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特助

第4章 针锋相对

秦殇就这样和楚潇然眼神对峙着,过了好一会秦殇才将脸别过去,淡淡道:“起来吧。”

楚潇然面无表情的站起身来,心里却暗自偷笑,本姑娘这双大眼睛不是白长的,自小就老被别人盯着,早就练就一身和人对视的本事,至今还保持着不败的战绩,哼,和我斗,你还嫩了点。

“楚……楚潇然,你这蕃语是从何处学来的?”秦殇有些吞吞吐吐,在她失忆前,两人的接触是不多的,而且多以名号“湘宁”相称,这忽然一改,他着实有些别扭。

“蕃语?”楚潇然这一问半是惊讶,半是装傻,奇的是这里居然叫英语为蕃语,至于装傻嘛,接下来就是她报社小编辑的长项了。

“你不知道你自己讲的是蕃语?”秦殇剑眉微皱,疑惑的看着她。

楚潇然摇了摇头,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无辜的眨着,“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从前就通晓这种语言,只知道,我听的懂,却又不全懂,我也说不清。”

装傻充愣,是她先天本领,胡编乱造,是她工作经验。两者结合,又是没法取证的事,就是天皇老子也奈何不了。

秦殇低头沉思了一阵,又问道:“你还记不记得南宫家,或者萧家?”

楚潇然又摇摇头,脸上还是那副神情,唯一的区别就是更疑惑了,因为这次她是真的不知道。

“和亲那天……”秦殇欲言又止,“唉,算了,你也不记得了吧?”

楚潇然一边想着琼瑶剧的情节,一边摇头,悲戚的模样人见犹怜。

秦殇看着楚潇然这副表情也有些动容,毕竟她只是个二八芳华的少女,她肩上所承载的,的确是太重了些,而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示意楚潇然坐下后,秦殇略微的调整了一下情绪,道:“你可知道,你给朕出了一个多大的难题吗?”

楚潇然抿嘴一笑,“回皇上,我知道,和亲乃国之大事。如若处理得当,则两国可以结成友谊之邦,若处理不当,引起两国战事,到时必将生灵涂炭。”

秦殇眼里闪过一丝异彩,继续问道:“那么你可知道,身为被选中的公主,拒绝和亲的后果呢?”

楚潇然亦不慌不忙的答道:“我不敢妄揣圣意,只是有些浅薄见识罢了。依我看来,最恰当的处理方式不外乎有三,其一,若我无心求死,则用强硬的措施、各方压力逼我和亲。送到关外,叫天不灵,叫地不应,我一个弱女子恐怕也只有逆来顺受的份。”

她顿了顿,观察了一下秦殇的反应,继续说道:“其二,若我反应太过强烈,则公主暴毙,另择她人和亲,永结盟好。其三,若有有心之人走漏半点风声,则湘宁公主以反叛罪名论处,明正典刑。”

她特意将“明正典刑”四个字,字正腔圆的大声念出,“皇上,我说的可有些道理?”

楚潇然心里打定了主意,今天是扯也得扯,掰也得掰,要是不把现代人知识文化、磅礴气势都拿出来,自己就只有被击倒,逆来顺受等待别人安排命运的份,她可不想一失足,千古恨。

若说先前秦殇的脸上还有一丝赞许,而今恐怕只剩下惊异了,“既然你能分析到如此清晰,如果你是朕,你会选择哪一种?”

楚潇然笑笑摇头,“皇上不会选择任何一种。”

几次接触,楚潇然对秦殇的脾气已经有了初步了解,深宫之中成长的他,怎么会没有心机和城府,她隐约能感觉到,他其实不像他表面表现的那么“浅”。

如果只是想要她楚潇然的命,他又何必浪费这无谓的时间。

秦殇坏坏的笑容又回到脸上,“为什么呢?”

楚潇然换了个姿势坐好,娓娓道来:“和亲之事本是一把双刃剑,好的一面,自然是能够推迟战争的爆发,维持两国的友好。而坏的一面,我国一再忍辱退让,极有可能使昆仑国更加骄纵,连年入掠,而往往一些细微因素的改变,就会连好的方面也通通变成坏的。”

秦殇微微眯起他漂亮的黑眸,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凌霄国与昆仑国连年摩擦,决战的到来不过是早晚的关系,和亲纵然为我国赢得了充裕的时间,同时也给昆仑国休养生息的机会,若处理不当,时间不当,必将成为养虎为患的后果。”

“再则,和亲公主本人也是不可小觑的因素,我若致力于两国团结友好关系的建立上,能将两族习俗尽量同化,自然也能起到一定作用。反之,我若里应外合,哪怕仅仅在昆仑国皇室内散布谣言,那么必将又是另一番景象。”

秦殇衣袖一拂,缓缓的走到楚潇然身前,前后打量着她,“我想我现在,有些明白为什么你说你不是湘宁公主了?”

楚潇然也跟着站了起来,心里已经紧张到了极点,从一开始她就像是一个疯狂的赌徒,把砝码压在一个未知数上,即使押错了,也只能怪自己人品不好。

“你的确分析的头头是道,照你的意思看来,现在的情形,朕是一定不会送你去和亲了,难道,你就不怕朕杀了你?”秦殇咄咄逼人的问道。

“已经死过一次的人,比任何人都会珍惜自己的性命,皇上不会杀我,在棋子还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弃子不是明智的选择。”楚潇然也毫不退缩。

可此时她的心里却不像表面那样淡定,虽然史书中的皇帝都是城府极深,众生为子,但万一自己高估、甚至低估了身边这个少皇帝,恐怕自己连好死都会是奢求。

车裂、五马分尸、凌迟……她越想越是恐怖。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快显灵,一定要保佑这个看起来玩世不恭的皇上胸中至少有那么几滴墨水啊。

“你何以认为你是棋子呢?”

“我是大将军楚勋的女儿,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家父虽然已为国捐躯,然而军中威望未必荡然无存。”

“这算是威胁?”

“普天之下,莫非皇上的臣民,小女子不敢威胁皇上。”

一问一答,一攻一守,多个回合下来,秦殇和楚潇然各自都没有让步。

鱼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