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惑天师

第44章 意外相亲

时钟上,长短针共同指向阿拉伯数字1的时候,门铃响了,早已坐卧不住的小姨立刻站起了身子风风火火地去开门了,接着,传来了两个中年妇人类似于扯着嗓子喊的说笑声。

“你们怎么才过来呀?我都要打电话催你们了,快进来吧。”这是小姨的声音。

“这还晚,我可是掐着点儿过来的,你呀,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一位陌生女人的声音。

“还说我呢,你不也是这样,一天八百个电话打过来,这月你家的电话费是不是超支了?”两人同时大笑。

一边说笑着,小姨引领着客人走了进来,张扬站起来迎接,面对着先进来的中年陌生女人打了声招呼“您来啦”,而后,目光便急不可耐的向她身后瞟去。

到了这个时候,张扬已经不再是应付之意,而是怀着侥幸心理,虽说陨石砸中人的几率很小很小,但不是绝对没有,很可能小姨介绍的人里会出现个林妹妹般的人物呢。结果这一看对方姑娘不要紧,登时把俺们张扬给雷住了。

眼睛突得跟铜铃子似的,嘴裂得跟瓢似的半天都合拢不上,什么叫目瞪口呆,此刻的张扬正活生生地展现着这个例证。

究竟是什么样的姑娘使得张扬如此失态呢?美若天仙?丑陋似如花?

都不是。

说实在的,这个姑娘的相貌跟风华绝代的美人很难相提并论,不过,也绝非丑陋得同男扮女装的如花扯上什么关系,也就中等偏上一些罢了。张扬被其雷住的原因非是因其相貌,而是她在此时此刻的出现太令张扬震惊了,太出乎意料了,太不可思议了!这个姑娘非是旁人,竟是与张扬有过两面之缘的半神仙级人物——陈静陈姑娘。

这修真者也要相亲么?张扬百思不得其解。

张扬的失态令小姨甚觉尴尬的同时心里却是满心欢喜,偷眼观察了一下对方姑娘的动静,既没生气也不显慌乱,低着头躲避着张扬那灼人的目光,嘴角处微微翘起,似有笑意。

这次有戏!小姨于心内暗叫,与此同时,那中年妇女的目光也迎着小姨投射了过来,相互眨了眨眼睛,双方心思都差不多,不由会意一笑。

小姨扯了扯张扬的衣襟,示意他注重下仪态,而后满面春风的给两位宾客张罗着座位,极为热络的沏茶倒水,奉上水果瓜子。

张扬收敛了惊容,随着小姨张罗,眼睛却时不时的瞥向陈静,怀揣着满腹疑惑想向其询问,却不知该如何避离两位长辈而与其单独一谈。

此时的陈静完全就似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孩子,坐在沙发上,主人招呼着茶水吃食,她站起身来道了谢,而后坐回原处,低着头抿着嘴玩弄着自己的衣角,看也不看张扬一眼,就跟不认识张扬似的。使得张扬心下都开始打鼓了,怀疑面前这位姑娘是不是先前自己所见的陈静了,莫非天下真有长得一般无二又非孪生姐妹的两个人么?、

小姨先相互介绍了一下,姑娘名字果然是陈静,那中年妇女是她的舅妈,和小姨也是一个工作单位的,让张扬随着小姨管她也叫姨。

小姨和陈静舅妈本来就是要好的朋友,相互间熟络得不得了,开始闲谈,言语中却多是介绍张扬和陈静各自的家境背景,其实这两人早在私下里不知谈了多少回了,双方情况都了解得滚瓜烂熟了,此时所述,无非是在给张扬与陈静二人所说,亦有没话找话之意。

双方情况介绍得差不多了,小姨就向陈静舅妈提议道:“要不,让两个孩子去里屋吧,单独在一起谈谈,相互间多熟悉熟悉,年轻人有年轻人的话题,有咱们俩碍着他们说话也不方便是不是,哈哈哈。”说罢,眼光却是停留在了陈静身上。

“是啊,是啊。哈哈哈。”陈静舅妈附和着说道,眼光停留在了张扬身上。

两人就跟演戏的似的。

此提议正合张扬的心思,张扬早就如坐针毡了,立马站立起来,却没动身,只是看着陈静。

陈静也没推辞,甚是大方的站起了身子。两人一前一后地走进了里屋。临走前小姨还嘱咐张扬带上两杯茶水。

一进屋,张扬就急切地把门关上,盯着陈静刚要开口说话。却见陈静一脸严肃地回望着自己,眼神中透露出“先不要开口说话”之意,接着,掐指捻诀,秀指连弹,竟是在施展“隔音壁”法术,当日张扬正是因为看到姬老施展此法术且识破其法相从而得知自己身怀异术的。

已贯通《蛊惑概论》的张扬再非当日的吴下阿蒙了,此法术他虽因毫无法力而无法运用,但亦知其操作原理,是将身旁一定距离外的空气用法力强制压缩成墙壁状,笼盖四周,空气之间的缝隙因压缩而减小,直至声音不能穿过的程度,以达成隔音效果,看似施用者手法简单,却是很耗法力的。

张扬一脸疑惑,陈静却缓缓恢复了素日的笑模样,解释道:“现在魔教蠢蠢欲动,人间界到处是他们的耳目,不得不谨慎。”

这里屋本是小姨和姨夫两口子的卧室,摆着一张双人大床,床头右侧贴墙,左侧是个写字台,旁立着把木椅。

陈静解释过后就一屁股坐在了床边,很是放松地伸展伸展胳膊腿,然后甚是随意地半倚在被垛上笑眯眯地上下打量着张扬,与刚才的表现相比迥然两人。没看几眼,她突然脸色一变,“咦”了一声,问道:“你什么时候中了魔教的‘摄魂符’?虽被人解了可惜解者手法不巧妙,还存了些遗根,留着它早晚是个祸患,来,我帮你把它驱除干净吧。”说罢,拍了拍自己的身侧,示意张扬坐过去。

张扬乖乖地坐下,陈静则坐起身子闭目凝息积聚法力,而后伸出剑指朝着张扬额头眉心处轻轻一点,张扬顿觉神智一震,心里顿有无比轻松之感,抑郁惆怅种种负面情绪顿时一扫而光。

“好了”,陈静再次恢复了刚才的姿势,一副慵懒的样子,搁在床沿的腿还一摆一摆的。

呜呼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