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是最灿烂的遗忘

第16章 咏春白鹤拳(2)

硬的不行就改来软的,女人一定要知道,温柔是我们的武器,美貌最具杀伤力。

于是我就连忙对林鑫展开一个自认为肯定迷人的微笑,我说:“嗨,林鑫,你能不能看在我们同窗三年,认识已经超过五年的情分上放我一马?”而他根本就对我的天生丽质不为所动,只是笑容满面地朝我点点头:“夏朵,认识你我很高兴。”说着,他还优雅地伸出他修长的手指,我不知有诈地跟他握手,然后直接就被他一把给拖到了体育馆。在这个过程中我有想过反抗,但是当我的眼角瞟过他那跟吃过菠菜的大力水手一样的肱二头肌,再次确定我根本打不过他的事实以后,就只能没出息地妥协。

我必须要打眼前的木头桩100下,无论是用拳头打,踢它,扇它耳光,甚至是扑上去咬它几口,反正,我第一天学功夫的任务就是要打这个木头桩100下,林鑫还温柔地说,作为新人,也作为女人,他不能要求我太多。

这还算要求不多?我真的十分无语。

他还特别关照地就站在我身后,指手画脚:“出拳,出拳,用力用力,你这是摸它还是打它?你这是在打拳还是在跳舞?还是你把它想象成了个男人想要勾引它?”

我真的很想转头直接就袭击林鑫他本人,但我知道他身手敏捷,才不会像这个木头桩一样不动不闪,我肯定占不了什么便宜,所以,我只能可怜兮兮的回头凝望着他,讨好且狗腿地朝他献媚地笑:“不好意思,我想申请中场休息!”

林鑫瞪大了眼睛,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你才打了它十几下而已。”

我连忙捂住肚子故作虚弱状:“原谅我,作为女生有不能说的秘密!”

他只是愣了一下就马上恍然大悟,还很认真地问:“是大姨妈来了吗?真的很疼吗?要不要我去给你买一包卫生巾,不过你得告诉我你都用什么牌子的,并且还需要详细告诉我,你目前这种情况,是需要薄的、厚的、日用的、夜用的、棉柔的还是纤网的?加长的抑或是迷你的?外置and内置?有翅膀的还是没翅膀的?”他说着还摊开手,满脸的天真无邪,“作为男生我不是特别了解,你懂的!”

我懂你妹啊,我都快抓狂了,已经无语了,他还说自己不是特别了解,他还想要怎么了解?我甚至觉得他现在看起来,已经俨然一副生理卫生课课代表的样子,好不好?当然,我也实在不想跟他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于是我摆摆手:“其实没有那么疼,我想我还是可以多打木头桩几下的。”

于是林鑫就很欣慰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并且纠正我:“它叫木人桩,不叫木头桩。”我突然觉得我柔弱的小身板简直就要被他拍得有了内伤,他欣慰地看着我,伸出五根手指:“坚持一下,如果你能打它50下,等下我就请你吃饭!吃好的。”

刹那间我只觉得天昏地暗,因为打了十几下我的手就已经酸了软了疼了,如果要打50下,那简直就是要要我的命,所以我很焦虑。

为了那份大餐,特别是林鑫这个抠门鬼,他好像,从来也没有请我吃过一顿像样的饭,而为了让他的荷包出血,我咬牙居然真的坚持了下来。

高瑞沣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