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咩咩羊

沉默的咩咩羊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7章 NO.37 那家伙的神秘身份

爱纱书友群,魔女工坊,群号:21468884,欢迎加入~~

新书《塔罗天使》已出版,浪漫言情,附赠塔罗牌一套,各大书店有售,敬请支持~~

————————————————————

离开了市区,车子一直向南开,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车窗外的景色越来越偏僻,附近的人烟越来越稀少,一时间我竟忍不住有种慌张的感觉。我是不是太过冒失了?上了一辆完全不知道去哪里的车子,万一就这样被绑架的话怎么办?可是谁又会绑架一个没钱没势的小警察呢?恐怕连赎金都不会有人替我出吧。

心里不断地猜测着各种可能,我小心地拿出手提包里的电话……

刚刚按下一个键,这时,坐在副驾驶坐的那男人突然回过半个脑袋瞪着我,“不用给你们的上司请示了,这件事情秋靖没权过问!”

“唔……”好强硬的口气,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着实令人厌恶。话说……他怎么知道我是在给秋科长打电话啊?他又是怎么知道……秋科长的名字是“秋靖”呢?连我都是头一次听说。

路边的风景渐渐从城市换成农庄,又变作环山的密林,当我终于开始觉得不耐烦想要爆发的时候,车子突然转了个弯,走进了入山公路旁的一条岔道口。

“这到底是要去哪里啊?如果你们还不说清楚的话……”我下意识地把手抹向腰间的手枪,这时,令我惊愕的事情发生了,只见岔道口的尽头突然出现了一座气势恢弘的宅邸。就如同古代的宫殿一样,这座木造房子的背面与山林相连,将自然的景致全部吸纳进去。红墙绿瓦,光是那两扇巨大的大门就令人心生敬畏。

车子在庭院前停了下来。“下午好。”门口站着的两个身穿制服的守卫礼貌地向我们的车子行了一个军礼,大门打开,一股树木精华的香气瞬间扑面而来。环顾庭院四周,雕梁画栋、古朴典雅,入眼的景色无不令人拍案惊奇。真是难以想象,居住在这样一栋房子里的主人,究竟是怎么样阔绰的富豪啊!

“姬先生,这边请。”一个西装笔挺,留着两撇花白的小胡子的管家,微微鞠躬,带我们向庭院正中走去。路过一条黑色的石板路,走过木造的小桥,庭院的门口出现了一片碧色如茵的草地。几个仆人打扮的人推着一架轮椅朝这边迎了过来。

“哦……姬泽霖,你总算来了。”轮椅上的老者朝这边挥了挥手。

“曾大人,很久不见了。”姬泽霖微笑地朝那老人家走了过去。他不会就是这栋宅邸的主人吧?已经是花白头发的年纪了,腰上搭着一条米色的毯子,下巴上留着一撮花白的山羊胡子,瘦弱的身体,岁月的蛀虫在他的脸上啃咬出一道道深刻的痕迹。第一眼看到这个老人的时候,我就感到很眼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但是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警监大人,我们先告辞了。”说着,那送我们来的黑衣男人礼貌的鞠了一躬,转身离开。

等一下!他刚才叫这老头什么?!……警、警监大人?!

啊……啊啊啊啊!不会吧?我突然感到脸颊一阵滚烫。瞬间,脑袋里突然浮现一个线索,历届的警监中确实是有一位姓“曾”的大人。对了,一定没错!在晓知分局刑侦科的墙壁上挂着的那副画像上,被警员们当作神一样崇拜的那个人……不就是此刻眼前这个花白胡子的老头吗?!那一刻,我的下巴差点因为惊愕而脱颌。

震惊!除了震惊我的脑海里找不到第二个形容词。连我的父亲都把他老人家的话当成信条一样膜拜,很努力很努力的想靠近他的脚边,那可是个遥不可及的位置啊!实在难以相信,我现在就在警监大人的家里?!让我带一颗杂草回去留做纪念吧。

曾筠先生,他是前警监大人,同时也身为国家安全部门的四大臣之一,据说就是他首先开创了现在的警界模式。不过,传说中警界的神话,原来已经是个年过六旬的老者了,更让我感到奇怪的是,这样一个身份显赫的人,为什么会和姬泽霖一副老相熟的样子?!

“您的身体……最近还好吗?”

“当然不好啦,笨蛋!我不是说过让你经常来这里看望我的吗?竟然完全把我的话当作耳旁风,你这个只长身体不长脑子的家伙!”一阵暴风骤雨般的谩骂扑面而来,不愧是做警监的人,这火爆的脾气还真是令人汗颜。

“哈哈哈……对不起。不过,看到您身体安康我就放心了。”姬泽霖一脸抱歉地搔了搔后脑勺。

“居然还要我亲自派人去请你,所以说你们这些没用的年轻人啊……真没用!”不过,骂归骂,多少还是能够听出来,他的语气中带着几分疼惜和慈爱。为什么呢?一个响当当的大人物,竟然和一个杀人犯套起近乎来了,眼前的到底是什么情况?我迷糊了,完全不明白!

“不……是我自己的问题,总觉得像我的杀人犯,还是少来这里打扰您的清静比较好。”这句话结束之后,两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那是一个令人难以面对的现实,就连我都很难去思考,关于姬泽霖的过去……他一辈子无法洗清的污点。心里就像是有了阴影一样,每当提起,就会感到难以承受。

“当初……要是没发生那些事就好了,”像是故意打破沉闷一样,警监大人深深地叹一口气,“宓莎一定不想看到吧这样的结果。”

宓莎……又是这个名字,以前醉酒的时候就从安风的口里听到过,到底是谁呢?到底和姬泽霖有什么关系?

“对不起……这都是我的问题。”姬泽霖低头道歉。

警监大人或许想听到的并不是他的道歉吧,有那么一瞬间,我仿佛从他老人家的表情中看到一丝悲伤,只见他的眼眸漫无目的地在空中游走,最后竟落在了我的身上。

“这位小姐是……你的新女朋友?”

“怎么可能呢?……她是我的狱警。”

“哦……换人了?以前的那个呢?”

“……”姬泽霖沉默不语。

“加油吧,”警监大人突然对我笑笑,“狱警小姐。”

他对我笑了?!他还对我说加油……上帝啊,我死而无憾了。

接下来,两个人畅所欲言地聊着,那老人家的脸上不断地浮现笑容,对于他这个年纪,这个地位的人来说,人生或许已没有什么缺憾,而姬泽霖就像个心理医生,这样的笑容就是他为这位朽朽老者开出了一剂最有效的良方。

“喂喂,你倒是说说看啊,为什么你会认识警监大人?!”离开的时候,我难以平复心中的好奇,一把抓住姬泽霖不放,“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拜托,你倒是说说看,为什么你这么重的好奇心?”姬泽霖反问。

“那是因为……谁叫你是我的犯人啊,了解你的情况是我的职责所在……你倒是说啊!”我正准备发挥我强大的黏人攻势,就在这个时候,姬泽霖突然停下了脚步,只见他的目光呆然地望着前方,“怎么了?”我吃惊地抬起头,顺着他的目光望去,面前,只见一辆黑色的车子停靠在路边,车门边站着一个男人,那……那不正是总局的那位铁腕的总处大人吗?只见他拧着眉头向这边望来,脸上同样写着一丝诧异。

“嘭”地一声关上车门,总处大人竟主动朝这边走了过来,老天爷,前些天还差点儿就被他点名开除,现在又在这里遇上?我为什么这么倒霉?

“总处大人……”这声音就像是从我嗓子眼儿里滑出来一样不由自主。

在我们两人的面前停顿了一下,总处大人的脸色突然变得异常难看,“姬……姬少爷。”“呃……”我得了耳鸣了?还是产生幻觉?为什么那位高高在上的总处大人竟向一个身抗重罪的家伙低头?唤他……少、少少少少爷?

“姬少爷,您怎么在这儿?”

“是大人喊我来的,我要回去了。”姬泽霖一点儿也没有诧异的意思,说罢,他拍了拍总处大人的肩膀,“今后还拜托你,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请帮我保密。”

“那是当然。”总处大人一本正经地点点头,突然微微鞠了一躬,“请慢走。”

“嗯……”点点头,姬泽霖拉着我向大门外走去。

那一刻,我着实迷惑了,对姬泽霖的一切尚且不了解,现在反而,那谜团似乎在我心里越变越大了。不过我逐渐开始相信一点!他并不是单纯的刑犯,他住着豪宅,喝着洋酒,他可以自由地出入警局,和警监大人的交情颇深,连总处大人都要叫他少爷……?这是个什么世界?怎么完全反过来了?难道我才是最弱小,最没权没势的那一个吗?

爱纱无边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