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风情画

第48章 第一次刻骨别离

常凯轩不太去想初中时和段颐之间的那段时光,因为分别的时候他第一次感受到那种刺骨的莫名的心疼,花了很久才慢慢把那种疼淡化下来。

今天是因为和紫色水晶突然牵扯到初恋,他才一下子又重新全面回忆那段15年前的那段快乐时光。

常凯轩说:“她说小时候身体就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之前和她同桌,我一直都以为她偷偷用妈妈的香水。她还有个姐姐,也很漂亮,比她大三岁,但是就没有自然体香。”

紫色水晶发出偷笑:“那你和她后来有没有初吻,刚才那个不算吻。”

常凯轩发出一个尴尬的笑:“从来没有过,其实,我们几乎都没拉过手,只有一次我们去江边,我看见风很大,就不知不觉拉住她的手,似乎不拉住她会被江风吹走,但是她很快就挣脱了出去。”

紫色水晶发出一个吃惊:“没想到,以为你和她后来很亲密呢。”

常凯轩说:“完全没有,我们之间的那种完全是埋在心里的一种情愫,自己当时并不是很明白,但是每次在一起的时候,都会从心底里觉得特别美好的感觉,每次分手时候都有一些难舍。虽然,周围很多同学都是一对对在真的谈朋友,经常谈到初吻甚至有人都差点怀孕,但我们之间从来没有过,我当时只要和她在一起就已经非常满足,甚至只要能看见她就很开心,并没有去想更多的事。她应该和我一样的,当然,我并没有去了解过,凭我们之间的那种心灵默契,如果她有任何男女之间谈恋爱的那种感觉,我一定会立刻接受到。”

紫色水晶发出一个微笑:“嗯,非常美好。”

常凯轩脑海里浮现出段颐,清纯可爱的刚发育不久的女孩,不觉眼睛有点发涩,不管最后是不是心疼的难以平复,那段时期的美好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常凯轩说:“初二下学期的时候,有一天她告诉我,她妈妈找了一个男朋友准备结婚,那个男人离异有一个女儿,在陕西那边一个市的市委干部,她妈妈嫁过去,那她和她姐姐都会跟过去,可能初三就会在陕西上了。”

那一天是在放学后,回家的路上,段颐告诉他的。常凯轩突然就感觉眼睛一阵痒涩,他预感到段颐很快就可能不会这样每天和自己在一起了。

紫色水晶发出一个惊讶:“不会真的去了陕西,中断联系了?”

常凯轩发出一个点头:“当时我们都觉得她就快和妈妈去陕西,又不知道具体什么时候去。那段时间我们都还挺珍惜在一起的时间,我经常趁她不注意的时候看着她,感觉她的脸精致完美,似乎都没有缺点,永远看不够,同时想到她即将去到很远的城市,可能都无法再见到,就不觉一阵阵伤感。”

而段颐,常凯轩也能察觉到她眼神中流露的同样的那种不舍,离那年暑假越来越近的时候,有一次,两个人扶着外滩的栏杆看着江水和对岸的风景,突然视线碰在一起,本来是很开心的两个人突然眼睛里充满了不可思议的泪水。

当时,常凯轩有一种想把她抱住的冲动,不过,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

常凯轩说:“放暑假的时候,我们约好每天都见面,直到她们全家去陕西,我们也约定,在她去了陕西后我们要每周写信,以后考同一所大学,各种美好的约定,冲淡了一些即将离别的伤感。”

紫色水晶说:“还挺感人的。。后来呢?”

常凯轩说:“但是没有想到,一放假,我本来从不会生病的,不知道怎么居然得了急性肺炎,当时发烧到了40度,开始是窝在被子里让我出汗,可是出汗了还是没退烧,父母把我送到医院才发现是肺炎,在医院连续挂了七天水,才慢慢的恢复,当时我一直预感着这会不会是上帝的一个阴谋,等我出院她一定已经去陕西了。但是又暗自祈祷一定她要等我出院才走。”

紫色水晶说:“唉,真是,人活着就是各种巧合。”

常凯轩说:“那个时候不像现在有手机随时联络,折叠式的手机才刚流行,还是稀有物品,我和她之前除了在一起面对面联络,都不知道不在一起的时候怎么联系。等我医院住了半个月回到家,那时她早就已经全家去了陕西,之后我都不知道她具体是在陕西哪座城市。那时候才刚初中,什么都糊里糊涂,对地理也是迷迷糊糊,真的完全和她失去了联系。”

紫色水晶发出一个感伤:“直到现在都没有过联络了?”

常凯轩说:“嗯。不是今天和你聊到,我都忘记了这些事。很久没去想了。”

紫色水晶发过来一个安抚的动作:“美好的回忆,记住美好的,忘记伤感的。”

常凯轩说:“嗯,是。”

紫色水晶:“都快2点多了,要睡了,你也睡吧,挺累的。”

常凯轩说:“好,我把包裹清理一下,让它自己打。确实有点困。”

帝十天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