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灵人

第22章 黄晓天

“那些昏迷的人……”俞慧儿插嘴问道,毕竟现在王家的人在衙门里出了事,衙门是要负责任的。

“没关系,他们中了睡降,只是睡觉罢了,等一天一夜自然会醒过来。”安天羽继续盯着王洪涛说道。

“其实,我真的不知道是谁会这么报复我。但是……”王洪涛皱着眉头,好像心里在做着激烈的斗争。

安天羽也并没有继续逼迫王洪涛,因为王洪涛现在已经发现事件似乎越来越严重了。就凭借王洪涛的脑子,一定知道现在要是不说的话,恐怕就没命说了。

“十多年前的时候,有一个叫黄晓天的人……”

在王洪涛的叙述中,那个黄晓天是当时自己老大的左膀右臂,不但心狠手辣眼光独到,听说好像还会什么法术。有他在,自己的老大一直都是顺风顺水的,从来没出现过差错。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的老大死在了自己的别墅里。起初,大家都认为是有人暗杀了他,但黄晓天却认为是异术杀人,只有他才能找到凶手。所以,大家就凑了点钱给黄晓天,让他帮忙找到凶手。

只不过,就跟徐福东渡一样,黄晓天这一走,就没了音信。没有老大带领,帮派也迅速的土崩瓦解。王洪涛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自己带着一帮兄弟开始洗白,开始了自己的征程。

正所谓树倒猢狲散,主心骨没了,帮派又勾心斗角,所以,整个帮派分崩离析之后,也就没人去在乎老大的死,更没人关心黄晓天的踪迹了。

只是,老大对王洪涛有恩,王洪涛利用自己的人脉关系一直在暗中寻找黄晓天的下落。直到十年前,他兄弟遇害的时候,王洪涛竟然遇到了黄晓天。

然而,让王洪涛没想到的是,黄晓天这几年来似乎老得非常的快,刚到四十岁却像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子。

当时由于自己兄弟被人迫害,所以王洪涛就没在意这件事,自己带着仇人的罪证直接就报了警,跟对方都进了局子。十年之后,王洪涛才刑满释放。

“是什么让你联想到了黄晓天?”安天羽问道。

光凭借王洪涛所言,这个黄晓天顶多算是一个狗头军师。既然王洪涛现在想起了黄晓天,那就代表这背后有什么隐情引起了他的注意。

王洪涛看了看一旁的俞慧儿,说道:“是曾经的老大说过的一件事。”

那天帮派聚会,作为老大的亲信,王洪涛自然会跟老大坐在一桌吃饭。当时老大酒足饭饱,喝的有点飘,所以就说出了一件诡异的事情。

因为跟对方的帮派积攒了不少的仇怨,但还不敢把事情闹大,老大就私下里询问黄晓天该怎么办。

黄晓天笑而不答,只是淡淡的说了两个字:“异术。”

三天之后,对方帮派老大被自己手下给分了尸,其妻儿老小全都葬身火海,而那个手下后来也割喉自杀了。这件事情,在当时的辽州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外界都以为是帮派内斗。

可听自己老大说话的意思,好像是黄晓天做的手脚。因为那天的饭局黄晓天并没有在场,所以老大的几个亲信就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大则是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对方老大死了之后整整一个多月都联系不上黄晓天,等再见到他的时候,感觉苍老了不少。”

安天羽点点头,说道:“别说是什么邪术了,就算是正统的道门法术都有不少折寿的招,之所以会折寿,就是因为施法者逆天而行,利用天地之力谋财害命。不过,既然这个黄晓天有折寿的迹象,那就很显然也懂得什么邪门的法子。”

“虽然怀疑这个黄晓天,但是我们没有证据去抓他啊。”俞慧儿说道。

“难道我们就坐在这里等死吗?”王洪涛显然是不想再这么憋屈了。

“不,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就是有些冒险。”安天羽皱着眉说道。

“安兄弟请说,只要是我能做的,我王洪涛绝不推辞。”

安天羽摇摇头,说道:“王哥你先别冲动,这件事情得从长计议。我刚才想了想,既然对方敢在衙门动手,却并没有直接用杀人的法子,那就代表着他们对衙门是非常忌惮的。对方只是对离开衙门的王家人下手,击破你的心理防线,逼着你现身。所以,我准备请你当诱饵。”

安天羽此话一出就连王洪涛本人都是一惊。

“可是,我跟黄晓天并没有怎么接触过,更谈不上什么深仇大恨啊。”王洪涛说道。

“可能是他背后的人吧。不过,对于我而言,是不是黄晓天已经不重要了,这是官差的事情。我要做的就是破解对方的邪术,尽可能的把对方给揪出来。”安天羽说道。

“那安兄弟有什么打算,咱们坐下来一起商量一下。”王洪涛有些迫不及待了,要是再这么搞下去,别说自己和家人暂且不说,自己旗下的集团公司可就面临倒闭了。

“我想来一个引蛇出洞。”

等安天羽吃饱喝足出了衙门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快九点了。昨天经过与白衣女鬼一战,让安天羽觉得自己还真的没办法解决腐尸林的事情。当下最好是找到金灿灿,问问他关于戮青对付女鬼的事情。

然而,让安天羽没想到的是,电话还没打,金灿灿竟然从衙门走了出来,跟在他身边的还有一个官差。

“安顾问,这个人说认识你。”官差说道。

原来,金灿灿在酒店没什么意思,就出来玩了,玩着玩着,自己的脑子就不灵光了,忘记了回酒店的路,还一个劲儿的朝路人发笑。

后来有群众报了警,派出所的民警来了之后就想问问金灿灿有没有家人。结果,金灿灿突然像发疯了似的,一个劲儿打那个问话的民警。所以,金灿灿就因为袭警,给送到了刑警队。

其实,金灿灿是看到了那位民警身后站着一个游魂,害怕之下做出了一些过激的举动。

等到了刑警队,官差从他奥特曼绿包里找到了一个道士证还有一个精神病鉴定证。

也是在这个时候,金灿灿看到了门口的安天羽,说认识安天羽。

“实在抱歉啊,给你们添麻烦了,这个人确实是我的一个朋友,我这就带他走。”安天羽一百个不好意思的说道。

这两天因为王洪涛的事情,基本每个官差都知道眼前的大学生安天羽是王洪涛的顾问,所以,也就没再纠缠下去。

“师兄,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安天羽其实是想问他脑子是清醒的还是锈住的,但又不能明说。

“感觉挺好的啊,咋了?”金灿灿一脸的莫名其妙。

“那能不能跟我说说戮青对付女鬼的事啊?”安天羽小心翼翼试探的问着,生怕哪个字刺激到了金灿灿。

“啊!”

金灿灿的一嗓子吓了安天羽一跳,以为他脑子又糊涂了。

“这件事你要是不说我都快忘了。按我说啊,那个女鬼之所以如此的强大,是因为她根本就不是鬼了,所以一般治鬼的招不好用,甚至都不怕戮青上的煞气。”

听金灿灿这么说,安天羽完全懵逼了,不是鬼,那是啥?

“呵呵,不知道你知不知道这个字。”金灿灿在手心里写了一个字,笔画还挺多的,结构也比较复杂。

安天羽照着金灿灿的手指写了两遍,脸色顿时就暗淡了下来。

“魙?”安天羽大为的吃惊。

魙(zhan,一声),本来是一种鬼的名字,叫魙鬼,是一种传说中非常厉害的鬼。在传统道门的理论当中,鬼也是可以死的。死后的鬼,便称之为魙。

所以,鬼都已经死了,安天羽那些个治鬼的招数当然也就不管用了。

“我草,那这可咋整啊?”安天羽问道。现在已经九点了,要是今晚再出什么事的话可咋办。

“我的法子很简单,既然你没办法降服她,干脆来一个和平谈判,而谈判的关键就是你手上的戮青。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夙印这种东西。”

金灿灿所说的夙印,是道门一种封印恶鬼的物件。跟影视剧的瓶瓶罐罐贴着符纸的坛子不同,真正倒是封印恶鬼通常是用一种特殊的玉。不但成本低廉,而且方便携带。

这种专门用来封印恶鬼的玉,学名叫死玉。所谓的死玉,按照成色和质感来说,就是一块玉石的边角料了,但与生俱来有一种束缚阴怨的能力。

玉石,本身就是在山脉之中,受到山中阴气的孕养,所以不论春夏秋冬,摸上去都是凉丝丝的。而且,死玉还有一种特性,那就是玉石不破,恶鬼不出。也不知道是古代的哪位大神发现了死玉的特点,着实让施法的道士们享受到了不小的福利。

而在某些特殊情况之下,当恶鬼被逼的走投无路的时候,就会到死玉之中去补充阴气,如此一来,便能顺利封印住恶鬼。

是4非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