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陨

第27章 吟游诗人

一踏入拍卖行会,只见一楼现在已经是人头涌涌。

举目望去,老贵族、新贵族、魔法师、武士、佣兵……几乎各种各样身份的人都能够在这里找到,甚至于连向来都被称作是天底下最优雅的职业的吟游诗人都到场了。

这不禁叫人感叹,格兰特男爵确实是拥有相当的实力,否则的话,汇聚这么多各行各业的人士,拍卖行会怎么也不可能还象现在这般井然有序。

要知道,如果只是贵族的话,那倒还好说,但武士和佣兵……

不清楚的大可以去罗斯特城最大的雄狮酒馆看看,那里的乱象就能够让你知道,这些职业的人聚在一起会是什么样的一副光景了。

萧邦走进拍卖行会,正好有一个吟游诗人在那边弹着竖琴,高声的歌唱着一段他在旅途上,对一个甚至都不认识的女孩一见钟情,事后又朝思暮想,感情之下写的一首歌。

当我每次想起你

我都会不知所措

梦到你

我整个人都充满了色彩

可是不知道你是否也爱我

那一眼的开心快乐过去了

但却一直留在我的心里

我拼命想假装不在乎

为的只是想向自己证明已忘记你

但我真的没有办法

不能接受我对你的爱就这么消失了

想你想到发疯

我发誓

每天想起你的时候

我就会弹唱这首我为你写的歌

…………

…………

歌曲优雅婉转,歌词浓qing动人,再加上那吟游诗人富有磁性的嗓音,使得周围围绕在他四周的所有贵族女士尽皆眼眶泛红,全都一副好像后悔自己不能成为他歌曲当中做怀念的那个女子一般。

远远看去,那吟游诗人举着竖琴,一身宽松随性的打扮,长长的金发半遮着他那俊秀的容貌,修长白皙的手指优雅的在竖琴上弹动,浑身散发出一股令人折服的从容气质。

那吟游诗人似乎很喜欢这首歌,弹奏了一遍之后,又从头开始了。

萧邦笑了笑,继续朝前走。

“萧邦少爷,你对这位号称是帝国最有魅力的男人也有兴趣?”格兰特男爵注意到了萧邦的细微动作,很显然,他一直都在刻意注意着萧邦。

“哦?”萧邦不置可否,他可是记得,在自己父亲在世的时候,这个头衔可是属于罗素家族的,不过老实说,也不知道是不是修行的缘故,反正他对这类东西看得很淡。

只不过是觉得这吟游诗人很有趣。

当然,他所歌颂的那个美女也一样有趣。

“他叫莱利.梅诺,是帝都梅诺家族的二少爷,但却生性狂放不羁,对帝都奢靡的生活感到厌倦,所以早些年就离开帝都,四处游历,还亲手做了一把竖琴,当起了吟游诗人,说是要歌颂他一生中所见到过的美好回忆。”

格兰特还以为萧邦心里对这个抢了他父亲头衔的吟游诗人不感冒,解释中还顺便带出了他的家族背景。

“看来,他在贵族圈里还真的很有号召力,尤其是对于那些感情泛滥的贵族家的小姐和夫人们。”萧邦也没去解释,还是一脸轻松的笑容。

格兰特看向莱利.梅诺,眼中闪过一丝的羡慕,也哈哈笑了起来,“没错,所以他也被帝都的男人称作是最遭男人嫉恨和羡慕的臭男人。”

萧邦一听也顿时跟着大笑了起来。

作为一个男人,能够做到他这种地步,也确实无憾了。

跟在格兰特的身后,从一楼的一侧的阶梯走上去,来到了较为宽松的二楼。

其实二楼的面积比一楼还要小很多,但是位置不多,大多都是围着中间那可以看到一楼拍卖台的天井布置,让每一个上到二楼来的贵宾都能够轻松舒适的观赏到整个拍卖的过程。

跟一楼的大众化布置不一样的是,二楼的布置显得十分的贵气,所有的座位统统都是用冰凉惬意的冰熊毛皮制成,而如果是在冬天,则会换成暖和的火狐皮,然后座位与座位之间,又会用雕花水晶幕墙隔离,这就等于是让每一位到场的贵宾都拥有属于自己的空间。

萧邦上到二楼的时候,发现抵达的客人已经不少了,座位也坐得差不多满了。

作为罗素家族的唯一继承人,帝国的未来公爵,萧邦直接被带到了二楼最尊贵的座位,也就是直面拍卖台的那个位置。

全场也就是这里距离拍卖台最近了。

一些认得出萧邦的罗斯特城本地贵族自然知道缘由,但一些来自外地的贵族,对格兰特引着一个小孩去坐最尊贵的位置,心里大多是有些讶异和不悦。

难道说,他们一群贵族还都比不上一个不知道是哪里冒出来的小屁孩吗?

但一些有相熟的贵族,相互问了一下之后,当他们得知原来是罗素家的少爷,顿时都不敢出声了,甚至有些还在心里暗叫庆幸,幸好刚才没说什么。

“我说男爵大人,你这座位是不是安排得有些不恰当啊?”就在萧邦刚刚坐下,旁边就有人叫住了要下楼去招呼客人的格兰特男爵。

格兰特一看,出声的原来是普尔家族的威廉少爷,压下了心中少许的怒意,堆出一脸笑容,“威廉少爷可是觉得这位置不舒服,那可是我招呼不周了,我这就马上给你安排另外一处座位,你看如何?”

那叫威廉的青年一脸的得意,大笑的点头,“那好,我跟海伦小姐都觉得这里视线不够好,要不,我就让我们坐那边,怎样?”说完,他还指向萧邦坐下的地方。

“没错,男爵大人,我们在帝都可没少跟你打交道,难道说来到这罗斯特城小地方,你还要为了一个坐席跟我们为难吗?”威廉旁边的男同伴也跟着站起来。

格兰特顿感为难,苦笑道:“贝少爷,你们这不是存心叫我们为难吗?”

这贝.里查森也同样是帝都来的贵族少爷,父亲里查森伯爵是当今的皇帝跟前的受宠红人,而那个海伦.维斯小姐则是帝都维斯公爵的独生爱女,不管是哪一个,都不是他可以轻易得罪的。

别看格兰特有着男爵的头衔,但谁都知道,那是用财富去换回来的,要真正说到在帝国政坛的影响力,他是拍马都赶不上眼前这三位贵族家少爷小姐的父辈的。

“格兰特男爵,既然他们喜欢,那就让他们算了,反正我也觉得这里的视线不是很好!”萧邦站了起来,一脸无所谓的笑道。

陈爱庭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