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倾大明

权倾大明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8章 道德扭曲(中)

火器的事就暂时这么完了,火器只是一种工具,威力再大使用的也是人。明末的灭亡有很多种理由,其中一个最大理由就是腐败。当大部分的官员百姓都不爱护这个国家,都将国家当成锅中肉的时候,这个国家也就无法再继续存在了。

鸟铳跟三段击的事情就全交给慕容清明了,他跟神机营的孙提督很熟悉,不然也不会经常泡在神机营里,还便宜了一起玩的于天澜,两人现在也算半个神机营的人了。听齐丰臣说,慕容清明的父亲跟孙提督是拜把子的生死兄弟,孙提督似乎有把女儿嫁给慕容清明的意思。

八卦的事情也就听听,家里的老头有自己的人脉,年轻人也有属于年轻人自己的人脉,运用好了容易受到长辈的照顾,但也会受到长辈的约束。所以王千军并不怎么理王丛云那边的人脉,依靠任何人都是没用的,最值得依靠的还是自己。

至于三段击与鸟铳的功劳,有慕容清明在,加上王千军的身份,孙提督也没必要坑王千军。在注重军功与资历的大明官场,想依靠一两个发明来升官,那只是在做梦。军中的众人不会服气,辛苦熬资历的文官也不会答应,五军都督府和吏部这两关都过不了。

所以,只要将这些交给别人去处理就行了。省去了分心的烦恼,专业人士来处理最好。至于永乐帝,折子上去了永乐帝自然会看到王千军的名字,参与这两件事的人都会在档案上记下重重的一笔,而永乐帝这个人,很多事他都会牢牢记在心里的。

就要回家了,回家之后要做什么?!王千军突然想不出自己要做什么了。今天在神机营一直在偷后世的结晶,这当历史小偷的感觉还真不错,很简单、很轻松。可当他把偷来的成果都展示出来后,别人的赞赏却让王千军感觉十分的空虚,莫名的空虚。别人的,始终是别人的。

“王千军!”就在王千军有点心不在焉的时候,就听不远处有人高喊他的名字。叫了一声,对方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小巷中,没有一点迟疑,王千军骑着马追了过去。

最近这些日子太过平静了,没有一点刺激。魏岳、水叶先生、纪纲都在忙自己的事。建文余党经过上一次的打击也损失不小,暂时销声匿迹了。王千军想不出谁要对付他,但以他现在的身手,他还真不怕被别人偷袭。

“嗖!”一箭,进入巷子就有一箭射来,王千军一个闪身躲过了那一箭。但他并没有生气,因为射箭的人并非是想要他的命,箭的高度对准的是王千军的发冠。

一箭不中,来人又想补上一箭。而受到袭击的王千军却没有纵马冲上,手中的雁翎刀更没有拔出来,他赶紧说道:“小茶

姐,我做错什么了吗?需要这样对我吗?!”

袭击王千军的是小茶,张太子妃身边的贴身宫女。两次见小茶都是一身宫装,而这一次,却有着另外一番风情。女骑士打扮的小茶正用手中的弓箭指着王千军,脸上明显是生气的神情。看到王千军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小茶就更生气了!

“你做了什么?!你自己知道。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真想一箭射死你!”小茶大骂王千军忘恩负义,可却没有继续射出手中的箭,一开始她就没打算要王千军的命。

被小茶大骂忘恩负义,王千军知道是什么事了!这事还真不好解释,明显小茶是听来传言来警告王千军。可王千军也不能直接明说,他没有效忠汉王,他支持的是太子和皇太孙。现在周围是没人,可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当初王千军建议道衍

支持太子的事,永乐帝到现在还不知道,王丛云也不敢外传。

“小茶姐,你要我怎么说呢?!”王千军一副苦笑的模样,可小茶手上的箭还是没有放下来。

“汉王召见我,我敢不去吗?!汉王要赏赐我什么,我敢不要吗?!我不敢,因为我没有拒绝的权力,就像我很讨厌东宫的那群文官,却没办法把那群家伙揍一顿一样,我现在只是风中柳絮而已,无法抗拒大风,只能先随风飘动。可是,有些话我记得,我也会严守我的承诺。至于是什么话,小茶姐你就不用问这么多了。请替我向太子妃和皇太孙问好。”

王千军说完猛然拨动马头,将自己的背后送给了小茶,头也不回的要离开了。看到王千军要走,小茶赶紧高喊道:“站住!你给我站住!”

可王千军没有回应小茶,坐下的老马就这么慢悠悠地走着。小茶有点被王千军激怒了,手中的弦终于是松了,“嗖”的一箭从王千军的耳边穿过,插在了墙上。

小茶大声地说道:“人在做,天在看!如果你违背了你的誓言,欺骗了不该欺骗的人,我一定会让你付出生命的代价。如果我失败了,老天也会惩罚你的!”

小茶也走了,王千军无奈地吐了一口气,他感觉自己的耳朵很不舒服。王千军的耳朵肯定会不舒服,小茶射出的一箭虽然没有伤到王千军的一点皮毛,可羽箭破口所产生的空气波动却震到了王千军的耳朵,这感觉可不好受,拐出小巷的王千军不断地拍打着自己那只难受的耳朵,希望这样可以感觉好一点。

终于是回到家门的王千军远远就听到了家里砸东西的声音,这可有点不寻常。王千军牵着马进了门,看到刘雪沁跟李虎涵都在院子里,那王丛云与燕梓肯定在屋子里,砸东西的肯定是王丛云。

“少爷,你回来了。”李虎涵什么都没多说,乖巧地接过王千军的缰绳,帮王千军将老马入厩。

家里出了什么事,王千军只要问刘雪沁就知道了:“小娘,我爹他怎么了?这么生气?!”

被王千军这么一问,刘雪沁也只能叹了口气,回答道:“跟锦衣卫的事有关,具体的我不知道,我也该去准备晚上的饭菜了。千军你晚上留下来吃饭吗?!”

“嗯,晚上没事。”王千军回答完后,刘雪沁就去厨房帮忙了。有的时候,刘雪沁始终觉得自己无法融入这个家,很多事她都帮不了王丛云,而很多事王丛云也只会跟燕梓商量。她唯一能做的,也就只有默默地在一旁做好自己该做的事。

屋内的王丛云继续砸着东西,将老马入厩的李虎涵来到了王千军的身边,说道:“老爷很生气,他的杀气很重,进门前就很愤怒!少爷,那个纪纲真有那么可怕吗?!”

王丛云愤怒的理由就是因为纪纲,而能让平时一副老实人的王丛云如此愤怒,纪纲这个人怎么会简单,但究竟有多可怕,李虎涵还不了解。

“很可怕,因为纪纲正在踩着无数人往上爬。有皇上的宠信,任何人都挡不住他,身边的人也会成为他的垫脚石。所以,必须要等到他停下脚步才可以。父亲之所以生气其实是恨他知道,恨他的无力与无能,如果是在靖难的战场上,父亲一定会拔刀去跟纪纲生死决斗的,这样事情就简单多了,不是吗?!好了,我们也该进去了。”

锦衣卫,如果你只是一个混吃等死的人,你根本就不需要关心太多的事情,有什么差事就做什么差事,上面吩咐做什么就做什么,跟着上面喝酒吃肉绝对没错,自己的小日子过好了,别人的事管不着。可王丛云并不这么想,他厌恶锦衣卫里的一些做法,他更厌恶纪纲的无法无天。但王丛云明白,他现在没有能力与纪纲对抗,为了这个家,为了前途无量的儿子,他只能忍着,忍耐着。

忍耐的感觉不好受,事情明明就在眼前发生,明明知道这些都是错的,可却无力去阻止。以前还好说,只是一个小小的锦衣卫百户。可现如今,王丛云已经是锦衣卫千户,掌握着南镇抚司的实权,手中的权力越大,也就知道得越多,知道得越多,内心也就越难受!

看着心情越来越不好,晚上经常喝酒的丈夫,燕梓和刘雪沁两人心疼在眼里,可也知道光劝是没用的,王丛云需要一个发泄口,而最好的发泄就是杀人,但也不能因为心情不好就让王丛云随便去找些犯人杀掉,这样只会让王丛云越陷越深。

刚巧,有段时间附近的一对夫妻经常吵架,吵架的理由燕梓不在意,让燕梓注意到的是这对夫妻吵架时砸东西的细节。这对夫妻吵架的时候很凶,什么话都骂得出来,但他们没有动手,只是在互相砸东西,把家里的盆盆罐罐,还有茶杯碗碟都砸了。等东西都砸完了,也就不吵架了。

得到启示的燕梓从外面买了很多坏的碗碟还有罐子回来,一大堆的劣等陶瓷器就放在王丛云的面前,王丛云要是心情不好,就砸这些东西。反正这些也值不了多少钱,砸光了再买,让王丛云的心里有个发泄口,也就不用什么都憋在心里,一个人生闷气好。

泣风尘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