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明沧海

月明沧海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7章 疑兵惑敌(中)

葛明思得一计,说道:“大家看看村口这条路。”孙壮道:“路倒还宽敞,只是拐了个弯。”葛明道:“你再看看路两边有什么?”孙壮道:“路两边是大树,难道我军要伐树阻挡清狗吗?”

葛明道:“我军在路中间设拒马,安排十个长矛兵和五个鸟铳手阻击,拐弯处设陷马坑、短刺桩,再向前设绊索。把战兵放到路两边埋伏,等前面的马匹掉到陷马坑,两边的战兵立即拉紧绊马索,同时发射鸟铳和弓箭,长矛手和大刀手趁机上路攻击。”

孙壮道:“挖深的陷马坑,恐怕来不及了。”葛明道:“多挖些浅坑,能伤了马蹄即可。”行空道:“距村子远些设绊索,让马跑起来更显威力。”葛明道:“正要如此,兄弟们快去准备!”

行空、孙壮领令后,分头带领士兵们做好战斗准备。葛明手心里尽是汗水,有些紧张地说道:“玉儿,如此设伏如何?”戚玉娇笑道:“明哥哥,你熟读兵书,并且身经百战,经历过大风大浪,打这五十个清狗还不是小菜一碟。”葛明道:“自己领兵,总觉得谨慎些好。”

过了一炷香时间,拒马、绊马索、陷马坑、短刺桩都设好了,士兵们埋伏在路旁。斥候们从村里返回来,报告说清兵已准备出发。葛明让士兵们藏好,叮嘱道:“大家要听令出击!”

却说清军运粮船在微山湖被烧毁后,水军不得不停下来,等候补给船,耽误了五日,致使夏成德无法水陆合攻宿迁。后来见史可法派明军北上,夏成德率清军撤至邳州城北,并催促水师加快行军速度。今日傍晚,清军船队行至宿羊山时,抛锚停在运河里。

清军主将找来把总陈绣,说道:“你带五十个骑兵上岸,抢些鸡鸭鱼肉。”陈绣道:“卑职保证完成任务,还要抢几个漂亮的女子送给将军。”清军主将满意地笑道:“快去快回!”

陈绣带领清兵闯入潘沙庄,见人就杀,见到财物就抢,见到漂亮妇女就抓,闹得全村鸡飞狗跳。数个壮年汉子操起农具,奋起反抗,尽皆倒在清兵的屠刀下。清兵留下五个模样端正的妇女,逐屋屠杀村民。未再发现活着的村民,清兵们即让抓来的妇女杀鸡宰鹅,烧火做饭。待吃饱喝足后,清兵们把财物装在两个大车上,带着五个妇女向运河边赶去。

六个清军骑兵在前方开道,其余清兵随后而行。前边两骑刚拐弯,马蹄即踏入陷坑中,战马呜嚎着倒在地上,将马上的清兵抛出。

“出击!”葛明大声喊道。士兵们立即射出铳箭,拉起绊马索,打得清军人仰马翻。葛明、行空带领长矛手和大刀手冲上道路,同清军在狭窄的道路上搏斗。清兵拼死向前冲,结果被拒马挡住,并迎头受到鸟铳打击,有两个清兵跳下马,想搬开拒马,结果被长矛刺死。

“快撤回村里!”陈绣慌忙喊道。可是行空率士兵们夺得大车,把大车横在路上,挡住了清军的退路。清兵们急冲上前,挥刀向明军士兵们砍去。行空舞动铁棍,把最前的一个清兵连人带马打倒在地。清兵虽居高临下,可转动不甚方便。

葛明指挥士兵们用长矛抵住马上的清兵,刀手则趁机偷袭。在狭小的空间内,清兵们施展不开,接连落下马来。陈绣还想负隅顽抗,被葛明一棍挑落马下。只有两个清兵投降,剩下的清兵尽被明军杀死。葛明令士兵们打扫战场,放开被抓的五个妇女,她们与三个村民急匆匆地跑进村里。

此役,士兵们只有十人受伤,却得到了四十匹战马和三辆装满粮食的大车,还有近十匹伤马。缴获了五十套盔甲、刀枪,三十多张弓及其箭矢,还搜出五百多两银子。

过了一盏茶时间,三个村民与五个妇女从村里跑出来,哭诉道:“村里的人都被清狗杀光了!”士兵们推出两个被俘的清兵,喝令其跪在地上。愤怒的村民一拥而上,将清兵活活打死。

葛明给每个村民十两银子和一袋粮食,说道:“乡亲们要提防清狗来报复,快离开村子,到别处去投靠亲戚罢!”村民们千恩万谢,揣起银子,背着粮食跑开,很快消失在夜色中。葛明见安排妥当,即下令队伍返回。

戚玉看着飘扬的旗帜,忽道:“明哥哥,这些杀害百姓的清狗被消灭了,可是运河里还有清狗,不能让轻易离开!”葛明问道:“你是说直接去打运河里的清军吗?”戚玉微笑道:“正是!”葛明道:“我亦想打运河里的清军,可咱们一则寡不敌众,二则缺少火器,难道你还想新造火器吗!”

戚玉点头道:“造火船。”葛明惊奇道:“怎么造?”戚玉道:“把小船装上芦苇,点上火,顺风飘过去,烧毁清兵的一条船也够本。”葛明道:“上哪儿找小船?”戚玉道:“明哥哥,咱们有银子,向百姓买船即可。”

葛明喜道:“好主意,我要亲自带队去。”与行空、孙壮商量后,让行空带领队伍返回营地。戚玉心细如发,嘱咐行空派人清除路上的车辙印。葛明、戚玉带领孙壮等十二个骑兵,打马向运河行去。

来到运河边上,只见河中有二十多个黑魖魖的船影。孙壮带人到附近的刘渡口,找村民买了两条小船,装满芦苇,淋上菜籽油。乡勇们把小船从小河摇入运河,在小船尾部装上风帆,点上火后,小船在风力推动下向前行进。

清军船队静静地卧在运河里,除站岗的哨兵,清兵们都在睡觉。最后一条船上的两个哨兵,遛跶着来到船尾,忽然发现两条冒着火光的小船冲来,慌忙敲锣报警。清兵们被锣声惊醒,在船上叫嚷着乱窜。船上的军官喝令起锚,清兵们手忙脚乱,刚把锚拉上来,两条小船就撞上大船。

过不多时,大船亦燃起了大火,清兵们纷纷跳入河中。大船间隔约有十丈,故此火没有蔓延到前方船上。此时,清军主将已下令升帆起锚,其余的大船脱离了着火区域。最后的大船火势越来越旺,照亮了河岸。清军主将害怕受到袭击,派人救起落水的清兵后,抛弃着火的大船,命令船队立即出发。

葛明带领士兵们藏在岸上树林中,观察着运河动静。见清军的一条帆船被烧毁,无不欢欣鼓舞。葛明脸上却显露出遗憾表情,说道:“只烧了清狗一条船,可惜其余的船都逃走了。”戚玉道:“若能把清狗的船尽皆烧毁,邳州之围自解。”葛明道:“咱们赶快回营地!”带领士兵们出了树林,骑马向营地驰去。

返回营地后,已近四更。葛明向行空、杨云山简单讲了火烧清军帆船经过,又检查了岗哨,方才歇息。一个时辰后,天色微明,葛明闻鼓而起,带领士兵们早训。又令伙夫杀了一匹伤马,煮成肉汤。

早训结束后,每名士兵都分到一块马肉和一碗肉汤。士兵们高兴地吃着米饭,喝着肉汤,谈论着战斗经过。行空虽是出家人,但并不吃素。杨云山取笑道:“行空师父怎不戒荤呢?”行空合掌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头坐,阿弥陀佛!”众人皆大笑。

牧云楼主

作家的话
谢谢书友们的阅读支持!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