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到钱眼里的英雄无敌

掉到钱眼里的英雄无敌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1章 深红的 十四

“喂,谷辰!老大找你!”酒馆的大门“轰”的一声被搡开,风风火火的冲进来一个年轻的牧师,他手上所提的晨星看上去就是那种矮人锻造出来的精兵武器,可惜身上所穿的牧师袍以及胡乱套在牧师袍外面的短皮甲一时我只能用“破烂”二字来形容。

“老大在公会里接了个群体任务,是到附近的锯木厂打工,顾主说了,包伙食,每天1.5枚银币,计件起酬。如果你想去的话,就一起去吧,还是原来的那一家锯木厂。”牧师的眼光很快就投到了和谷辰坐在一起的我身上,“噢,新人吗?要不要也去?”

“他是‘荆棘丛生’快十二级的牧师了。”谷辰向我解释道,他的嘴角都带着为此而骄傲笑容:“你要不要也去锯木厂看看?15个铜币的工钱看似不多,可这是固定薪水,包伙食,还计件起酬,以我们都升到专家的伐木技巧来说,每天少说也能赚到2个左右的金币,这样的机会很不错的。”

“我去,这阵子真是穷太久了!”他对荆棘丛生说道。

看我没什么反映的样子,他略微想了想,谅解道:“也是,你都能一次性拿出近千个金币了,实在是不用去赚这个钱。不过……”作神秘状,他道:“伐木和石工的技能熟练起来的话可是有可能额外增加能力值的,伐木加力量、石工加体力……象我和荆棘丛生,我们的力量、体质都比进游戏的时候多加2了,象我们的会长,他的力量都额外加了三上去。我估计啊,所有的生活技能应该都有加对应的那项能力。嘿嘿,要是我们能够把这些技巧都练到宗师一级的话,那可得额外都加上多少的能力值啊!以后去当一个大BOSS也不是不可能的啊!哈哈……”

“呃……是啊……是吧……”我实在是无话可说了。

“荆棘丛生!你上周欠我的2个银币还没还呢,什么时候还啊?”酒馆老板,一个人高马大的中年NPC妇女笑容可掬地从柜台里装了满满一大杯啤酒,放在我们这一桌的桌面上,道,“你的酒,还是老规矩‘苜蓿青啤’是吧。”

“没错,过一会儿再来一杯。还有,钱我下次来时一起算。”荆棘丛生大踏步走将过来,萧洒地一口将足装有一两升份量啤酒的大啤酒杯灌下半杯后才放了下来,用手抹着嘴道,“好痛快,在现实里根本就不可能做到的啊!”

呵呵呵,同是玩家,想表达出相互间的友好态度的话其实并不是非常困难的事——我随手放了一个金币在柜台上:“相见也是有缘……今天我请客好了,痛快地喝吧。”

“喂,兄弟,你可别把这酒鬼给灌醉了,这家伙一到这边就没个节制,游戏里的酒可也是会喝醉人的。”

“真啰唆!你请客啊?”荆棘丛生一边和谷辰拌嘴,一边对我笑了笑道,“我还从来没让人请过呢……算了吧,我们一起兑着小菜喝上几杯得了。”

……

不得不说,在此后,区区一个金币的花费给予我的快乐竟是远远超过了成百上千个金币的花费所能够给予我的。我们吃的一个铜子一大盘的咸煮花生,喝的是两个铜子一大杯的劣质“苜蓿青啤”以及掺酒的白开水(对,你看得没错,是掺酒的白开水!)……谈着游戏中遇到的趣事,谈着现实中八竿子也够不着边的生活小细节。对我来说,是一段没有过多的拘束,没有多余的谨慎……的时间。

“我都忘了,加个好友吧。”谷辰和荆棘丛生相继向我提出了邀请。我同意了。

“咦?火中取栗?这个名字不错……呃,我好象在什么时候,在哪里,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啊……”他们疑惑地道。

无论何时,事实上他们根本还来不及反应过来曾经在哪里听说过我的名字——酒馆的大门再一次被人重重的搡出砰然巨响,其声音之大,已经是远超过不久前荆棘丛生所造成的影响了。

包括我们在内,整个酒馆里的人都被吓了一跳,停下了相互间的谈话和手头正在做着的的工作,同时望向了大门口的所在位置——就只见一个极尽高大的身影走入酒馆内,他的身后,则跟随着一名个头与之相比要矮小得多的男子。

那是一名结实精悍到任何人见到时都会提心吊胆上一阵的高大野蛮人,身上只披挂着野蛮人常穿的半身坎肩,却一点也不给人防御薄弱的感觉。

一进到酒馆里,他眼光就在四处巡回扫了一圈。眼光锐利,绝大多数被他那满带着凶悍与残暴的眼光扫到的人都不由自主地低下了脑袋以躲避锋芒。

格尼森!我的天啊!

我简直都想开始骂娘了——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见到他!

正如我发现了他一般,格尼森也以最快的速度发现了我。然后,他就这么望着我,皱着眉毛,好象在沉思、记忆些什么似的,陷入了长久的回忆中去了。

“我们是来自岛屿西北方的红色获选者,领袖是埃拉西亚大陆北地部族最强大的勇士。现在需要一个有能力的英雄加入阵营,这里有没有自愿者?”总是站在他身后的那名明显是个玩家的人类大声地对酒馆中的所有人宣布道。

只是一瞬间,酒馆中出现了低声的喧哗。可惜,更早上数步到达酒馆的我早就知道了——这一带并没有那个魔神为“游戏”特制的玩具英雄的存在,至于其他人?一是受限于本身的才能,二是要避免被“伟大的魔神大人”当成“游戏”中的一环,根本不可能有人会跳出来。

“我们……”跟在格尼森身后的那名玩家好象正想大声地说出待遇以及选拔的条件,却是被格尼森意外地伸出手阻止了。

大踏步的走到了我的面前,格尼森用他那浑厚而响亮的声调对我道:“我记得你,玩家火中取栗,在怀斯特立德城的攻防战还有在那之后的战斗中,我见证过你的勇气和奸诈……你虽然是一个卑鄙的黑法师,不过也算是个勇士。告诉我,你在荒野大地血腥屠杀我们部族中手无寸铁的族人是怎么回事!身为一个男人,老弱妇孺也没有放过,你不觉得这是对祖先的亵du?你都没有感受到内咎和悔恨吗!”

“恰恰相反,我觉得我做得真是太对了。”站起身,毫不动摇地与格尼森目目相对,我道:“战争没有仁慈,敌人没有人权。带兵这么多年的您难道还不明白慈不掌兵这个典故么?作为敌人,你觉得你在怀斯特立德城等地所做的,会比我高尚到什么地方去吗!你口中手无寸铁的族人和老弱妇孺换成我这边的看法,就是威胁!我想反过来的话你的看法也应该一样,不必将话说得如此富丽堂皇。”

无聊的蚯蚓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