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重生

庶女重生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章 离王求亲

“不知,听说几位小姐都被叫了去!”代桃摇摇头,又说:“小姐,您要不要回去换换衣服?”

叶繁锦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仍旧是洗的发旧的素缎白裙,这种颜色,府里小姐都不爱穿,都喜艳色,照的人鲜亮,于是这种衣料最后都落到她头上,但是这样的衣料,来的也极少。今早爹爹赏来的衣服她还没来及换,她站起身,扑了扑刚才因为逃跑有些乱了的衣服,轻迈纤足,说道:“不用了,现在就过去吧!”

青馆三年,她太明白,美貌对于女人来讲未必都是福,前世她不懂为什么嬷嬷给她留这么长的刘海,如今却已明白,她身边无小厮,只有比她还小的代桃,还有逐渐老去的嬷嬷,如若她有惊人美貌,在相府又是可有可无的地位,或许早被府里胆大的家丁给欺去了,她忠心地感谢嬷嬷!

“小姐……”代桃着急地叫,可见自家小姐竟像没听到一般渐渐远去,只好跺跺脚小跑着跟了上去。

进了厅,果然见到姐妹们都在,情形就跟昨天奕王选妻时差不多,她不敢抬头,低着头走上前,福了福身,小声叫:“繁锦见过爹爹!”一副标准的庶女模样。

“嗯!”叶傅林低低地哼了一声,算是回应,顿了一下,才道:“你们几个都抬起头来!”

叶繁锦听言,抬起头,此时才看到,主位上坐着的不是父亲,而是刚刚那个陌生男子,她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心跳如鼓,她紧紧搅着自己的双手,不让自己颤抖起来。

还好,她有了心理准备,不像刚刚那般太过惊惧,所以现在虽怕,尚且能控制住。

他的目光轻轻掠过,与她四目相对时,停了下来,那温和的眸,望着她,让人看不到一点压迫感,只有徐徐暖意,可叶繁锦只感觉到寒意!

“离王,您看?”叶傅林侧过头,声音带着一些愉悦。

离王,他竟然是离王?叶繁锦的眼顿时猛睁,顾不得他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她又失态了。她掩饰不住自己的震惊,只有敛下眸,让自己镇定、再镇定。

离王为人温和,处事公道,他无意于权势之争,声望极高。离王风华盖世、俊逸脱俗,是多少贵女想嫁的人物!正是因为离王是个这样的人物,叶繁锦才没有想到那个人会是离王!然而万万没想到,这一切全是假象,真正的离王是个狠戾嗜杀的男人,她知晓了这个秘密,刚才她表现的那么恐惧,怕命已危矣!

“叶相,让她们都介绍一下吧!”珠圆玉润的声音,像是珍珠掉进上好瓷器中一般,又如春风拂面般悦耳。

叶傅林的目光扫下来,命令道:“明珠,从你开始!”

“见过离王,小女叶明珠!”叶明珠一脸娇羞,看看离王,又不好意思低头,总之有点轻浮。

叶傅林笑着说:“这是长女!”

下面由叶明玉接着介绍,到了叶繁锦,她仍在紧张,声音干巴巴地说:“见过离……王,小女叶繁锦!”

封玄离也不听下面的介绍,浅笑道:“怎的吓成这样?本王有那么可怕吗?”

叶傅林也觉得奇怪,昨天她可完全不是这个样子,但面上并未露出异色,只是笑,解释道:“繁锦世面见的少,年岁也小,自是羞怯!”

“繁锦……”封玄离轻念这两个字,笑:“好名字!”

叶傅林汗颜,当初弄出那么丢人的事,后来又报给他孩子顺利生了,真是烦人的紧,所以便扔出名字,“烦紧”,结果下人以为是“繁锦”,如此误会下去……

他干笑两声,说:“繁锦出生那日,繁花似锦,所以取名繁锦!”

叶繁锦心中不屑,不用想都知道不是那么回事!

封玄离侧头看向叶傅林,一双黑眸灿若星辰,弯起唇,浅言道:“名为繁锦,人如素月,贵而不娇,实衬我心!不知相爷意思如何?”

这是在求亲!

叶繁锦不可置信地抬起头,一双秋水明眸睁的极大,顾不得害怕,看向含笑清朗向她望来的封玄离!

不只是叶繁锦惊讶,叶傅林也惊讶万分,昨天奕王之事他还没有想出办法去回,今天离王又来凑热闹,他想不明白,一直默默无闻的庶女叶繁锦怎么突然炙手可热起来?连嫡女都没人理了!更何况离王一向不是个凑热闹之人,为何会掺和奕王的婚事?

叶明珠明媚的脸上如何也掩饰不住嫉恨的神色,叶明玉几个就算羡慕也不敢表露出来,均低下头,本份地站着。

叶傅林像昨天回奕王一般,恭敬地回道:“回离王,繁锦亡母身份低微,实配不上离王!”

封玄离听后,怔愣一下,然后叹道:“原来繁锦的生母已经亡故,这倒是跟本王同命相怜!”他摇摇头,温和地看向叶傅林说:“无妨无妨,叶相知晓本王的为人,如若真看中旁的,也不会等到今日未曾娶亲!”

这离王就像跟奕王杠着一般,奕王不娶,他也不娶。眼看都已二十,别的皇子孩子都不知出来几个了,离王就像不着急一般。皇后担心有嚼舌根的说离王没有生母作主,所以她给离王做了几次媒,离王都以各种理由婉拒了,偏皇上也不愿管,说随他意罢!

皇后亲自出面离王都不愿结,她强迫不得,还能强迫离王?无奈只能这样算了!

叶傅林不明白啊,离王至今不曾娶亲,为的就是娶一个强势的,他知道长女叶明珠将要及笄,多少家盯着呢,他以为奕王跟离王憋着不娶,盯的也是叶明珠,万万没想到居然抢起了叶繁锦,真叫人不懂。

叶繁锦绝不相信离王是看上自己,她犯了一个大错,那便是今天不知是离王身份惊惧太甚,以离王的贤名,还有离王的温和,没有人会吓成那样的,如果她猜的没错,离王是想娶过她之后,杀之!

她若嫁进去,那便是死路一条!想到这里,她面向父亲跪了下来,规矩地说:“禀爹爹,繁锦还在孝期,恕不能答应!”

今日不像昨日那般着急了,因为奕王跟离王都要娶她,父亲是不会把她嫁给任何人的。

骨扇轻摇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