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徽长歌

永徽长歌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8章 初见药王孙思邈

玄奘一看杨雁的起手式,就知道她拿出了压箱底的绝技了。

前次虽说玄奘击退了杨雁,但那时的杨雁还没有学会这冰封九州。玄奘也是听一个朋友说,这冰封九州号称天下第一杀剑,出剑有去无回,端的是厉害无比。

杨雁迫不得已,只得用出自己的保命绝技,李治出宫的机会,可以说是万中无一,若是错过,以后他有了防备,想在碰到他就难了。

李治不会武功,他也没有把武功当一回事,他总是觉得,作为一个皇帝,只要自己身边的人会武功就可以了。他也远远忽视了武功的威力。

宗师级的高手江湖上寥寥无几,且几乎被人当成神供奉着。杨雁这一招冰封九州,是她作为冰仙子的超级大招。此招一出,必是已经到了万分紧急的时候。

玄奘终究是佛门中人,出招之间全是和气,若是对付平常招数也就罢了,但对上这号称天下第一杀剑的冰封九州,却也是力有不殆。

一旁的侍卫见状,全都奋不顾身的扑上去,一时间,惨叫闷哼之声不停的回荡在李治的耳边。

就在玄奘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就听见远远的传来一声长啸。

“是唐风。”李治惊喜道。

李治这一说话,玄奘一分神,杨雁的剑已经到了他的眼睛,玄奘无法,只得让开身子,露出了身后的李治。

杨雁脸上露出了一分欣喜,剑一偏,就想把李治拍昏带走。

不料王连突然从一旁窜了出来,一把抱住李治。

杨雁终究失了这次机会,唐风已然不足一里,她狠狠的回望了玄奘一眼,从李治的身边窜了出去,当然,临走时还不忘给上坏事的王连一剑。

她还不想杀李治,现在杀了李治,李恪也不可能顺利的登基,而大唐反而会大乱。

“王连,王连。”

李治对跪在他身边的唐风视而不见,怀里的王连被杨雁一剑穿透了腹部,此时已然是神志模糊。

“王连,你不能死,朕命令你不能死。”李治霸道的对王连喊,也不管他能不能听见。

“快,带我们回宫。”

------

有唐风和玄奘两大高手,李治回宫只用了几分钟,途中他还为王连简易的包扎了一下,虽然不能止住奔腾的鲜血,但还是能让他少流一点。

昏黄的烛光映着人脸上一片焦急,李治烦心的在一间宫殿外踱着步,殿内御医正在努力抢救王连。

这是他来到唐朝以后第一次见到人受伤,而且还是为了他。李治说什么也不能容忍救自己的人死在眼前。

以前看电视剧的时候,也许还会哈哈一笑,但现在李治才知道,只要你还是人,还有着一丝良心,就无法无动于衷。

“里面的御医行不行啊?咦,刘宪,你怎么在这里,那里面是谁?”

李治这才见侍御医刘宪就在身边垂手而立。急道。

“回皇上,里面是有药王之称的孙思邈。皇上可还记得,先皇曾经召他入宫,他拒绝了。今天刚好孙思邈来殿中省的药局和微臣探讨病理,听说有人伤及脏腑,微臣对这方面不及药王,就把他也拽来了。”

刘宪说到孙思邈的时候,语气里都是尊敬。同是医者,他自然知道孙思邈的本事,在说这个孙思邈可是大名鼎鼎的人物,隋文帝、太宗皇帝都想拜他为官,但他全都谢绝,自称要活人济世。刘宪一直以来都对他佩服有加。

李治乍一听是孙思邈,不由得一愣,上前抓住刘宪的衣领道:“真的是孙思邈?”

刘宪吓了一跳,被李治这么抓着也不敢动,口里哆哆嗦嗦的回到:“回皇上,是,是孙思邈。”

“那朕还有何忧之有啊!”李治兴奋的大笑了一声,听里面咳嗽了一声,又有些不好意思。

李治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时代,孙思邈竟然还在世上,他本来对历史就是一知半解,只知有孙思邈其人,却不知这位被后世千千万万家供奉的“药王”,竟就在自己的治下。

皇帝遇刺的事情李治没有声张,已是多事之秋,若是在把这件事抖了出来,那恐怕就当真引发了导火索,到时鱼死网破,就再也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此时李治身边留守的,只有玄奘和隐在暗处的唐风。

等待是一件很考验人的事情,尤其是向这种情况,李治满脑子都是王连刚刚奋不顾身的扑在自己身上的情景。他怎么都不明白,为什么生死关头,他就能为了李治,抛下自己还年轻的生命呢。

若说王连总跟着他,有了一丝感情,那也就罢了,可那些侍卫,为什么也都如此拼命呢?

这也许就是古人和现代人的差别吧!

李治心里感叹了一声,越发的感觉到肩上有种沉甸甸的感觉,这皇宫,似乎比以前更加压抑了,就连天空都低沉沉的,无声的咆哮着。

“嘎吱--”门总算被推开了,借着烛光,李治看见了里面走出一个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精神矍铄的老人。

出来的人正是孙思邈,这个时候的孙思邈已经是年近七十的老人了,可头发还只是白了一半,他的个头稍低,穿了一身灰色的布衣,见到李治,轻声道:“皇上,伤者可有兄弟姐妹吗?”

“难道是大量出血?”

李治一听就明白了,也是,伤及腹部,一路上流了那么多血,不缺才怪。

“那哪里来得及,快,用朕的。”

李治拉着孙思邈抢进殿内,身后的几人忙跟上。

“皇上,”孙思邈毕竟是老人了,行动上不那么敏捷,被李治这么一拉,禁不住有些气喘。

“皇上,这血可不是随便就能用的。”

李治当然知道血型,但王连本身大量失血,皇城又这么大,哪里来得及等他的家人,再说就算是他的新生兄妹,也不见得就能血型温和。李治前生是O型血,万能输血者。他在赌,赌自己转生来的身子和前生是一样的,因为他早已经验证过,起码外貌一样,甚至连那里都一样。

李治知道,可孙思邈不知道,他自然是知道血是不能随便输的,但又不好驳了皇上的面子,正沉吟间,李治明白了,把其他人通通的哄了出去,才道:

“孙神医,朕的血是任何人都可以用的,你应该知道有这么一种吧。”李治嘴上淡淡却不容置疑的说着,心里却忐忑道:王连,我就赌这一把,若是血型变了,就算你倒霉吧。

孙思邈一愣,这次才知道皇帝并不是自大,也不是一时激动,连忙从随身带的医箱中抽出一根金黄色的类似现代输液用的管子的东西。

“这是?”

李治不知道孙思邈怎么输液,见他拿出这东西,好奇的问。

孙思邈一边把一头接到一根特殊的银针上,插进床上王连的动脉,一边道:“这是用赤地的一种赤火虫的皮做成的,名曰天蚕丝,本来是一种武器,后来落在我的手里,我见它质地特殊,用来输血,血不会凝结,就拿来输血。这银针,也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天斧恒天替我打造的。皇上,可能有一点疼,您忍着点,

只是最好皇上运用内力见血逼出来,这样最好。”

李治点点头道:“唐风,你来。”

唐风自然是时时都跟在李治的身边的,闻听李治的话,从隐身处出来,把手掌放在李治的手臂上。

孙思邈有一点惊异,但救人在即,他也不问什么,调整好位置之后,一示意,李治的血就从那天蚕丝里流了出来。

大概流了400CC,孙思邈见王连的脸色开始红润起来,又号了号脉,才喜形于色。

“伤者被我下了麻痹之物,大概要昏上那么几天,皇上只要叫人伺候好就行了。”

孙思邈熬了几个小时,虽有些疲惫,但还是能看出他能救活人时的高兴。

李治也很高兴,因为王连没有出现他担心的排斥反应,这也间接的证明了李治的猜测,他的身体本质上果然和以前的一样,只不过也许是因为皇室的营养比较好,这个身体的皮肤稍微有些白,有点像现代的那种小白脸。

李治忙叫人带孙思邈去休息,又将照顾王连的人都安排好了,药局里还真有类似护士的职位,那就是医女,李治调来了五个医女轮流照看着王连。

这一放松,李治才感觉眼皮沉重,知道自己今天经历了大起大落,又非常大公无私的奉献了自己的龙血,无论是肉体还是精神上都到了极限,但现今的局势如千钧一发,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天下大变。

唤过了还在候着的玄奘,李治屏退了闲人,拿出两样东西塞在玄奘的手里

“大师,你胸中有乾坤,现今局势混乱,朕毕竟是凡体之躯,有心有不殆之时,如今,朕就正式把这局势委托与你。”

玄奘看着这两样东西,直感觉有什么自己出生以来就没有过的一种东西要从眼中涌出。

祈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