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县令

第68章 知县娶亲

俺老牛就是能吃苦,临晨五点起来码字,终于完成一章,下午还有更新,敬请关注。别忘添把草。

——————

一个人直冲冲的跑了进来,一见李元宏在此,躬身就是一千,站起说道:“李大人,大事不好啦!咱们矿井刚做好的风筒被砸啦!”来人正是林刚。

“李大人?”

在座的各众人一直都以为李元宏是做生意的商人,怎么忽然变成大人啦?都在诧异的看着他。

其实这也不能怪李元宏,他倒不是刻意隐瞒身份,试想一下,一个知县亲自跑出来买铁货,这事绝对会传的沸沸扬扬,而他定制的又是开矿用的蒸汽机,一旦传到知府巡抚耳朵里,不知又要想出什么法子整他了,所以打死他都不敢说自己是曲沃的知县。

看着林刚那焦急的模样,李元宏心里咯噔一声,一把将他拉起道:“到底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林刚说道:“潘崎岭的数百泥户,五天前砸了咱们刚做好的风筒,好在庄师爷去的及时,他们只砸毁了几百尺,现在咱们的矿工们和潘崎岭的百姓已经对峙上了,随时可能打起来啊!”

“他们为什么砸风筒?”李元宏有些纳闷,曲沃县的百姓,不到被逼得没路可走,是不会聚众闹事的呀。

林刚搔了搔头道:“他们说是开矿刨了他们的祖坟,坏了他们的风水!真是奇怪,我们在那里勘查的时候,没有看见有谁家的坟地啊!知县大人,他们不会是想讹咱们银子吧?”

这话一说,李元宏一下想起来了,那次进矿洞的时候,确实见到了一堆枯骨,莫非那就是泥户们的祖坟?可是,连个坟坑都没有,他们的祖宗。。。混的还不是一般的惨!

李元宏点了点头说道:“大嗓门他们就在外面,你们等着我!”

“是,大人!”

李元宏转过头来,正要说话,却见一桌人都站起来了,苗镇东拱手道:“原来是知县大人,失敬了,请恕我等不知之罪!”他的口气变得恭敬许多,却也明显冷淡了许多,听得李元宏心里挺别扭。

李元宏欠了欠身,连忙解释:“苗老太爷,不是我故意隐瞒,实在是有难言之隐啊!”

苗老爷子却不再理会,转头对苗人耽说道:“明日准备船,要漕帮压箱底的好船,将蒸汽机送往曲沃。”

~~~

李元宏有些纳闷,这个苗老爷子为何对官府的人如此冷淡,不!应该说是愤恨,也就是自己,他还客气一点,换作别人,还不知道怎么给脸色看呢!

不过李元宏也顾不得许多了,当日就带着林刚他们上路前往曲沃,此外,李元宏将高孟局也带上了,两个人毕竟一起演过戏,大有猩猩相吸之缘,而高孟局反正也是衣食无着,当然也求之不得的跟李元宏走了。

日夜兼程的赶路,终于在第三日正午赶到了曲沃,李元宏连县衙都没进,直接赶到了潘崎岭。

一到谷口,李元宏长出了一口气,本来他以为这里就算不是尸横遍野,最起码也是血迹斑斑的,哪成想安静的有些出奇了。

谷口内沿着山壁的方向,矗立着一排小草芦,跟猪圈差不多大小,里面显然临时住着泥户,将山谷堵了个严严实实,看来他们是耗上了。

不远处是朱有良和候胜带着几个矿工,在那里。。。。。。野餐?又是酒,又是肉的,还真丰盛。

李元宏都被搞糊涂了,这都哪跟哪啊!

一连赶了三天路,连顿热粥都没喝上,李元宏二话不说,上去抓起一块肉就往嘴里塞。

朱有良和候胜忽然见到李元宏来了,又惊又喜,但动作却是——齐手夺过了他手里的肉。

“李大人,这肉是给那些泥户准备的,你怎么先吃上了?”二人异口同声道。

李元宏诧异道:“不是说打起来了吗?怎么还给他们准备肉?”

候胜呵呵笑道:“此事说来话长了,这些百姓开始砸咱们风筒,后来庄师爷出面了,说是知县大人让咱们开矿的,他们立即就不砸了,呵呵,没想到李大人在曲沃的官声还真不错啊!”

这一番话,夸的李元宏都有些飘飘然了,不由挺了挺胸,双手平放膝盖上道:“既然本县的名头都拿出来了,他们为何还堵在谷口?”

朱有良接着说道:“砸倒是不砸了,可他们非说咱要刨他们祖坟,说什么也不让咱们进去,这几日,干脆搭起了草芦,将谷口都封住了,咱们想来想去也没办法,最后王捕快出了个主意,就在这门口摆上酒食,引诱他们就范,凡是来吃的,咱们就好言相劝,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李元宏听得直点头:“这就对了!这件事庄师爷和王捕快做的很好,无论如何,咱们也不能对百姓用强!对了,这几天你们引诱了几个泥户?”

朱有良双手一摊:“一个都没有!”

晕啊!

李元宏蹲在那里想了想,好像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反正这边也不打架,干脆先回县衙,与众人商量一下再作定夺。

~~~

李元宏刚走进签押房,就看见庄师爷正在那儿前仰后合的开怀大笑,而王雁归则脸色通红的要夺门而出,猛然抬头撞见李元宏,一下钉在当场。

李元宏笑呵呵的拍了拍王雁归的肩膀,擦肩而过,对庄师爷说道:“我说老爷子,啥事这么高兴?说给我听听,让我也高兴高兴!”

哪知庄师爷一见李元宏,吓得一跳,一双手赶紧背在身后,连连道:“没事,没事,随便乐乐!”

见他这般鬼鬼祟祟的,李元宏的好奇心立即泛滥起来,二话不说,跑到庄师爷背后就扯他的手,庄师爷挣扎几下,手里的东西还是被李元宏抢了过来,不是别的,是一封信。

“我爹来信啦!”李元宏一声欢呼,抽出来就看,只见上面写着:

“元宏我儿,这信是黄家大小子替俺写的,现在咱家和黄家交情可好了,你不要担心。

你上次的信俺收到了,说是啥兵部的,俺也不懂,反正就是看见很多兵排着队送来的,为首的好像还是个4品的大官,看来你小子官挺大,送封信都要军队送,真给你老子长脸。

信里你说,不要那个菜花,嫌人家屁股太大,你懂什么?屁股大能生男娃,当初你娘屁股就大,不是就生了你个小兔崽子嘛!

但是,既然你现在是大官了,菜花他家是农户出身,与咱们也门不当户不对的,也不合适,倒是你说的那个柳**好,他爹是教书先生,还给你教过书,与咱家结亲倒也合适,就是柳叶的屁股小了点,到时候真的生不出男娃,爹就给你再娶一个大屁股的。

爹已经请媒人向柳叶家提亲了,人家满口答应,过一阵,爹选个黄道吉日,就请黄家大小子给你送去。”

短短一封信,五个“屁股”,汗!

“我终于要娶媳妇儿啦!”李元宏高兴差点蹦起来,一抬头,却看见庄师爷轻手轻脚的正往门外溜,当即一声断喝:“你敢偷看我的信?”

庄师爷一个激灵,回过头来,忽然表情严肃道:“元宏,你也到了娶媳妇的年龄了,就算你爹不来这封信,我也替你操着心呢,现在好了!你媳妇就快送来了,咱们虽然穷,大婚之事也不能马虎,这样,大婚的所有事宜全由我负责,你就只等着进洞房吧!”

一番话说的李元宏心里暖烘烘的,等回过神来才发现庄师爷已经溜走了,此时的门外,只有王雁归孤零零立在海棠树下,看不清表情。。。。。。

隔山打牛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