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妃俱乐部

弃妃俱乐部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6章 身孕

回到白府,已是黄昏时分。白素素刚坐下喝了口茶,还没来得及换衣服,青莲就火急火燎的冲了进来,嘴里说着“哎呀姑奶奶您总算回来了,奴婢都要急死了!快!快跟奴婢走!”伸手一把拉起白素素,拽着她咋呼咋呼的往府外跑去。

能让青莲如此着急而忘了礼数的,除了沈蔓菁不会再有其他。

白素素脚下不停,与青莲一起从主院侧门直接来到北街后巷,段府的大门就在斜对面一百米外,匆匆问了青莲段家发生了什么事情。

……沈蔓菁在段府赏花时昏倒,至今未醒?!

白素素心里一惊,不用青莲催促,脚下疾奔,反倒走在了青莲的前面。

原来,沈蔓菁夫妇新婚后就离开大宅独居,过起富贵清闲的日子,但是一应吃穿用度依然从大宅里出,典型的分居不分家。再加上二人成婚时,段家送去的那些丰厚的聘礼,都让段府各房对这对小夫妻有诸多不满,奈何不在一个屋檐下,想找他们的不痛快也找不到地儿。

今日小夫妻应邀回大宅赏花,早有那些心怀不满的人蠢蠢欲动,就等着找机会给沈蔓菁来几下子。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青莲没有细讲,白素素却知道肯定是有人给沈蔓菁小鞋穿了,能把沈蔓菁这么开朗豁达的女子直接气昏倒,这个罪魁祸首不是婆婆段夫人也跟她脱不了干系。

沈蔓菁在段府昏倒,那边也立即请了大夫过府问诊。经大夫诊断,却道沈蔓菁是肝火太盛,郁结与胸。也施了针,灌了汤药,人却不见苏醒。

段思飞再气再恼也顾不上寻人晦气,只阴沉着俊脸谢过段夫人要留沈蔓菁在老宅养病的好意,带着昏迷不醒的妻子一路疾奔回了柳树坊的家,遣了青莲来请白素素。

白素素到段府时,沈蔓菁还昏睡不醒。她顾不得跟段思飞说什么,先给沈蔓菁诊了脉。

这脉象……白素素的秀眉微不可察的皱了起来,滑脉?如果不是因为气血充盈使脉象滑而缓和,那么只有可能是……但愿不是!白素素急急的撩起沈蔓菁的裙摆,果然在她的亵裤上看见一小滩殷红的血迹。

沈蔓菁的经期她记得很清楚,是在月初,现在已经是下旬月了!

“姐夫,蔓菁这个月可有来月事?”白素素急得根本忘记了场合和时空,一抬头就在屋子里扔了颗炸弹。饶是段思飞的脸皮够厚也不大讲究礼法约束,这下都被问了满脸桃花开。

“那个,白姑娘,大少奶奶她,这个月,不曾……”还是一旁的青莲担心沈蔓菁,涨红着脸低语道。

“素素,蔓菁她……”段思飞瞧着白素素的脸刷的沉了下去,顾不上羞赧,急急的询问道。他虽然也受在床边,却因为视角问题没有看见沈蔓菁亵裤上沾的血迹,不过白素素紧凝重的脸色还是尽收眼底。段思飞心底一沉,连声音都带上了几分颤抖:“素素,蔓菁有何不妥?!”

白素素不语,放下沈蔓菁的裙摆,再伸手抚上她的小腹,细细探抚一番后,又抓起她的手腕,重新又诊了脉搏后,才长长松了一口气,转身对段思飞道:“姐夫,快准备笔墨!”

半个时辰后,白素素端来亲自煎好的汤药,让段思飞扶起依旧昏睡的沈蔓菁,喂她喝下汤药。

“素素,蔓菁她到底得了什么病?怎么还不醒来?”段思飞拿着绢丝温柔的替妻子擦拭唇边沾上的药渍,一边沉声问白素素。

“姐夫,蔓菁没有生病……”白素素放下药碗,在床头的绣墩上坐下,抬头迎上段思飞看过来的目光,“不,应该说蔓菁本来没有生病,但是被你家人里一气,出大问题了。”

段思飞浑身一僵,盯着白素素不语。

白素素却不再看他,目光移到他怀里惨白的小脸上,低声道:“她怀孕了,胎儿应该已满七周……嗯,从脉象看,蔓菁已经有一个半月的身孕了。”看着段思飞从惊愕到狂喜再到紧张的表情,白素素凝重的点点头:“不是十分擅长妇科的老大夫诊脉,一般大夫诊滑脉要怀孕二到三个月才能确诊。但是,我诊的绝对不会错,蔓菁不知自己有身孕,因为情绪波动太大,受了刺激,有点先兆流产的症状……”

“什么?!”段思飞脸色大变,怀里忽然传来沈蔓菁压抑的低呼声:“素素,你说什么流产?!”

白素素和段思飞惊喜的低头,“蔓菁,你终于醒了!”

沈蔓菁却直勾勾的望着白素素,颤抖着声音再次问道:“素素,你方才说什么流产?我,我,是不是我……”

“蔓菁!”白素素向前探出身子,握住沈蔓菁朝自己伸过来的手,安抚的笑道:“恭喜你,你怀孕了!”白素素唇边的笑容逐渐扩大,“恭喜你蔓菁,你要升级为准娘亲了!”

沈蔓菁呆住了。段思飞却听出了不一样的意味,他倏然转头,目光灼灼的盯着白素素,白素素看了他一眼,转头对沈蔓菁点头笑道:“先兆流产是怀孕初期孕妇因为胎位异常、母体排斥、外界干扰等因素导致下体少量出血和腹痛,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流产。当然,如果胎位不正或者下体血流不止,胎儿多半是保不住的……”

“那,那我……”

“蔓菁,你放心!你只是因为精神受了刺激,情绪波动过大而引起的先兆流产,现在已经止血了,胎位也很正常,你好好休息调养一段时间,如果没有异常情况出现,孩子就可以留下来!”

“真的?素素,是真的吗?我真的有孩子了?”沈蔓菁水光潋滟的大眼紧紧地盯着白素素,等白素素肯定的点头之后,沈蔓菁才转头扑到段思飞怀中,抱着丈夫又哭又笑,语不成声。

段思飞猛然惊醒过来,双臂紧紧地搂着妻子,温言软语的哄着:“蔓菁,乖,不哭!你忘记素素方才的话了?你现在可是怀着我们的孩子,要心平气和,开开心心的养胎,情绪激动对孩子不好呢,乖……”

“蔓菁,你不要想太多,你的身体很好,虽然流了点血,但是目前来看对胎儿应该影响不大。这几日你就好好躺在床上安胎,哪儿都别去,我每天都会过来看你的。”白素素一边安慰沈蔓菁,一边给段思飞使了个眼色。

白素素先前给她喝的汤药就有安神的成分,段思飞很快就把沈蔓菁哄睡下了,给妻子盖好被子,就跟在白素素身后轻手轻脚走出了卧室。

“素素,是不是孩子有什么问题?”段思飞很敏感,想起白素素前后截然不同的态度,心又提了起来。

白素素不语,一直走到卧室对面的书房里,直奔书案而却,自顾自的摊开纸张,取过毛笔写下一张安胎方子。

段思飞忐忑不安的走过来,却看不懂方子的用处,侧脸看白素素面纱之上那双沉静的大眼,心底越发的无措和慌乱起来。

“蔓菁的身体不会有大碍。但是胎儿能不能留下来,还得再观察一段时间,”正当段思飞以为白素素不会开口时,却听她低语道:“先兆流产对胎儿很不好!一个不好即使孩子能保下来,也会导致胎儿畸形。这是一张极稳妥的保胎方子,你派人去抓十天的药,我每日都会过来给蔓菁诊脉煎药,这十天里,蔓菁不能再受一丁点儿的刺激,也不能下床走动,吃喝都得在床上,要躺足十天。十天之后,我看情况才能断定胎儿能不能留下来。”

白素素低低的说着,手里龙飞凤舞的结束最后一个笔画,搁下笔,轻叹一声,才抬头看段思飞,入墨的眼眸犹如一池寒潭,微冷却波澜不兴,“姐夫,蔓菁怀孕的事情暂时不要告诉大宅那边,这十天里,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来打扰到她!这些天你辛苦一点,一定要照顾好蔓菁。现在她刚睡下,今晚就不用给她喝药了,明儿我会再来。就这样,家里还有事,我得先走了。”

说罢,也不等段思飞答话,起身越过他,大步往门外走去。

“素素!”段思飞一急,追上两步,伸手拉住白素素的胳膊,冲着她的后背苦恼而歉然的说:“对不起,是我没有照顾好她,才让她在大宅受了委屈,还连累了肚子里的孩子。无论这个孩子能否留下来,我都会好好照顾她,不会再让她受一点儿委屈。”

白素素静默了一小会,轻轻晃了晃胳膊,挣脱段思飞的手,也不回头,背对着他轻轻颔首:“嗯,你知道就好。蔓菁为你吃了多少苦头,我想你心里也该有数。不必对我说抱歉,只要你好好对待她,我也没什么好生气的。”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只留下段思飞望着她逐渐远去的背景怔怔出神了许久。

白素素板着脸出了段府,一路上丫环婆子看她眼色不渝,都不敢上前打招呼,只有青莲听到动静,从沈蔓菁房里急急跑出来送白素素。

段府大门外,白素素顿住脚步,又叮嘱了青莲好些该注意的事项,就打发她回去了。

白素素独自往白府侧门走去,脸上一直凝结的表情忽然一松,扑哧一声轻笑起来。沈蔓菁在段家受了委屈,还差点儿流产,她确实对段思飞有几分怨气,后来才在书房里给他一点小脸色。但是叮嘱他的那番话,却绝不是吓唬人的。

唇边的笑容还未到底眼底,白素素忽然怔怔的顿下脚步。脑海中莫名的浮现出沈蔓菁夫妇恩爱温馨的画面,心底深处有种异样的荒寂像破土而出的细芽,瞬间如野草般在她的心田里蔓延开来。白素素忽然有种失魂落魄的感觉。

原来寂寞是这样一种感觉。像沙漠里孤寂的流沙,像荒原上疯狂蔓延却找不到方向的野草。这个世界与她而言,只是一场真实的梦不是?她与这个世界而言,不过是一个特殊的过客不是?那我为什么还要羡慕嫉妒别人?

白素素静静地立在朱漆大门前,许久之后,僵硬的身体才慢慢柔软下来,长长吸了一口气,才推门走了进去。

临雪蓝蓝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