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明沧海

第168章 残山剩水(中)

至傍晚时,众人来到绍兴城外。突然城中人声鼎沸,城门大开,明军蜂拥而出,百姓们哭喊着逃跑。明军士兵看到百姓的包袱就抢,见到挡路的百姓就杀。义军士兵们义愤填膺,有几个脾气暴躁的士兵大骂起来。葛明派刘泰征、赵学武去打听城中情势,自率余者避开乱军,躲到一处树林中。

过了一顿饭时间,刘泰征、赵学武返回来,还抓来一个明军士兵。赵学武气愤地说道:“清虏流江时,大将军方国安不战而退,拔营败走绍兴。又怕清军趁夜攻打绍兴城,挟持鲁王南行。”

葛明听罢,又亲自审问明军士兵,了解详情,便对士兵说道:“撤退是奉长官之命,你们不得不从,但切不可伤害百姓!”遂带领士兵们向前方追去。

路途中,只见明军溃兵成群结队,遍入村庄烧杀抢掠,所过之处,留下了焦土和痛哭之声。两日后,刘泰征与赵学武在前方探路时,忽然发现二十多个明军士兵正在抢劫。他们把一个书生从战马上拉下来,牵走战马,还要抢他的包袱。

书生扯住明军士兵衣袖,据理力争,可是明军士兵推开他,拉着战马就要离开。书生身边两个壮汉大怒,又从明军士兵手中抢过战马。明军士兵围拢上来,拔刀相向,逼迫交出战马。两个壮汉不甘示弱,亦拔出对刀来,双方一触即发。

刘泰征怒道:“朝廷养的这些老爷兵不打清狗,祸害百姓比土匪还凶!”赵学武道:“寻个机会,帮书生他们杀了这帮狗娘养的!”刘泰征道:“我们不是这些军士的对手,你快到后面报告葛头领,我在此监视他们。”赵学武点头道:“你可要当心!”转身快步跑开。

等葛明带队赶来,只见书生急急地奔跑,五个明军士兵在后紧紧追赶,剩下的明军士兵看着热闹,狂呼乱叫。葛明见到书生竟然是张煌言,对众人说道:“兄弟们,随我冲上去救张大人!”众人取出兵器,一齐杀出,让过张煌言,抵住明军士兵。这五个明军士兵见势不好,转身跑回。

张煌言停下脚步,大口喘着粗气,惊喜道:“多亏葛兄弟相救!我差点被这群溃兵杀了。”葛明急忙问道:“张大人,他们为何要杀你?”张煌言怒道:“这些溃兵贪图我的马匹和财物,听我报出了官职,就要杀人灭口。先是杀了我的两个卫兵,接着又要杀我。”

“葛头领,这些军士向我们杀来了。”刘泰征惊呼道。葛明抬头见明军士兵们蜂拥而来,高声喊道:“兄弟们列阵,随我迎战。”义军士兵们迅速排出鸳鸯阵。葛明把短剑插入铁棍,站在阵前,刘泰征、赵学武持刀护卫两旁,其他士兵们各执刀枪随后。葛明一声令下,队伍如同一柄利剑直刺而出,在溃兵中杀出一条通道,吓得溃兵们四散逃走。义军士兵们迅速打扫好战场,帮助张煌言掩埋了两个卫兵的尸体。

张煌言夸奖道:“葛兄弟,你领的这些兄弟个个武艺高强,堪称精锐中的精锐。”葛明道:“这些兄弟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吴大人派来保护鲁王监国。”张煌言油然而生敬意,赞道:“吴大人虽然不拘小节,可是粗中有细,对大明朝廷忠心耿耿!”

“张大人,此地不宜久留,您准备到何处去?”葛明问道。张煌言严肃说道:“方国安从绍兴挟持鲁王殿下到台州,因有奸臣阮大铖随行,我怕鲁王殿下遭遇不测,因而赶往台州,请张名振将军出兵保护鲁王殿下。”葛明问道:“方国安不可靠,阮大铖一肚子坏水,这个张名振值得信赖吗?”

张煌言敬佩道:“张名振将军刚直豪爽,颇有谋略,曾任台州石浦游击。鲁王监国绍兴后,封他为富平将军。张名振将军心怀壮志,在背上刻了‘赤心报国’四个字。”葛明赞道:“庄子固将军以‘赤心报国’为号,奋勇保卫扬州,最后与清虏同归于尽。张名振将军背刻‘赤心报国’,肯定是个忠肝义胆之人。”

张煌言焦急地说道:“救鲁王殿下之事急于星火,我们要尽快赶到台州!”葛明集合起士兵,立即急急行军。六月初六傍晚,进入天台县城。张煌言领众人来到一所大宅院前,向门房通报了姓名。

过不多时,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迎了出来。张煌言急忙上前施礼道:“张大人一向可好!晚辈又要麻烦大人了,我们十多人要来府上住一晚上。”

老者笑哈哈地说道:“苍水这样说就太见外了,快快请进,老夫备些薄酒略表心意!”便领众人走进府内。只见府里曲院回廊,还有小桥流水、假山花草,屋舍厅阁极其雅致大气,众人赞叹不已。张煌言道介绍了老者,众人都肃然起敬。原来老者名字叫张文郁,天启年间任工部侍郎,曾受命监修北京皇宫皇极、中极、太极三殿,崇祯元年辞职还乡。

众人来到客厅,分宾主坐下。张文郁让家人端上茶水,又安排了酒菜。不到半个时辰,酒菜准备齐全,众人入席。张文郁谈笑风生,频频把盏劝酒。众人见他没有架子,说话甚是有趣,便没有了拘束,吃喝得甚是尽兴。但谈起时局来,众人还是忧虑不安。

“张大人,方国安的军队一路烧杀抢掠,为何天台县城完好无损?”葛明问道。张文郁道:“方国安的军队来到城下时,老夫倾尽家财犒军,他们方才离开,天台城因而幸免于难。”

张煌言赞道:“张大人保全了城中百姓平安,真是功德无量啊!”张文郁忧道:“溃兵过后,清虏将至。老夫保得一时,保不得许久。”众人默然,吃完饭后急忙休息,张煌言却和张文郁秉烛谈到深夜。

次日,张文郁赠给众人马匹、银两和干粮,张煌言谢道:“多谢张大人倾力相助!”张文郁道:“苍水不用客气,你的事关系到江山社稷,老夫理当支持!”遂亲自送众人出城。

众人骑着马,当晚来到台州城外,不觉大惊失色。只见城门大开,溃兵和百姓们进进出出,城内火光烛天,哭声震天动地。葛明道:“张大人,我先带人进城探看一下军情。”张煌言道:“你可要多加小心!”葛明带上刘泰征,挤入混乱的人群,进入城内。

此时,街道上溃兵们成群结队,个个如同丧心病狂,到处杀人抢劫。葛明与刘泰征、赵学武躲过溃兵,进入一所屋舍,只见屋内的箱柜门大开,衣物、被褥等物散落各处,地上躺着三具尸体,看来是被溃兵杀害。葛明怒不可遏,与刘泰征、赵学武来到街上,利用夜色的掩护,抓住一个领头杀人抢劫的溃兵头目,将他带到屋舍内。

刘泰征从怀中拔出短刀,直指溃兵头目的咽喉。溃兵头目央求道:“好汉饶命!我们是大将军方国安手下,从绍兴撤到台州。”葛明喝问道:“你们不去抵抗清虏,为何在台州城里烧杀?”溃兵头目道:“大将军已带领主力劫持鲁王到黄岩,撇下散兵不管。我们想抢些钱财,尽快出城逃命。”

“方国安为何带着鲁王到黄岩?”葛明再问道。溃兵头目道:“听说要献给清军。”葛明顿时大惊,忙道:“我们立即出城,快去救出鲁王!”刘泰征道:“葛头领,这个溃兵头目如何处置?”葛明皱眉道:“此人不知廉耻节义,趁火打劫,不若杀之以除后患。”刘泰征不理溃兵头目哭哭哀求,手臂轻轻一扬,短刀割破他的喉咙,迅速把他推倒在地。

三人混入逃难的人群中出了城,找到张煌言和义军士兵们。听葛明讲了城中情况,张煌言甚是焦急,催促道:“方国安挟持鲁王殿下逃到黄岩,恐怕要献给清虏,我们速去救援!”众人翻身上马,打马向黄岩方向飞驰而去。

牧云楼主

作家的话
谢谢檀木筷子大大的打赏支持!谢谢书友们的支持!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