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双鸾

乱世双鸾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章 亡国之女(二)

宰相府门前正停着一驾朴素的黑漆马车,宰相大人正从府门走出,忽见女儿从天而降,大为惊诧的问道:“雪雪,怎么回来了?”

茉雪眉飞色舞的拉着抱着婴儿的阿九说道:“宰相爹爹,她是刘叔叔送给雪雪的!”

沈烈上下打量阿九,只看她的衣着便可知她是刘胜带回京城献俘的俘虏。他的眉头微不可见的轻轻一皱便松开了,仍是慈祥的笑着对女儿柔声说:“雪雪,又为难刘叔叔了是不是?”

茉雪撅着嘴说道:“才没有呢!刘叔叔本来就要送给雪雪的!不跟爹爹说了,阿九,你跟雪雪去见娘亲,娘亲可好了……”

沈烈摇头笑笑,也不再去管女儿,只踏上车往内皇城去了。茉雪拉着阿九一阵风似的跑到内院,一路跑一路大叫:“娘……娘……雪雪来啦!”

听到雪雪的叫唤声,沈夫人急忙在丫环的搀扶下飞步跑出,一边跑一边连声说道:“雪雪不要跑,仔细摔着……”

茉雪连跑带跳的拉着阿九跑到母亲面前,献宝似的说道:“娘,这是刘叔叔送雪雪的,娘你快看!”

沈夫人将眼光移到阿九身上,只看到一个瘦弱的小姑娘紧紧抱着一个小婴儿。天生的母性让沈夫人爱怜的说道:“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几岁了,他是谁啊?”

阿九抱着弟弟跪下,恭恭敬敬的说道:“回夫人,奴婢名叫阿九,八岁了,这是奴婢的弟弟,蒙公主垂怜收留阿九,大恩大德阿九没齿不忘……”

沈夫人也不嫌阿九身上脏,亲切的把她拉起来,温柔的为阿九擦擦脸上的灰,细声说道:“好孩子快起来吧,可怜你小小年纪还要带着弟弟,怪不容易的!”

阿九眼圈一红,自被俘以来,她没掉过一滴泪,可听到沈夫人这细声细气的几句话,不知怎么的便觉得眼中一热,泪便要落了下来。

沈夫人体贴的说道:“好孩子,一定饿了吧,先吃点东西,再去洗洗。孙妈,快去寻个健壮的奶妈来喂这孩子!”

阿九的泪终于落了下来,初时只是细细的泪,接着便泪如雨飞,再接着便是号淘大哭,她跪倒尘埃,连连磕头道:“奴婢多谢夫人……”

沈夫人扶起她,慈爱的笑道:“好孩子,别哭了,去吧!”

“翠云,你带她去,好生照顾着!”沈夫人对自己身旁一个眉眼清秀的大丫环说道。

翠云低头福了一福,清脆的应道:“奴婢遵命,夫人。”扶起跪在地上的阿九,翠云笑着说:“阿九姑娘,快起来吧,咱们夫人最是心善,你就放心把弟弟交给咱们吧,保证会把他照顾的好好的!”

阿九本能的抱紧弟弟不敢放手,可这只是短短的一瞬,她很快就将弟弟交给前来接小孩的丫环。可是小月扬一离了姐姐的怀抱,便哇哇大哭起来,在丫环怀中拼命的挣着,阿九心中难过,忙把弟弟抱了回来,小月扬一回到姐姐熟悉的怀抱中,便立刻停止哭泣,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

一直盯着阿九和小月扬的茉雪咯咯笑道:“他笑的可真好看!”小月扬似乎听懂了这句话,奇迹般的冲着茉雪咧嘴一笑,逗得茉雪开心不已,伸出手便要抱小月扬,口中还说道:“让雪雪照顾小月扬吧!”

茉雪这不经意的一句话可让所有的人的心都提了起来,茉雪只是个刚六见岁的孩子,她怎么会抱孩子?阿九看到茉雪眼中殷殷的盼望,便将月扬放到她伸出的手中,然后将自己的手放在下面随时准备接住可能掉下来的月扬。

茉雪吃力的抱着小月扬,领口的翻毛扫过月扬的小脸,逗得月扬痒痒地直往茉雪怀里钻……茉雪惊喜的叫道:“月扬真有趣!”

阿九看到弟弟不认生的钻到茉雪怀中,也是大为惊诧。小月扬是害羞内向的孩子,极为认生,他自生下来便一直由阿九照顾,其他的人谁也不要,可现在居然肯让一个只见过一面的小孩子抱,真是怪事。

但茉雪毕竟只是一个六岁的孩子,气力不足,她只抱了一下便气喘吁吁,阿九急忙抱过弟弟,歉意的说道:“公主,还是让奴婢抱着弟弟吧,他太重了。”虽然小月扬已经瘦得皮包骨头,阿九依然这样说道。

沈夫人见女儿第一次去关心人,不由激动的喜泪盈眶,忙笑着上前说道:“阿九,把小月扬给我吧,我亲自照看他,你去洗洗吃点东西!”

阿九抱着弟弟有些为难,那里有主人亲自照看仆人的道理。看出阿九的不安,沈夫人浅浅一笑,说道:“没关系,我一向喜欢孩子,阿九你只当是满足我的小小心愿吧!”阿九闻言不再多说什么,将小月扬举起送到沈夫人面前。

沈夫人温柔的抱起月扬,小月扬也非常给面子的不哭不闹,只是睁着纯净的大眼睛看着沈夫人,沈夫人仔细端详着小月扬,由衷的说道:“真是个漂亮的孩子!”又低头对阿九说道:“你去吧,洗好用过点心再跟着翠云来找我!”

茉雪跳到阿九身旁,拉着她的手说道:“阿九,我带你去洗。”阿九退后一步,恭敬的说道:“多谢公主美意,有翠云姐姐带奴婢去就行了!”

茉雪摇着头说道:“不,你跟雪雪到雪池去洗!”茉雪此言一出,在场所有的人同时瞪大眼睛看着茉雪,吃惊的说不出话来。雪玉池,是皇太后专为茉雪修建的沐浴用的池子,引的是水月都西南三十里的镜台山的温泉,此水水温恒定,是滋养皮肤的上佳之选,雪雪那一身欺霜塞雪的肌肤便是这镜台温泉所赐。整个水月皇朝,也只修建了两座雪池,宫中一池宰相府一池,全是为了茉雪可以随心所欲的沐浴。如今茉雪让阿九去自己的雪池沐浴,这怎能不让大家莫名惊讶。

看到大家吃惊的表情,阿九知道这雪玉池定然是个非同一般的所在,忙后退一步低头说道:“阿九一介奴婢,不管劳公主费心,请翠云姐姐带奴婢去清洗就行了!”

茉雪跳上前来,拉着阿九的衣衫便往外走,阿九身上破败的衣衫吃不住劲,哗啦一声便被茉雪扯下一片来。茉雪不曾想到自己会把阿九的衣服扯破,一时怔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阿九的衣袖完全被拽掉,露出一支伤痕累累的手臂来,鞭痕,针痕和烧灼的痕迹层层叠叠,看上去触目惊心。

看到这些伤痕,沈夫人心中暗怒,沉声问道:“阿九,这些伤都是我们的士兵打的么?”

阿九眼中闪过一丝恨意,摇着头说道:“不,这都是些旧伤,刘将军并不曾对奴婢用刑。”

沈夫人怜惜的说道:“可怜的孩子,你受苦了!你放心吧!在咱们府中绝不会有这样的事情,朝雨,去将咱们的无痕霜取来给阿九抹上,过上几个月,这些伤痕应该能全退掉了。”扶着沈夫人的一名丫环应了一声,飞快的离开了。

茉雪看着那些狰狞的伤痕,好半天没说话,她从没见过这要吓人的伤痕。好一会儿茉雪才反应过来,她轻轻摸着阿九的手臂,细声细气的说道:“阿九姐姐,你还疼么?”

阿九努力露出一个笑脸,轻描淡写的说道:“多谢公主关心,奴婢不疼了!”

茉雪拉起阿九的手,一面往外走,一面说道:“阿九姐姐你不用怕,以后雪雪会保护你,再不让人欺负你!”

阿九心中充满了感动,在她八岁的生涯中,从没有人这样对她说过话,就算是她的亲娘也不曾。娘亲给与她的,除了一条生命外,附加的就是无休止的打哭。

阿九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不能象其它的兄弟姐妹们一样,被父王疼爱,被母妃呵护,可以穿好看的衣服,*美的食物,可以撒娇,可以读书。

阿九不明白,为什么对别的兄弟姐妹都非常慈爱的父王一看到自己便百般嫌恶,而一向温柔和顺的母妃一见到自己眼中就会射出冰冷凄厉的寒光……

正胡乱想着以前的种种,阿九漫无目的的跟着茉雪走着,不知不觉便来到一处烟云缭绕的所在。

放眼看去,一间足以容纳数十人的大殿中垂着十数道柔缦的软烟罗,每道软烟罗后都有两名侍女分列两侧,薄纱般的轻雾将前方的一池碧水映衬的如仙境一般,屋角四壁镶着的四颗硕大明珠散发着柔和而温暖的光芒,梦一般的烟云缓缓的流动,一会便将茉雪和阿九重重包围了起来。阿九不安的看着茉雪,虽然她也是在黑灵王宫中长大,但却从没见过这样如仙似幻的浴池。

茉雪一直拉着阿九的手,她甜甜的笑道:“阿九姐姐,你去洗吧!小烟,小罗,好好伺候阿九姐姐!”

两名年约十二三岁的侍女飞快上前扶着阿九,微笑着说道:“是,公主。”虽然她们心中也感到莫名惊讶,但良好的训练让她们有着一切服从茉雪命令的本能。“阿九小姐,奴婢们伺候您沐浴更衣。”小烟小罗齐声说道。

阿九有些慌乱,虽然她是王族之后,可从不曾被人服侍过,她挣开小烟小罗的搀扶,在茉雪面前跪下说道:“雪雪公主,阿九只是一介奴仆,不配用公主的浴池……”

茉雪用力把阿九拉了起来,气喘吁吁的说道:“谁说阿九姐姐是奴仆,阿九姐姐,雪雪喜欢你,雪雪不要你当奴仆,雪雪只要你每天陪着雪雪!”

小烟小罗见状心中立刻对阿九有了一个新的定位,两人上前扶着阿九,笑着说道:“阿九小姐,咱们雪雪公主心最好了,您只管听公主的就行了,奴婢们这就伺候您沐浴!”二人不由分说便动娴熟的脱下了阿九破烂的衣衫。衣衫尽去,小烟小罗和茉雪同时惊呆了……

阿九比茉雪略高一点,她那瘦弱的身体上布满了横七竖八的伤疤,从颈子到脚后跟,小烟小罗连手掌大小的完好的皮肤都找不出来,茉雪在大的眼睛中腾的窜起两串火苗,她冲上前大叫道:“是谁?是谁把你打成这个样子?”

阿九黑绿色的眸子微微收缩,她平静的说道:“都是以前的伤,打我的人已经死了!”

茉雪听到这话,停了下来,伸出手轻轻的摸着阿九遍布伤痕的身体,低声说道:“阿九姐姐,一定很疼吧?”

阿九听到自己那颗如同千年玄冰一般冰寒的心裂开了一条细细的缝,一种她从没感受过的情绪开始慢慢的萌芽。她轻轻笑了,柔声说道:“早就不疼了!”

茉雪抬头,看着那深绿眸中的淡淡的温暖,绽开一个开心的笑颜,她笑道:“阿九姐姐,你笑的真好看……”

唐时明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