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潮格格

第56章 皇室

马儿依旧在草原上狂奔,李月涵万念俱灰,在手抓的疼痛难忍的时候,决定放弃了,李月涵松开了马鬃,手获得了解脱,但人也被马甩了起来,李月涵闭着眼睛,坦然的等待死亡的来临,但却觉得身子突然一轻,自己没有摔在地上,而是进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李月涵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只见自己已经趴在了一匹纯黑色的马上,而马的主人正策马往蒙古包那边去,李月涵偏了偏头,对着正在带自己返航的救命恩人笑了笑,而那骑马的青年则也还了李月涵一个微笑。

“谢谢你救我,否则我恐怕会去阎王爷那里做客了。”李月涵下马后,便对那青年道谢。也就是在这时候,李月涵才真真的看清楚了自己的救命恩人,是个不折不扣的阳光男孩,约莫十三、四岁的年纪,皮肤白皙,眉目有神,而他那阳光般的笑容,可以电死无数的少女,估计再过几年长大成人后,必将成为提亲的热门人选。

“区区小事,何足挂齿!”那男孩用还没有完全发育成熟的声音说道,脸上依旧是电人的微笑,李月涵则也对着他傻笑,那男孩则问道:“你不会骑马,怎么还要骑那么快?”

“哎,都是那个绿云格格,我只是坐在马上玩玩,她拿马鞭狠狠的抽了马屁股,我就跟着飞出去了。”李月涵闷闷道,心中恨死了那个差点儿害死自己的绿云格格。

“绿云格格,我知道,她是在草原长大的蒙古女孩,估计你是惹到她了。”那阳光男孩笑道,李月涵则把自己耍花招戏弄绿云格格的事情告诉了阳光男孩,阳光男孩顿时一愣,而后佩服的说道:“这种主意,哈!亏你想得出来!”

“对了,你是我恩人,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我可是要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更何况你是救了我的命,更是要拿大海来报答你了。”李月涵调笑着问阳光男孩的名字。

“我叫永璜,是皇上的长子,我这次是陪皇阿玛出来狩猎的,刚刚皇阿玛已经去营帐和几位蒙古王爷见面了,我便偷偷溜出来溜马,没想到刚一出来,就看见你在马上飞奔,本想和你赛赛马,但走进才发现你根本不会骑马,便刚好救了你。那你呢?你叫什么名字,能跟着出来狩猎,都是皇室子弟或是近臣家眷,你是那家的女孩?”阳光男孩说出了自己的身份,李月涵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这人竟然是乾隆的大儿子。

“怎么不愿意告诉我吗?”永璜见李月涵迟迟不回话,便问道。

“不是不是,你连你是皇上的大阿哥都告诉我了,我还隐瞒什么呀,我是鲁郡王的女儿,你以后就叫我小寒好了。”李月涵说道,心中则暗暗想着,一定要和这个乾隆的儿子攀上交情,以后一定有用得上的地方,想了一阵后,李月涵又鄙视了一下自己的交友动机。

“好啊,小寒,你也不要叫我大阿哥,你就叫我名字吧!”永璜说道。

“好啊,永璜,你名字很好听!”李月涵为了巴结皇上的儿子,则故意赞美道。

永璜听了无比自豪的对李月涵说道:“这名字当然好听了,这可是我皇阿玛给我取的名字,我皇阿玛文韬武略,天下无人能及。”李月涵听永璜一说,立马觉得在这位大阿哥面前,自己拍马屁的功夫根本不值一提。

“大阿哥,我家主子找你呢,说是想要和您赛马。”一个气喘吁吁的小厮跑来,对着永璜行礼后说道。

“告诉他,我马上就去,这次我赢定了,让他把他的那把金匕首擦的亮亮的,一场赛马后,那东西就归我了。”永璜自信的说道。

“你们在赌马?”李月涵问道,心想原来大清朝的皇子也要赌博,不知道那个敢和大阿哥叫板的家伙是何方神圣。

“对啊,有兴趣一起去看看吗?我带着你跟他比,也照样能赢,你信不信?”永璜提了一个让李月涵有些胆怯的建议。

“我倒是有兴趣去看看你们赛马,但是我可不敢再受一次惊吓了。”李月涵说道,而永璜则笑道:“好啊,我带你去,你给我们喊‘开始’。”永璜说罢,又把李月涵拉上了马背,策马缓步往比赛的地方去了。

“你怎么才来?害我找你半天!”一个和永璜年纪相仿的男孩说道,李月涵细细打量了一番,这男孩古铜色的皮肤,英气逼人,一副未来武将的模样。在李月涵打量他的同时,那男孩也主意到了永璜的马背上多了一个人,也在打量着李月涵,一双乌黑的眸子忽闪忽闪的,泛着异样的光彩。

“哪里带来的小丫头?”那古铜色皮肤的男孩问道。

“喂!小鬼,你才几岁呀,就敢把我喊小丫头。”李月涵坐在马背上驳斥道。

“你,那你几岁了?我已经十三岁了。”那古铜色皮肤的男孩不高兴的说道。

“嘿嘿,不好意思,我十三了,刚好比你大两岁,还不快叫我姐姐。”李月涵笑嘻嘻的调戏着那个小帅哥。

“我可是和亲王的长子,别说你十五岁,就算你是五十一岁,我想叫你小丫头,便要叫你小丫头。”古铜色皮肤的男孩吼道,李月涵则又是一怔,今天算是跟皇亲国戚打打上交道了,不过乾隆的儿子似乎比和亲王的儿子更有亲和力一些,没想到自己合伙人的儿子竟然是个不讲理的小混球,今天要教训他一番。

李月涵撇了撇嘴说道:“我说和亲王的大儿子,有时间多研究研究你的亲戚关系,告诉你吧,我阿玛是太后的表弟,那么太后就是我的表姑妈,而皇上还有你的阿玛和亲王则是我的表哥哥,那你就是我的表侄子了。哪里有表侄子叫表姑妈小丫头的道理?”

“谁是你表侄子了?”古铜色皮肤的男孩急道,而永璜则笑着解围般的说道:“好了,永壁,你就别和小寒斗嘴了,她脑袋瓜子可活泛着呢,你说不过她的。”

“小寒,她叫小寒吗?”永壁问道。

“你应该叫我小寒表姑妈。”李月涵继续打趣道。

“你……”永壁气的说不话来。李月涵则继续说道:“表侄子,听说你有一把金匕首,不知道你是不是已经擦亮了,准备输给永璜?”

“谁说我会输给他了?我今天一定要赢!”永壁坚定的说道,而李月涵则从这一句话分析出来,永壁以前一定没有赢过,便继续挖苦道:“今天一定要赢?难道你昨天输了?还是从来就没有赢过?”

永壁不理睬李月涵,只是对着永璜说道:“永璜,你还比不比呀?别跟这小丫头磨嘴皮子了。”

“比呀!小寒,你来发令吧!”永璜说道,把李月涵从马背上抱了下来。伴着李月涵清脆的一声“各就位,预备,跑!”,两匹快马迅速的飞出李月涵的视线。

o幻然o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