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旨成婚:王爷求勾搭

奉旨成婚:王爷求勾搭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3章 看中

商稷琮听着笑闹声,默默地抿着酒,嘴角挂着嘲讽的笑。

舞姬胆子不小,竟敢算计女官。看她有色有胆,说不定能混到四弟身边去?有胸有腰的,怎么也比小女官得用吧?

摸摸下颌,眼中闪过算计之色。转头吩咐身边伺候的长随,而后,借口散散酒,起身离开了酒席。

月蝉刚换了衣裙,等着看洛儿笑话,却有小丫头过来,说大殿下有事吩咐,请她走一趟。

大殿下吩咐,月蝉自然是跑得最快。现在是殿下,将来,说不定什么大造化!

这是与海棠轩相隔两间屋的空置房间,宴客时可供人换衣补妆之所。

月蝉走进屋子,只见大殿下背着双手,开了后窗看着月亮。

“来了?你过来。”听见动静,商稷琮转过头来。

长随在身后关上了屋门,月蝉的心抖了两抖。

“奴婢给殿下见礼,不知殿下叫奴婢过来何事吩咐?”

商稷琮淡淡地笑着,走近月蝉,打量着她:“洛女官象个孩童,你倒是生得妩媚,按说,该比她混得好啊。”

“殿下见笑。怎么好也比不上她有个好师傅啊。”

商稷琮一把搂住她的纤腰:“有本殿做靠山,你会比她好。”

月蝉不敢动,只能赔笑:“记得当日在宫里,贵妃娘娘多有赏赐,她出宫的时候大殿下也甚亲密,现在这是放弃她了?”

“嗤!这么轻易地被你算计了,她有何用?本来还想着若她能站稳脚再用她呢。”

“奴……奴婢哪有算计她?有什么好算计的?”

“在本殿面前还想抵赖?你以为能瞒过本殿?明王的爱好不知道你从何得知,但是他一定是你此计的重要一环。你也知道,作为王叔,向侄子讨要一名舞姬,就算有官品,四弟没有不应的,他没有道理护着她而得罪王叔。”

月蝉笑了笑:“奴婢可没有这样玲珑的心思。”

“你千推万阻,不想帮本殿?”

商稷琮冷了脸,眼中闪过杀意,月蝉不由害怕起来。

“奴婢求之不得。”

“既然求之不得,本殿就成全你。本殿真正想用的人放心的人,一定是自己人。”

说罢,握住她的丰盈吸住月蝉的红唇,月蝉又羞又急,却不敢挣扎。

没一会儿,屋子里响起了男子急促的呼吸和女子时断时续的娇吟。

洛儿穿上了艳丽的舞衣,虽然是裙子,可里面穿了及膝的粉色绸裤。细细看来,十分严谨,一点不暴露。

洛儿松了一口气,穿好舞鞋,迈着轻盈的步子,慢慢向小戏台而去。

乐曲声起,洛儿踮起脚尖,舒展着手臂,优雅地跳起了天鹅舞。

苏子均心里发闷,连喝了几大杯,头有些晕晕的。

他觉得实在有负安王所托,这群人把安王府给弄得乌烟瘴气的,难道自己就这么没气势,让他们无所顾忌?

偶然间抬头,却一下被洛儿的舞姿吸引了。

他深深地感觉到,这只“天鹅”无望地挣扎着,想逃离锁住她的桎梏,可她拼命逃,怎么也逃不出去,最终无力倒地,含悲而亡。

他倒吸一口气,感觉十分诧异:第一次看这样的舞蹈,怎么就看懂了呢?

洛儿跳的,正是天鹅之死。虽然演绎的内容不一样,可结局一样,不是吗?

想着敷衍完了,赶紧离开,却被人拦住,带到了海棠轩。

明王起身,围着洛儿转了好几圈:“在宫里看,怎么就没看出这是个刚出芽的花苞呢?这面容,这身段……太幼嫩了。”

洛儿一阵发寒,强制自己忍住:“谢谢王爷夸奖。缀云阁还有精彩歌舞,王爷耐心观看,定不会失望。”

“不会失望,绝对不会。”

说着话,一把拉住洛儿的小手:“陪本王喝两杯。”

洛儿讶异地张大了嘴,明王却更是满意:多单纯啊!

洛儿假装整理耳发,将手拔了出来:“王爷慢饮,下官还得安排歌舞姬上场。”

明王脸一沉:“下官?是哦,本王还忘记了你是从八品女官。从八品,算什么?不过奴婢耳。”

洛儿福身:“王爷说得对,从八品算什么官,不过是安王府的奴婢。”

奴婢怎么了?那也是有主的,关你明王何事!

“哈哈,有趣。安王的奴婢,只要不是安王的女人,还不是随手就要了来。你莫惹怒了本王,否则要了你来,送到好地方去,你可别恨本王。”

洛儿气得差点吐血,可她知道不能拿命去拼。这个世界强买强卖不算什么,强索也司空见惯。

“无论怎样,那也不是作为奴仆能做主的。就算是要东西,王爷也得经过主人同意吧?安王好象不是个刻薄的。”

明王用手指点着她:“好,好,他不刻薄,本王刻薄好了。来人,告知叶管事一声,这丫头,本王要了。待禀了帝君黜了你的官品,一切可都由不得你了。”

洛儿气怒交加,恨不得拿簪子刺死他。再不肯摆出好脸色:“若无事,下官告辞。”

说罢,转身而去。双手紧握拼命压制着身子的颤抖,高一脚低一脚的,双眼没有焦距。

她的心乱成一团,不知道该向谁求助。暗暗后悔进了王府不作为,如果结识了王爷,攀点交情,怎么也不会如此被动。

明王叉腰在她身后冷冷地笑着:“待本王降服了她,再扔了她,哼!”

苏子均莫名觉得心中酸涩,忍不住道:“明王爷,小丫头也不容易,你若这样,不如给爱惜她的人。”

“莫非你小子看上了?那不成,本王先开口,你就别想了。”

商稷琮慢慢踱了过来:“跳完了?”

苏子均瞄他一眼,没说话,暗怪他自做主张叫来明王他们。

“怎么了?气氛怪怪的。”

苏子均叹气:“小天鹅要被明王爷带回去折腾了。”

“哦?恭喜王叔啊,那可是值得养的‘天鹅’。”

“值得吗?性子倔得很。”

“收服的过程,一定会让王叔享受。王叔,得了天鹅,怎么也该宴请我等,多让她跳上几支舞。”

明王犹豫片刻,猥琐地笑道:“那,岂不是暂时不能享用,否则,天鹅的腿就不能收放自如了。”

“哈哈哈……”

突然,叶管事疾步而入:“大殿下,帝君急召我们王爷进宫,可是……”

“现在?”

“正是。”

“我去吧,今日的情况我才说得清楚,我去跟父君说说。”

昭王摆手:“也够了,都散了吧。承萸,若稷言不点头,你可不能胡乱行事。”

“王兄,这点道理我还不明白?放心吧,稷言是个孝顺的。”

松竹素禾

作家的话
走过路过,留下票票,给个收藏!!天气寒冷,美妞们保重!!!!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