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家男的奋斗史

第56章 齐人之福

“意思是,张家的你看得对眼,李家的你也觉得不错,所以左右为难,不知该选谁才好?”梁嘉楠将郑泰刚才东拉西扯拐弯抹角费了老半天才说清楚的话做了言简意赅的总结性陈词。

这体贴的举动却立即招来郑泰的嗔怪:“梁哥!你胡说些什么呀?”

可惜迟钝的梁嘉楠分毫不能理解他欲语还羞的少男情怀,反而奇怪地反问:“难道事实不是如此么?我说的不对?”

见他如此不能善体人意,郑泰暗暗后悔自己找错了商量对像,当下一甩袖子转身就走。

但在他的手刚触到门闩时,忽然听到外面有人说道:“小姐,昨日那桩公务还有些地方要请您过目。”

随即,一个温和的女声干咳了两声,略带几分尴尬地说道:“我这就去。”

“修竹,等等我。”随着略显急促的脚步声,又有一道女声响起。

…………

郑泰慢慢将门推开了一条小缝,刚好看到急急离开的两条背影。

“怎么了?”见他僵在当场,不明就里的梁嘉楠凑上来问道。

当他低头去打量郑泰的脸色时,却被对方眼中冒出的寒光吓了一跳。

“你——你怎么了?有话好好说啊。”梁嘉楠擦着冷汗问道。

“算了……反正也不差这一个人……听都被听去了……”郑泰面色阴暗地对着门板碎碎念了半天,猛然回身定定看着梁嘉楠,“梁哥,你帮我拿个主意,两位小姐,我选哪个好呢?”

爱情顾问这件事情,最是能激起人体内八卦+好为人师的因子。不过,梁嘉楠被激发的不只是那些,还多了那么一点点嫉妒。

他上上下下用审视的眼光打量着郑泰,心里很是不以为然,又很不是滋味:论英俊潇洒论才干智慧我哪点比不上这小子?怎么就被他先拔了头筹、还一次就是俩?他这做大哥的都还没讨上老婆,做小弟的怎么能先抱上媳妇呢?

正当梁嘉楠盘算着要不要灌输郑泰一番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裳的道理,让郑泰先将这件衣裳拿给他挡挡羞——天可怜见,他已然裸奔了十几年了——的时候,摸着还没长胡子的下巴打了个转,却正对上郑泰写满无助的双眼,顿时心里一叹——

罢了罢了,小弟的福利也很重要的,说不得,只有他这做大哥的吃个亏了。

自觉体贴下属善待小弟讲究兄弟情义的梁嘉楠和蔼地问道:“小郑啊,你先说说,你喜欢哪个多些?”

本已豁出面皮铁了心要让人帮自己拿个主意的郑泰,在听到这一声“喜欢”后,顿时又红了脸。

目光游移半晌,他才开了口,声音细若蚊蚋:“不知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环肥燕瘦,梅傲杏娇,难以抉择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以理解。梁嘉楠了然地点头。

又问道:“那么,这两位小姐品貌如何、性情怎样、家世哪方好些?”

“张家小姐……温厚敦需,家境殷实。李家小姐俊秀不凡,以教授学生收取束脩为生……”

哦,梁嘉楠又点了点头。翻译成白话就是,生得平凡的那个家里有钱,长得好的那个家里没钱。

这样一比较,确实难以决断啊。

沉今片刻,梁嘉楠载钉截钱地说道:“张家小姐好。”

“真的?”郑泰先是一惊,随即面露喜色,“梁哥你觉得她比较好么?”

“没错。”

“可是……”郑泰脸上的喜色稍纵即逝,转眼又是一脸犹豫,“我都没和你说过她们的人品,你怎么知道……而且李家小姐也很不错啊……为什么梁哥单说张家小姐好呢?”

梁嘉楠当即戳穿了他的小心思:“说来说去,你就是舍不得长得好的李家小姐吧?”

郑泰绞着手指,红着脸吱唔道:“梁哥怎么这么说呢,人品也是很重要的啊。”可惜这话说得十分微弱,连他自己也说服不了。

“你真是笨。”看着他犹豫不决舍不得张家饭又放不下李家人的模样,梁嘉楠开导道,“你想,张家有钱,你先将人娶过来,她的万贯家私不是你的?过一阵子再拿这笔钱纳几个漂亮的小妾不就完了?到时张家也不会有话说,毕竟娶妻娶德,娶妾娶色么。天经地义的事情。要是你讨了那李家小姐,美则美矣,可有情不能饮水饱,天长日久地过着穷日子,花姑娘也要熬成黄脸婆!”喝了口茶润喉,他将长衫下摆一撩,大马金刀地将脚往椅子上一跨,豪情万丈地一手指天一手指地总结道,“张家小姐,绝对是张家小姐好!”

阐明了这样一番大道理,梁嘉楠得意地等着听众为他鼓掌欢呼。不料等了半晌,却只听到屋外鸣蝉叫着,从这棵树扑腾到另一棵树去。他恼怒地向郑泰瞪去,却正对上他奇怪的眼神。

“娶是女子才能说的,我不能用。”郑泰说着,竖起了一根指头,“张姐姐家的钱是张姐姐家的,不是我的。”竖起第二根指头,“我虽然不太明白你说的小妾是什么意思,但是——人家只有这么一个人,怎好去聘给两位姐姐?”

“……是让你娶不是让你聘!是把她们娶回来只听你一个人的话,由你当家作主,谁不服就甩谁大嘴巴,不是你赶着贴上去,明白了么?”梁嘉楠忍下抚额扶墙的冲动,一把揪起郑泰的衣领恨铁不成钢地怒吼道,“你给我听好了!是把她们娶回来奉你为天唯你命是听,不是你去服侍她们!她们都是为你生儿育女操持家务的,不听话的就打发走再换一个,不需要你去低伏作小!明白没有?听见没有?!”

可怜郑泰被他吼得耳朵生疼,忙告饶道:“明白了,听见了。可是自古以来,从未有过一男承奉多女的先例——”看到梁嘉楠更沉上几分的脸色,他忙艰难地改口,“没有一男……不,一女……不,多女……侍奉一……男的……先例,这个……”

“路是人走出来的!”梁嘉楠教育他,“走的人多了,小路也成了正道。”

“但随便乱走的话,石头刺棘会扎到脚的。”

“等尝到甜头你主不会说这种话了!”

“那……甜头在哪里?有多甜?”

见他心有所动却还下不定决心的模样,梁嘉楠决定再推他一把,给他下剂猛药:“你是不是很喜欢张家的宅子,又放不下李家的人品?”

郑泰点头。

“那你想不想两样都齐全了?”

郑泰迟疑:“这不可能吧……”

“有我在,有什么不可能?”梁嘉楠把胸膛拍得山响,“你只要点个头,想或者不想。”

“可是……”郑泰毕竟只是个十四岁的小孩子,天真单纯。今天他来这里,本是因为喜欢李家姐姐的人品样貌,却又担心日后跟着她粗茶淡饭。恰好有位家境殷实的张家姐姐也来求结亲。母亲和爹亲只问他中意哪家,再想不到他的这一番心事。他不好对家人说,自己却又拿不定主意。左右为难之下,便来找平日在学馆里最信服的梁哥哥,想请他帮忙拿个主意,看看怎生取舍才好。

却万万没想到梁嘉楠会对他说这样一番话。在被梁嘉楠一番闻所未闻的长篇大论侵袭后,郑泰头晕脑胀之下,再被他极力游说,早将诸多顾忌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心中隐隐觉得,像这样去做,能得两全,真是再好不过。

但许多根深蒂固的观念,并不是这么容易就能轻易越过的。郑泰虽然对梁嘉楠的提议很是心动,却勉强还有一丝理智在:“这不行的,母亲爹亲他们——”

“你想,齐人之富,财色兼得,和那一点责骂比起来,算什么?后者只是一时,前者可是一生喔~~”

这段话犹如华美的黑丝绒,一下子掩住了郑泰最后一点清明。

“梁哥,我想。”

青梅怀袖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