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明沧海

第165章 梅墩之捷(中)

汪懋功气得脸色发青,下令道:“不要这些船了,发射火箭烧船。”清兵们点燃火箭,瞄准快船射去。可是快船行得已远,再加上船上稻草人都被水浸湿,乌篷上亦盖着湿被,即使落上数只火箭,亦不能被点燃。汪懋功咬牙切齿地说道:“这些贼人狡猾可恶,抓住他们一个不留,剁碎了扔到湖里喂鱼。”命令清军战船紧追不舍。

行至湖深水急之处,眼看着就要追上快船。薛良心恭惟道:“祝贺将军,这些水贼一个也跑不了。”詹天祥建议道:“将军,我军调整队形,从两侧包抄水贼。”汪懋功嘱咐道:“你可要稳扎稳打,一定不要让贼人漏网。”随后冷笑道:“本将的东西不是那么容易拿去,此次要连本带利地抢回来。”便与心腹走进船舱。

外面忽然传来呐喊声,薛良心道:“贼人还在垂死挣扎,真是一群不知死活的家伙。”一个部将道:“呐喊声似是从我军船队发出。”汪懋功严厉地说道:“没有军令怎能随便呐喊出击,看看是那条船?”亲兵刚跑出去,又传来杂乱的救命喊声。

须臾,亲兵跑进船舱,报告道:“将军,那些征用的渔船全翻了,船上的弟兄们都落水了。”汪懋功大惊失色,冲出船舱,来到甲板上,向湖里望去。只见征用的三十多条渔船全部倾覆,二百多个清兵在水中挣扎,除七八十人游近大船,被拉了上来,剩下的清兵皆被卷入急流中,而渔民们正向乌篷船游去。这些渔民是义军士兵所扮,深谙水性,故意假扮渔民捕鱼。清兵强迫驾船,正中义军士兵下怀。他们把船摇到此处,呐喊着跳入水中,掀翻了船只。

清兵们还在水中挣扎,义军士兵们已游到乌篷船旁,爬到船上。张三立即下令发射火箭,义军士兵射出火箭,如同飞火流星般划过天空,纷纷落到清军战船上,点燃了三艘战船。张三趁清军慌乱之际,率领船队快速撤退。

汪懋功见清军连连受挫,拔出佩刀,怒吼道:“扯起满帆,全速前进,撞沉水寇的贼船!”清兵急忙调整船帆,急速向前追去。前方出现一片芦苇荡,张三指挥快船驶入芦苇荡中,隐藏起来。汪懋功冲着手下大骂道:“真他妈是废物!竟然让贼寇逃跑了。”

詹天祥道:“将军,前方出现大批战船。”汪懋功吃惊地向前方看去,只见近百艘帆船驶来,船上旗帜猎猎飘扬,正是周瑞率领的太湖义军。汪懋功大笑道:“这是水寇的主力,船没有我军的多,迎上去打他娘的!”薛良心道:“将军,水面上漂来五十多个木箱。”汪懋功道:“水寇想用这些木箱扰乱我军心,任何人不得打捞木箱,继续前进。”清军帆船向前直行,撞上了木箱。

轰轰的爆炸声连串响起,撞上木箱的十多条战船被炸毁,燃起了熊熊大火。清兵们争相跳入水中,会水的向其它的船游去,不会水的挣扎几下,便沉入湖底。

汪懋功脸上充满恐惧,大声问道:“怎么木箱还能爆炸?”詹天祥道:“将军,属下想起来了。水寇用的是混江龙水雷,宋应星在《天工开物》中记载了制造之法。”汪懋功一瞪眼,怒道:“你既然知道木箱是水雷,为何不提醒本将军。”

詹天祥小心说道:“《天工开物》记载的水雷是用熟铁打造外壳,内装火药和发火机构,外裹以牛脬密封,装在木排上,顺流漂去。若与船相碰,则触发火石火镰摩擦发火,点燃火药,引爆水雷。水寇太过狡猾,把水雷直接装到木箱中。属下愚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汪懋功气哼哼地说道:“我军连中贼人奸计,下次切不可再上当!”薛良心尖叫道:“将军,对面又飞来大群火箭。”詹天祥急忙说道:“快找来长竹竿,把火箭打落湖中。”清军帆船密集,清兵们还未来得及找到竹竿,火箭就飞来,又有十多条船被击中,燃起熊熊大火,船上的清兵或者掉入水中淹死,或者葬身火海,少数反应快的清兵跳入湖中逃得性命。

汪懋功怒道:“快发射火箭还击!”詹天祥道:“水寇用的火箭是火龙出水,射程是普通火箭的三倍以上。现时距离太远,我军的火箭打不到水寇船上。”汪懋功道:“那就把船驶近再发射。”清军船队还未进入火箭射程,对面义军船队突然变阵,呈半弧形的长蛇阵。

清军正疑惑间,义军帆船侧面伸出一排鸟铳,顿时铳声阵阵,数十个清兵被射倒。义军的铳声巨大,清兵们甚是恐惧。趁义军装药弹的空闲,汪懋功下令道:“速速发射鸟铳还击。”詹天祥道:“还未到射程。”

“为何水寇的鸟铳能伤到我军?”汪懋功问道。詹天祥道:“我军的鸟铳射程只比弓箭多一点,且装添弹药甚慢。水寇用的鸟铳叫‘九头鸟’,是普通鸟铳的两倍多重,射程亦是两倍,威力强劲,即便战车也无法抵挡。”汪懋功有气无力地说道:“传令下去,先找盾牌遮挡铅弹,等到了射程再还击。

义军第二轮铅弹射过来时,清兵们大多躲藏起来,并没有造成大的伤害。汪懋功见接近义军船队,已进入射程,便下令进攻,清兵们慌忙施放鸟铳弓箭。周瑞指挥义军士兵们拿起武器,奋勇迎战。顿时湖面上喊杀声大起,铳声大做,硝烟弥漫,空中箭矢铅弹纷飞。清军又有二十多艘战船起火,火光映红了湖面,浓烟挡住了视线。义军亦有六条船被清军火箭射中,烧毁沉没。

汪懋功见势不妙,急忙命令清军船队排成雁行人字阵,冲破义军的一字长蛇阵包围,夺路进入东西港河道。清兵在撤退过程中,不时被河道两旁芦苇丛中飞出的箭矢射中,人员损失少则几个,多则几十个。

汪懋功指挥清兵射箭还击,并派出小船肃清骚扰。义军士兵们见状,诱使小船进入芦苇丛中,并将其击沉。汪懋功不敢再派小船搜索,全军加速撤退,可是义军的伏击还是接连不断。在义军的节节阻击骚扰下,清军士气大挫,无心抵抗,只是一路朝北溃退,直退到梅墩。

只见此处水面空空荡荡,波澜不惊,连一只水鸟都看不到。汪懋功擦了把冷汗,让亲兵端来一碗酒喝了,说道:“水寇火器利害,兼之精通水战,我军势不能敌。现时当先返回吴江,重整兵马,再用智计消灭水寇。”薛良心道:“将军,若是在岸上,水寇再来这些人亦不是我军对手。”汪懋功点头道:“要擒吴昜,还要设法引诱他上岸。”詹天祥道:“将军,此处静得可怕,卑职觉得水寇可能有埋伏。”

汪懋功道:“传令全军,严加戒备,加快行进速度,先到吴江城东南的庞山湖。”话音未落,一声炮响,吴昜亲率义军主力从芦苇荡里冲出来,驾船向清军杀过去。清军箭矢如雨,义军将士们避入船舱内,又以大炮、火铳还击。清军战船近半被轰成碎片,清兵们死伤无数。又过片刻,一名清军千总报告道:“将军,我军箭矢用尽,这可如何是好?”汪懋功道:“与敌船接近,用刀枪拼杀。”

待两军船只靠近时,清兵们正准备跳船厮杀,义军士兵们掷来火药桶、火砖,顿时烧着清军帆船。一些清兵跳到义军船上,亦有义军士兵跳到清军船上,双方刀来枪往,激烈地肉搏,火器一时用不上。

汪懋功见义军船上挂着“吴”字大旗,哈哈大笑道:“吴昜就在前方船上,传令下去,有活捉吴昜者,赏银五万两;杀死吴昜者,赏银一万两。”清兵们闻言,争先恐后地冲上前,皆想得到赏银。

牧云楼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