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天使

第16章 魔灵

秦阳这惊人的第三场赌局一说出来,全场顿时一片静寂,西门更是心惊胆跳,这家伙,他真的这么有信心吗?这,可是要命的一局啊!

阿达的心脏不争气地扑通扑通乱跳着,要在一眨眼内割下幽幽的脑袋再抢过契约,且不论他有没有这个信心,更重要的是,他也要有割人家脑袋的勇气才行!阿达长这么大,鸡都没杀过,更不要说人了!

“老大,你准备好了吗?”秦阳微笑回头,看着阿达。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这恶毒的恶魔行者死,总比可怜的西门和小青死要好吧!阿达思虑再三,终于一咬牙,驱动了异能,身体轰然一震,一黑一白两个幻影应念分出,恶魔幻影双眼红光暴涨,微微躬身,做好了准备。

再次感受到阿达身上强大的力量气息,幽幽脸色变幻,忽青忽白,这家伙的速度刚才已经见识过了,那可是快如闪电,说要在瞬间割下自己的脑袋,还真的并非没有可能!最重要的是,这个叫秦阳的家伙,太厉害了,两次匪夷所思的赌局,两次大获全胜,这第三局,他有可能会输吗?

幽幽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刚才秦阳的两个赌局让她从心底感觉到震撼,不由自主地觉得,这第三局,秦阳也一定会赢的。

那怎么办?

不赌吗?没有机会了,从答应赌第一局开始,就没有了反悔的机会,秦阳身后的魔灵代表的群体力量,可不是一般的强大,作为特殊的契约型恶魔行者,他深知魔灵的恐怖,它们的追杀,是永远不会停止的。

赌吗?可是,会输啊,输了,可就没命了!

秦阳恐怖的笑脸终于转了过来,淡淡问道:“你准备好了吗?”

幽幽脸色铁青,嘴唇微微颤抖,沉默良久,脸色渐渐铁青,终于还是恨恨低头:“好,你赢了,我弃权!”

她终于还是没有冒这个险的勇气,她还不想死,唯一的选择,只有放弃!

秦阳冲着幽幽嘿嘿一笑,说道:“你做了个很明智的决定。”

那巨大的“生离死别”契约缓缓从幽幽身上滑落,被长风呼地吹起,哗啦啦倒卷到大石上,刷地牢牢贴住,幽幽一脸的不甘心,终于还是忍不住向秦阳问道:“第三局,你到底会不会赢?”

秦阳笑出了声:“谁知道呢?要是刚才你愿意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幽幽心里怒极,但这毕竟是她自己的决定,满腔怒火无处倾泻,一声冷哼,背过了身子。

阿达和西门看到这里,都是长长地松了口气,秦阳勉强站起,微笑道:“老大,我只能做到这里,剩下的,就是你的事情了!”

阿达点头,收起幻象,用力点头道:“交给我好了!”顿了一顿,终于忍不住走了过来,低声问出跟幽幽一样的问题:“你刚才真有信心赢下第三局?”

秦阳低头笑道:“我现在连走路下山的力气都没有了,你说呢?”

他说的是实话,前头两个匪夷所思的赌局,为了获取最大的幸运值,秦阳的灵力早已经消耗殆尽,这第三局,实际只是一个心理战而已!但也正因为有了前头两个匪夷所思的胜利,让他有了放手一搏的充足筹码,赌的就是幽幽的勇气,看她目睹了两个奇迹之后,还敢不敢拼,最终,秦阳的心理作战完美胜利!

幽幽虽然是活了几百年的怨女,但本质上跟普通女人并没有太大区别,而且,人通常活了越久,还会越怕死!

“也太冒险了吧。”阿达额头有点冒汗。

“你有更好的办法吗?”秦阳叹气。

“这个,也是哦。”阿达表示同意,又抬头看了眼还站在悬崖边上的幽幽,提高了音量,“你已经输了,为什么还不走?”

“我是输了,魔灵可没输,你赢不了它,这契约还是我的!”幽幽冷笑道。

“你没有机会的。”阿达满怀信心地握紧了拳头。

“我要是你,就不会还在这里说无聊的废话,剩下的时间,可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多。”幽幽心里虽然有些忐忑,脸上却是一副冷漠傲慢的样子。

契约离开了编写者的控制范围,魔灵将在一段时间之后脱离契约的结界,脱离的同时,跟契约相关的人,视各人违反契约的程度不同,都将受到魔界力量的轻重不同的惩罚,依附在这张契约上的魔灵,将在收集到它应得的献祭代价后,自动返回它的世界。

这一段魔灵即将脱离契约的时间,通常不会太长,换算为人类的时间的话,不过一两个小时而已,换而言之,留给阿达的时间,还真的不多了,在这有限的时间内,他必须彻底打败魔灵,才能让这契约失效。而一旦他失败了,只要幽幽对这契约能及时进行修补,并让魔灵答应她新的献祭条件,那她就能继续拥有这契约,要是幽幽做不到,就会迎来最坏的结果——契约相关人等受惩罚,魔灵脱离结界,为所欲为,直至满意。

按照“生离死别”的级别而言,西门出尔反尔,他和小青,恐怕都得没命,而幽幽也得付出不少的生命精华作为代价吧。

“对付一个不能在这里运用到所有能力的魔灵,我还没那么容易输!”阿达举步走向那张契约,关于契约和魔灵的资料,高帽子早已经跟阿达讲解过,阿达认为自己的胜算还是挺大的。

阿达虽然不喜欢打架,可不代表他现在打架不厉害,嘿嘿。

魔灵结界的门户,就在那契约之中,阿达走到契约前,按照高帽子传授的方法,手掌聚起一团白光,轻轻触碰在契约上,天使的圣洁力量到处,契约顿时有了反应,腾然黑气暴涨,巨爪一般包向阿达,阿达身上也瞬时散出隐约白光,抵住了黑气。

浓浓的黑气跟白芒纠缠几下,终于还是被白芒破开一道门户一样的缺口,阿达没有丝毫犹豫,跨步向前,走进了缺口中,身影一阵摇晃,顿时消失不见,黑气和白芒也同时消散,只有契约还粘在大石头上,微微颤动着。

西门茫然不知所措,扭头四顾,却发现秦阳和幽幽都是默默闭上了眼睛,似乎在很认真地聆听着什么。他却不知道,这是两人在用灵力感觉着契约结界里的动静。

人的肉眼,是看不到结界中的情形的,但异能者用灵力,却可以朦胧探查得到大概,这也是异能者时常跟不同结界里的神秘生物发生战斗,却极少为普通人察觉的主要原因之一。

每一张契约,依附的魔灵种类各异,阿达凝神戒备,在迷茫的空间内前进着,搜寻着这依附在“生离死别”上的魔灵。

前行一段,浓雾渐渐消散,阿达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荒凉的山谷中,上方一片灰暗的雾气,缓缓流动,山谷两端狭长,中间开阔,像梭子一样,地上嶙峋突起的都是锋利的大石,勉强算是平整的地方,地底也铺满大小不一的碎石,更为诡异的是,这些石头,居然都是红色的。

“少装神弄鬼了啦,反正架是一定要打了,出来开干了啦!”阿达站在这荒凉压抑的地方,虽然知道是结界里的幻象,但心里还是有点发虚,于是故意装出很流氓的样子撸袖子,为自己壮胆。

“好久没有契约挑战者来过了呢,嘿嘿。”山谷的上方传来很开心的笑声,出人意料的清脆悦耳,“你很臭屁哦,不过,每个挑战者刚来的时候都很臭屁啦,到最后才知道哭着求饶,希望你不要像他们那么丢脸才好。”

随着话语声,一道小小的人影从空中刷地落下,站定在一块锋利的红石顶端,阿达凝神一看,居然是一个扎着两条小辫子的红衣小男孩,大眼睛眨啊眨的,一副聪明可爱的样子。

“你就是守护这张契约的魔灵?”阿达觉得很意外。

“是啊!”小男孩很认真地点头。

“不会吧!”阿达摇头。

“为什么不会?”

“魔灵不都应该比较吓人吗?”

“魔灵又不是恐龙,为什么一定要长得吓人啊?”小男孩很鄙夷地白了阿达一眼。

阿达有点惭愧,挠着脑袋,“不好意思”差点脱口而出,继而想起自己进入结界的目的,连忙挺直了胸膛,假装很拽的样子:“不管像不像恐龙啦,看你个子小,我也不欺负你了,快点投降,放弃契约吧!”

“投降?”红衣小男孩笑得前仰后合,“你有这么厉害吗?”

“我很厉害的哦!”被一个小孩子看不起,阿达颇为恼怒,当下决定给点厉害这小孩看看,身子一抖,就要分出幻影来。

然而阿达始料未及的是,经过修炼早已经得心应手的分身,这次居然失手了,恶魔分身没能像预想中一样飞身而出耀武扬威,只探出了半个朦胧影子,就无法再继续分出了,顿了一顿,竟然像稀泥一样软了下来,还缓缓缩了回去。

阿达差点没跳起来,干,怎么回事?

异能也会阳痿喔?

“哇哈哈!”古怪的小孩在石头上笑得快倒下了,笑了好久,才喘着气说道,“你一定是第一次进结界对不对?”

阿达红着脸点头。

“难怪你不知道。每个结界,都有不同的限制,而在这里,是摒绝一切超能力,你的异能,是用不出来的。”小孩颇为鄙夷地白了阿达一眼。

“这,——也没关系吧,过来开打啦!”虐待下一个只到自己屁股高的小孩,这点信心阿达还是有的,他已经开始考虑应该是扭这小子的耳朵还是打他屁屁的问题。

“我负责的契约,我选择的结界,怎么较量,当然也是我说了算!”小男孩很狡猾地笑着,从石头上跳了下来。

“那你想怎么样?”阿达只好妥协。

在严格意义上来说,怨女幽幽引诱人签订的契约,相比秦阳和布拉达他们签订的契约有本质的不同。秦阳他们属于恶魔诅咒者,签订的能力继承契约是同恶魔之间的协议,终身没有反悔的可能,而负责守护这类契约的魔灵也通常不止一个,而是整个魔灵群体都有责任守护的义务,加上恶魔的力量也会干预,所以无法毁约,但继承来的力量,也是相当的强大。

而怨女幽幽自己制作的契约,所能发挥的力量自然是小了许多,而且只是由某个跟他达成协议的魔灵来负责守护,那么,这契约有没有违背的可能,就要看守护契约的魔灵是否足够强大。

魔灵依靠自己力量构建的结界,依附在契约上,它们到这不同的空间世界来,是不能运用到所有的力量的,只能依靠这结界的“主场”之利来跟企图破坏契约的人战斗,因此契约的结界类型,也是千奇百怪。例如有火炎操纵专长的魔灵,一般会布下高热的结界,有速度优势的,一般会把地形搞得很复杂崎岖等等。

只是阿达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看起来像小男孩一样的魔灵,布下的结界居然是“禁止使用异能”,而且听他的语气,分明是连架也不愿意打,那怎么决胜负呢?

“你喜欢玩游戏吗?”小男孩笑得贼兮兮的。

“少来了啦,现在是在跟你说正经事,你不要东拉西扯,想让时间偷偷溜走然后破出契约吗?这主意可不要打,我不会上当的。”阿达斜着眼睛看那小孩,蠢蠢欲动,他还是觉得先把这小子抓住,比较稳妥。

小男孩似乎是看出了他的心思,阿达还没动,他已经嗖嗖地跑出好远,比猫还灵活,蹿上了石头,嘿嘿地笑:“你也不要打抓我的主意哦,要是玩捉迷藏的话,契约破开的时间到之前,你绝对抓不到我,要不要先试试?”

“这个,我们还是堂堂正正的一决胜负啦!”阿达觉得在这里要抓住这古灵精怪的小子,比抓老鼠容易不了多少,决定作罢。

“那我们就用游戏来一决胜负吧!”小男孩高兴起来。

“游戏?什么游戏?”阿达有点摸不着头脑。

小男孩也不回答,伸手一挥,灰蒙蒙的天空顿时雾气飞速流转,渐渐散去,露出红色的霞光来,映照着红色的山谷,光芒耀眼,山谷狭窄的两头,居然渐渐移动合并起来,轰隆隆地封了个结实,只留下空旷的谷地。

“游戏场地,就是这个山谷了,游戏的名字,叫做角斗场,很好玩的哦!”小男孩一脸的兴奋。

“角斗场?什么意思?”阿达莫名其妙。

“就是勇士斗怪兽啊,你小时候都没玩过吗?”小男孩挥舞着手臂,兴奋地做挥剑砍杀状,“骑马打仗啊,哇哈哈!”

“骑马打仗!”阿达额头冒汗。

“是啊!”小男孩很严肃认真的样子。

关乎生死的契约之战啊,用“骑马打仗”决胜负,这小孩的脑袋一定是被门夹到了!

“我们在说很重要的事情耶!”阿达翻白眼。

“就是因为很重要,才需要绝对公平公正啊,欧蒙大师的游戏,绝对的公平,那可是有口皆碑的!”小男孩笑得贼兮兮的。

“欧蒙大师是谁?”阿达问。

小男孩很得意地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果不其然,真不要脸!

然而在撇嘴的阿达却不知道,小男孩欧蒙说的是真话,而欧蒙在魔灵界,由于特殊的技能力量,也还真的能称得上是大师。

“游戏规则很简单,山谷四周布置了魔法牢笼,我们没有分出胜负前,谁也不能离开。”小男孩欧蒙已经开始解释游戏细则,“游戏角色分为对立的两方,一方是勇士,一方是怪兽,至于是什么类型的骑士和怪兽,就由游戏随机决定。”

“那怎么分胜负?”阿达问道。

“谁被打趴下,谁就输了啊,当然,我也不反对你自动认输。”小男孩欧蒙笑道,“——你赢了的话,这生离死别的契约,就自动作废,怎么样?”

“那如果我输了呢?”

“那契约当然是继续执行,而你,就要付出一半的生命精华为代价!”欧蒙笑得贼兮兮的。

阿达略一犹豫,欧蒙又接了一句:“怎么,你不敢吗?”

“有什么不敢的?那就一言为定!”阿达可不愿意就这么输了气势。

“那好,游戏准备开始吧!”

欧蒙一边说着,一边举手示意,红彤彤的天空响起一把闷雷般的声音:“角斗场游戏,准备进行第一次选择。”

随着语音,远处山谷斜斜的石壁上金光闪耀,两面一人多高的巨大盾牌浮了起来,在空中幽幽转动,盾牌上红色花纹变幻流动,不断构造出各种各样的古朴图案,或像是刀枪矛剑各种武器和造型各异的徽章,或象是爪角利齿等各种怪物器官和头像,让人眼花缭乱。

“嗯——”那闷雷般的声音似乎在思考,良久之后,终于说道,“选择确定,最经典的模式,魔骑士斗恶龙,准备中!”

“哈哈,太好了,我最喜欢的游戏哦!”欧蒙兴奋地拍掌。

“什么啦,不公平,规则我都还没弄清楚,就开始了。”阿达颇为不平。

“再简单不过的规则啦,这边的盾牌代表骑士,那边的盾牌代表龙族啊!”欧蒙指向两个巨大盾牌,一个盾牌清晰显现着一支被蔷薇花缠绕的精致长矛图案,而另一个则显现出一个狰狞的飞翔巨龙图案。

“谁先冲到盾牌那边,碰到了哪个盾牌,就可以扮演哪个角色!”欧蒙解释着,一脸的跃跃欲试,舔着嘴唇笑,“你喜欢当骑士,还是喜欢当恶龙呢?嘿嘿!”

事到如今,游戏是一定要玩了,而且这游戏看起来还挺有趣的,阿达嘿嘿一笑,做好了准备,心想:这游戏是欧蒙设定的,角色的强弱优劣,他自然是清楚不过了,等下只要看他想夺到哪面盾牌,自己先抢到,基本上就胜利在望了。

骑士?

恶龙?

欧蒙的眨巴着眼睛,紧紧盯着那两面并列竖立的巨大盾牌,满脸的期待神色,阿达则全神贯注地盯着欧蒙的眼睛。

“游戏——开始!”一声大喊从空中传来,阿达和欧蒙齐齐发力,向着两面大盾牌狂奔而去。

一文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