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家男的奋斗史

第8章 小皇子

“刚才你也看见了,咱们殿下是个宽厚的人,从不苛责别人,待人都是和风细雨的。”枫姑坐在绣布圆椅上,姿态优雅地向梁嘉楠做着入宫注意事项讲解说明。

宽厚?梁嘉楠听得嘴角一抽,赶忙低下头去,生怕被对方看出端倪招来报复。

“不过,”枫姑语气转而带了些严厉:“你可千万别因此便认为殿下是可欺之人,而生出不敬来。若是让我知道你对殿下做了什么——”枫姑意味深长地冲他笑了一笑。

……感情只有您能欺负那小孩,别人就不许?

梁嘉楠越来越觉得,这女人跟自己老妈真是很像,自己被她蹂躏——呃不,是教育了十几年,有时他也会怀疑对方到底是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然而,当有一次自己与某同学打架,双方家长都被老师请到学校。对方的家长却强辞夺理非说是自己欺负了他儿子,他又气又怕,什么话都讲不出来。是老妈狠狠教训了那JP家长一顿,耀武扬威地带着自己回去了。对了,他还记得,那天老妈还带他去必胜客吃了一顿,边取沙拉边说,打架就打架,只要不是原则性的问题,老妈都给你撑腰!

想到这里,梁嘉楠抬头看着枫姑,心头有些羡慕,有些怅然。

“枫姑姑放心,殿下龙姿凤章,年纪虽小,却是威仪天成,我怎会生出轻慢之心?”

枫姑看了他半晌,噗哧一笑,伸手摸摸他的头,道:“这些话也是你娘教你的?也亏你记得住,还说得这么老气横秋。”

梁嘉楠反应过来自己说的话的确不是那么合乎一个向来胡闹孩子的口吻,好在对方并未生疑,干笑两声,算是混了过去。

又听枫姑说道:“我说那些话,只是提个醒。我看你也是心里有数的孩子,规矩记在心里就好。平时该怎么着就怎么着,别扮什么老成样。说是让你来陪殿下念书,其实也不过是略认得几个字,看得懂些浅显的书本罢了。毕竟读书之事也不是你们男孩儿家的本份,平日,也就是陪着殿下做个玩伴。”

“……是,多谢枫姑姑提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东西南北上下中发白而求索之。加油啊,梁同志,愿有一天你能令行禁止,不再听到这些让人虎躯一震的话语(真诚状捧脸看)。

交待完注意事项之后,枫姑将梁嘉楠推给一个宫女就走了。那宫女领着他来到一个小院里,说道:“梁公子,您今后便住这里。”

初春乍暖还寒之时,院中新芽初引,嫩草萌荫,看上去便有一种令人欢喜的生机勃勃之感。

不错,打扫得干干净净的,房舍也是精致洁净。看来这陪皇子读书的工作待遇还是很不错的嘛,不知有没有月薪可拿?

满意的梁嘉楠眉开眼笑地向那宫女说道:“谢谢这位姐姐。”

他生得本就好看,这真心实意的一笑更是清秀可爱。那宫女见了这样可爱的孩子,亦回以一笑,道:“梁公子不必客气。”心中却想,往日只道小皇子已是天下难得文秀可爱的人,年纪虽小,却已可预见将来的秀丽都雅。不想这梁公子生得也这般漂亮,更兼着比小皇子大几岁,身量已发育了一些,令人更觉夺目。唉,也不知今后便宜了哪家的女儿,将这样漂亮的人聘回家去。

梁嘉楠可不知道一旁的人已经在遥想他的婚期了。他走到屋中,一眼看到带来的两个包袱已经放在桌子上了。他想了想,四下打量一番,便解开包袱将衣物一一取出,放到柜子里去。

一个人过了十年,虽然有时也会犯懒,这点事情还是不在话下的。

将里衣、外衫、夹衣、衣带等分门别类放好之后,梁嘉楠却发现那包袱里还有东西。他拿出来一看,却是两个小木偶。一男一女,梳着童子的发髻,圆墩墩的身子,用利落生动的笔触描出弯弯的眉眼与开咧微笑的嘴唇。

很眼熟,似乎是在哪里见过。

梁嘉楠又多看了几眼,正细细回想间,忽然发觉,这女孩木偶的五官有些脸熟。

他仔细辨认,又迅速在脑海中查找可与之匹配的容貌,却怎么也想不起。直到看见她头上画成马尾状的发髻时,才猛然记起,这不正是那温柔老姐么?

他拿起另外一个,冲到镜子前看看镜中人,再看看手中的木偶,不出意料地发现,这一个是像自己。

梁嘉楠慢慢走回桌边,拿起两个木偶,捧在手中看了半晌,傻笑了几声,同时感到胸口一阵暖流涌过。

他少年失怙,一个人跌跌撞撞走过来,虽然表面总说着自己一个人过反而更加轻松自在,然而内心深处,却从未停止过对旁人的羡慕。那些父母的关爱,亲人的温柔,一家人的和乐融融,看在他眼中时,总让他有说不出的惆怅。

很早以前他就知道,他此生是再得不到这些东西了,不管再为之付出多少努力。

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会有这一段奇遇。而他遇上的家人,更是出乎意料的,待他如此体贴。

他觉得眼睛慢慢热了起来,忙抬头拼命眨眼。两个木偶被他紧紧搂在怀里,似乎能听到到它们的笑声。

这是我的家人,这是我的家人,我有家人了!

突然闯入异时空之中的困惑与不安,在这样温和的笑声中渐渐消散。

“……我会在这里好好过下去的,我的心愿……也一定会达成的,对不对?”梁嘉楠低头轻声说道。

********************

枫姑果然说到做到。等梁嘉楠被人带到饭厅时,看到的便是小皇子盯着面前带着淡淡乳白色的热汤,眼中露出敢怒不敢言的委屈和不满。

站在小皇子身后的枫姑看到梁嘉楠进来,说道:“殿下,这位梁公子就是您的伴读。”又向梁嘉楠说道:“梁公子,过来见过殿下。”

“草民见过殿下。”无论如何,梁嘉楠也不会对这么一个小孩子下跪,便只是躬身行了一礼。枫姑看在眼里,只挑了挑眉,也没有苛责。

小皇子的注意力从汤碗移开,放到面前的陌生人身上。他上下打量着梁嘉楠,忽然问道:“梁公子,你今年几岁?”

“回殿下,草民今年十三岁。”

“哦,本宫今年八岁。”小皇子向他虚扶了一下:“梁公子不必多礼,既然今后你是本宫的侍读,那平日这些虚礼便免了吧。”

“多谢殿下。”

枫姑对直身退到一旁的梁嘉楠比了个手势:“梁公子请落座。”

他看看面前摆满精致菜肴的圆桌,有些拿不准这是客气话还是真心邀请:“这……恐怕于礼不合吧?”

枫姑笑道:“这有什么呢?又没有外人在。梁公子既已做了殿下的伴读,便该多亲近亲近殿下才是。”

梁嘉楠已隐隐知道,在她看来,自己同小皇子这两个“男孩儿家”,私下里无视礼教亲近一些,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反而乐见其成——就好像在自己原先的世界里,男人并不会要求女孩子一定要遵守某些礼数,事实上,身份不同的女孩子相处得十分亲近,是常见的事情。

这样的认知未免让梁嘉楠感到十分沮丧。好在有伟大理想支撑,他默念着来日方长,便不再客套,依言坐到小皇子的下首,看着小皇子动了筷,自己才开动起来。

公事在饭桌上谈,气氛总要来得更融洽些。一顿酒喝下来,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反正双方都开始称兄道弟,一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架势。

与陌生人建立交情也是这样。

小皇子似乎并不准备遵守食不言寝不语这条格言,含泪喝完排骨汤后,便好奇地向梁嘉楠问个不停,若不是枫姑一直提醒,他几乎连饭也要忘了吃。

因为对方年纪的缘故、再加上长相**可爱,梁嘉楠一开始就没将面前这小孩当成多么了不得的人物来对待。但小皇子所提的问题里,大多是涉及到他自己的情况——说实话,这些连他自己都还没搞清楚哪。便做出一副腼腆的模样,答得吞吞吐吐。果然,一旁的枫姑听了,便不时插嘴向小皇子说明。

于是,虽然这些问题都是小皇子在问,但竖着耳朵听得最为聚精会神的,却是梁嘉楠自己。

原来自己那便宜老妈是个武官,任卫尉,掌宫门卫屯兵,怪道一身英气。而温柔老姐虽是武官之女,却立志要做文官,并为此发愤苦读,今年虽只十七岁,丰富的学识与勤奋的求学态度却早已是在亲朋中有口皆碑——梁嘉楠听到这里,想到的却是那天温柔老姐毫不费力抱起自己的模样,看来,她还是文武双xiu的哪。

小皇子听得津津有味,不时插话问这问那。一顿饭吃下来,他已将梁嘉楠划入了自己人的范围之内。

而梁嘉楠也摸清了小皇子的脾气:单纯,天真,好奇。简单地说,就是一个小孩子。

想起自己昨日的胡思乱想,再看看面前天真无邪的小孩,他暗自尴尬不已。

咳,未明敌情之前,还是不要乱下结论的好啊。

青梅怀袖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