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王妃

第19章 命悬一线(1)

“可是,为什么呢?姐姐?”无德依旧边吃边抹嘴。

“你不觉得你师傅对你不好么?总是教你偷鸡摸狗做坏事?好吃的也是自己先吃?经常都利用你?也不教你去读书写字?整日就跟他这样混迹在市井?无德没有理想吗?无德长大后也不想做个有出息的人吗?”宓可有点恨铁不成钢。

“姐姐,可是尊者说,这些都是历练,无德无论认谁当师傅,本性就是本性,如果无德就这么改变了,无德就是自己经受不起历练,那也和师傅无关啊?”无德若有所思的说。

“别给我尊者尊者的,我不认识你的那位尊者,但是我知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道理。你再和你师傅这样鬼混下去,总有一天也会成为一个混世魔王。”宓可有点着急,这个迂腐的小子,还历练呢,真不知道被怎么洗的脑。

“其实,无德知道姐姐关心我,姐姐放心啦,无德将来一定会努力学好本领,保护姐姐,让姐姐再也不被任何人欺负。”无德傻傻的承诺,虽然他现在根本不明白什么是承诺。

将来,好一个将来,她还有将来吗?从来到这个地方,她就觉得每天都看不到将来。开始还以为人间自有好人在的,结果,之后的种种,彻底的颠覆了,现在她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报仇,杀了这个道貌岸然的男人。

太阳明晃晃的挂在空中,初夏时节,天气开始越来越干燥,由于人流量大,街上也到处都是轻微尘土。春秋子顶着一张灰扑扑的脸,额头和脸上都有沉积的痕迹,一把枯草一样的头发用布条绑着从马车里探出头来。

“走走走,吃饭去,逛完了没有?”他原本想发火,因为他一觉醒来肚子都饿叫了,那两个家伙还在外面转悠,马夫居然也听话的跟着她们。但他转念一想,为达目的必须客气,所以即刻换了副嘴脸,还是讨好的询问了一声,他始终相信只有氛围和谐,才有希望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听他嚷嚷,宓可看也不愿多看他一眼,当他如同空气,让他顿时有了热脸贴上冷屁股的尴尬。“哼!”他突然不屑的缩回了脑袋,心里想着总有一天你会来求我的,小丫头片子,还跟我赌气?

菖州的百味楼可算是四国边塞城市中最大的酒楼了,取名百味就是寓意百味可尝,意思是在这里吃饭能吃到天下的各种美食。

棕红的瓦檐飞翘楚高雅的弧度,以支撑两边“二龙戏珠!”的龙的重量,金色柱子雕着奇花异草的纹理,与镂空装饰的银色的门窗辉映出如梦的景致。

门梁上赫然挂着红底镶金的牌号——百味楼。

刚到午饭时期,这里当然是人满为患。

诸葛世乐估计也是才到,他看见他们,指了指里面,然后翻身下马,一脸傲气地走进了酒楼。店小二恭敬的迎了过来,引他们上了三楼雅间。无德蹦蹦跳跳地紧随其后,春秋子摸着胡子上的小辫,宓可单肩跨着背包,用手挡着往来客人踏起的尘土,也随后步入了那豪华似宫殿的酒楼。

果然是忙不过来啊,挑了一张靠着栏杆的扁椅,小有兴趣地看着中间楼下来来往往,掺茶倒水的人们,好不热闹,宓可记得以前去过西湖边上的楼外楼,那也是家百年老店了,名声可是传遍华夏,生意却也不如这般火红。

“把好吃的都来份,特别是南都的食物。”诸葛世乐边强调边看了看宓可。千错万错都是自己造成的错,虽然她一路无言,对自己也冷言冷语,但诸葛世乐依旧表现出应有的风度处处迁就。他想着既然她来自南朝,所以就吩咐小二多来点南朝的食物,也借此讨个欢心。

只见小二先是一楞,但是马上调节好情绪,笑脸迎上:“诸葛少爷要的,自然没问题,马上给你送上来!”

与此同时,斜对面栏杆旁雅间竹帘后有一双无比惊诧的目光正关切的望着这里。

白衣女子缓缓抬头,并没有理会诸葛世乐点了些什么。她突然望向那里,那竹帘背后,似乎有人也在看她。娇翘的眉间,一双深邃的双哞,眼光冷漠得如同万年的寒冰,看不透这样的眼神下隐藏的怎样的内心,只是那黑翘的睫毛上,湿湿润润的,好似泪珠滑过的痕迹。

他们距离不远,就这样对视着,这世上,她是第一个敢用这样的眼神直凝他的女人,或许她根本没有看见他?但是他又感觉到,她确实是发现他了,可是为什么一点都不怕,也不惊慌?那张几分相似的容颜让他莫名的亢奋,感觉全身细胞活跃了起来。

“砰”的一声闷响,是水壶落地的声音,送茶的小二亮出了兵刃,还没有搞清楚怎么个状况,周围的人们突然一下子都混乱了起来,很多人摸出了刀剑,春秋子利索的拉了无德快速地钻到桌子下。宓可愣了半天,这还是第一次在电视以外见到这样的江湖群殴场面,真是刀光剑影,让人来不急反映。

诸葛世乐一跃而起,拔剑相对。他一手挥舞着长剑,一手抓着有几分痴呆的宓可往楼梯处退。楼下是神候府的暗桩和行刺的人们打成一片,还真的分不清楚忠奸。

板凳在天上飞,桌子在天上飞,盘子和碗也在天上飞。

春秋子惊恐的怪嚷,用袖子挡着飞来飞去的残汤剩水,鬼叫着诸葛世乐过去救他,无德大哭着在地上像瘫了的小羊羔。诸葛世乐一边护着宓可,一边为难的看着他们,来人太多,纵然他有绝世功夫又如何,毕竟不是三头六臂,怎能同时保护那么多个人?

他是该保春秋子还是保她?

他回头,撞见她的眼,那是一双如此清澄的琥珀色美瞳,却因为自己染上了朦胧的尘埃,他已经错过一次了,还要牺牲她第二次吗?

来不急细想,他突然加大了力度抓住她的手腕,由不得她挣扎,就要拉她下楼。

手被他拽得生痛,这一拽反倒是把宓可从电视剧场面给拽回了现实,她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另外一只手已经是揣进袖兜,以最快的速度摸出了她的瑞士军刀。侧身就对着拉她的男人刺去。

潇湘四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