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医王妃

第31章 本王妃的东西那么好搜吗?

珍贵妃:“……”

乐和郡主气得腮帮子鼓起来,想反驳,看到珍贵妃眼神中的警告。

她咬咬嘴唇,正欲说话,她那个贴身侍婢也收拾完出来。

“郡主,是奴婢不好,您说要和王妃开个玩笑,奴婢见王妃在桥上,就想吓吓她,那根竿子也是奴婢拿着用来打树上的果子的……”

她扑通一声跪下:“郡主,奴婢知错了!”

珍贵妃立即道:“蠢东西,往哪跪呢?去跪王妃,看她饶不饶你!”

侍婢爬起来,又转身向南昭雪跪,也不怎么的,还没到跟前就往前一扑,摔个狗啃泥。

封天极就在她旁边,伸手扶她一把。

“多谢王爷,”侍婢抽泣道,“王妃,是奴婢的错,奴婢误会了郡主的意思,还让您误会了郡主,是奴婢该死,求郡主原谅!”

南昭雪道:“你自己都说了你该死,要本王妃如何原谅你?”

侍婢脸色惨白,身子匍匐下叩头:“请王妃……”

这个礼动作有点大,一样东西从她身上骨碌碌滚落。

白润润,光闪闪。

夜明珠。

屋里所有人,包括南昭雪,都愣住了。

南昭雪其实打定主意,反正珠子在琉璃戒指,即便让他们搜,也是搜不到。

可是,这珠子怎么跑到这个侍婢身上去了?

封天极弯腰捡起来,脸上神色变幻不定:“果然是夜明珠,母妃,这是您丢的那颗吧?”

“这……”珍贵妃扬起笑脸,“快让母妃看看。”

她盯了半晌,最后不得不承认。

南昭雪轻声笑:“原来,这是一出贼喊捉贼的戏码啊!”

“你说谁?”乐和郡主当即不干了。

“说你啊,”南昭雪毫不迟疑,“命侍婢拿了珠子,又来含沙射影的诬蔑我。”

她音色中凉意更甚:“桂嬷嬷,是这样吗?”

她扯上桂嬷嬷,无异于扯上珍贵妃了。

桂嬷嬷哪敢承认?

“是老奴眼花,没有看清楚,王妃放心,老奴这就去领罚!”

她说着要往外走,南昭雪手指搭上匣子,嘴角一丝意味不明的笑。

“慢着。”

南昭雪手轻轻拍着匣子,目光沉沉掠向桂嬷嬷。

“娘娘的夜明珠丢了,就搜本王妃的匣子,你是看过了没有,本王妃还没检查过匣子里有没有少东西。”

珍贵妃脸色铁青,慈爱温柔差点就维持不住。

她眼圈泛红,看向封天极:“天极,这……这是怀疑母妃偷拿她的东西?”

封天极浅笑安慰:“母妃误会,哪能呢?她不敢。”

“本宫看她敢得很!”珍贵妃帕子压压眼睛,“没听她刚才说吗?”

“娘娘,”南昭雪接过话,“我方才说的是搜我匣子的人,你何必着急?您又没有指使桂嬷嬷,对吧?”

珍贵妃:“……”

桂嬷嬷“扑通”跪下,腰杆笔直,“娘娘,老奴没有偷东西,王妃打开匣子,一看便知。”

“好啊,”南昭雪语速飞快,“若是东西少了呢?总得说在前面。”

桂嬷嬷一咬牙:“若是少了,那老奴自愿领五十杖!”

“好,”南昭雪点头,“看在你是娘娘身边人的份儿上,本王妃也不与你计较太多。”

她语气一顿:“加上之前的五十杖,就是一百杖。”

桂嬷嬷心头一哽,就这还叫不计较?

一百杖,那是要死人的好吧?

不过,她没拿,那五十杖也打不到她身上,就算之前的五十杖受了,她也不怕。

行刑的那些人都是看人下菜碟的好手,她是贵妃娘娘身边的人谁,谁敢真打她?

别人三十杖就能骨断筋折,她嘛,五十杖最多就是趴两天,受点疼而已。

想到这,桂嬷嬷毫无惧色:“好,就依王妃所言!可若……这里面的东西没少呢?”

封天极语气悠然:“大概是本王病得太久,许久没来向母妃请安,这宫里的奴才一个个都托大,当着本王的面,也敢质问起本王的王妃来了。”

珍贵妃眉心微跳,心里不免惊讶,怎么听封天极的语气,好像在维护这贱女?

莫非,真的就相中了?

不,这不可能!

“老奴不敢,”桂嬷嬷叩头道,“老奴是娘娘身边的人,自该行得正,走得直,方能不丢了娘娘的脸,老奴苛守规矩,也不能让人诬蔑老奴,伤了娘娘的颜面!老奴并非是在质问王妃,为自己讨公道,而是维护娘娘!”

南昭雪嗤笑:“原来桂嬷嬷你,就是娘娘的颜面啊!我还以为,娘娘的颜面是父皇的信任,是后宫的尊敬,是我家王爷的孝心呢!”

桂嬷嬷:“……”

封天极听着她说“我家王爷”,本来阴郁的心情,莫名就有点小欢喜。

珍贵妃头疼得很,心说这商户女果然是牙尖嘴利,得理就不让。

“好了,本宫的脸面本宫说了算,快看你的匣子吧!”

她语气中隐隐透出不耐。

南昭雪当众掀开匣子,眉头狠狠一皱,惊讶的抬头看向桂嬷嬷。

桂嬷嬷眼中闪过得意,怎么样?没丢吧?

呵,当众羞辱她?即便是王妃,也不能就这么算了!

不料,南昭雪抽了口气道:“桂嬷嬷,你好大的胆子啊!”

桂嬷嬷:??

“这里头少了一支碧玉玲珑簪、金边宝石簪,还有紫玉木兰钗也不见了,还缺一对白玉耳坠,一串珊瑚手钏。”

南昭雪瞪大眼睛:“要不是在这儿打开看,回到王府再发现,那本王妃就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

桂嬷嬷:我他娘的才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

她气得心头滴血,现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南昭雪就是故意栽害她。

她往上叩头:“娘娘明鉴!老奴不敢乱动王妃的东西,老奴进宫数十载,跟着娘娘,什么好东西没有见过,怎会贪图几支簪子和什么珊瑚手钏!”

珍贵妃刚一张嘴,南昭雪声音冷沉道:“嬷嬷的意思是,父皇赏本王妃的都是些不值钱的东西,你根本看不上眼?”

桂嬷嬷感觉嘴一阵疼,真是苍了天了,她什么时候如此被人逼到如此境地过?

“更何况,有没有见过世面,和会不会偷东西,是两回事,”南昭雪字字清楚,“本王妃年幼时在庄子上,时常听说书的先生说,之前有位老皇帝,给公主择婿,从不会找那些寒门出身的人,因为他们一旦沾染富贵,激起贪心,会比其它的人贪得更多。”

封天极眼中闪过微讶,目光微闪。

珍贵妃深吸口气:“这件事怕是有误会,桂嬷嬷一向手脚干净,从未出过这样的事。是不是你记错了?”

南昭雪认真道:“记错?若是娘娘不信,不如去父皇那里问问,一问便知。”

珍贵妃:“……”

现在事情闹成这样,她还敢让皇帝知道?!

“娘娘,老奴真的没有拿,老奴冤枉啊!”

“桂嬷嬷,你方才瞄见本王妃的匣子,说是没看清,可没看清,你也说是本王妃偷了,要查本王妃的匣子。”

南昭雪笑意不达眼底,目光锋利寒凉:“如今你搜也搜了,此时又高呼冤枉,本王妃的匣子是那么好搜的吗?”

香林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