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咩咩羊

第42章 NO.42 母爱的假象

爱纱书友群,魔女工坊,群号:21468884,欢迎加入~~

新书《塔罗天使》已出版,浪漫言情,附赠塔罗牌一套,各大书店有售,敬请支持~~

————————————————————

“我承认,阿轩他确实很愚笨,而且很软弱。那是他的天性,难道因为一个人天生有弱点,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去欺辱他吗?我也不知道我当时在做什么,我真的很后悔,当时我竟然都没有出面去帮助他,却只是躲在一边偷听而已,我是个不称职的母亲……事后我就开始失眠,夜夜都在想着阿轩被人欺辱的画面,我没办法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我没办法饶恕她们!所有伤害我儿子的人……”涂夫人将牙齿咬着咯咯作响,“都该死!”

一瞬间,我突然想起了谢小诗那天晚上在杀人魔山庄梦游时那些支离破碎的梦呓。

“电话号码这种东西怎么能白给你呢,少白日做梦了,也不去照镜子看看你的蠢样!”

“除非你把衣服全脱了,我就答应你,现在就去把衣服全部脱掉,内裤也不许留下,啊哈哈哈……”

“对待这种无耻的窝囊废……烧掉!把它统统烧成灰烬!”

怎么会这样?难道那天晚上她所说的……就是这件事吗?那呆坐在飘零风雨中的女孩,支离破碎的语言最终成了遗失拼图的最后一块……被欺辱的男孩,愤怒的母亲,这所有的一切就是事件的导火索,就是一切的根源!

“我知道阿轩最迷恋的就是五星女孩的游戏,废寝忘食,完全沉迷在里面。当时我只是想,从小到大,我都没有好好地照顾过阿轩,也没能给过他真正的母爱,每天每天都在拼命的工作,一丝不苟地活着。我想弥补,我想给他一个礼物,让那些曾经扮演过五星女孩的人……从此变成真正的五星女孩!”忿恨的光从她的眼睛里喷射出来,涂夫人就像是拉风箱一样不停地喘着粗气,“于是,我从谢小诗的手机电话簿中找到了其他四个女孩的家庭住址,假装鼓励阿轩去跟踪那些女孩,记录下那些女孩的日常活动规律。当我认为时机已经成熟的时候……就让她们付出代价!”说着,涂夫人的嘴唇微微地颤抖起来,我不确定那是不是因为激动的关系,只见她深深地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继续说道,“……一开始袭击贺珊珊的时候进行的并不顺利……在森林里埋尸的时候被一个不相干的家伙看到了,我本以为这下完蛋了,但是一个礼拜过去却什么都没有发生。倒是我原本落下的失眠症,竟好了。杀了人之后,我竟可以很安心的睡觉,整个人突然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成就感。所以,我一点儿也没有后悔的感觉,反倒开始考虑第二次作案。江小茜,我对那丫头的行踪了如指掌,每次放学之后她都会在学院里或者附近的小书店里面逗留。那天,我到达圣美纶学院三号教学楼的时候,江小茜已经奄奄一息了,她的凶手插着一把手术刀,有人比我更早下手?这对我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好事,于是我顺理成章地把她推进了游泳池……”

“你所做的一切,你儿子……并不知情吗?”秋科长问道。

“他怎么会知道?除了电子游戏他什么都不关心……不!”说道一半,涂夫人突然改口,她的脸色阴沉下来,“或许他是知道的,只是对他来说什么都无所谓罢了……”涂夫人苦笑道,“为什么?……为什么我有一个笨蛋儿子?为什么我会是那个拖油瓶的母亲?我也不想这样的啊,要不是他,我就不会去动手杀人了!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她这是在后悔吗?我不知道,只是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个正常人不该有的疯狂。一面是杀人后留下的兴奋和快乐,一面又是对自己所作所为的悔恨,在涂夫人的身上我看到了两重不同的性格立场。她的人格类似典型的谋杀享乐犯,但是却又好像不是,就在我开始感到困惑的时候,耳麦里传来了一个令人惊愕的指示……

“诶?你确定吗……?”我小声地对着微型话筒问道,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我这才郁郁地把目光转向面前这个已经半失去神志的女人身上。

“涂夫人,”吞下一口口水,我努力地整理着思绪,“现在,我要向你说一些或许你已经忘记的事情……17年前,你曾经在南海医院住院一个月,你还记得吗?你是为什么而住院的?”

“什么……?!”涂夫人吃惊地望着我。

“失忆症!……我们在来这里之前曾经调查过你的过去,17年前你曾经得过失忆症。原因是,从一座高桥上跳下,结果脑震荡导致失去记忆!”

“……?!”涂夫人不知所措地揪着自己的衣袖,她的脸上写满了震惊和疑问。

“17年前你的父亲和母亲带着你背井离乡来到这座城市,可以新生活刚刚开始,他们便因为一起车祸去世了。那时候你只有15岁,父母双亡……车祸现场只留下了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弟弟。你觉得自己已经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了,你觉得是那个弟弟害死了自己的父母,于是抱着弟弟跳桥自杀。结果脑袋撞在了堤坝上。当你醒过来的时候,部分记忆就因此而丧失。失去记忆的你看着襁褓里的孩子,怎么都回忆不起你们的关系,也怎么都想不起你们的过去,只是凭直觉地觉得……这个孩子和你有莫大的关系。于是,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一条路,活下去……与这个孩子一起活下去!”停了一下,我继续说道,“17年来你抚养他成人,因为你想不起过去的事情,所以他顺理成章地喊你做‘母亲’。但是事实上……他并不是你的儿子,而是你的弟弟才对!因为十多年来从未有人向你提起过,而你自己本身也失去记忆的关系,所以你并不知情。”

“你……你到底在说什么?!”虽然口气在疑问,但是涂夫人的脑袋却不停地摇着,她似乎不敢去面对眼前的现实,连与我眼神相对的勇气也没有。

爱纱无边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