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女继承者

第43章 长假该怎么过

已经是一年的最后一天了。所有拟定的议案将会在一周以后实行。

而这一刻,徘徊在空空如也的颜氏大楼里,陪伴颜小青的只有她自己的脚步声。

她的锋芒乍现让世界再一次与之疏离。

袁芳去度假了,陆梓枫打着出差的旗号也没了踪影。至于陈响,不知在哪家酒吧逍遥,而莫祁睿,他已经三天没有见到他了。接下来一周的假期,她不确定还有没有相见的机会。插在大衣口袋里冰冷的手紧握着手机,犹豫着要不要给他去个电话。尽管需要了解一下他调查医院的进展,但她绝不想去触碰他的轻言淡语。他的冷漠就像一块冰山,她不想翻船。

手机忽然在掌中震动起来,带着欢快的铃声,属于他独有的铃声。

拿出来,看着屏幕上莫祁睿三个字微微跳动着,犹豫了两秒钟接了电话。

“下来,我看见你了。”他说。

颜小青从十二楼朝下看去,他就站在颜氏大楼对面的街边,穿着厚厚的棕色休闲外套。这让她的心情莫名好转,但没有马上欢欣鼓舞的跑下去,而是镇静的问了句:“有什么事情吗?”

“下来,下来再说。”他说着扬起臂膀用力的朝她招了招手。

“我现在下来。”颜小青绷不住了,人还在十二楼,心早就到了他跟前。她只是在想,如果碰了面,你再敢晴转多云的话,我一定给你好看。

因为他今天的样子看起来很是愉悦,所以她也尽量的摒弃前嫌,不去计较他过去的阴晴不定,欢快的朝他跑过去。

“别跑了,我过来。”他在马路那边喊道。等到四五辆车驰过,他已经立在了她的跟前:“我知道你不会过马路。”

他的话让她想起了那场车祸,忽然伤感起来,低声说:“我想天意了。”

他没有说话,眉上的碎发被呼啸而过的车辆吹起一层波浪,眼眸间流露出一种无法触及的深邃。他依旧看着她,一言不发,无动于衷。

“我想他了。”颜小青重复着。

“你其实应该忘记它。”他一边说着一边拉着她朝街道的另一边走去,“去曼珠沙华坐坐,我要跟你说些事情。”

颜小青下意识停下脚步,估摸他是要说关于爸爸去世的事情,而且不是一句半句能讲清楚的。如果是这样,那就表明就有太多她不知道的内情了。

“是不是查到什么了?”

“外面冷,等下再说吧。”他依旧拉着她朝前走。

曼珠沙华里,和陈响不期而遇。颜氏大楼和这里只是一街之隔,颜小青却没有想到他会在。

陈响将他们招呼过去,又朝服务生打了个响指:“一杯卡布奇诺,一杯拿铁。”

“陈少,你的酒杯空了,要不要再来一杯,或者是来点别的?”服务员好心的提醒。

“我的卡布奇诺就别上了,来两杯威士忌。”颜小青说。

“既然如此,拿铁也别上了,加一杯威士忌。”莫祁睿淡然一笑。

服务员心领神会的去准备酒,而陈响却诧异的看着她和莫祁睿。

“颜氏集体放了年假,你们怎么还在?”他好奇的朝他二人来回看,一边看,一边揣摩,似乎看出点什么意思,又好像不确定,最后浅浅摇了摇头,觉得自己胡思乱想,咸吃萝卜淡操心。

“你不是也在吗?这里和颜氏大楼一街之隔而已。”莫祁睿一边说着一边将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露出灰色毛衫。

说话间,酒已经拿了上来,陈响笑看着颜小青:“你前后欠了我两次,想用这杯酒还清,未免小气了些。”

“我可没想过要还。”颜小青挑眉看着他,“谁能知道将来的某一天你就不会欠我的呢。”

陈响噘着嘴啧啧的直摇头,又看向莫祁睿:“你看看她,还真有这么算账的!”

颜小青有些心虚的笑了起来。确实,如果都像她这样算账,这世间的道和理都站不住脚了。

莫祁睿居然对他的话露出欣然的神态,真不知他们什么时候又变成了一伙的了。

看着莫祁睿,他这样一个斯斯文文浑身散发着忧郁和淡泊气息的人居然吃着三家的饭,颜小青的心里生出一种悔意,确实不该对他打开那扇门的。他和陆梓枫一样的不够真诚,一样不值得信赖。

今天看来是不适合谈爸爸的事情了,她举起酒杯喝了一口,酒有些烈,呛得直咳嗽。

“要不要紧?”他们齐齐问道。

她微微捂着嘴巴摇头,余光扫见左边陈响递过来的水,以及右边莫祁睿递过来的手帕。狼狈的接过手帕捂着嘴巴继续咳了两声,缓过来之后却越发的尴尬了,因为他蓝灰色带着好看暗纹的手帕彻底被我弄脏了。

“对不起啊,等我洗干净还给你。”

“没关系。”他将手帕抽走收了起来。

“喝点水。”陈响将水杯递到眼前,“不会喝酒还打肿脸充胖子。”

“我只是……冬天喝点酒不是暖和嘛。”她辩解着,心里有些懊恼。毕竟不是男人,没办法以酒结义。

“一杯卡布奇诺。”莫祁睿朝服务员挥手示意,回过头又去确认她是否安好,“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颜小青摇着脑袋,一时不知该抱歉还是该感激,心里被满满的暖意充斥着说不出话来。

咖啡送上来,迫不及待的喝了一口,热热香香的,舒服极了。她的惬意让两个男人轻松不少,他们相视一笑,相互干了一杯。看得出来,莫祁睿和陈响比较对胃口。

“七天的假期有没有什么安排,颜董事长?”陈响俏皮的问。

“没有。”颜小青想都没想就给了答复,只是忽然想起往年的这个时候,身边有爸爸,有陆梓枫,还有袁芳。如今爸爸不在了,一切也物是人非了。

“要不要一起出去玩玩?去滑雪吧,或者走远一点,去热带城市。”陈响说起这个一脸兴致勃勃,“或者你有什么好的提议你说,你想去哪儿,我都有空随时奉陪。”

说实话,这个提议很吸引人。只是他现在这样极力的替她填充假期活动,让她觉得自己是个被抛弃、需要人陪伴的可怜人。

“出去玩玩也好。”莫祁睿低声附和着。

“怎么,你们真觉得没有了陆梓枫,我就活不下去了?”颜小青微微一怒,猛喝了一大口咖啡,甘苦之间竟有种涩涩的滋味。

“事到如今,解除婚约吧。”陈响叹了口气,一语中的的将那层摇摇欲坠的窗户纸撕下。

“为什么?”她不服气。不服气的当然不是在感情上的输赢,而是浪费了这么久的时间,不能就这无疾而终。如果只是解除婚约,单凭她的意愿,她抵死不嫁,谁还能逼这个婚不成。她要不嫁,重生的第一天就可以昭告天下。

可是,比起什么狗屁婚约,颜氏集团的稳定不是更重要吗?

“没有必要死守着你爸的遗愿。也没有必要固执的挽留一段不复存在的感情。如果到了今天你还看不出他和袁芳有事,那我只能说你白白姓了颜。”陈响一脸苦口婆心,甚至还有恨铁不成钢的意味。颜小青感激的看着他,你要是不姓陈,也挺好。

“解除婚约便宜他了。”她恨恨地说。

“去滑雪吧,我也去。”莫祁睿爽朗的声音瞬时将她的目光吸引过去。他脸上的笑就像第一次在这里遇见时一样,月朗风清,沁人心脾。

“好,一起去。”陈响举起酒杯,“再碰一个。”

实在盛情难却,“那就一起去吧。”颜小青的心一下舒展开来。但愿新一年有一个心的开始。

“说走就走,我现在送你回去收拾一下行李。”陈响很有些兴奋。

颜小青明白,他其实更需要人陪,方千羽这个心结他还没有解开。她说:“你们两个都喝了酒,还是我送你们吧。我去拿车。”

出了曼珠沙华,一股风骤然袭来,冷入骨髓,打了个哆嗦,正准备迈步,莫祁睿却跟了出来:“钥匙给我吧,我去给你拿车。”

“当我真的不会过马路?这条路我走过好几年呢。”

“外头冷,你进去坐吧,我喝酒其实没事的。”他说着将手伸到她跟前,“钥匙呢?”

“一起去吧。”她伸过手去,但递给他的不是钥匙,“拉我过马路。”

他哼笑起来,欣然握住她的手放进外衣口袋里。

凉意尽除,温暖从指尖传到四肢百骸,一直将她的世界裹得严严实实,仿似再也没有黑暗,再也没有害怕,也再也没有孤独。她听到冬雪消融的声音,闻到了花的香气。

“莫祁睿,你说我要和陆梓枫解除婚约吗?”

“他害了你,你当然不会和他在一起了。”他扭头看着她,眼里满是笃信,“可是我知道你不会解除婚约的,因为这是你和他周旋的纽带。一旦你们彻底决裂,那势必会造成两败俱伤的局面。你的复仇还没有开始,他就狗急跳墙了。又何况,到现在为止,你根本没有什么确切的证据表明他和袁芳就有什么不正当关系。”

“是,你说得对。”颜小青没想到他把事情看得这么透彻。

“证据只要你愿意去找,这并不难。”他的眼中流露出一种怜惜,“可是对你来说没有意义。”

“是,不用去替我找什么证据了。我宁可装作糊涂的把他当成我无可挑剔的未婚夫。我现在唯一关心的是爸爸去世的事情,你替我查得怎么样了?刚才陈响在场没办法说,现在你告诉我吧。”

“我找到了那个医生,你爸爸得的不是肺癌,这其中是有人做了手脚,但他不肯指正也不肯作证。就在昨天下午,我再去找他的时候,他已经消失无踪了。我本来想通过冥听得到一些消息,可是目前为止还无所获。医院里的,公司的,没有人提起只言片语。”他脸上露出了一抹难色,“我真没想到,那些人如此谨慎。”

“会是陆梓枫吗?”颜小青忐忑的问,尽管没有得到肯定的答案,可是她的心里已经将他标定为始作俑者了。颜名山生病的那段时间,除了她,就只有陆梓枫和他最为贴近。如果要做什么手脚,他最有可能得手。

她的心渐渐被堵住,难受得不能呼吸。真没想到父亲竟然是被人害了命的,是自己不孝,没有照顾好他。

“不要那么快下结论,再给我一点时间。”莫祁瑞提醒,“希望可以帮到你,也不枉费你救了我。”

报恩,又是报恩。

她重重的叹了口气,再也没有办法掩饰自己的坏心情,大力甩开他,独自阔步朝颜氏大楼的停车库走去。

颜令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