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后传奇

第4章 物是人非

别过文音,离开了渔村。那个看似祥和宁静的水渔之乡,背后也酝酿着稠密浓云。这个世道,各谋己利,又有哪里是一片净土。

残雪丢掉了轮椅,拿过文一渔离别前帮自己赶作的拐杖,撑于腋下,一步一步艰难的往上攀爬。眼前一片狼藉颓唐之色,曾经的密林,早就一把火烧的只剩一些焦根败叶。蹲下身来,捧起地上的焦土,里面还夹杂着一些没有完全腐烂的毒虫尸体,看到其中一只萎缩的百足虫,不觉中仿佛回到了从前。

“雪儿,别乱跑,等下又把爹好不容易抓回来的百足虫给踩死了”,父亲焦急而又宠溺的声音还萦绕在残雪耳畔。只是荒芜遍野,清风卷尘埃,物是人非事事休,心无所依,未语泪先流。

揉碎手中的焦土,向着空中撒去,一颗一颗又回落到自己的身上,一点也感觉不到痛,就像已经失去知觉的左腿。有那么一瞬间,残雪想用这一杯土壤把自己埋葬在这里,和这大地一起死去。

腿脚的不方便,残雪几度摔倒在地,用手抹掉脸上的黄泥和融化的眼泪,屏住一口气再度用拐杖让自己支撑起来。上有天,下有地,这里还有自己尸骨未寒的父亲,岂能让自己这么懦弱的倒下,天想要看我残雪这么亡,我就好好的活给你看。

当到山顶的时候月已上半腰,曾经的木屋,此时只剩一堆残破的瓦片和一些没有烧尽的木梁。残雪丢掉手中的拐杖刚想往前走一步,便重重的摔倒在地上,顾不得身子的疼痛,痛苦着往父亲当日倒下的地方爬去。疯狂用手扒开脚下的黄土,指甲断裂开来,鲜血融入焦土之中,除了土还是土,为何没有父亲,残雪对着天大声的喊道,“爹,你在哪里?”

咯咯咯之声传来,残雪感觉好像有什么触碰到自己的腰间,先前的悲痛让整个人变得迟钝起来,回过头去才看到不知何时过来的灵猴,正轻轻挠着自己的右腿。

灵猴见残雪看过来,咧着嘴咯咯咯的窜上去,伸出双手在她的脸庞上蹭了下,滚着圆圆的眼珠好像想要擦掉她眼角的泪水。

“灵猴,我现在只剩下你了”,残雪用力抱住灵猴,任它在自己的怀中挣扎,可能也感觉自己抱的得太紧了,这才松开手。却见它一手拖着自己用力往前拽,一手指着前方,好像想要告诉自己什么一样。

残雪想要站起来,却根本支撑不起自己的身子,拐杖在离自己五米左右,却像隔着山河。灵猴此时也顺着残雪眼神的方向看去,松开她的手,咕噜咕噜的便往拐杖的方向去。可能是拐杖太重的原因,瘦小的灵猴双手抓着使足了劲,龇牙咧嘴的往残雪这边拖,残雪看着,泪迹未干的脸上画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用拐杖支撑着身子跟着灵猴一步一步的往悬崖方向走去,远远的看到有一座孤坟立在那里,高隆起的土堆前面插着一根木块,只是上面什么都没有写。见灵猴安静的蹲在坟头前神色有些忧郁,残雪真切的感觉到,里面葬的便是自己的父亲。也顾不得想是谁立起的这座坟,便蹒跚的走过去,直接跪倒在地上,“爹,不孝女儿现在才回来看您。”

咬破手指,用指尖凝结起来的血珠直接在空白的木块上写道,“毒王残白之墓爱女残雪”。

一直默默的处在那里,让悲伤一点一点的侵蚀自己,直到拽住自己的袖子咯咯咯叫起来的灵猴,眼神有些慌张的瞪着自己的身后,残雪也不由得警惕起来。难不成那天的黑衣人还不死心?只是此时自己身边除了一条拐杖什么都没有,却是狠下心来,即使死也要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来祭奠自己父亲的亡灵。冷冽着眼眸,用拐杖支撑起自己的身体,眼中映出的却是一张,自己怎么也没有想到过的脸庞。

此时伊天城正用赫然的眼神注视着残雪,以为她已经死了,心便随着她的死而湮灭,却在一个月后出现在这里,是幻是真?而且她,到底怎么了,为何会变成这样?

被伊天城用那惊骇的眼神注视得有些无措,不过一道疤,一条腿,他需要用那样骇然的眼神看着自己吗?在他眼中,这副残破的身躯真的就那么狼狈不堪。只是,在那冷漠的眼神中,依稀感觉到有一丝的痛心,是同情吗?还是悲悯?残雪原本已经接受眼前的事实了,却在这一刻希望自己死在深渊之中。

“残雪?是你吗?”,伊天城不敢上前,即使只是一个身影,也怕自己一动便消失了。从未后悔杀了毒王,唯有伤害到她是自己痛心的。

残雪把痛楚全都掩埋在眼眸的深处,用冷冽的目光看着伊天城,冷笑道,“怎么?不相信我还活着?”,却见伊天城的目光从未离开自己的身上,如若是以前,还会当作是对自己的怜惜。只是现在,觉得无比的讽刺,是在后悔当初没有亲手杀了自己吗?

有一抹笑意从伊天城的嘴角流过,虽然惨淡,却是欣慰,只是此时他背对着月光,残雪根本就没有看到那一闪即逝的激动。还活着对吧?不论怎样,只要还活着就行,用一种极度感伤的语调说道,“还活着就好”。

“哈。。。哈。。。哈。。。”,残雪大笑出来,却有要流出眼泪的冲动,极力想要在他面前掩饰自己的脆弱与不堪,“在没有用剑插进你胸膛之前,我残雪又岂会这么容易的就要死去”,感觉伊天城的身子微微的颤动了一下,却只是努力的要自己想起父亲的死,那鲜红的血迹,便是我对你的恨。

“恨我对吧”,伊天城的声音有些颤抖,恐现在的残雪亦如那时的自己一样,心中只有仇恨。只是,当她从崖上跳下的那一刻,才明白除了恨,心中还有她。

“恨,恨不得把你碎尸万段”,残雪紧握着双手,直至青筋凸起,牙抵在唇片上,感觉有血流出,一丝透过缝隙进到咽喉,除了咸,更多的是苦涩。

“那你就好好的活下去,不要在我死之前就死掉,我等着那么一天”,伊天城冷静下来用冷漠的语气说道,那就让她怀着对自己的恨意坚强的撑下去。然后才看到残雪身边的灵猴,心中似想起的什么,再道,“想来那时你是把百毒蚕经给了这只猴子”,自觉她死后,心如死灰,什么百毒蚕经,自己一点也不在乎。

灵猴被伊天城冰寒的目光看得有些瑟瑟害怕,一窜便跳到残雪的身上,咯咯咯的叫了两声,身子往残雪的胸口靠去,却还是瞪着伊天城。残雪见状不由得惶恐的往后小退了半步,这是自己唯一剩下的,难道他还想一齐毁掉。只是一只灵猴,自己在他心中又有何分量?

残雪毫不回避的看着伊天城,“你别想再从我身边夺走任何东西,百毒蚕经是这样,灵猴也是”,撑着拐杖蹒跚的往他的方向走去,似想要记住他那冷漠了脸盘,却见伊天城后退了半步,再道,“除非,此刻你再连同我一齐杀了”。

再。。。那个字一直震撼在伊天城的心扉。自己的手上沾上了她父亲的血,就等于是她的血,此生又岂能洗得干净,“我从不杀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要想做我伊天城的对手,你就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即使心中对自己的只有恨,这便是此刻唯一能为她做的,留一个想要活下去的理由。

说完伊天城便拂袖离开了,消失在夜幕的尽头,唯留残雪沙哑的大喊的声音在天际回荡,“我残雪发誓,终有一天要拿你的血祭父”。

哭累了,感觉眼泪也流尽了,残雪回头看了一眼父亲的坟墓,不知是它的荒芜还是自己心中的荒凉,感觉有些凄清。看着眼前咯咯咯乱蹦的灵猴,蹲下来对它说道,“灵猴,残雪现在就只剩你了”。

灵猴瞪着迷茫的眼珠似懂非懂的凝视着残雪,继而又咯咯咯的伸手去触摸残雪的脸庞,好像要抚慰她那颗伤痕累累的心。

残雪淡淡的笑了下,此时唯有对着灵猴才能袒露出笑容,摸了下它的头,它又岂会明白人心的险恶,不明白也好,至少也可快乐的活着。然后拿着手上的百毒蚕经撕得粉碎,向着高空中撒去,片片雪白,似雪,却有些惨白,“从此,我便是百毒蚕经”。

嗜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