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田乐嫁

喜田乐嫁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0章 同住一船

阮老爹突然的斥责,吓了阮妈妈一跳。

瞧见老伴傻眼,阮老爹又叹了口气道:“再说了,你看看,你现在站的这处地方,小吗?”

阮妈妈刚才气闷还真没注意,听老头子一说,倒是四下打量了起来,不错,确实够大,正好分开了前后舱。

知道老伴是什么意思,她无奈地点头道:“知道了,好在后舱是独立的,进出并不用一个过道。”

“可不是,这船可是人家周少爷特意安排的,就是怕有什么不当的冲撞了小姐。”

说完,阮老爹又指了指开阔的六扇大屏风,道:“这个大屏风可是主船的,硬是让周少爷给要来放这了,说是,小姐若是想出来散散,可以在这过道厅里。”

阮妈妈看了看这大排屏风隔出的地方,还真是蛮隐蔽的,不错,遂她笑了道:“成,这周少爷确实是有心了,那吃用怎么说的?”

见老伴总算是笑了,阮老爹也松了口气,道:“周少爷说,吃用都是我们自己做主,菜蔬早就备在厨房里了,银钱不用算,周主簿老早就交代了,一切费用不用我们出,这算是他那个做叔叔的最后一点心意。”

“啊,这也太周到了吧,回头小姐定不会同意的。”实在是了解小姐的性子,阮妈妈有些担心地道。

阮老爹也知道小姐的性子,点头道:“可不是,周主簿老早就料到了,所以特意嘱咐了,这些不必回小姐。”

听的说要瞒着,阮妈妈不赞同了,“不行,怎么能瞒着小姐,银子出不出的是一回事,人情可不能不领。”

“也是,你去回了小姐吧,不过,尽量劝一劝,毕竟这是人家的心意,太过了,就显得生分了,这些吃用也费不了几个银子。”想想老伴的话,阮老爹点头了。

阮老爹是个干大事的,觉得太过计较就小气了,还是想着让老伴劝一劝。

“成,我会说的。”

“你记下就好,对了,你刚才是怎么了?”说完了正事,阮老爹又关心起了老伴了。

被老头子一提,阮妈妈再忍不住了,拉了老伴躲到屏风的另一边,悄声将小姐的话说了一遍。

末了,阮妈妈急道:“你说,我能同意放小姐一个人回去吗,老家那哥俩还好些,可都不是个硬气的,家里都是婆娘做主,让小姐带着少爷就这么回去,不是羊进了狼窝了吗。”

“也是,小姐这是这么想的?”

别说阮老爹搞不清楚张曦秀的想法,就是周墩一无意间听到了老俩口这嘀咕的话,也是心头一惊。

就他看来,张曦秀虽不再是知府老爷的千金小姐,也绝对不能是乡下村姑,那么出尘精灵般的人物,实在是同乡下不搭呀。

不过,他是君子,虽心急,可也不好插嘴旁人家的家事,只能是将这个事记在了心里,想着是不是银钱问题,若是,他倒是能帮上一帮。

没人知道周敦一的心思,阮妈妈就更不知道自己的话让周墩一无意间听去了。她老实地将老伴的话带给了张曦秀。

果真如大家想的那般,张曦秀不同意分文不出,还是周墩一明了张曦秀的具体处境后,拿自家老爹老娘出来说事,才让张曦秀收回了银钱。

这么一来,张家上下除了张曦秀,其他人对周墩一的好感那是蹭蹭往上涨。

张老爷就任的常山,离他老家京城下浦镇不是太远的,直接一路沿着渭河,到临浦镇的霞光码头下船,再转马车赶到西南方的下一个小镇下浦镇就到了。

当然张家老家不在镇上,而是离镇子还有些远的张家庄。

这日,船比较顺利的行到了一处码头,过了这个码头,路程就算是过了一半了。

码头的夜风还是比较大的,虽然他们停的比较早,可是船还是没停到一个特别好的位置。

“小姐,这风太大,船晃的利害,您还是别看书了。”说着话,阮妈妈还挑了挑灯芯。

“也行”

张曦秀放下书来,挑起窗帘子,往外看了看,一团漆黑,只有零星的几处窗户往外透出点微微的光亮。

看了会外面,张曦秀忧心道:“大概是要下雨了,这风起的不是太好。”

阮妈妈也有些担心,“可不是,老人们常说,夜风起冷雨,也不知明天可走的成,唉。”

张曦秀也是心事重重,她不怕下雨耽搁行程,毕竟她们也没什么着急的事,相反时间长些,她们还能多想想,好好筹划筹划。

只是曹东这一走时间太长,至今还没音信,不由得张曦秀不担心。

“奶娘,您说曹东叔叔这会子在哪呢?”

听的这话,阮妈妈手一顿,过了会才缓了神,看了眼望着外头的小姐,小心地道:“小姐这是急了?”

“不急,只是有些担心。”张曦秀也不知是个什么心情,只幽幽地道。

阮妈妈听的这话,松了口气道:“不急就好,曹东是老爷当年救下的江湖侠客,这些年,他断了江湖上的一切恩怨,归隐在我们府里,对老爷算得上是忠心耿耿,老爷也放心他,他还没回来,定是有事耽搁了,小姐别担心。”

这话张曦秀也知道,遂笑了笑道:“嗯,知道了,但愿他别和我们错开了。”

“错开了也没什么,他一年里走南闯北的去的地方多了,不怕,我们耐心等着就是了。”

说完,阮妈妈倒是担心上其他的了,不觉又道:“不过,他不及时回来,老家的情况我们也不知道,老奴想着,是不是在临浦镇停一停?让当家的先去张家庄探一探。”

“若是等不到曹东叔叔,就只能是劳烦老爹了。”张曦秀想了想道。

见小姐同意,阮妈妈忙道:“成,什么劳烦不劳烦的,就这么办,这下妈妈放心了,你老爹办事稳着呢。”

正说着,“笃、笃”几声,房门响了。

这时候大概该睡的都睡了,张曦秀有些诧异地看了眼阮妈妈。

阮妈妈给了张曦秀一个别动的手势,轻声问道:“谁?”

“笃、笃”又是几声,这下连先睡的凝香也醒了。

花开早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