来,衙役四周散护着,一个穿着宝蓝色妆花通袄,头戴翠绿大花的四旬妇人下了轿,两人远远地就互相行礼,满脸是笑把手握在了一起。说了几句话,许妈妈送上几匣子礼物,大太太送那妇人上了轿,看着轿子远去,这才转身吩咐了江妈妈几句,和许妈妈朝船上去。

江妈妈先是跑到五娘马车前低声说了几声,又跑到十一娘马车前:“十一小姐,大太太让下车上船。”

十一娘看着五娘踏着脚凳由紫薇扶着下了马车,自己也由琥珀扶着下了马车。

两人跟在大太太身后,一前一后地上了船。

船很大,分两层,护卫、粗使的婆子住上面,她们住下面,大太太有四间房,她和五娘各两间房。

大舱里早有人准备了热气腾腾的吃食。

大太太吩咐她们:“……我们半个时辰以后就启程。”

两人都不饿,途中吃了点心的。但却不敢拂了大太太意思,都吃了小半碗。吃饭期间,不时可以听到沉重的脚步声从大舱旁的回廊走过,待放下碗筷时,那声音已经不见。许妈妈就出去看了看,回来禀了大太太:“笼箱都收拾好了。”

大太太点头,吩咐许妈妈:“那就开船吧!争取今晚宿在苏州。”

许妈妈应声而去,很快折回来回话:“再有半柱香就可以启程了。”

大太太点点头,对她们姐妹道:“你们一路也乏了,各自下去歇着吧!”

十一娘曲膝行礼退了下去,五娘却道:“母亲也乏了,要不我帮着捶捶腿?”

“不用!”大太太笑道,“你们第一次坐船,也不知道晕不晕船,照顾好自己就行了。”

五娘见大太太心意已决,笑着退了下去。

落翘忙打水服侍大太太梳洗歇下,许妈妈却要和珊瑚、玳瑁几个清点箱笼。

十一娘回到屋里的时候,冬青也在清点箱笼。

想到她们是随着江妈妈一起上的船,她不由问道:“你们都吃过饭了没有?”

滨菊满脸上还残留着能上燕京的喜悦,立刻笑道:“没吃。不过,我们都不饿,路上吃了点心的。”

冬青也笑道:“小姐不用管我们,江妈妈说了,半个时辰以后让我们去小舱——安排了吃食,让我们各屋把各屋的东西先清点清楚再说。”

十一娘看安排的井井有条,不再说什么,由滨菊和秋菊服侍着歇下,睡了一个好觉。

(我在格子上爬啊爬……晚上还有一更!)

吱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