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旨成婚:王爷求勾搭

第12章 报复

隔日,洛儿便得知消息,乌芹送到宫正司,许大人责她为祸内廷,害人性命,罚杖一百。

“没挨过五十杖,便咽了气。”

居宝小脸皱成一团,说不出是同情还是害怕。

“她身子粗壮有力,怎会如此禁不住打呢?不是听说有的挨上一两百杖不过躺上个把月的事吗?”

毕竟一条命,还是会心内生寒。

“蝶姐姐,宫正司的杖可是铁木的。算了,她也是自作孽,不可活。”

生命如此低贱,洛儿心里怪怪的。

反复提醒自己不能心软,打蛇不死反受其害。

当日若如了他们的意,说不定他们不会受到任何责罚。

什么公道自在人心善恶有报,自己是不信的。

若秦大人不是自己的师傅,这公道也未必能讨得回来。

“还有一个同谋,可惜现在死无对证。”

洛儿惋叹:“究竟是谁呢?我觉得似曾相识。找不到这个人,还得防着这个黑手。”

“别想了,今后若要出门,叫上我。姐姐,你看,我领了素缎,把布浆好了。过两日,就能干透。”

“行啊你,那就等着欣赏你的女红手艺。我打小入宫,这还真没学过。”

说着,起身走到秦大人刚送来的铜镜前。

早就想看看这张脸,可不明白为什么居所没有镜子。

若不是为了方便自己给额头擦药,秦大人也不会特意送一面过来的。

这面铜镜磨工很好,看得很清楚。

镜中人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十分青涩,却生就一副潋滟容光。乌黑的眼如同山泉般清澈,偏转动间有雾蒙蒙水汽流动,更添几分娇软妩媚。

洛儿抬手摸摸尖下颌,终于找到一处相似,洛儿冲着镜中人皱了皱秀挺的鼻子。

漂亮,总是让人心情愉快的。

洛儿一直坚持晨跑,明显感觉中气越来越足,气色越来越好,转个几十圈,头不会再晕。

宋医女又换了药方,配了药膳:“再过半月,就可以不用再服药了。”

“宋医女有着天使的光环。”洛儿由衷地称赞。

虽然是太后娘娘特谴,可她的用心程度和专业程度,实在让人钦佩。

“天使?那是陛下派遣传旨的人。”

“我就是那个意思,你给我带来福音啊。”

从柜子里拿了一对米珠宫花:

“这样的东西可抵不了救命大恩,只希望交好宋医女,别嫌弃。”

“交好我,不用这样的东西。”

居宝塞进她手里:“若你嫌弃,出门扔了就行。”

“小丫头,嘴这么厉害,小心难嫁。”

“嘿嘿,找不到宋姐夫那样的佳婿,宁可不嫁。”

“去!”

听人拿夫婿打趣,宋医女难得露出了一丝羞涩,叮嘱一番,匆匆告辞。

秦大人抽空出了清韵院,进了月福宫偏殿栖鸳殿。

等了好一会儿,静才人方袅袅婷婷地扶着侍女走了出来,挥退了伺候的人。

秦大人也不行礼,将手中茶杯重重一搁:

“才人好大的架子!”

“姨母好大的火气!”

静才人声音娇嗲,脸上带着一丝不以为然。

静才人樱唇凤眼,秀眉如柳,红润的唇带着笑意轻轻开合:

“姨母是来看望静儿,还是来兴师问罪的?”

“哪敢!你是才人,多不得了,整个宫里可以横着走,姨母怕得很。”

静才人羞恼:“姨母这样说外甥女,是不是心里舒服得狠?继续说,我不怪你。”

“阿唷,多大度的才人呐,难道这就是母仪天下的风范?啧啧啧,买凶杀人,只手遮天,不知道哪天举行册封大典得到圣母娘娘玉宝啊?”

“姨母慎言。”静才人慌乱地往外张望:

“你想害死外甥女?”

“哦,你怕死啊?那我的徒儿就该死?谁给了你权力可以任意害人性命?以前在舞坊你便看她不顺眼,怎么不想想自己资质有限?全是嫉妒心作怪!”

“嫉妒她?她也配!”

“不配你还费尽心机欲除之而后快?”

“你上次也来质问我,我说过不是我做的。莫非但凡你的宝贝徒弟出事都是我的罪过?”

“乌芹伏诛,你知道吧?她说的才人,难道会是别人?与她以及阳内人走得近的,你告诉我,还有哪个鬼才人?!”

“死了?怎么会?”

“怎么会被发现?怎么会被打杀?那是天网恢恢。这次我帮你掩饰了,你承诺她的事,就办好吧。否则,小心乌芹晚上来找你论理。”

秦大人抿了口热茶,灰心地叹息:

“以前,觉得你娇憨,现在才知道你是个蠢的。都做了贵人做了人上人,怎么就不知道顾及脸面身份呢!”

静才人气结,将茶杯扫到地上,一声脆响:

“贵人?脸面?身份?姨母何苦嘲笑于我,小小才人,有什么脸面身份?”说罢,眼中晶莹闪烁。

“为了个小内人让你的嫡亲外甥女受委屈,她算什么东西!我才是与你有着血脉亲情的亲人!”

“我虽封了才人,却都说我是沾了她的光抢了她的福运,我怎么就摆脱不了她的阴影?!”

“静儿,别说我不提醒你,做过的事总有痕迹可寻。陛下宠你,是爱你青春美貌温柔可人,你敢让他看看你恶毒狭隘的嘴脸吗?”

“无论你多得宠,若行事再这般没大脑给家族召祸,我可以保证,秦家不会再支持你。桑家么,一贯是看秦家行事的。莫再与阳内人接触,现在是你的帮手,将来也会成为你恶毒的证据。好自为之吧!”

却说洛儿与居宝午休之后前往风荷苑,两人说着话,一不留神,与出大门的阳内人撞在了一处。

阳内人没好气地大叫:“什么鬼东西,眼睛瞎了啊!”

与阳内人相撞的瞬间,洛儿感受到她的身体触感,与那夜的瘦削女子相仿。又闻到她身上特有的苦香,不觉恍然。

难怪觉得熟悉,原来,是她吗?

看洛儿呆愣,阳内人有些得意:

“潘典音说得没错,果然伤得有些傻了,竟然不知道回嘴。贱人!傻子!”

洛儿眼一眯一脚踹过去,阳内人纤瘦的身子哪里受得住,“嗷”地一声尖叫,趴在泥地上,滑行了一小段。

洛儿几步冲过去,骑在她身上:

“不爱回嘴,只愿用行动证明。”

一抬手,“啪”地打在她的左脸,反手又是一巴掌:“说说,谁瞎了?”

阳内人怒瞪着她,洛儿又打:“再瞪,多打十巴掌。”

洛儿大白天的暴力血腥,让阳内人害怕了。瘦削的身子颤抖着,如同风中落叶。

可求饶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象只秧鸡,还敢跟我横,你的底气哪儿来的?!”

忽地放低身子,在她耳边低语:“那晚,是你吧?才人是谁?”

阳内人脸色青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才人!”

“不知道?得用武力让你的灵魂打上害怕的印记。”

洛儿想着差点死在柴刀下,差点消亡在井里,就怒火中烧。

右手握拳砸过去,正中阳内人唇角,鲜红的血冒了出来。

“啊,不好意思,打歪了。快说,否则打掉你的牙,让你滚出清韵院。”

“别,别打了。你想知道哪个才人,问你师傅啊。”

“师傅?关我师傅什么事?想挑拨?”

洛儿又举起了拳头。

阳内人顾不得与她撕扯,忙用两手遮住脸:“秦大人的外甥女,陛下新宠静才人。”

洛儿愣住了,脑海里闪过一个女子的面容。

“桑静华?!”

此时苑中人少,无人拉架,曲迎儿远远看着,犹豫半晌,小心翼翼地走过来细声细气地劝说:

“蝶内人,放过阳内人吧,她没恶意的。”

没恶意?她究竟知道阳内人为什么挨打不?

“居宝,扇她嘴巴子。”

一边说着,一边放开了阳内人。

打架是个力气活儿,洛儿没力气了。

居宝关键时候掉链子,看了看洛儿,没敢动手。

恰好高祯进来,听见她的话:“哟,怎么了?”

“祯姐姐,若当我是姐妹,替我扇曲迎儿,她嘴贱。”

“好!”

高祯并不多问,挽了袖子冲过去就是一巴掌:“一个杂妇人,敢对内人的事唧唧歪歪,活腻了!”

洛儿心内舒爽:“阳内人说我瞎了眼,这杂妇人竟然说阳内人没恶意。莫非,等她把我灭杀当场,才叫有恶意?”

说着这话,洛儿转头盯着阳内人的眼,低声道:“也不知道你梦见过乌芹没有?为你做了刀,你还没谢谢她呢。”

阳内人不敢离开,也不敢替曲迎儿说话,只用手帕捂着嘴角,低头看着泥地。

高祯扇了曲迎儿几巴掌,就停了手,揉着手腕:

“打人还真痛。够了吧?”

洛儿上前挽着她:“祯姐姐,谢谢你,我喜欢你这性子。”

正想离开,潘典音与君乐正匆匆赶来,君乐正扬声大叫:

“站住!无故责打歌坊内人,就想这么离开?”

潘典音恨恨地补充:“不死也得脱层皮。”

松竹素禾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