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晴眉

第44章 父与子

九华宫,崇宣殿暖阁中,年近六十的羽帝手握朱笔忙碌着,似乎完全忘记了一边跪着的儿子。

云意初蟒袍银冠,直挺挺跪在书案前的青砖上,十二月的天气,再多的暖炉也逼不退地面湿冷的阴寒,他盯着专心于政事的羽帝,更漏的水滴一声声提醒着时间的流逝。父子俩,谁都没有开口,无声僵持。或者,不该说是父子,除了他延续着羽帝的血液外,他们只是君臣。

“咳咳咳……”地面的阴冷渗透云意初的双膝,蔓延往上,他憋不住咳出声来,待平息了这一阵咳喘,他露出似是丢了好大脸的表情,今生最无法忍受的事情之一,就是羽帝面前暴露羸弱的一面。

羽帝眉头轻皱,将朱笔随手架在笔山上,一双洞悉万事的眼从奏本上微抬,俯视着这个让他头疼的儿子。

“跪了这么久,清醒了么?”羽帝不紧不慢的语调带着沉沉的威严压在云意初心头。

“儿臣何时睡过?不清醒的看着周围这些人这些事,只怕早已和皇兄一般。”

“砰”羽帝手掌重重拍在桌案上,朱笔滑下笔山,带出一抹红色。羽帝复杂地看着云意初,片刻后他收敛了怒气,仰头靠在椅背上。他知道云意初口中的皇兄不是别人,是这个皇室中所有人心上的刺……

“看来朕还是太放纵你了。初儿,世代祖宗立下的规矩无可更改,你那些隐藏起来的心思他们看不懂,身为你父皇,怎么可能不了解。幸而你这次没有得到洗剑阁,否则许多人都不会坐视,你可明白?”

云意初墨一般的眼眸听到这些凝起化不去的冰寒,祖宗规矩?呵呵,如果人人都安心依从,又怎么会轮到云意衍坐了东宫太子位,只不过碍于羽帝及皇室颜面,无人点破罢了。羽帝呢?想必他心里比所有人更清楚,但他将那些见不得人的丑闻都掩埋进深深的宫墙里,不允许任何人拆穿。

这些云意初当然不会直白地说出激怒羽帝,“父皇难道不认为洗剑阁是一个很重的砝码?很重的保命砝码。”

“住口!什么保命砝码,谁会,谁敢要过你的命!朕给你追云骑,给你富庶的封地随你想去便去,初儿!不要把一切都扭曲来掩盖你的野心。”

没有人要他的命吗?他的父皇怎么能自欺欺人地把一切说得如此祥和。野心,他不否认,可为什么不问问他,他的野心从哪里来!他压下一瞬涌上心田的陈年旧事,羽帝同萧沉雪,忽略结局,他们也曾刻骨铭心、倾尽所有的爱过,既然如此,又为何把他想得那么不堪。

“儿臣想问一句,您当初带回我母妃,可曾想过一丝半点利用母妃身份稳固羽国的地位?您不必回答,因为想听答案的不是儿臣,是母妃,只是她如今已经听不懂了。”

羽帝陷进沉思,莫非他这儿子当真爱上了那个江湖女子?绸城发生的种种,云意初的痴情,他在线报的回禀中知道的很详细,本以为都是云意初为得到洗剑阁这个庞大助力的手段,他推测过所有,只有真情这一点,他想都没有想过。自己和萧沉雪的遗憾至今侵蚀着他已经不再年轻的心,云意初的问将他带回到几十年前,他与萧沉雪初遇时。记忆就如同画卷,即便今朝物是人非,那画卷依旧鲜艳。他曾想过,一切重来,他还会不会不管不顾地将萧沉雪拉进皇室这个漩涡中……他没有想出答案,可他深深明白一点,江湖对于皇族来讲,可以利用,可以挞伐,可以与之相安无事,但江湖人永远无法融进皇室的层层利益中,当年的他,差一点就因为萧沉雪丢了皇位……不……不行……即使云意初是真情也于事无补,且不论那女子来自江湖,单单她洗剑阁阁主的身份,就断断不能让她在云意初身边。

思及至此,羽帝走到一旁的架柜前,抽出一本册子丢在云意初面前道:“你假借巡查州府离开的这些日子,朕已经传旨为你选妃,国内的名门淑媛家世品貌都在这里,半月内朕要听到你的答复!”

离开的日子传旨选妃?云意初冷笑,抓起册子随手翻了两页,这本厚厚的东西恐怕已经准备多时了吧!

“好了!朕累了!”羽帝重又靠坐在椅上,冲云意初挥挥手,他不想留给云意初任何说话的机会。

云意初攥紧册子,他知道,当羽帝决定了什么,无法更改时就会像现在这样,不容分说的赶人。圣旨、圣意,有出无还,当羽帝将册子抛给他时,他压根就没有想过反驳、推脱。因为他知道,那没有一点用处,他不再是少年时会和羽帝吵得天翻地覆的那个他。吵,能解决什么?解决问题的方法永远不在嘴上。

“儿臣遵旨,父皇请保重龙体,意初告退。”云意初行了礼,勉强站起身,双腿已经跪到麻木,他扶着墙壁走暖阁,冷冽的空气和着细碎的雪花扑在脸上。

随侍君侧的太监总管立刻迎上来扶住他道:“老奴已吩咐他们备下软轿停在西阁甬道处。”紧接着他唤了一个小太监来扶云意初过去。

云意初弯下腰搓了搓双腿,因为不敢运功,麻木的感觉过了好一阵才逐渐退去。“公公好意心领了,本王没事。”他推开身边的小太监,踏出崇宣殿宫门。

选妃,哼……若他那么容易受摆布,早在五六年前就已经妻妾成群了。只是这一次稍稍有些不同,他明白今次不是一句不喜欢或不想就能混过去的。他会选!但也要那位未来瑞王妃能嫁得进来!

云意初迎着风雪一直走出九华宫,坐进王府的马车时,他的长睫已凝了一层薄霜,他用手心掩住双眼,冰晶融化,他无可抑制地想起笑幽,连日来的奏报每一个字他都牢牢刻在心底。江重重已经赶到玄机楼,淼淼和伤了的侍卫没有大碍,静养两月即可。项允……他轻叹,项允他并不反感,可惜一代侠盗终身都无法再用双腿行走了。至于叶离,他眼中再次泛起冷意,戈兀山庄庄主叶荧惑,叶离的老爹,竟然请动了退隐江湖的神医风不留,笑幽手下的江重重便是风不留的首徒,从线报传来的时间推算,风不留两三日内就会抵达绸城。叶荧惑……还真是及时……他似乎嗅到了一些什么,但又把握不住……他摇摇头自语道:“徒弟医不了的,师父未必就能妙手回春。”

“王爷,回府吗?”车夫打断了云意初的思索。

“不,先去校场。”

车夫看了看越来越大的雪,这样天气去校场……虽然如此想,他可绝不会傻到问出声来。

四匹骏马扬蹄向城郊追云骑大营而去。

墨千心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