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杏闹春光

第61章 举家迁离

温柔穿越到的是未知的古代世界,她脑中没有任何可供参考的历史资料,仅靠着平时留意的八卦消息和刻意从家人嘴里套出的信息,才拼凑出这个世界的大概模样,知道这里没有被完全统一,而是被分散成了数个小国,她现在身处的是实力最强,拥有疆域最辽阔的国家大昭。

据说大昭位于这个世界的中心地带,它周边分散着另五个小国,宣国、靖国、定国、恒国和启国。这些国家的实力虽然比不上大昭,但知道唇亡齿寒的道理,因此各自结缔同盟,相互联姻,往往一国有难,其它国家就会派兵援助,因此大昭的皇帝传了数代,对外侵略扩张的国策执行了近百年,统一天下的愿望却一直也没有实现。

不过,对于这种政治性问题,温柔实在没有什么兴趣,她只要知道自己生活的国家最强大安定,可以稳定安适的生活下来,不会因战乱而令她颠沛流离,这就足够了。

大昭的国都名为太和,距离温柔目前所住的城市元昌并不太远,雇上一辆大车,在路上颠簸个三四日,也就到了,但是收拾行装细软的这几天里,温妈妈一直在她耳旁唠叨个不休,想试着打消女儿那不知道打哪冒出来的,要搬这么远家的念头。

温妈妈一辈子生活在元昌城里,哪怕在穷得几乎要活不下去的年头里,也没动过离开的念头。外面的世界对她来说很遥远,人面对未知事物的时候,总是有一种特别的恐惧心理,何况她现在生活康足,更不想涉险。去一个陌生的城市,近乎一无所有的重新开始闯荡,需要极大的勇气。

面对温妈妈的碎碎念,温柔常常笑而不语,事实上,她很明白,自己的想法与温妈妈存在很大的差异,换句话说就是代沟严重,因此她从没想过要说服温妈妈,只要坚定不移的执行自己的想法,这样就可以了,虽然有些霸道,但是很有效。

倒是温刚和小环,大概因为年轻,对未来的生活还充满着憧憬,听见可以去都城生活,都兴奋得不得了,小环这一向时常阴郁的脸上,偶尔也会绽出点笑容来。这两个孩子,经过几个月的接触,彼此已经很熟悉了,活干完的时候,小环闲着没事,也会去看温刚练字,偶尔替他磨个磨,或是指着书本上的字询问读法和含义,不过温刚认得的字其实压根就没几个,他临字,当真是对照着临,哪怕看不懂,也照旧有模有样的写着,被小环问到不认识的字,又不好意思承认自己不懂,往往含糊的拿话岔过,心里的求知yu望,却被加倍激发了出来。

三天后,当他们收拾好细软,准备雇辆车离开元昌城的时候,温柔去找了老寡妇结清租住的房钱,为了感谢她上回替小环遮掩的事,额外还多付了一个月的租钱。

老寡妇闻讯很意外,毕竟温柔租房的这段日子里,做了什么细软的吃食,从来不忘记给她留一份,小环又是听话懂事的孩子,私底下也替她做了不少活,让她孤独多年的心,稍稍感受到了一点被人惦记和关怀的温暖,此时乍然听闻他们就要离去,望向温柔的目光里,竟隐隐带了点不舍。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要走终究是要走的,道别了老寡妇,再次回望了一眼这个待了近半年,给她留下难以磨灭的记忆的城市,温柔爬上了温刚雇来的大车,向太和城进发。

等待她的,是未知的生活。

骡车在路上行了一日,当天晚上到达预定小镇歇宿的时候,温柔发现自己整个人都被颠得快散架了。这古代的路,真是太坎坷不平了,要知道他们走的还是官道,都被颠成这个样子,若是走土路,估计连车都爬不下来了。

镇里只有一家客栈,挤满了过往的旅客,好在温柔运气不差,最后两间房被她定到了,虽然三个人挤一张床,实在不太舒服,但总好过没地方睡觉。只是泡了个热水澡,收拾干净自己后出房在楼下大堂内吃饭时,她似乎听见很多客人都在议论益县、匀县洪灾的事情。

“听说田都被淹了,房子也冲垮了不少,还死了很多人呢!”

“那些地方惨哪!洪灾过后又闹瘟疫,十户九空了!”

“是啊,我这一路过来,遇见不少灾民!沿途的城填都不让他们进,生怕发生什么抢粮的暴乱事件。可怜哪!饿死不少人!”

“云州城倒是有个好官,听说开仓赈粮了,在城外架起了几口大锅,日夜不停的施粥舍药。还有些心善的富户,也做了御寒的棉衣拿到城外去施舍灾民。”

“心善是心善,但依我看哪,云州城这个官他当不长了!朝廷的官粮,没有圣上的旨意,那是轻易动得的吗?”

“这世道,好官没好命,贪官倒是步步高升!”

“莫论国事!莫论国事!咱们平民百姓,哪管得了当官的事儿?安生过好自个的日子吧!”

议论的众人听闻这话,齐齐叹息了一声,都默然去吃自己的饭了,不过安静了没多久,又开始相互交头接耳,谈起耳闻目睹的八卦新闻来。

“姐姐,你怎么不吃饭?”温刚看见温柔停筷发怔,不觉抬头道:“不过这家客栈的饭菜还真难吃,我都情愿啃你做的干粮了。”

总不能说自己听八卦听出了神吧?温柔微微一笑,低头扒了两口饭,又给他和小环各夹了一筷菜道:“出门在外将就些吧,等到了京城安顿下来,我再给你们做好吃的。”

当夜在客栈里将就歇宿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车夫就催促他们上路了,连早饭都来不及吃,温柔只好在街上买了些包子和熟菜,预备路上垫饥。

坐在车里时,温妈妈和小环手里都有针线活儿打发时间,温刚则在背温柔昨儿闲着无聊,教给他的九九乘法歌诀,温妈妈听着虽觉有点奇怪,不知道女儿怎么会这些稀奇古怪的知识,但好在温柔实是离开了家好几年,她又大字不识一个,心里琢磨着温柔大概是在赵府里学来的,也没多问。只是苦了温柔,闲坐在车里的时间实在难以打发,只好掀开车帘,看看黄土道路和路边那些刚萌出新绿的植物,聊以打发漫长而又颠簸的时光。

禾早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