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天行道

第48章 慈云法雨

道信心头微动,也跟着人群往那边行去,只见得那地方似乎却只是一方水池,粗大的青石雕栏围在四周,池子中心还有一块高高的岩石隆起,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愿”字,其他看上去倒也普普通通,没有什么特出的地方。

只是围在这里的人群似乎却都是极为虔诚的模样,人数虽然极多,虽然可以看得出来每个人都很想站到前面去,但却没有发生推搡叫嚷之类事情。随着光影日移,越来越多的人围了过来,离池子最近的那几排人,更是站成了整齐的几排,也没有人上去挤乱了他们。

道信心头纳罕,举步向前行去,堵在他身前的人群虽多,他却似乎有形无质一般,每次总是能从人与人之间的缝隙之中如游鱼一般穿过,不一会便来到了前面那几排人的背后。

道信放眼看去,池子中水清如镜,映着悠悠白云,还真是看不出什么异常。

“快了,快了!”光影日移,又过了一小段时间,人群发出低低的声音,道信也发现那池子里靠近那刻字岩石的地方,有一小部分的水似乎微微沸腾了起来一般,不断向外吞吐着白沫。

离池子最近的这些人都合什低首,全心全意地祈祷着,但道信却知道他们的身体在那个刹那都绷得紧紧的,似乎都在极为紧张地期待着什么。

这里池里的动静益发大了,整个湖面都似乎在微微起伏着,就好象小小的湖底,竟尔有什么深渊巨兽,正在吞吐呼吸一般。

就在道信诧异的目光之中,蓦然“澎”的一声闷响,就恍若有一个无形的太古巨人一掌拍在这湖面之上一般,一条水柱就这么自湖底冲天而起,直悬在半空之中,就这么吞吐上下,竟尔凝固不散。

点点水滴,如玉珠溅落,喷洒向围在四周的人群,映着正好斜向这角度射来的日光,散作七彩霞光,场面瑰丽玄奇无比,就连道信如此人物,一时也不由得目为之眩,神为之夺,半晌都不曾回过神来。

但围在水池周围的那些人,却是在那水柱出现的那一刹那,都跳了起来,调整着方位与姿式,尽最大的可能去接住每一滴洒落下来的水珠,同时嘴里还大声地叫嚷着各种五花八门的简短的话语。

“这次我李家能生个男丁!”

“明天还能见到阿秀!”

“父亲母亲添福添寿!”

“一路顺顺利利,能平安回到龟兹!”

无数或朴素或天真的叫声,在这片小小的空间里汇成一片,接到了水珠的人们欢天喜地地自觉离去,让后面正焦急等待着的人补了上来,然后就是重来了一遍的热闹场面。

中国古代虽然很早就掌握了制造喷泉的虹吸原理,但极少应用在制造景观之上,偶有几处,也都是使用于皇宫之中作为小型装饰,从来未曾以这种大型喷泉形式出现在公众面前。而李子秋定下的放水时间,更是考虑到了阳光照射的因素,最大限度地利用喷泉水幕的折光效果,让整个场景看上去俨然不类人间。

在西林寺的故事里面,这不是山泉,这是佛陀因为悲悯世人的苦难而流下的一滴泪水,被西林寺以甚深机缘引到此处,化作慈云法雨,遍洒有缘,赐福众生。

据说如果能够在这慈悲之泪溅落地面之前,用最大的虔诚说出心愿,而且你心中所想的是真诚而美好的愿望,那么在你接住这慈悲之泪的时候,你就可以得到佛陀的赐福,言出愿遂,心想事成。

自从这个说法广为传播之后,每日在这个时辰,池子前面都是人满为患。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被这个利用光影效果造出来的奇景震憾之余,又为这佛陀的悲悯而颠倒迷醉,最近这些日子来,甚至有许多往来于胡汉边境的商人们,只要来到这昌松县,都会在百忙之中找准时间来到这池子旁边,希望能有机缘在这里得到佛陀的赐福,让他们得以实现心里头那每一次都有不同的愿望。

有一个可以让自己为之努力的愿望,有一分可能实现愿望的希望,往往就可以让人有充分的勇气与斗志,去为自己的愿望奋斗拼搏。

所以哪怕这个许愿池并不可能真的让人人心想事成,但也不可能会有人会对这个美丽的谎言产生厌恶与反感,毕竟对于真诚与美好的愿望,无论结果如何,只要曾经去为之努力过,那就是一段弥足珍贵的回忆,而在这个池子前所经历的场景以及当时所许下的愿望,将会构成这回忆的一部份,为人所留念珍藏。

水柱只持续了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就渐渐小了下去,许多还来不及许下愿望的人,都拼命地伸长了手往前挤着,希望能够接到一星半点的慈悲法雨,道信也一翻手掌,接住了一颗飘落下来的水珠,凝注良久。

刚刚从那些已经许完愿了的激动的人们口中,他已经听到了关于这个池子的所有传说,虽然这样的故事为佛经所不载,但道信却仍觉得这样的故事,与眼前的场景重合,恰是将许多佛法之中所蕴含得极深的力量,就这么活生生地展现在他眼前。

他抬起头,深深地看了不远处西林寺那蜿蜒而上的高高山门,蓦然嘴角浮起了一丝飞扬的笑意:“善哉!善哉!原来如此!”

“这位师兄”,道信忽然听得背后有人一声唤,他转过头去,正看见有个和尚向他合什行礼:“小僧这里有礼了!”

“有礼!”道信微微打量着眼前的和尚,回了一礼,向他问道:“不知道友是……”

“敢问这位师兄此来”,那和尚却未回答他的问题,反是问道:“可是想在我西林寺挂单歇脚么?”

“老僧确有此想”,道信看着眼前这个完全不认识的和尚,缓缓说道:“原来道友是在这西林寺修行。”

“家师法明,乃是西林寺监寺僧”,那和尚挺着胸膛,似乎很自豪地说了一句,他转眼,看着道信,说道:“既然师兄欲在此住脚同修,小僧也便不同师兄客气,还有件事情却想麻烦师兄帮手了。”

.......................................................................................

一愿冲上双榜,二愿打赏多多,三愿书友平安喜乐,四愿票票成沱^o^

可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